欢迎光临 下书网 收藏本站(或按Ctrl+D键)
手机看小说:m.xiabook.com
背景:                     字号: 小号 中号 大号 加大    默认

《四月间事》四月间事_第85章

WWw.xiABook.Com:“可可树,开枪!”
  剩下的那个人瑟缩了一下,卫来就趁着这片刻的空隙,撞开里间的门,直滚了进去。
  枪声停了,约莫半分钟之后,灯一一揿起。
  里间的门半晃半掩,有个保镖犹豫着想靠近。
  卫来的声音传来:“再往前走,是不是想让他死啊?”
  ***
  麋鹿睡得迷迷糊糊间,又听到电话铃声,伊芙翻了个身,抱怨似的嘟嚷了一句,麋鹿把脸埋在枕头里,电话抓到耳边:“喂?”
  听了一会之后,他忽然一个激灵,翻身坐了起来。
  问:“现在呢?”
  可可树说:“他想让车回来,卡隆人能不答应吗,应该没事了,那位恩努先生在打电话了,就是……接下来难办,人家是高官,得罪不起……”
  麋鹿说:“不是,他放倒了三个人是吗?”
  可可树居然与有荣焉:“是啊,卫这次很快,应该在十秒内得手的,那三个人,真是饭桶……”
  麋鹿脑子轰的一声,对着话筒吼:“防那三个人!”
  可可树一下子反应过来。
  非洲当地的保镖市场很混乱,尤其是战-后不久,由于政-局不大稳定,时有内部倾轧,当-权者更倾向于委托雇佣军支撑的保镖集团,类似垄断,一个集团垄断一个地域的保镖业务,一次失手通常意味着地盘的丧失。
  于是出了个不成文的补救规矩:客户有伤亡的话,干掉来犯者,抵部分过失。客户受到惊扰,但平安,干掉来犯者,就当没过失,还会有额外奖励。
  可可树紧张得耳膜嗡嗡乱响,他陡然抬头,眼前的一切好像蒙太奇的拼接镜头。
  ――刀疤脸色铁青,却又紧张的额头冒汗。
  ――恩努拿着电话,好像在拨号。
  ――卫来站在办公桌前,屏住呼吸。
  ――而那三个保镖里,忽然有一个端起了枪。
  可可树吼:“卫!趴下!”
  他直扑过去,密集的枪声在空气里上下颠扑,把那人砸在地上之前,他看到卫来翻进办公桌背后,桌身、墙面多处着枪,墙屑木屑乱飞,桌面上一片狼藉,很多文件纸张被击得扬起,又四散着落下。
  可可树怒不可遏,想也不想,把那人脑袋狠狠往地上一磕,然后抬起头,目光凶悍,扫过剩下的两人。
  那两人没敢再动。
  可可树也不敢动,他看着那张桌子,声音有些发抖:“卫?”
  没有应答,也没有动静。
  有一道血线,顺着桌角外围,慢慢流出。
  可可树眼前一下子模糊了,连滚带爬冲过去。
  冲到跟前,发现卫来趴在地上,肩上的伤口绷开,那一处血濡了一片,眼睛却死死盯着面前的一张文件。
  那是一封信,匿名,揭发当年的保护区事件,最后一行依次写下了应该接受调查的、对保护区事件负责的人的姓名。
  热雷米、瑟奇、岑今。
  原来岑今的英文名叫silvia。
  英文名后,也标注了中文名,那个“今”字,习惯性顿笔,像个“令”字。
  ☆、第⑤⑨章
  车子已经在野地里停了一段时间了。
  雨水持续地打在车顶,滴答滴答,让岑今想起在保护区里戴的那只手表,表面的走针也是这样,好像永无止境。
  有车光在远处亮起,越来越近,岑今觉得刺眼,伸手遮住眼睛。
  过了会,车门自外,哗啦一声拉开。
  岑今睁眼看,是恩努,撑着伞,站在及膝的野草里,雨水从伞沿四面流落,在黑夜和车光里,泛奇异的透白。
  恩努好像老了一些,三年前电视屏幕上的意气风发义愤填膺,转成了现今的老成持重举重若轻。
  岑今等他先说话。
  他打量了她好一会才开口。
  “岑小姐?”
  “三年前,我在卡隆政-界还不怎么出挑,那时候,我对政-府在战-犯问题上的处理不满,组织了支持者,经常示-威□□。我记得在四月之殇三周年的时候,我的活动策划得规模更大,但依然没有成效。有一次,我演讲到一半,警-察动用了□□,结果大家四散而逃,狼狈不堪。”
