欢迎光临 下书网 收藏本站(或按Ctrl+D键)
手机看小说:m.xiabook.com
背景:                     字号: 小号 中号 大号 加大    默认

《千里东风一梦遥》千里东风一梦遥_第17章

WWW.XIABOOK.COM?好,我扭过头问他:“过了年,你多大了?”
  “二十一。”他的眼睛映在阳光里,很清澈。他坚守着他的原则,心思自是澄明,不像我――一片混沌。
  我说道:“二十一,还有很多好年华。希望你快乐活到八十一。至于我,你还是忘了吧!对于我来说,白痴不白痴,都不重要。一点儿也不重要。”
  那边想起马蹄声,杨不愁和纪青月走过来。我退到一边,轻轻颌首:“大侠,保重啊!”
  洛玉箫看看我,一径的笑。也不大笑,只是微笑。阳光有些刺眼,我半闭上眼睛,听到身边有人下马,转身上了自己的马车。
  坐好的时候,车帘已经放下来。周围陷入一片黑暗之中。手炉传来恒定的温度。很好,我还有个手炉。
  ==================================
  继续更新……

  第 10 章

  接下来的生活比较平静,简单的说就是杨不愁封锁了所有的消息来源。除了这个小院里的天气变化,我不知道这个世界的任何事情。
  就这样活着吗?
  这样也算活着吗?
  我是不是错了?
  偶尔我会问问自己,但是闭上眼就会忘记。我学会了慵懒,学会主动的遗忘。其实算一算,从我有记忆以来,在这个世界上已经快一年了。大多数都是在纪府,那药吃的已经差不多了。
  我已经对恢复记忆不报希望,偶尔记起来的东西都写在纸上,有空的时候看一看,打发无聊的时光。
  有一天,我听到前院传里哭闹的声音,喜颜站在我身边。疑惑的看看她,她摇了摇头。我们一样出不去。不过听声音是上官飞花的。惊天动地,可以想象怎样的壮观!不知道发生了什么事?
  突然,一阵沉重的铁甲撞击声传来,封闭许久的小院门被撞开。冲进来一队盔明甲亮的士兵,不由分说,手中刀枪一摆:“不论何人,一律前院集合!”
  原来的四个侍女早就被我打发的剩下一个,算上洒扫的总共五个人,很容易聚在一起,犹豫着不知道该不该走。
  “快走!”我被人狠狠的搡了一下。赶紧带着人踏出小院。
  身后有人命令着:“搜!”
  抄家!
  两个字不期然的撞入脑海,我突然有种解脱的感觉。原来我要的不只是简单的活着,囚禁的生活已经够了!
  我有一种打破囚笼,不惜同归于尽的兴奋。脚下也加快了脚步。
  “夫人!”喜颜拉住我,“这边走。”
  哦,对了,我根本没在这个府里呆过。连路怎么走都不知道,“喜颜,你带路,去前院!”声音里的急迫是这三个月从来没有过的。
  走到前院,我突然犹豫了,若真的是抄家,原因是什么?
  不容我细想,几个士兵走过来推推搡搡的把我们推进了前院。上官飞花的哭声霎时停止了。
  杨不愁带着嘲讽的微笑看着我,似乎我做了什么愚蠢的事情。看向上官飞花,她愣愣的看着我,突然扑过来,我慌忙闪开,喜颜扶住差点跌倒的上官:“你这个丧门星,你害得我们好苦啊!”
  眉头动了动,此话从何讲起。杨不愁过来扶着上官飞花,交给丫鬟,说道:“纪家用假女儿代嫁的事情被揭出来了,圣上震怒。纪家满门下狱,纪青月被救走了。”顿了顿才说,“想知道是谁救的吗?”他的脸上挂着得意。
  我点点头:“既然这么问,定然是洛玉箫了。”看他噎住的样子,我抬了抬下颌:“杨府呢?”
  “我受到牵连,贬谪沙棋关。”
  “她呢?跟你一起吃苦吗?”我看看哭晕的上官飞花。
  “太师已经同意把她接回去了。不过,她不想离开。”杨不愁叹口气,“幸好没有孩子。”
  我奇怪的看了他一眼,似乎……似乎他很庆幸?
  越过大门,的确有一辆很大的马车。看来是太师府派来接她的。
