欢迎光临 下书网 收藏本站(或按Ctrl+D键)
手机看小说:m.xiabook.com
背景:                     字号: 小号 中号 大号 加大    默认

《千里东风一梦遥》千里东风一梦遥_第105章

下 书 网??凉的胳膊。真的僵硬的像块石头!不可以!红锦不能死,她应该是温暖的,是柔软的,我不知道为什么自己可以死,红锦却不能?我疯了似的围着她转,直到看见她手腕上的串珠发出柔和的光芒,冥冥中似有宏声灌入。我毫不犹豫的跪在地上:弟子洛玉箫对天盟誓,愿守候红锦不死不灭直到――
  应该是机缘已尽吧?可是我说不出来。
  那片宏大的白色铺天盖地的涌来,什么都不曾看见,两边的窗口是一个人的前世今生,今生来世,在轮回的递进中,我知道只有我是最了解她的人,比她自己还了解。
  远远的红锦走过来,满面的茫然:“大师,我该向何处去?”
  我指着虚空:“那里,去处去。”
  红锦,于你,时间一去不复返。于我,这一切都将定格在轮回的焦点。
  我盘腿打坐,细看我们的故事。
  左右两边的窗户是红锦的来世今生,我不知道在最后时刻她会选择哪一边,也不知道她的选择会带给我什么。但是那些都不重要了,于我,能够重新看到红锦才是最重要的。
  第一次见到她时,她说:“无论怎样,都要活下去!”那个女子,那种倔强,还有喷薄欲出的生命力,让我突然意识到,也许我不应该那么轻易的杀死一个人。她,或许值得继续活下去?
  只是一念之仁,袖笼里的匕首透着森森寒风。杀她,太容易。我兴起了玩一玩的念头。我怎能不恨杨不愁,不怨青月?这一切就让杨不愁的老婆来还吧!
  那时,一个新的计划冒出了心头,我要娶她,娶杨不愁的老婆!
  有时候计划是一回事,执行又是一回事。
  红锦让我知道什么是女人。我不知道她为什么要对一个下人说谢谢,也不知道为什么微风撩起她的盖头时,她的脸上会显得那么无所谓。也许是我已经决定要娶她,所以看起来都那么不一样?
  新婚夜,外面戒备森严。我本来是要探路的,却真的撩开了她的盖头。
  红烛高照,那一瞬间我仿佛迎来了自己的婚礼,婚床上端坐的是我的新娘。只有森冷的剑光,带着不详的气息。也许从那一刻,就决定了我们的姻缘。
  她没有惊叫,只是眨了眨眼,就接受了事实。反倒是我,有些手忙脚乱。这不是我预想的婚礼,也不是我预想的心情。
  美丽的新娘,有些苦涩的笑容,平静的眼神,柔柔的声音,我也要成家吗?
  我不知道自己讲了什么,但是我清楚的知道,她是我的!
  我横起剑,威胁她不许让杨不愁碰她。其实,若是杨不愁用强,岂是她一个弱女子能阻挡的了的?若是她真的失身,我不知道自己是不是真的会杀了她!
  那时候,我以为这一切都是因为杨不愁!
  包括我们的第一次。占有了红锦之前,我满脑子都想着如何报复杨不愁,可是真的合二为一的时候,我却忘了她曾经的身份。她在我的身体里,我在她的身体里。那些快乐和痛苦,还有不能告诉别人的秘密,在我们的汗水里融在一起。隔绝了外界的一切,没有杨不愁,也没有纪青月。只有我和她――“我的”红锦……
  =====================
  未完待续,洛玉箫番外。

  番外――杨不愁(完)

  
  
