欢迎光临 下书网 收藏本站(或按Ctrl+D键)
手机看小说:m.xiabook.com
背景:                     字号: 小号 中号 大号 加大    默认

《千里东风一梦遥》千里东风一梦遥_第82章

http://www.znaed.com.cn/?叛逃的公主;他是战场上的勇士,我是敌人手里的人质;他的背后是国家是热血是肾上腺激素,我的背后是耻辱是背叛是永不磨灭的绿帽子。我想起那个年轻的喇嘛,我死了,他还会在那里等我吗?
  战场上是令人窒息的安静,我就想刑囚室里的死刑犯,面对可口的饭菜等着最后一枪的到来。可能我是整个战场上唯一一个希望沉默无限延长下去的人!
  刷刷的声音,是风声,也是马蹄踏过衰草的声音。我费力的看过去,那个早晨还温柔的和我调笑的人正踏着夕阳金盔金甲的走出队列。
  孙猴子来了,紫霞死了;杨不愁来了,纪红锦玩儿完了。我听见扑哧一声,是我自己笑了。
  “花布刺,我答应你。不过你要让我部下安全撤退!”
  唰!朔风骤紧。
  我费力的晃晃头,他说什么?投降?我好像听不懂啊!
  “哈哈,你们听见没有?常胜将军杨不愁要投降了!哈哈!”那人故意用汉语说了一遍,身后士兵戚戚喳喳,嘘笑起来。
  杨不愁转身命令道:“杨四,你带人撤退。”顿了顿,翻身下马,解下随身佩剑和印绶交给同样下马的杨四,扑通跪在地上磕了三个头。
  我想他大概说了什么有愧之类的话。杨四忙不迭的伸手去挽他,杨不愁已经自己站起来了。
  对花布刺朗声道:“花布刺,放我的部下们走!”
  花布刺哈哈大笑,大手一挥,原本围着的人马快速散出一条通道!
  “将军!”杨四突然大喊一声,滚下马跪在地上,“您不能――”下面的话已经哽咽着说不出来。
  “将军!”众人异口同声的叫着杨不愁,一时间愁云惨淡,甚至有隐约的哭声传出来。
  杨不愁慢慢的走过来,我还是不肯相信他真的这么爱我?
  “慢着!”杨不愁身后有人大喝。我费力的看过去,原来是林风。
  他跳下马来,连滚带爬的走到杨不愁面前,说道:“将军,林风生是杨家人,死是杨家鬼。林风不能让您自己走!”
  众人皆不作声,林风朗声道:“林风只追随将军一人!”
  林风的话好像炸开了一锅热油。几十骑奔涌而出,围绕在杨不愁身边。场面甚是悲壮。
  “杨不愁,你们还走不走?”身后的胡人大声喊叫。
  杨不愁站在那里对林风视而不见,只是看着杨四。杨四慢慢站起来,退回到战马旁。突然翻身上马,大吼一声“撤!”人已经当前冲了出去。
  我看见墨墨还在他的胸前紧紧的绑着。
  眼前一黑,终于昏了过去!
  昏迷的时候,耳边总是有人叽叽咕咕的说话。我听不懂也听不明白,身处灰色的空间,没有看见窗口也没有看见喇嘛。真的就这样走了吗?
  我盘地而坐,托着腮帮子想心事。可是我什么也想不起来,我是谁?为什么在这里?这是哪里?以前是什么样?那个窗口是什么?为什么要有喇嘛?我都不知道。
  只是觉得很熟悉,很熟悉。
  迷雾之外有人喊着一个陌生的名字――“红锦”。
  沿着声音走过去,左手右手各有一个男人,模糊的身影,一样的不清楚。心头一个激灵,全身已是一片冰凉。头疼的厉害,我抱着头坐在地上,死命的堵住耳朵:“不听,不听,我不知道,我什么都不知道!”
  “墨墨,红锦,墨墨很好。”其中一人突然换了话。
  墨墨?一个胖娃娃出现在浓雾中,嘎嘎乐着,伸出胖胖的小手。我好似婴儿一般站立不稳,蹒跚着试图抓住他的手。
  “墨墨!墨墨!”我费力的喊着,一声接一声,终于有一声冲出喉咙,整个世界突然变了模样!
  “醒了,醒了!”又是生硬的汉话。我勉强睁开眼,一个大胡子出现在我面前,黑色的胡子好像交错的丛林,一口白生生的牙齿,像是丛林里不适宜的一处盐矿!
  “杨不愁,你老婆醒了!”他没理我,径自向旁边的人喊着。
