欢迎光临 下书网 收藏本站(或按Ctrl+D键)
手机看小说:m.xiabook.com
背景:                     字号: 小号 中号 大号 加大    默认

《春风不若你微笑》春风不若你微笑_第65章

http://www.znaed.com.cn/??,我又仿佛真的始终受到父亲庇佑。虽然幼年失怙,却得到镇长和村民的额外照应,又在次年遇见顾衍之,被他带引离开大山,来到t城。从此之后的十一年,一直顺遂平安。
这其中每一个变化,都与父亲有千丝万缕的关联。杜思成这三个字,像是一道强大的护身符,我所熟悉的每一个人,连同顾衍之,皆与父亲有着关联。这样的感觉很安心,仿佛他一直无形中照拂着我。尽管离开,却又无处不在。
我在清醒之后的不久,很快又被送去了医院。所谓的苟延残息,用在此刻我的身上,大约很合适。印象里顾衍之从始至终都在攥着我的手,我却连回应他的力气都没有,也再说不出话来。身上被连接了数个医疗器械,有滴滴仪器发出的声音。我听见隔着门板有医生聚在一起激烈讨论的声音,每一句话都透着不确定的可能。绝望大于生机。从来没有这样清晰地感觉过死亡的临近,几乎可以听见死神破风赶来的声音。
兰时也赶来医院。同顾衍之安慰说:“杜绾现在还活着,这就是希望。什么是奇迹,抓住哪怕零点一的希望,无论如何不松手,就可以发生奇迹。”
良久才听见顾衍之的声音。平淡得不同寻常:“要是能代替,我倒是挺愿意这些事转移到我身上。”
兰时沉默了一会儿,说:“杜绾要求鄢玉对你心理控制,你没觉得有什么怨恨么?”
“没什么值得怨恨的。”感觉一只手轻轻抚在我的额头上,顾衍之的声音低沉回缓,“要是换做我,我也是会这样做。”
这个世上有一个人,他这样通透,我无需讲话,他已经都懂。
遇见顾衍之,已经花光我这一生中最好的运气。被顾衍之喜欢到这个地步,即使我的生命就此终结,于我自己,也不再有任何的遗憾可言。
我在恍惚昏迷中,想起以前的很多事情。
想起大学下课之后,他依我要求等在校门口。看见我后远远朝着我伸出手臂,笑着将我裹进怀里。以及他曾经手把手教我玩桌球,却在纠正我握杆姿势的时候有些心不在焉,到后来突然被他一把掐腰抱起,搁在台球桌上。还有很久之前,初次约会时的忐忑,虽然只是一次烛光晚餐,却为此纠结了很久,在衣帽间发呆了一个小时也不知该穿哪件衣服。最后还是顾衍之敲门进来。我还记得那时他的模样,眼神里有点了然的好笑意味,穿着米灰色的上衣,衬得面如冠玉,手指莹润修长。随手指点了一件连衣裙,等我换完,他突然从手心里掉出一件项链,把我拉到镜子前面,替我戴上。那时他的笑容很好看,只是唇角的一点微微上翘,就叫人觉得心里发软。感觉他亲吻我的发顶,声线低低轻柔:“很漂亮。”
诸如此类等等。都是一些零星的小事,可是衬着他好看眉眼,仿佛连记忆里的光线都是明亮耀眼,每一处都清晰得有如昨日。
我已经睁不开眼,隐隐约约听到有顾衍之同我讲话的声音。也许他并没有停歇,可听在我这里,就有些低微,并且时断时续。不知过了多久,终于听见完整的一句:“昨天忘了告诉你,前些天你不在家的时候,我在院子前面那棵银杏树旁边种了一棵石榴树。秘书说那是甜的石榴。听说,依照山里的传统,它寓意着多子多福,对不对?”
我想给他纠正,种石榴树是以前母亲那边羌族出嫁时候才有的传统。并不是山里所有的人都这样。却发不出任何声音。只能听他继续缓慢地说下去,声音沙哑,有些费力的意味在:“管家给你熬了鱼汤,晚上的时候会送过来。绾绾,你要在那个时候之前醒来。”顿了顿,又缓缓低沉重复了一遍,“绾绾,我请求你,你要像今天早晨那样,朝着我张开眼,醒过来。”
