欢迎光临 下书网 收藏本站(或按Ctrl+D键)
手机看小说:m.xiabook.com
背景:                     字号: 小号 中号 大号 加大    默认

《千里东风一梦遥》千里东风一梦遥_第43章

WWW.xiabook.com?身后了!
  回到家里,墨墨正扯着嗓子干嚎。奶娘哭丧着脸说:“哎呀夫人,您可算回来了。小公子怎么劝也不听了!”
  我接过孩子,身上大概还带着大殿里的烟熏味道。墨墨使劲推着我,小脸别别扭扭的歪向一边。我突然怒极,猛地拍了一下他的屁股说道:“别人不待见你娘也就罢了,连你也不待见!早知如此,还不如做掉你!”
  奶娘吓坏了,赶紧接过墨墨。墨墨似乎没听过大声的呵斥,“个蕖笨了一下,屋里安静片刻,“啊嗷”一声哭的更响了。
  奶娘慌手慌脚,也不敢问我。嘴角有咸湿的感觉,我抢过墨墨,放到床上,任他手脚乱蹬,恶狠狠的说:“哭哭哭!就知道哭!今天,你娘我陪着你哭,看咱们娘俩儿谁能哭!”
  奶娘哀哀的就要来劝,我一瞪眼:“你们都出去!谁敢擅自闯入,别怪我发疯!”
  “那……那小公子……”
  “滚!”
  泪水早就象开了闸的洪水,奔腾而出。眼前仿佛天地间降了暴雨,灰黄一片,什么也看不清楚。我扯开嗓子,把声音放到极大,没命的喊着:“妈、爸,你们在哪里呀?快来救我啊――妈妈……爸爸……”
  这回真是哭到爽了。我也分不出来哪个是儿子的声音,哪个是自己的声音,只管放开了去。想起自己背时背运,刚出狼窝又入虎穴,诺大的世界竟没个容身之处!孙猴子无父无母,还有个好师傅,教了一身好本事。我呢?醒过来就是官家小姐,没想到被人用作替身,现在更惹了一身骚!查实身份是个公主,竟然是个逃难公主,脱毛凤凰不如鸡!
  我只想平安过日子,搞清楚自己的身份。没想到上来就是一个劫匪,差点变成共犯,结果人家不要!救了自己的老公,反过头来成了老公的阶下囚!
  天啊,你不分好歹何为天;地啊,你错勘愚贤枉做地!
  哭到嗓子沙哑,再也嚎不出来了。我才慢慢停下来,抹抹眼泪,低头一看,墨墨瞪着乌黑油亮的眼珠子正看我!小嘴含着自己的手指头,见我看他“咯咯”――乐出来了!
  我哭笑不得,拔出他的手指头,老老实实的塞进自己的奶头。我在上边抽答,他在下边抽答,一上一下,搞得我很没面子!
  “夫人?”奶娘探出头来。
  我招手让她进来:“不好意思,让你受委屈了。”
  “诶,夫人说哪里话。方才传旨我们都听见了。唉,我是一个妇道人家,不知道什么敌国圣朝的。我就知道咱们女人相夫教子,求得就是个平平稳稳过日子。我就不信了,那些大人们连国家大事都能办好,怎么就偏被您――一个落难女子骗了?分明是那个姓纪的嫉妒您、陷害您!这府里谁不知道,她想当纪夫人老长时间了。反正,咱还是小公子的娘,还是将军的夫人,将军不会亏待您。您啊,就安心住着!别想别的了!”
  真不知道那些冠冕堂皇的“智者”怎么就没奶娘这智慧?那纪大人就跟傻子似的让我耍着玩儿,还玩儿出“欺君之罪”了?也太低估他的智商了吧!
  说什么都没用了!无论如何,奶娘的话还是让我冰凉的心暖和点儿。看她真诚的目光,我又不得不内疚的想到:“其实,这个孩子――”
  唉,先这么着吧!
  杨不愁在朝堂上公然认子,还保下我,的确出乎我的意料。
  越来越看不懂这些人了。
  轻轻拍着乳儿,靠在床边,哼着脑子中流出的曲调,把白天的事情重想一遍。
  不对,那个皇上――似乎……
  我也说不清什么感觉,凭直觉我觉得,自己不过又做了一次药引子,这次殿审,并不是定我的罪,查我的身份。
  也许纪青月捅出这件事有些突兀,可是皇上的反应,分明是拔高了万铁子,打击了杨不愁,安抚了纪府。而我留在杨府,身份未明,还带罪,稍微动一下就是定时炸弹。何况欲加之罪何患无词,我满身的尾巴,摇摇摆摆,随时都能让人抓住!倒时候,倒霉的可是杨不愁!
  这些,杨不愁想到了吗?
  一时间,我似乎看见另一个太师与将军的力量出现对比,可悲的是,我仍然处在那个紧绷的弦上!
  =======================
  本章完了,我晚上更新下一章,但是要先锻炼。可能只有半章。大家可以明天来看完整的。