  岑今静静听着。
  “当天晚上,我看到电视新闻的报道,非常沮丧。半夜的时候,忽然接到一个电话,对方可能用了变音器,声音分不出男女。你知道,它跟我说了什么吗?”
  岑今微笑:“我想,她大概是问,你知道犹-太复仇者吗。”
  恩努脸上的肌肉极轻微地抽搐了一下,然后点头。
  “我回答说,我参考了一些资料,如果政-府持续无作为,我也很想在卡隆成立这样的组织,只要问心无愧就好,但我只不过是个没钱的社会活动分子,根本不知道从何做起,她回答说没关系。”
  “大概一个月之后,她再次联系我,通过无法追查的账户,转了一笔钱,也是上帝之手的启动资金,你知道是多少吗?”
  岑今说:“不止是钱吧,除了50万美金的启动资金,她应该还给出了一些要求,比如要尽量‘公平、公正、不暴怒、不盲目、不错杀、不放过’,再比如,请不要追查她的来历,保持合作就好。”
  恩努沉默了好久,远处,细长的草叶被雨滴压弯,倏忽又弹起。
  他终于开口:“岑小姐,你是上-帝之手的创始人。”
  岑今轻笑:“谈不上,你们有今天的规模,没我什么功劳。那50万,现在可能拿来支撑疗养院都不够。”
  “月初的时候,隔了三年,岑小姐又转了一笔钱过来。”
  岑今点头:“听说你们重心在转,聊表心意。反正……我留着钱也没用了。”
  说到末了,眼眸微掀:“但你们……是怎么发现的?”
  恩努说:“不是我们,中国彩票:是卫先生。”
  ***
  卫来通过岑今的签名,理出了所有的时间线,他没空去理可可树要把那三个保镖抽筋拆骨的叫嚣,就着那张布满弹痕的桌子,找了纸笔,给恩努一一说明。
  ――“这里,四月之殇三周年,热雷米作为投资者和政-府的客人,回了卡隆。同一时间,岑今因为极度的愧疚和生活上的困扰,也回到这里。她见到了热雷米,旧事重谈。”
  ――“之后不久,热雷米在法国的家中死亡,当时保险箱大开,岑今是嫌疑人,她当晚出现过,后来因为证据不足洗脱嫌疑――现在我们知道,她承认了这件事,也就是说,她的确杀了热雷米,拿走了50万美元。”
  ――“接下来,上帝之手成立了。恩努先生,我听人提过,上帝之手开始的规模很小,初期的启动资金应该不需要很多。你是创始人,这一点你知道的最清楚,最初接收的数目,是否就是50万?”
  ――“紧跟着,岑今的社评风格转变。你们的人说她‘嗅到了危险的气息,忙着一层层给自己拽遮羞布’,不是这样的,正常情况下,你们从成立、到打出名头、到被她风闻,应该经历一段时间才对。但事实是好像你们第一天成立,她第二天就改风格了。因为一切在她安排之中,她知道自己会是什么结果,做事开始没有顾忌。”
  ――“揭发信上,她依次写下了该对保护区负责的人,她把自己放到了最后,她是要等前面的人被收拾了,然后把整件事做个了断。”
  ――“还有,岑今是帮难-民登记造册的唯一经手人,如果说名单的原件存放在国家档案中心,这世上还能有第二个人复述出292个名字,那一定是她?
上一章 下一章 (可以用键盘方向键翻页)返回目录 写写书评 尾鱼作品集
尾鱼其他作品: 《大宋沙尔玛超市老板娘回忆录》《四月间事》《保镖之水晶棺》《半妖司藤》《西出玉门》《 开封志怪》中国彩票《七根凶简》

大乐透开奖结果查询 中原风采22选5走势图 浙江飞鱼网址 河北快3软件 北京11选五5开奖结果
吉林十一选五走势 广西有那个线上学习机构 七星岛酒吧 长江彩票正规吗 上海快三开奖直播
精英六合心水论坛 重庆时时彩网页计划 湖北11选5前三 盛世彩票手机app 全民娱乐线路一
内蒙古快3 11选5直播 贵州十一选五单双 河南十一选五走势图 海南环岛赛彩票开奖