我希望能睁开眼,看一看他此刻的模样。或者伸手抱住他,小声告诉他我其实很好。然而我什么都做不到,只能眼睁睁听着他说下去:“你可以醒过来的,对不对?昨天在你睡着的时候,我跟上天打过商量,同他说,这世上有个叫杜绾的孩子,她的母亲是中国西部的羌族人,一生勤勉劳作,美丽善良。她的父亲是杜思成,在t城是个传奇人物,却在二十多岁的时候去了深山的村镇,在那里一呆十几年,做过许多好事,最后因为救别人的孩子而长眠地下。这个叫杜绾的女孩子她故去的父母爱她很深,不忍她这么早离开世间。而她自己平时又乖巧懂事,漂亮可爱,假如上天还有怜悯之下,就请这一次放过她。让她再尽量看一眼这个世间。我那时跟他说,如果他答应,就让你的手动一动。然后我看见你在睡梦里,下一刻你抓了抓我的衣袖。”
他低缓说下去,嗓音早已沙哑得不像话:“所以,绾绾,你总是可以醒过来。”
我很想哭,感觉他亲吻我的额头,鼻尖,和脸颊,每一寸都轻得仿佛蝴蝶振翅一样。听到他说:“等你病好,我们回去山里,给父母扫墓。感谢他们的庇佑,这一次要好好的感谢。你说好不好?”
他说到后面,声音有微微不稳,已经不能压抑住。我觉得心脏像是被豁了一道深口一样的苦痛,不能自已。
我有多希望这只是一场梦。什么都没有发生,包括癌症。我喜欢的这个人,他的眉眼间还是镇定从容,不紧不缓的模样。举手投足间漫不经心。他的手心有温暖正好的温度,唇边的笑容依然好看得一塌糊涂。
我不想看他费尽心神到这地步。
后面的意识渐渐变得不清晰。恍惚中被转移,被抢救,有忙碌的脚步声,有对话,身体有将近麻木的疼痛。我有一点隐约知晓这是最后的一滴性命。或者死去,或者发生那祈望已久的奇迹。
很努力地想要活着,我给自己发出这样的命令。觉得整个身体都被束缚着,几近窒息的难受,夹杂着隐隐被抽离的疼痛。很努力地在挣扎。协调所有可以听从的器官。我不想现在死去。眼前却渐渐有白光,迷蒙蒙的一片,笼着一层雾纱一样。我以为会再次看到父亲。心情不知如何形容的复杂。张了张嘴,低声喊了一句:“爸爸。”
他却没有出现在视线里。我提高声调,又喊一遍,仍然没有看到身影。这个地方并不熟悉,虽然有光线,却很冷。试着往前走了一步,终于听见回应,温和地阻止我继续前行:“小绾,别再走,停下来。”
我循声回头。没有身影。“我看不见你。”
父亲的声音又响起,中国彩票:却只是空荡荡地浮在四周,寻不到源头,和任何踪迹:“小绾,以后要努力活下去。要过得好,知足跟快乐。”
我张了张口,只这么几个字,却莫名觉得这些话像是再也见不到时的嘱托。莫名的恐慌,喊了一声“爸爸”。却没有再被回应。又连着喊了好几声,却都只是周围静寂,再也翻不出一丝的声音。
像是过了地老天荒那样久的时间。眼前的白光一点点消失,身体渐渐有些疲惫的感觉。带着清晰可辨的疼痛。最后是意识的缓慢回笼。声音渐渐从遥远到邻近,听见仪器滴滴的规律声音。以及窗外清脆欢快的鸟鸣声。
被单下的手被攥得很紧,紧到有些发疼。却同时可以让人确认,这不是梦。
又过了很久,终于积攒出一些力气,缓缓睁开眼睛。
入目一双熟悉的眉眼。有深长的睫毛。明亮的眼睛。眼神沉静温柔,唇角带着一点笑容。
我动了动唇,说:“听说醒过来会有鱼汤喝的,是么??
上一章 下一章 (可以用键盘方向键翻页)返回目录 写写书评 折火一夏作品集
折火一夏其他作品: 《旧人》《奢侈》《春风不若你微笑》《纵然世界都静止》中国彩票《偏爱》

内蒙古快3最多打多少注 快三上海开奖结果查询 合数双单中特公式规律 天天彩选4开奖结果银通 六开彩开奖现场直播合
黑龙江十一选五结果 江苏快3 秒速赛车彩票是哪国的 重庆时时彩和历史记录 贵州十一选五开奖走势
福建快三走势图 安徽快三一定牛 新疆时时彩开奖将结果 粤11选五开奖结果 天津快乐十分投注
北京赛车pk10官方网站 重庆时时彩开奖结果 黑龙江11选5app下载 时时开奖号码 湖北30选5怎么看中奖