欢迎光临 下书网 收藏本站(或按Ctrl+D键)
手机看小说:m.xiabook.com
背景:                     字号: 小号 中号 大号 加大    默认

《千里东风一梦遥》千里东风一梦遥_第101章

http://www.znaed.com.cn/肩胛骨那儿,有点酸疼。唉,我还说找个大夫呢,省的刮风下雪的难受。”
  “找什么的大夫,我不行吗?这个力气合适?……”
  他小心的捏着,力道不大不小,一股暖流慢慢的爬进酸楚之处,熨平了……
  日子如流水一般,肚子越来越大。心情也时好时坏。
  那天不知想起什么了,想起他去沙棋关路上受伤,我挺着肚子陪他跑路的事情。其实以前的事情我们从来不提,也从不谈论,除了那天杨不愁自己说了句“总之是我对不起你”,再也没有议论过以前的是非。也许是既往不咎,也许是掩饰前非,无论如何,我很满足目下的状态,多少有些自欺欺人。
  但是今天既然想起来,心里就像猫抓一般放不下去。
  “怎么了?看你心神不宁的?”杨不愁看出些端倪,放下手中的笔,过来询问。
  我们在西厢房,他在练字,我在擦弄那些古玩玉器。一尊娃娃玉枕,可以反复擦了看,看了擦。
  “没事。”我尽量憋着,有些犹豫。怕说出去打破了某些平衡默契。
  他把手放在我的肚子上,俯下身子听了听,然后说:“你怀墨墨的时候,我就一直奇怪那里面是什么杨的。”他说,“你记不记得有一次在车上,你突然动了一下,我问你怎么了,你说小孩踢了你一下?”
  我记得,那是在车上。小小的空间,他闭目养神。我大概叫出声了,他冷冷的看过来,问我原因。我据实相告,他嗤之以鼻:“胡说!”当时懒得理他,现在他竟然自己提起来。
  杨不愁笑着说:“其实我当时就想看看来着,不过不好意思。嘿嘿,现在可要让我摸个够了。”他似乎一点也没意识到当时的情景有多么的复杂,风轻云淡的说出来,好像那是一场再普通不过的旅行。
  看着他俯身去听肚子里的宝宝,我咽了口唾沫,也把那个问题咽进肚里。我想问他,那时是否知道赶路对我的身体不好,很有可能把墨墨流掉?我想问他是故意的,还是不得已,还是不得已中有快意的故意?!
  但是他现在对墨墨很好,不,应该说他一直对墨墨很好。向前看吧!
  忍,是心上一把刀,是把怨怼藏在心里,扎在心头;恕,是心头的如果,是对前路另一种生活的期盼。我承认,杨不愁抓住了我的七寸,他把我梦想的生活完整的呈现在眼前。好像做梦一般,中国彩票:让我不愿意醒来,让我对另一种如果恋恋不舍。
  “诶,她又动了!”杨不愁惊叫,“啊呀,怎么这么小的力气!肯定是个女孩子。”
  “你不喜欢女孩子?”我知道自己没出息,知道自己有些懦弱。但是不管我怎样挣扎,我所要求的不过如此。求仁得仁复何怨?即使将来有一天这个梦碎了,于我而言不过是再去寻找相同的梦境罢了。
  “女孩子不好吗?”是啊,女孩子太容易满足。我心里感叹。
  杨不愁道:“好啊,怎么不好。一个墨墨就够了,太淘气,要是再来一个男孩儿――”他摸摸额头,连连摇头,一副受不了的表情。
  我无语,只能笑着看他。
  “不愁?”我听见自己的声音,吓了一跳。我要说什么?
  “啊?”杨不愁的声音也温柔下来,“怎么了?”
  慢慢靠近他的怀里;“没事,就想靠会儿。”
  “哦!好吧!”他站在那里一动不动,手慢慢的抚着我的头发。
  从此以后,我再也不提往事,专心养胎,享受着在古代的贵妇生活。秋天的时候,第二个宝宝出生了,果然是个女儿。但是,这个养尊处优生出来的孩子反倒不如墨墨结实,三天两头闹病。哭声小小的,墨墨一见她就喊“吱吱”,说她像个小耗子。一来二去,可怜的小丫头就得了这个小名。起名的事情交给杨不愁,但是一直到孩子过了满月,名字还没出来。其实已经有了上百个名字,只不过的都被他自己否决了。看他着急上火,嘴上长泡的样子,也不好说什么,只是安慰他慢慢起,不着急。
