欢迎光临 下书网 收藏本站(或按Ctrl+D键)
手机看小说:m.xiabook.com
背景:                     字号: 小号 中号 大号 加大    默认

《四月间事》四月间事_第88章

www.56wen.com?找个高挑的、前凸后-翘的、腿长的?”
  埃琳啐他:“呸,是你喜欢的吧。”
  卫来很善解人意,拽她过来抱住:“才交往?是准备让她吃醋吗?那配合你,但干嘛找我?你扮双-性恋?”
  埃琳气得在他身上乱拧,她不像岑今,找不到他最怕疼的那处软肉,怎么拧都不疼。
  卫来拍拍她脑袋:“不跟你闹,我拿回我的花,老规矩,回去睡觉。”
  他大踏步向吧台走去,埃琳先是一愣,反应过来之后,赶紧过来撵他:“哎……”
  同时发声的,是那个阿莎,在他的手挨到盆边时,眼疾手快,连花带盆,一把抱进怀里。
  这是……几个意思啊,不知道花跟谁姓吗?
  埃琳把他拉到边上,吞吞吐吐:“那个……卫,这花送我吧。”
  卫来咂摸出点意思来了:阖着托她照顾个花,到末了土都没给他留一撮?这放到以后,敢把老婆放给她照顾吗?
  埃琳说:“上次电话里,就想跟你说的,谁知道你信号不好。这花真的会给人带来好运……你知道吗,我不会养,一周不到,差点养死。”
  “我想着这样不行啊,你不是说,花没了,你就没了吗,我可不能让你死啊。我就抱着花出去,想找个懂的人……”
  马路上人来人往,遇见阿莎,阿莎其实没看到她,先看到的是花,急地嚷嚷:“你就这么抱出来?这花不能冻的!”
  一边说一边除下外套,小心地裹到花盆的迎风一面。
  卫来斜乜她:“这就看对上了?进展到什么阶段了?”
  埃琳期期艾艾:“喝了几次咖啡,现在她每天下班来店里帮忙,牵过手……大家认识一个月都不到,我不想发展得太快了,你觉得呢?”
  卫来不吭声,在“快不快”这一点上,他没什么发言权。
  顿了顿说:“所以就这么着,把我的花拐走了?”
  埃琳居然振振有词:“怎么能是你的花呢?你也就是起个转交的作用,你养过它吗,浇过水吗,松过土吗,除过虫吗?你什么都没付出,这花要保佑,也不保佑你啊。”
  卫来忽然发现,埃琳也是个天生的谈判高手――她说完了,又摆出一副央求的笑脸:“卫,给我吧,我和阿莎都喜欢这花。看在我爱了你那么久的份上……”
  又拿爱他来说事,爱了他那么久,床都没给他铺过一次,到头来还要走他一盆花。
  卫来咬牙切齿,但要命的是,他觉得埃琳说的有道理。
  也对,他没付出过,这花即便真的很玄,能保平安,保的也不会是他。
  于是他说:“……行吧。”
  ***
  他睡了长长的一觉,没醒过,但不安稳,大梦如戏。
  梦见十万火急,他追着一个人跑,那人有块神奇的表,能让时间倒流,他跑了好多路,终于摁倒那人,逼着他把时间拨回六年前。
  那人动作太慢,磨磨蹭蹭,卫来没耐性,把表夺过来,狠狠一拨。
  使的力气太大,拨过了头,一时间天旋地转,反应过来时,他正站在一条乡间的小路上。
  时候是秋天,道旁长满萋萋野草,草尖染长长的姜黄,树上的叶子缓缓落飘,而岑今,就在这条路上慢慢地走。
  她只四五岁,穿小花衣,扎两个羊角辫,辫子支楞着翘起,像人一样倔强。
  斜挎着一个小书包,走路走得慢吞吞,草也要挨过去看,小石子也要弯腰去捡,看到树也要比比身高――是那种会惹急着赶路的母亲上来揪耳朵的小姑娘。
  卫来跟上去,看她只那么丁点大,想笑。
  她察觉到有人跟着,很警惕地回头,说:“你是谁啊?”
  卫来蹲下-身子,看她装出很凶模样的小脸,不知道该怎么说,顿了很久才开口:“你以后会认识我,你会上我的船……”
  岑今说:“滚蛋!坏人的车和船,都不能上!”
