欢迎光临 下书网 收藏本站(或按Ctrl+D键)
手机看小说:m.xiabook.com
背景:                     字号: 小号 中号 大号 加大    默认

《千里东风一梦遥》千里东风一梦遥_第21章

www.xia book.com?坏事,赶紧撇清:“不会吧,不会这么巧吧?诸汗国出事了?”
  杨不愁俯下身来,勾着我的下巴阴森森的问:“你为什么要走这条路?”
  我骇然,磕磕巴巴的说:“我、我出了城门就是这条路啊!”
  “你要去哪儿?”
  “不、不知道!啊!”
  下巴一紧,几乎要被人掰掉。我毫不怀疑他在对我用刑!
  “说!你是不是要去诸汗国报信?”
  哦,明白了!
  方才的笑话可能真的和诸汗国曾经的国情相符,他现在怀疑我是诸汗国的奸细。这条路通往沙棋关,也通往诸汗国。我又冒名嫁给和诸汗国打仗的大将军,还自称失忆,越想越象奸细。现在大将军被贬,支持皇帝的礼部尚书入狱,朝野震荡。我在这个时候走这条路,简直是铁证如山!
  “将军以为,我是奸细?”我忍着下巴的疼痛说道。
  杨不愁加紧了手劲,下巴几乎要被生生捏碎。我忍着眼泪不想让他看扁了,咬着后槽牙,声音却在发抖:“你说是就是!”
  哼!杨不愁猛地甩开手,我突然失去依靠,被甩到床上,连忙撑住身子免得伤着孩子。口里有些腥甜,大概方才不小心咬了口腔壁了。
  “考拉是不是你们的接头暗号?”他还在追问。
  我还袋鼠哩!到了这一步,简直让人欲哭无泪:“是!”多说多错,还不如说啥是啥。向强权低头,是保命的第一要着。
  杨不愁反倒沉默了,我也不敢抬头,心里充满了沮丧。
  “谁派你来的?”杨不愁问道。
  我哪儿知道啊!
  “随便吧,什么人都可以派我来吧!”我无所谓的胡诌。是福不是祸是祸躲不过,杨不愁你爱匝地匝地吧!
  “撒谎!”他似乎又兴奋起来,“说,到底是谁派你来的。”
  我终于忍无可忍了,没听说孕妇的脾气都不好么?“想听实话?”
  “说实话!”
  “我不知道!我不知道什么是诸汗国,我不知道自己为什么要走这条倒霉的路,我不知道自己他妈的是谁养的,也不知道你他妈的是那路祖宗,凭什么就认定姑奶奶挺着大肚子除了高密就不可能是别的!要杀要剐随你便,我说完了!”
  屋里又安静下来。热血渐渐退去,后悔如潮水涌来――我的娘啊,上帝啊,祖宗啊,给我一巴掌吧!我怎么把大肚子的事情说出来了!
  偷眼看去,杨不愁已经脸色铁青,嘴唇苍白了。迄今为止,他还没碰过我手以外的肌肤。
  “你怀孕了?”从牙缝里问出来的话,几乎不需要情绪判定。嘶嘶的声音好像伏地魔身边的那条怪蛇啊哈西亚。
  我干脆揉揉眼睛,摆出一副无赖的样子――姑奶奶就这样了,你怎么着吧!
  杨不愁突然笑了,仰天大笑:“好啊,好啊!嫣梨公主,你可真厉害!哈哈哈,哈哈哈!”
  啊?大条了,大条了!我突然变成嫣梨公主了。不知道这是虾米来历,如果可能,我倒愿意捏着他的下巴拷问一番。
  杨不愁顿住大笑,说道:“既然是诸汗国的金枝玉叶,杨某一定要善加款待。公主机智百出,能忍善跑,今夜就请委屈一夜,在杨某这里暂住吧!来人!”
  外面有人应声而入,是的卢。
  “把床收拾一下,我们的贵客要休息了。”
  的卢丝毫不奇怪我的存在,好像他们将军经常有女人在身边似的。对了,纪青月不是有什么千里相送吗?大概的卢也在场。
  的卢动作很快,我站在一边郁闷的捏着衣角。“本我”就是这样在外在的评价中消失的。我竭力告诉自己:穿越都是这样,说不清楚,随他折腾吧。
  的卢走后,杨不愁盘腿坐在一旁的椅子上,说道:“我和无影剑没什么交情,却也知道他是性情中人。我一直奇怪,既然你们情投意合,为什么他要一而再再而三的弃你而取纪青月。现在看来,他是知道你的身份,不愿投向敌国。”
