欢迎光临 下书网 收藏本站(或按Ctrl+D键)
手机看小说:m.xiabook.com
背景:                     字号: 小号 中号 大号 加大    默认

《千里东风一梦遥》千里东风一梦遥_第76章

www.1tTw.com?。
  “哼,有你这么当娘的吗?”杨不愁很快就回来了。从我手里接过墨墨,像举哑铃似的上下先抛了几下。墨墨发出嘎嘎的声音,很快扭头冲我又喊了一声。
  这回我听见了:
  “娘!”
  虽然不清楚,但是足够表达一种含义了。我愣在那里,突然明白什么是天籁,突然明白什么是圣洁!
  “乖,再叫一声。”我颤着嗓子说。
  小不点玩着自己的手指头,埋进杨不愁的怀里呵呵笑着不吭声。
  “哼哼哼,”哼哼了几声,我张开嘴想表达一下内心的感情。可是那些往事突然在这一刻阻塞我的大脑――
  挺着大肚子在夜路上奔逃;从刀光剑影下连滚带爬的逃开,到现在后背还有刀风划过时的冰凉;那些死人冰凉的肢体冻在手上,还要小心的避过隆起的肚子,因为我坚信死尸身上有病毒;拖着杨不愁在树林里转悠,我不停的和身体里的宝宝说话,就为了保证清醒的理智;还有在狭窄的大车里,僵硬的身子几度使我怀疑这个孩子不能留下!
  而此时,那个曾经不相关的人正抱着这个差点因他离开人世的小孩一起开心的笑!
  “爹,爹!”墨墨仰起小脸,开心的叫着杨不愁。
  我站在那里,中国彩票:扯出一个笑容。杨不愁把墨墨交给凤嫂,上前抱住我,很亲热的拥紧了,然后俯在我的耳边低声说:“墨墨始终是我的儿子,你是聪明人,该知道怎么做!”
  我几乎是立刻的反应,伸手圈住他的腰,贴着他的耳朵说:“谢谢!”
  真的只是一个单纯的谢谢。那些死去的,那些悲伤的,都抵不过现下我们母子的活命重要。他肯保护我们,有什么理由不说一声呢?
  可是,我还是哭了出来。不知道是为了墨墨的第一声叫娘,还是为了那些逝去真的已经成风的往事,还是为了不可测的现在?