  番外三--杨不愁
  邻庄的陈老头也是退休的朝官,平日里只有节假日来往一些。想不到今天竟然携妻带女登门造访,我看着宴会中那些年轻娇媚、刻意修饰的面庞,和陈老头会意的笑了。
  “王爷,这是小女……”
  对了,我虽然没有入朝为官,但是爵位却恢复了,现在挂着逍遥公的名头正在参加我的五十大寿。陈老头送的贺礼嘛……
  我扫过他的那三个女儿,环肥燕瘦,肌肤细腻。她们的母亲当然不是坐在陈老头旁边那个糟老娘们,而是陈老头在任上搜刮的美女纳入房中后留下的,果然是……
  近二十年的养尊处优,我甚至看起来比杨四还要年轻。看见这些美女,自然也有反应。坐在正中的紫衣丫头抬头看了我一眼,黑亮的眼睛勾魂摄魄,雪白的前胸有一道淡淡的阴影,让人只想一探究竟。我赶紧低头咳嗽一声,假正经的坐直了看别处。脑子却不受控制的往那紫衣少女身边飘啊飘……
  眼角扫到一个素净的人影,脑子里的紫衣少女突然没了。脸颊有种火辣辣的感觉,好像做贼被当场抓住。红锦正微微侧过身子和吱吱低声说什么。她们母女长的最像,只是吱吱更显的明朗一些。有时候看着吱吱我也想,红锦并不是天生就那么深沉吧……
  也许年纪真的大了,连思路都控制不住。现在我已经从紫衣少女身上转到红锦,我的妻。她似乎刚刚注意到我这里,转过身举起酒杯,敬了我一下。嘴角是一如既往的笑容,但我总觉得那笑容似乎掺了些距离。难道是我做贼心虚吗?
  红锦的笑……
  我记得第一次洞房的时候,红锦竟然自己揭开了盖头。所有人都惊愕的站在那里,我却羞得无地自容。然而,就在那个时候,她忽然笑了。好像这是一件很普通的事情,好像我们这些人的反应都很可笑,中国彩票:那么――坦然!
  天哪,这个女人怎么能这么坦然的面对这种尴尬?
  后来我才知道,她可以这样笑着面对任何事,不仅仅是尴尬,还包括流言,侮辱,伤害,绝望和死亡。
  我至今都无法想像,在那副娇弱的躯体里怎么会有那么强大的力量支撑她走过那么多不平。一个人的时候,我会有些茫然,如果红锦没有活到今天,如果她死去了,今天的我会是什么样的呢?我会娶纪青月吗?会有个什么样的老婆呢?
  不管怎样迷茫,有一点我很肯定,即使娶的皇帝女儿,我现在也已经妻妾成群了!
  鼓起勇气,再次打量那三个女子,果然是人比花娇,看那皮肤,娇嫩的和红锦一样,看那脸盘……有点方,要是和红锦一样就好了;看那身段……不行,□太大了,万一闷死我怎么办?……
  我放弃的垂下头,□大是好事,任何一个男人都喜欢大□。我只是,只是……
  扭头看向红锦,她低头吃着饭菜。但是筷子却轻轻的拨拉着,没有夹起来。这是她走神的标志。
  鬼使神差,我握住她的手,她牵动嘴角向我笑笑,却把手抽了回去。
  这才是我最怕的。
  很多时候放弃一样东西并不是因为不喜欢,也不是因为舍得,只不过是两害相权的较量,是孰重孰轻的衡量罢了。
  好比当初我把红锦推出去,和现在把她握在手,都是一样的道理。
  人生固然奇妙不测,然而人性其实很简单。
  我叹口气,拿起筷子给她夹了些菜放进碗里。她一定不会拒绝我,但是喜不喜欢就难说了。
  阿貅突然哈哈大笑,大声说:“哈哈,我赢了!阿骐,拿钱来!”
  虽然他们私底下常常赌博,但是小赌怡情,我也睁一只眼闭一只眼,现在这么失礼就不能放纵。把脸一沉,我还没说话,吱吱突然开口了。
  我比较怕她。说实在的,这个丫头太坏。我和墨墨一样,都不喜欢她开口。
  “阿貅,怎么这么没礼貌!”这句话还像个姐姐的样子,我还没来得及喘气,听见她不经意的加了个尾巴:“赌什么呢?”
  阿貅一见她就像耗子见了猫,乖乖的说:“我们赌阿爹?
上一章 下一章 (可以用键盘方向键翻页)返回目录 写写书评 姬流觞作品集
姬流觞其他作品: 《哪一年让一生改变》《阳光穿透毕业的日子》《清秋大梦(上)》《千里东风一梦遥》《绝梦谣》《遇见你是我宿命的审判》《你丫如此多情》《双栖蝶(清风素影)》中国彩票《清秋大梦(下)》

七乐彩开奖结果今天 星际娱乐大亨 浙江快乐12开奖走势图 天津十一选五开奖结果天津 江西快三开奖结果
二八杠 下载 青海十一选五官网 体彩开奖结果 时时彩技巧 个人经验 高盛彩票线路检测
极速时时彩开奖时间 山东的十一选五走势图 幸运赛车开奖走势图 北京十一选五开奖结果 江苏快3今天推荐号码
陕西十一选五玩法 一肖中特高手论坛 大红鹰聊天报码室室 76期一码中特 太阳地球月亮运行视频