  第 25 章

  眼前仿佛是一条长长的通道,一个喇嘛模样的人在向我招手。莫名的我对他非常信任,随着他摇摇晃晃的一路走下去。
  一抹光亮出现在眼前,他摆摆手,好像让我看什么。走近了才发现,是个窗子,又好像是电视,一男一女坐在咖啡厅里,面面相觑。我试图看清他们的面相,却被光亮刺的睁不开眼。只能模模糊糊看到些大概。
  “怎么是你?”
  “怎么是你?”
  “冤家路窄!”
  “你也有今天!”
  两个人仿佛斗鸡似的,互相看不顺眼。那个女的扭头看看别处,压低声音说:“我警告你,别让我在姑妈面前下不了台。回头怎么算账都行!”
  男的也有忌讳:“成交!我舅爷爷在那边,麻烦你跟他们说一声我玉树临风温柔可亲,是个非常好的男人!”
  “就你?”
  “诶――”男的握住女子伸出的食指,看着女子身后道:“或者,我告诉你姑妈你都在医院里对人民警察做什么了?”
  “你――你趁人之危!”
  “我这叫就地取材!”
  “你放屁!”
  “文雅点!说不说!”警察当惯了,威胁人的时候多半带着不说崩了你的味道。
  女的噎得咽了好几口涂抹,猛地灌进整杯黑咖啡:“你等着!”呼的站起来――
  “斯文点儿!”男的不怕死的嘱咐。
  四寸的高跟鞋当当当的敲在大理石地面上,婀娜的身姿摇摆在旁边的喷泉里,绕过去,是一男一女两个中老年人,万分慈祥的看着女子。
  女子冲男子道:“陈叔,我从没见过像薄云这样玉树临风温柔可亲完美善良的好警察!”
  “是吗?”陈叔眼睛发亮。
  那个中年妇女也很开心:“红锦啊!那你还不过去坐坐?”
  我一愣,红锦?这个女人是我吗?
  “不了,下午还有一个学术讨论会。我要先走了。”
  我猛地看向喇嘛,听见一连串的声音问道:“师傅,这个是我吗?”
  喇嘛只笑不语。我突然想到,这是回家的路!我要回去!
  手一按,身子一冲就要跳过去。突然身后传来刺耳的啼哭声,墨墨!
  心神一散,好似从云中坠落,忽悠一下惊醒过来!
  墨墨躺在我身边哇哇大哭,我赶紧抱起来慢慢的哄着。心里却是激动不已。这是以前的事!
  虽然我感觉不到他们的喜怒,至少我看见了。我知道自己可能是医生,知道自己在咖啡厅见一个警察,好像还是相亲!
  “夫人?做美梦了?”奶娘接过娃娃,问道:“这么开心?”
  我才发现自己已经笑得见牙不见眼。
  “公爷!”门外传来请安的声音,是杨不愁回来了。
  我看看奶娘,她会意的抱起孩子。我也赶紧整理小睡片刻弄得有些凌乱的衣衫,起来迎接。
  “见过公爷!”
  “免礼!以后不用如此多礼!”杨不愁说道。看茶落座后,却不急着说话,低头也不知道想什么。我本来就站在榻边,便顺?
上一章 下一章 (可以用键盘方向键翻页)返回目录 写写书评 姬流觞作品集
姬流觞其他作品: 《阳光穿透毕业的日子》《双栖蝶(清风素影)》《遇见你是我宿命的审判》《清秋大梦(上)》《无处安放的婚姻(之子于归)》《哪一年让一生改变》《你丫如此多情》《千里东风一梦遥》中国彩票《清秋大梦(下)》

二分彩 台湾妈祖灵码 吉林时时彩玩法 北京快8 信博线上娱乐
甘肃快3单双 北京11选5开彩票控 甘肃泳坛夺金开奖结果 中华彩票在线投注 千亿娱乐城体育投注
11选五开奖结果 体彩十一选五开奖结果 棒球十大变化球 香港赛马会无错30码 贵州十一选五走势
彩票开奖记录查询 体育彩票36选7走势图 广西快乐十分开奖网 时时彩平台源码出租 乐宝娱乐(Lebao)