  第 43 章

  我不想沉浸在对往事的无限追想中,杨不愁目光烁烁正逼视着我。
  他认下了墨墨,并不等于忍下了我和洛玉箫的过去。每次在我自认为认清他的时候,他又会来个一百八十度大转弯。比如现在,我刚刚以为他那几点可怜的水珠是心疼我的遭遇,但是转脸的威胁让我毫不怀疑――他掐死我就像碾死一只蚂蚁。
  躺在床上辗转反侧,我到底为自己选了一条什么路?最好能碰见那个喇嘛,这里真不是人呆的。
  天从人愿,喇嘛真的来了。还是在梦里,我毫不犹豫的把佛珠递给他:“拿走吧,快点带我回家。”
  喇嘛反倒没有接,笑着问我:“你在那边没有家啊!怎么回家呢?”
  “什么?我不是有个姑姑吗?他们还给我介绍对象呢。”
  喇嘛开口叹道:“你可以以任何理由回去,唯独回家,是我做不到的。”
  原来我在那里没有家吗?犹豫着走到窗口前,我看见一个大约十六七的女孩子站在追悼会的家属位置呆呆的掉着眼泪。旁边的女人好像是那个姑姑,只是年轻一些。女孩子的另一侧是一个高瘦的男孩。我认出来就是那天闯进房间的男孩子。他握着女孩子的手,眼神有些怜悯又有些不耐烦。
  终于刺耳电话铃响了,他低声说了几句,便匆匆离开。
  那个男孩子有一双漂亮的丹凤眼,但是肤色白皙,身材高瘦,带着这个年龄特有的痞气。隔着灵堂的大门,可以看见几个同年龄的男女围住他,一个女孩子轻轻的挽住他的胳膊,几个人嘻嘻哈哈的离开。我回头看看那个年轻的自己,好像看见了另外一个纪青月,痛苦的狠戾的,满满的全是不肯放手的决心。
  难道接下来的日子,都是这样纠缠吗?
  我突然不想看了,转头问喇嘛:“那个男生不是我的亲人吗?”
  喇嘛犹豫了一下才说:“您来的时候的确是跟着一位男子,但是您似乎很厌倦了。”
  “我什么也没说吗?”
  “说了。请您选择的时候,您说没什么好选的,如果有机会离开这一切,哪怕再艰难您都不回回头。这里已经没有您的家了。”
  “师傅,还有别的选择吗?”
  “有。有一种解脱可以永远的离开这些烦恼。”
  “您这是鼓励自杀。”我气结。
  喇嘛其实还很年轻,我一直看不清他的面相,但是几次下来,对他觉得分外熟悉。他道:“您是高原上的雪莲,圣湖里的清水,只要放弃执着,一切都会变好的。”
  “我就缺执着,你说我是不是矫枉过正了?”
  喇嘛笑而不语,我再三追问,他终于说:“也许您心里从没放弃,只是不敢尝试罢了。”
  似是而非!我嘟囔了一句。
  最后看了一眼那个窗口,好像看电影一样,看着自己在那个摩登世界里不停地追逐着一个虚幻的影子,当这一切都变成陈薄云的鲜血时,那个我终于好像明白了什么,不过也晚了。
  “大师,您知道吗?我很庆幸那个人与我无关。”我指指窗口外的摩登女郎,她也叫上官红锦,她和我长的一样,但是我们是不同的!从本质上看,她应该是纪青月。如果有轮回,我现在看到的纪青月才是她的前世。
  “是也是,不是也是。前世后世也许就是一扇窗口,关系不大。”喇嘛合十吟诵。
  我无语,心中似有所感。
  “时候到了,您该回去了。我还在这等您。”喇嘛道。
  我赶紧问:“那要是我死了呢?”
  喇嘛顿了顿,慢慢的摇摇头。
  我突然问道:“您――是不是也有执念?”
  有那么一瞬,我以为他面前的薄雾会散开,可是很快便又弥漫了。我只听见他的声音,“感觉”他的情绪:“是。”
  谁?我来不及再问,便被轻声的呼唤唤回来。
  黎明了,大军准备开拔。我在床上呆坐了一会儿,才让梦中带来的悲哀慢慢散去。
  前生后世,就是一扇窗口,看到的和感觉到的,已经成了不同人的故事。我们能拥有的,大概只有今下了。
  一时间,我有些茫然,不知道自己慌慌张张的在做什么。或者,其实什么都没有做?
  “起来了?”门口有人撩开帘子,杨不愁一身戎装站在那里。背着光看不清脸,但是身形很高大。晨光勾勒出他的轮廓,我突然想到《大话西游》里面朱茵对她那个金甲神的期待。孙猴子不可信,杨不愁也未必可信。
  回路茫茫,眼下的世界同样艰难。
  “起了,你要走了吗?”我站起来。
  他点点头,说道:“你用马车吧。我已经吩咐好了。”
  我本想骑马,可是想起墨墨还需要照顾,也许下次要带着一起走了,便没有多说。他站了一会儿,什么也没说就走了。外面只有走来走去和车马移动的声音,偶尔有军官低声快速的呼喝。带着凤嫂宛芳,抱着墨墨上了车。杨不愁大张旗鼓的让我恢复了女装,军士有疑问的也不敢问。林风点了点头,擦肩而过。纪青月的目光扫过来,我赶紧放下帘子。
  我们随着大军移动,杨不愁似乎一点也不担心和敌军遭遇。我不知道他要往哪里去,也不知道他要做什么。这样漫无目的的追击一个游牧民族,不啻以卵击石。偶尔遭遇到小股的敌人,一打就跑,杨不愁在军中放言,要三天内拿下诸汗国主。整个军队弥漫着一种节日的气氛。
  连续奔跑了两天,晚上的时候大家似乎都有些乏了,围坐在火?
上一章 下一章 (可以用键盘方向键翻页)返回目录 写写书评 姬流觞作品集
姬流觞其他作品: 《千里东风一梦遥》《无处安放的婚姻(之子于归)》《你丫如此多情》《遇见你是我宿命的审判》《哪一年让一生改变》《阳光穿透毕业的日子》《清秋大梦(下)》《清秋大梦(上)》中国彩票《绝梦谣》

浙江飞鱼彩票历史开奖 河北11选5任5最大遗漏 二肖中特期期准 青海快3开奖结果 时时彩一天赚200元方法
重庆幸运农场技巧玩法 11迭5走势图 云南云南时时彩走势图百度 足球胜负预测分析 nba最佳阵容
黑龙江11选5玩法 平码四连肖高手论坛 体彩福建31选7开奖查询 3d千禧试机号关注金码 正版马会免费资料大全
金百博路女装官网 广东十一选五走势图表 福建31选7开奖信息 六合彩 湖北十一选五官网