  我抄着手站到一边,看着人们把上官飞花扶出门,突然想起新婚那夜,她自信满满的对我讲:“杨不愁是我的,谁也夺不走他!”
  “你是纪红锦?”一个文官模样的人站在我面前。我点点头。
  “原来就是你啊!”他摆出恍然大悟的样子,转身对杨不愁道,“将军,得罪了。这人是重要案犯,下官必须把她带走。”
  杨不愁还是那么不慌不忙:“陈大人客气,奉旨办事无需如此。不过,下官还有几句话要说,不知可否方便?”
  那个陈大人识趣的站开,杨不愁走到我身边,帮我整理头发做出无比恩爱的模样低声说:“我虽然答应过不伤害你,可是,这是皇上的命令我也没办法。”
  我抬起眼皮看他,他的眼里闪过一抹得意,中国彩票:便说:“多谢大人维护,诺言对君子不对小人,无需解释,存乎一心。”
  他的手停下,顿了顿才说:“你是重犯,洛玉箫救走纪青月已经惊动官府,像你这样的人不可能再被救走!他错失良机,可惜呀可惜!”
  我笑着接话:“所以女人千万不能找有二心的男人,不然这亏就吃大了。”好像是别人的笑话,被我俩看到了。
  我们的声音都很低,他继续恶毒的说:“不过也许他还有机会。”手指划过我的脸廓,“像你这么漂亮风骚的犯人轻易不会判死刑,最多没为官奴。就是充到妓馆里去。嘿嘿,你一定很喜欢的。而且,还可以在那里会会洛玉箫。”
  我后槽牙有点酸疼,笑着说:“是呀。他是逃犯,我若是抓住他不知道可不可以将功赎罪?”
  杨不愁道:“官妓永世不得赎身。不过要是给老鸨好处,或许可以伺候好一点的客人。”
  “多谢指教,小女子一定铭记。”嘎嘣,我听见自己两牙交错的声音。
  杨不愁突然放声大笑,惊飞屋顶看热闹的麻雀。
  陈大人有点不知所措,最后在杨不愁连连挥手里,带着我离开。
  官妓?我再度坐进幽暗的马车里,心里一片茫然。
  手下意识的放在腹部,恐惧从心里和指尖两头蔓延,迅速在心脏汇合,一连串紧张的收缩,带来要命的窒息!
  我的月事从来不准,也从不费心记它。但是连着两三个月没来,傻子也知道可能是“某些原因”。
  官妓,除了终身不得从良外,我还知道,官妓的孩子……
  它本来可能是江湖侠客的儿子,或者是朝中重臣的千金,现在却因为母亲不得不承受这个社会的蔑视和侮辱。不行,我绝不能让它受这个罪。
  悄悄脱下锦衣,束好腰带,重新披上袍子。进了官署我就没有机会了。洛玉箫不会救我,杨不愁恨不得我死,我必须在第一时间大家还懵懂的时候,想办法逃离。“逃跑,逃跑,再逃跑!”逃到最后就是胜利!我的脑子冒出这样一句话,激动的我热血沸腾。
  稳定一下手指,轻轻敲了敲车壁。外面的动静是集市,我闻见酒楼的菜香。
  大概没有定案,所以官兵对我还是很客气。那个陈大人亲自跑过来问我:“纪夫人,有何吩咐?”
  我捂着肚子,扭曲了脸庞(撒谎的第一要素就是自己首先要信),摁着声音道:“陈大人,我身体不适,能否给个方便,让我休整一下?”
  “这……夫人,再过两个街口就是衙门了,您忍忍吧。”陈大人好声劝道。
  我呻吟了一下,肚子还真有点疼,“大人,奴家体弱,早上吃了凉的。即便到了公堂怕也支撑不住。大人?
上一章 下一章 (可以用键盘方向键翻页)返回目录 写写书评 姬流觞作品集
姬流觞其他作品: 《双栖蝶(清风素影)》《清秋大梦(下)》《遇见你是我宿命的审判》《清秋大梦(上)》《千里东风一梦遥》《你丫如此多情》《哪一年让一生改变》《无处安放的婚姻(之子于归)》中国彩票《绝梦谣》

11选5下期推算方法 幸运农场怎么算 黄大仙三肖中特期期准 nba新赛季 山东群英会直播
快乐十二走势图 彩66 上海天天彩选四开奖结果 十一选五复式投注表 时时彩预测
一波中特 幸运飞艇开奖历史纪录 11选5杀号精准公式99 陕西十一选五开奖记录 盈彩彩票注册送18
快乐十分任三的规律 足球单场在线计划 新疆时时彩专家选号 山东群英会baidu 白姐大型六合图库