欢迎光临 下书网 收藏本站(或按Ctrl+D键)
手机看小说:m.xiabook.com
背景:                     字号: 小号 中号 大号 加大    默认

《春风不若你微笑》春风不若你微笑_第33章

WWW.1TDW.COM?经变成了一条杂乱理不清楚的绳子。
我踌躇了一下,小声说:“那你现在在做什么呢?我指在你打电话之前。”
我还是没有忍住。我还是想问他这种问题。更甚者,我其实想跟他时时刻刻通着电话,知道他在做什么,和什么人在一起。即使没有他的声音,至少我还可以听到他的呼吸。当然这终究是不可能。甚至简直强词夺理。我自己也很清楚这一点。只是终于发现我若无其事忍住的这六天,在这一刻功亏一篑,并且喷薄而出,来势凶猛。
他说:“随手拿铅笔画了点东西。”
“那画的什么?”
他沉吟片刻,再开口时仿佛有点兴致的语气:“一颗挺好玩的球。”
我知道顾衍之的素描很有一套。虽然画得很少,却每每传神。一边想象着他手握铅笔,半挽起袖口绘图的样子,无论怎么想都好看得本身就是一幅画一般。顿时有些嫉妒在缓缓酝酿升腾,话已经不由自主地脱口而出:“我真讨厌那只笔啊。”
顾衍之尾音上扬地“嗯”了一声,终于反应过来我刚才说了些什么,脸在顷刻之间烧到通红,手忙脚乱地掩饰:“什,什么都没有!我没有别的意思!是你自己想多了好不好!你不准笑!喂,你还笑!你不准笑!”
我看到不远处镜子里映出我此刻几欲跳脚的恼怒模样,那边的笑声终于略略止住。我听到顾衍之的声音,清晰低沉,带有远胜过方才的温柔语气:“我也很想你。”
我突然从跳脚中安静下来。听到自己在这边的呼吸。看到镜子里的人脸颊瘪起,托起腮帮,有点怨念的模样。片刻后,我低声否认:“我才没有想你呢。”
可我接下来几天的行为里分明透着反话。我把顾衍之那句三声电话响的承诺记了起来,不停对自己催眠,既然顾衍之他说他想我,既然他已经给了我这承诺,我总没有放弃不用的道理。这样一直催眠两天,终于把自己催眠完毕,我在一天上午的时候往a城打了电话。
电话只响了两声,就被接起。果然我听到顾衍之的声音:“绾绾。”
我镇定地啊了一声。按照刚才所计划的那样,问得有几分随意:“你在做些什么?忙不忙?”
他说:“不是很忙。”
我疑似听到那边有人剧烈咳嗽的声音。在一刹那里终于反应过来今天应当是周一。按照惯例,早上九点的顾衍之应该坐在会议室里才对。我啊了一声:“你在开会?”
顾衍之回答:“没有。”
我听到那边隐约有什么东西咕咚倒地的声音。停了停:“你真的没有开会吗?”
他笃定不过的语气:“没有。”
我终于放了心,有些理直气壮地:“那就好。那什么,我打电话也没有别的事,就是,就是查岗嘛。你既然能查岗我,我总也可以查岗你的对不对?现在既然你已经三声之内接起来了,那就应该没什么问题了。我先挂了啊。”
随即被那边叫住,顾衍之的声音里带着一点笑意,我可以想象到,此刻的他如往日那般眉眼轻缓,有点笑容的模样:“你都没有最后一句留言的?”
我咬了一下嘴巴。踌躇了一会儿。那边等得耐心无声息。不知过了多久,我提起一口气,闭上眼快速讲了一句“我想你”,匆匆挂断电话。
我终于意识到有些事情是根本无法捂住的。就像是指缝中滑过的水,就像是喉咙里压抑的咳嗽,以及掩耳盗铃欲盖弥彰的想念。我坐在床上,满脑子都是刚才顾衍之讲话的语气,还有他脸庞上可能出现的好看笑意。越想越觉得坐不住。跳下床时正好管家端了一杯水走进来,笑着说:“怎么这么着急的样子?”
“没有啊。就是坐得有点累了。”我浑然无事地开口,“从这里到a城,坐航班的话需要多久呢?”
“两个小时左右。怎么了?”
“就是随便问一问而已。”我又说,“那么,顾衍之在a城也是住我们家酒店的吗?”
管家想了想,笑着说:“应该是这样没错。”
等到管家离开,我在两分钟内打定了主意。
我很少有过这样想法快速,行动比想法还要果决的时候。只花了半分钟时间就找齐了银行卡和相关身份证件,又从衣帽间中翻出一只背包,最后花了半个小时的时间换衣服。半个小时后我小跑出卧室,下楼梯时正好碰见管家捧着一束花上楼。我及时刹住车,看着他镇定地说:“刚才叶寻寻给我打电话,要我去她家陪她玩一会儿。晚上九点之前我回来。”
管家不疑有他,笑着只说了一句知道了。下一刻我以迅雷不及掩耳的速度冲了出去。
我出门以后,顺利得让我觉得连老天也在照顾我。
从打车到机场,平素要一个小时的路程这次畅通无阻地只花了三十五分钟。我一路小跑进航站楼,买了最近一班从t市飞往a市的航班。起飞在四十五分钟以后。过安检的时候,我在心里计较着这一天的行程。告诉自己我只是要去a市看顾衍之一眼,看完一眼我就回来。这样的话就没人会知道我在这一天里做了什么,我回去顾宅的时间最晚也会在顾衍之打电话查岗之前。这样想着越发乐观。丝毫没有觉得这样的行为有什么不妥当。
四个小时后,我到达顾氏的酒店门前。
我还没有下计程车,只偏过头要开车门,忽然看到远处顾衍之走出酒店大堂。他戴着太阳眼镜,身后跟着的几个人皆是白衫西裤,唯独他穿着休闲的浅色衬衫,举手投足间漫不经心,转过旋转门的时候,众星拱月一样的醒目。
我看着他们上了车。自己也跟着扣上安全带。转头对司机说:“跟着他们再走一段好了。”
我一直跟到一处灰色建筑的会所前面,看到有人从前面的车子里跨出来。始终没有说过话的司机突然开口:“小姑娘,你让跟的那辆车里面有你什么人?”
我说:“那里面有个是我哥哥,他跟他的秘书私奔到a市来了,而且都很久没回去过我们那边了。有人叫我来带他回去。您知道这个会所是什么地方吗?”
司机长长哦了一声,看着我的眼神带上一点意味深长:“那你这回这任务可就难了。这家会所可是a城最出名的销金地,里面烟酒美^色统统都是整个a城最拔尖的玩意儿。进去倒是挺容易,有钱就行。可是人要想从里面出来,那可就太难喽。”
我的心在瞬间凉掉大半。
眨眼间前面车子里的一行人已经进入会所,我快速跳下计程车,佯装有些随意地混在另一群正要进去会所的人里,努力压低存在感,一路看着地面走进去。进去之后才发现里面的装潢与外面完全不同。富丽堂皇,极尽奢靡。