  我哭笑不得:“不会吧?”我甩甩头,“他向纪青月发誓的事儿你不知道吗?要不是那个破誓,我至于这么惨吗?早把他勾得一起云游四海了。”
  “什么誓言?”他纳闷的看着我,还有几分戒备。
  看来朝堂和江湖还是有距离的,信息传递往往是不充分的――该知道的不知道!
  “一个一生一世终身守候的誓言!”我有气无力的说出来,还是有些痛,还有些好笑。这些无关紧要的事情就都告诉他吧,毕竟我是阶下囚,若能取信于他,将来也许会有什么机会不一定的。
  杨不愁听完了,一脸的不可思议:“他本来就想杀你?不只是因为太师府买凶?”
  我点点头。
  “他故意暴露行踪,就是为了见纪青月一面?”
  我又点点头,太累了,抱起枕头,靠在床边。
  “他把你――恩哼――然后交给纪青月,就是因为那个誓言?”
  继续点头。
  杨不愁沉默了一会儿,突然问:“他想干什么?”
  这真是个好问题。不过,我想了很久,答案已经很明显了。尤其是那夜之后,洛玉箫的心意几乎昭然若揭。一切只是因为不合时宜!
  “他不想做什么。我想他以前大概是喜欢纪青月的,如果没有我,可能会一直喜欢下去,守候下去。说实在的,洛玉箫比你更适合当情人。喜欢了就义无反顾的扎下去,从不想后悔不后悔。”
  杨不愁嘴巴动了动,憋着没说话。
  我打了个哈欠,继续说:“不过,他遇见了我。可能……可能知道喜欢和爱不是一回事吧。反正最后他很确定,我是他要娶的女人。但是他的誓言已经给了另外一个人。那天晚上,就是你去衙门准备抓他的那天晚上,他来找我。我们都清楚,一切都结束了。”两个食指做了个交叉的姿势,“还君明珠双泪垂,很不相逢未许时!”
  我黯然。
  杨不愁恶毒的说:“明珠?是孩子吧?你还想他是不是?”
  我无力的闭上眼,想起那些温馨的时刻和我当时的幻觉,眼睛就有些酸:“不了。这个孩子还不知道能不能生下来。若是侥幸活下来,我也不会让他们相认的。有一个随时准备为别人去死的父亲,不是好事。”
  “你恨他?”
  我摇摇头:“不恨。要恨也是恨命。恨上天安排错误的时间让我们认识。一开始我以为爱情的伟大可以抵消一切,后来才知道命运的强悍可以消弭爱情。我认啦!”摸摸肚子,抬起头,正对上杨不愁奇怪的目光,自嘲的笑笑,“你以为我想把中原第一剑客勾引到诸汗国争名夺利吗?”摇摇头,我自问自答,“你见过交错而过的两条直线再有交集的吗?”看他茫然,我挑高眉毛,用手指沾着茶水,在桌上画了两道交叉的直线,“无论怎么画,除了这个交叉点,他们不会有任何交集。而这个点,已经在四个月前过去了。”
  低下头,我疲惫的躺在枕头上,朦朦胧胧间看见洛玉箫清秀的脸,带着几分羞涩搂着我……
  一觉醒来,天色已经大亮,外面依然是风雪弥漫。不过比昨天要小很多。
  梳洗完毕,又检查一下随身的金银珠宝藏的好好的。这才挽好头发下楼。
  “起来了?”刚出屋门口,就看见杨不愁过来,黑色棉布袍子质地不错,腰间是一条蟒皮嵌玉的腰带,更是值钱,“不用下去了,我把早餐带来了。”
  他身后?
上一章 下一章 (可以用键盘方向键翻页)返回目录 写写书评 姬流觞作品集
姬流觞其他作品: 《遇见你是我宿命的审判》《双栖蝶(清风素影)》《清秋大梦(下)》《绝梦谣》《你丫如此多情》《阳光穿透毕业的日子》《无处安放的婚姻(之子于归)》《清秋大梦(上)》中国彩票《哪一年让一生改变》

北京赛车改单被骗 贵州快3奖金 重庆时时彩和历史记录 贵州11选5开奖直播 河南十一选五走势图
手游足球游戏哪个好玩 74期六合心水图 富哥心水论坛 经典电子游戏 新疆时时彩app
极速时时彩开奖直播 好运来彩票 黑龙江快乐十分走势图 山东十一选五怎么玩 广东快乐10分任选计划
海南4+1技巧 福建22选5 网球肘最佳治疗方法 福律体彩36选7走势图 中国福彩3d