  她掉头就跑,小短腿蹬蹬的,书包一直打屁股,跑远了还慌里慌张回头看,脚下一绊,摔了个跟头,下一秒飞快地爬起来,小轱辘一样,又转远了。
  卫来第一次发现,原来岑今这么能跑……
  醒来的时候,唇边犹有笑意,窗外是被滤透到近乎稀薄的人声,飘在高处,连绵不绝。
  卫来在床上躺了会,这才想起今天是戴帽节,成千上万人正聚在市中心的南码头广场,那里有阿曼达女神铜像。
  上世纪初的晚上,有一群学生在阿曼达铜像附近彻夜狂欢,无意间看到夜色里孤独的女神像,怕她冷,于是给她围上饭店的台布,又有人取下头上的白色圆顶黑沿帽,帮她戴上。
  女神不再孤高,披着台布,帽檐下露出的头发波浪样卷曲,有鸽子从旁掠过,夜晚都变得俏皮。
  从此之后,一年一度,每到那个日子,总有人去给阿曼达戴帽子,久而久之,成了固定节日。
  卫来经历过一次,狂欢自下午开始,几乎半个城市的人都会在女神像前聚集,自发戴上白顶黑沿帽,奏响音乐,开香槟,举杯庆贺,互相拥抱,彻夜狂欢至凌晨,守候代表着春天的五月到来。
  听这声响,节日的庆祝已经开始了。
  卫来起身,顺手拿过手机,上头有一条短信,麋鹿的。
  ――明晚九点,酒吧。
  他想了好一会儿,意识到自己睡过头了,短信里的“明晚”,应该就是今天。
  ***
  受戴帽节的影响,酒吧里人不多,连埃及艳后都没来上工,埃琳和阿莎凑在一起,嘀嘀咕咕,说不完的话。
  麋鹿来得很准时,门一推开,直奔卫来坐的那张桌子――桑拿房那一别,这是第一次见面。
  想必又有千言万语,如同努比亚的沙暴倾泻,卫来防患于未然,防他行事夸张,还要防他揶揄嘲笑。
  “别叫我圣诞树,别上来就抱,老实坐下,敢笑我爱上客户,你就滚蛋。”
  真是刀刀都砍在了要处:麋鹿僵了半天,一脸的欲求不满,终于悻悻坐下。
  然后把拎着的包摆上桌面:“沙特人把你的报酬打过来了,知道你喜欢现金,但不喜欢钞面太大的――换好了。”
  卫来拉开包链,略扫了扫,忽然想起什么:“帮我捐了吗,割-礼的那个?”
  麋鹿说:“真捐啊?”
  卫来斜了他一眼:“有点心疼,但说过的话,又不能吞回来。”
  麋鹿惊喜交加:“卫!你居然知道心疼钱了?这一个月真是没白过!捐一半,还剩一半,剩下的,你不会再去拉普兰包船了吧?”
  卫来没吭声,顿了顿问他:“剩下的钱,够买下我住的那套公寓吗?”
  麋鹿不敢相信自己的耳朵:“你想买房?”
  卫来轻描淡写:“总得有个落脚的地方。”
  他招招手,示意埃琳上了两杯黑啤。
  麋鹿忽然想起了什么,打量了他一回,觉得他情绪还算稳定,应该不会避讳。
  “有件事,中国彩票:你可能感兴趣。记不记得……你让我打听热雷米一案的细节?”
  卫来看他:“怎么说?”
  “我花了些钱打点,和警-局内部的人通了关节,据他们说,这案子没销,但也没进展,所以他们又倒回去,把一些排除了嫌疑的人拿出来查,其中就有岑小姐。”
  “然后呢?”
  “就在来的路上,他们给我更新了进展,说是昨天,法国警-方收到一封来函,卡隆的上帝之手,宣称对三年前热雷米被害一案负责。”
  卫来一愣。
  ?
上一章 下一章 (可以用键盘方向键翻页)返回目录 写写书评 尾鱼作品集
尾鱼其他作品: 《 开封志怪》《半妖司藤》《保镖之水晶棺》《怨气撞铃》《大宋沙尔玛超市老板娘回忆录》《七根凶简》中国彩票《四月间事》

W彩票网平台 南粤风采36选7走势图 江苏11选五开奖结果 北京11选5直播 重庄时时彩开奖记录
c35彩票 双色球必中六红算法 宁夏十一选五开奖走势图 安徽体彩11选5 陕西十一选五中奖规则
富婆买码二肖中特 秒速赛车走势 时时彩技巧 十一选五技巧 时时彩直选技巧
破解加拿大28计算公式 一号庄app 云南快乐十分开奖走势 广西11选5开奖结果 广东36选7开奖走势