  哦,我想起来了。我叫上官红锦,一个倒霉的穿越女,中国彩票:以逃跑为己任,有着堪比小强的生命力。那个叫杨不愁的,是我名义上的夫君。刚才在战场上,他很诡异的放弃了救我,然后又很气短的为了我投降了。
  我记起来了。头一歪,朝向里面,闭上眼。
  “嘿嘿,兄弟,你老婆生气了。你自己解释吧!”大胡子的声音很亲热。我心里暗暗纳罕,他们不是敌人吗?
  杨不愁没有说话,闷闷的声音传来,大概是大胡子拍他的肩膀,瓮声瓮气的说:“女人啊,你不是很有办法吗?嘿嘿!”不怀好意,甚至还带着几分嘲笑,随着大胡子沉重的脚步在帐门外消失了。
  灯火暗了暗,身边的微微下陷,有个人一声不吭的躺在我身边。
  我不知道自己是不是应该责备他?
  我们只是名义上的夫妻;
  我们只是互相利用的关系;
  他是老板,我是雇员,我不应该自作多情!
  可是,我累了。我不是邦德,也不想做特工。我只想安安稳稳的活下去。可是,我竟然那么该死的清醒――
  “说吧,你的计划是什么?我想这不是好好享受就可以解决的对吗?”我听见自己的声音,好像手术刀落在托盘里发出的金属撞击声。
  身后那人一动不动,半天才说:“对不起,吓到你了!”这时才有手臂横伸过来,我“啪”的一声推开那只胳膊,腾的弹起来,神经质的喊着:“少来这一套,快说!”
  杨不愁盘腿坐好,正色说道:“好,现在我们是一条船上的人了。红锦,在我说之前,你必须答应我,无论做什么,听见什么,都要相信我!”
  这简直是最大的笑话,可是现在不是卖聪明的时候,我压下心中的恶心说道:“杨不愁,这是最无耻的要求。给我一个合理的解释!”
  杨不愁向两边看了看,摆在膝上的手不自然的开合一下才说:“我给你的任何解释,红锦,你会信吗?”
  我说道:“会啊,比如说你可以告诉我,我们现在必须同舟共济;或者说在这里除了你我没得依靠,像我这种人离开你,要不就是被草原上的狼吃了,就是被抓回来群奸;甚至你还可以威胁我,说如果我不信任你,你会立即杀了我之类的。好点的,送我离开,躲到什么深山老林一辈子,都可以。我会信的。”
  杨不愁没有说话,歪着头看着我。我被他瞧得不自在的动了下肩膀,把被子捂的更高,看着他盘起来的膝盖尖。我知道,不管他怎么说,我都会有一百个理由否定他,选择不相信他。然后假惺惺的敷衍他,最后一走了之!
  他知道的很清楚!
  所以,他什么都不说。
  我一拍被子,说道:“你自己的信誉你自己清楚,我几次死里逃生,直接间接你都脱不了干系。咱俩换换,现在你会怎么做?”
  杨不愁低头说道:“没时间换了,我只要你答应我,无论发生什么,听见什么都要相信我。”
  我撇嘴道:“你这个问题可不可以换句话,叫做我必须答应随时准备为你牺牲?”
  杨不愁斟酌着说:“应该是我们两个随时准备为对方死。”
  “这不可能,我们的能力不对称,相对的,死的概率就不是一样的。我比你更容易死掉。”看看他已经黑掉的脸,我还在嘴硬,“比如现在,你可以一刀杀了我!”
  谈判陷入僵局,他
上一章 下一章 (可以用键盘方向键翻页)返回目录 写写书评 姬流觞作品集
姬流觞其他作品: 《阳光穿透毕业的日子》《哪一年让一生改变》《绝梦谣》《双栖蝶(清风素影)》《清秋大梦(下)》《清秋大梦(上)》《遇见你是我宿命的审判》《千里东风一梦遥》中国彩票《无处安放的婚姻(之子于归)》

贵州快三开奖查询结果 斯诺克上海大师赛官网 辽宁12选5走势图表下载 足球手游排行榜2016 新疆体育彩票时时彩开奖号码
乒乓球高级发球技术 012路必有1路方法 网球几局几胜 246天天好釆免费大全 东京1.5分彩怎么看规律
欢乐升级手机版下载官方正式版 加拿大卑诗快乐8走势图 北京11选五走势图 网上北京快三可靠吗 山西11选五走势图
老重装时时彩开奖结果 四川体彩金7乐助手 新疆喜乐彩 湖北11选5 捕鱼达人电脑单机版