  我想杨不愁心里对我大约是有亏欠的,有时候喝醉了,他会拉着我的手说对不起、说害怕。他说他不知道我是哪里人,总觉得我不是嫣梨也不是纪红锦,也许哪天就飞走了。醉言醉语,真假掺半,时间久了,连我都没了问罪的心思。过日子吧!
  他对我是越来越好,大概没有外人的骚扰,日子过的有些放肆。原先摆的谱在自己家里都放下了,感觉有点黏。我先前还有些惧他,时日久了,地位发生了微妙的变化。等到大家发现老爷其实很没地位的时候,事情已经定型了。
  “轻点,轻点!”早上起来,杨不愁眼角的宿醉还没消,已经龇牙咧嘴的诉苦,“墨墨,别让墨墨看见。”
  我松开拧在他腰上的手:“让你少喝点,少喝点你就不听!非要喝吐了血,喝死了才罢休啊!”
  “有那么严重嘛!”他讪讪的拿过衣服穿在身上:“以前……”
  “打住!”我厉声喝止,实在是太生气了,“你在军营里面,天天练武。你自己掰掰手指头,你已经多少天没去演武场了?墨墨都比你强!”
  “啪啪啪”,拍在他的小肚子上,“看!肚腩都出来了!肥肥的,丑死了!我告诉你,不把这个肚腩消下去,你别想再喝酒!”
  “诶,大男人的哪能没肚子呢!”他不以为然的反驳。看我似乎想说话,赶紧向外跑:“我去,我去!我这就去练武不行吗!”
  “杨不愁,你回来!冰天雪地的,你想冻死啊!”
  肚子没有消下去,但是也没有继续发展。他喝酒练武两不误,兴致高的时候还在庄子里面摆擂台,和年轻人过招。看他乐陶陶的样子,我也只能经常“提点提点”。
  墨墨也有样学样,对庄子里其他的女孩子非常的好!和他爹一样打不还手骂不还口!
  庄子里的风气让杨不愁带的比较彪悍,尚武成风,无论男女老幼都能嘿哈两下。墨墨虽然先天不足,年纪又小,但是杨不愁抓他的功课还是很紧,在孩子堆里不算是最差的。可是,他对女孩子“温良”的名声比他打架的名声还响亮,以致于杨不愁都听说了。
  当时,他老子还拍着他的肩膀说:“好小子,咱好男不跟女斗!”墨墨本就视他为神,这下更有了依靠。
  终于有一天,一个女娃娃把他揍了,哭哭咧咧鼻青脸肿的回家,我才意识到问题的严重性。
  于是我告诉墨墨:“你要是对女孩子这么好,她们会蹬鼻子上脸欺负你!所以,对女孩子好也要分人的。”
  墨墨抹着小花脸迷茫的看着我,我也觉得不好讲,只能简单的说:“就你除非你想要她做你老婆了。”
  “娘啊,什么是老婆啊?”
  “嗯……老婆就是你愿意被她欺负。就算被打得像猪头,你也开心的不行,根本不会哭的意思。”
  这时的墨墨已经快五岁了,刚学会举一反三:“哦,就像爹爹和娘一样吗?爹就被娘打得像猪头也不会哭的!”
  “诶……差不多吧!”最好别让杨不愁知道,我继续教育,“如果是那样,你就可以对她好。否则该还手就还手,决不手软!”我可不想培养出个花花公子来。墨墨长得和我比较像,估计皮相不会差到哪里去。
  墨墨站在那里,墨黑的眼珠骨碌碌的转了一会儿,突然一拍巴掌:“哎呀!我可不能让如花?
上一章 下一章 (可以用键盘方向键翻页)返回目录 写写书评 姬流觞作品集
姬流觞其他作品: 《你丫如此多情》《清秋大梦(上)》《遇见你是我宿命的审判》《无处安放的婚姻(之子于归)》《哪一年让一生改变》《阳光穿透毕业的日子》《绝梦谣》《清秋大梦(下)》中国彩票《千里东风一梦遥》

排列五单双 5分彩官网 豪门会饭店 云南快乐十分开奖今天 幸运农场综合走势图
支付宝阿里彩票怎么买 上海十一选五开奖结果 南国七星彩高手论坛 江苏11选5一定牛 秒速时时彩能赚钱吗
平特肖的计算公式 开心鱼塘线上 幸运飞艇开奖记录 深圳快乐彩开奖记录 仲博彩票下载
北京快乐8开奖走势图 广西快三计划 河南11选5技巧 双色球历史记录 云南时时彩一天多少期