顾杜氏1
第二十七章、顾杜氏(一)
我深吸了一口气,努力静下心来。
这种类型的会所,以前我大致听说过几句。皆是从课间同学的闲谈中得知,讲的是t城最有名的娱乐场所茗都。然而消息加起来也是寥寥,并且讲这些的都是男生,还都是一副神秘不可言说的样子。然而表情里又分明夹杂了一点歆羡和向往。直到有一次闲谈被叶寻寻听到,当即拍案而起。甩给他们一脸的鄙夷神色:“茗都不就是一群烟酒美人吗!你们一个个装什么腔调!下品!无耻!猥琐!想去是吧!行,我请客!等着一个个回来让教务主任记过吧!”
李相南当时正专心致志地剥橘子,剥完了递给我,我说:“谢谢你啊我不要。”
李相南转头对叶寻寻说:“那鄢玉去过茗都吗?”
这句话不知怎么又把叶寻寻给
上一章 下一章 (可以用键盘方向键翻页)返回目录 写写书评 折火一夏作品集
折火一夏其他作品: 《春风不若你微笑》《纵然世界都静止》《关关雎鸠(恋着好喜欢)》《偏爱》中国彩票《奢侈》

大乐透专家 重庆幸运农场快乐十分 七乐彩走势图 新加坡2分彩平台注册 金鼎娱乐彩票是不是坑
湖北十一选五走势图 重庆彩精灵时时彩软件 江苏7位数彩票开奖 山东时时彩技巧 江苏十一选五计划
河北11选5开奖直播 11选5宁夏山东群英会 大赢家篮球比分 2018马会免费资料大全 重庆时时彩开奖记录
足球投注英皇注册 盈信娱乐时时彩 黑龙江快乐10分玩法 浙江11选5计划网页版 山西11选5技巧