欢迎光临 下书网 收藏本站(或按Ctrl+D键)
手机看小说:m.xiabook.com
背景:                     字号: 小号 中号 大号 加大    默认

《四月间事》四月间事_第78章

下书网?样?”
  岑今拿枕头堵住耳朵,声音闷且不耐:“不知道,审判吧,就像上法庭一样,你交一个证据,我交一个证据……”
  她渐渐睡着了。
  在最悲伤的时刻,居然做了一个很甜的梦。
  梦见自己是一棵树,浓密的叶子是所有的牵挂,然后一夜朔风,暴雪满地,枝折叶散,她只剩了光秃秃的大枝桠,像被拔了毛的鸭子一样自惭形秽。
  很远的地方,排着队的樵夫列队行进,锃亮的刀斧在冷太阳下闪着寒光,就要过来把她砍成柴火,片片烧掉。
  树下忽然有动静,她低头看,看到卫来,提着油漆桶,把她的枝条一根根刷成绿色。
  她奇怪,问:“你在干嘛啊?”
  卫来说:“嘘,别说话,我要把你打扮成圣诞树,这样就不会有人伤害你了。”
  她说:“圣诞树不是你吗?”
  卫来拎起一个小礼物,细细绑在她坠枝上:“也是你啊。”
  ……
  车声就是这个时候响起来的。
  岑今睁开眼睛,恍惚了几秒:屋里没有人了,门半掩着,天将亮而未亮,雨后湿白的雾气在门外飘。
  她忽然反应过来,跌跌撞撞下床,冲到门边。
  原本停放那辆吉普车的地方,空了,像极了这一刻她的心情,如释重负,又空空如也。
  岑今盘着腿在门口坐下来,一直坐到人声渐起,旅馆老板过来送早晨的咖啡。
  老板看看她,又探头看屋内,憋了满脸的问号,岑今不理会,伸手把两杯咖啡都取下,不放糖,咕噜噜喝完一杯,又一杯。
  然后拿手背抹了抹嘴,说:“今天退房。”
  ***
  行李包还在,略翻检了下,没有什么可替换的衣服,意外地找到一根挂链,下头坠了个小贝壳的吊坠,试了一下,可以打开,里头是粗制的口红。
  岑今笑:他拿掉她的晚礼服,还她一件改的衬衫,中国彩票:拿掉她那么多化妆品,还她一个做工粗劣的口红。
  但她居然心里有欢喜,觉得这买卖公平合算。
  她拽着抚平衣服上的褶皱,对着镜子仔细梳理头发,指腹揩了口红,一点点给嘴唇上色。
  刀疤进来的时候,她已经等了一会了,正拿一个空的高脚杯去撞另一个,阖着眼睛,听薄玻璃磕碰的轻响。
  眉心一凉,有枪口抵上。
  岑今笑起来,睁眼看刀疤:“这就是你们惯用的伎俩?你以为,枪口抵到我头上,我就会吓地腿软,然后跪下招供是吗?”
  她拨开刀疤的手。
  “我对你们上帝之手,关注的可不是一星半点。几乎是刚有风声传出,我就注意到了。”
  刀疤冷笑:“是啊,心里有鬼。”
  岑今不理会他冷嘲热讽:“我听说,你们自诩‘公平、公正、不暴怒、不盲目、不错杀、不放过’,你们会给出审判,疑犯认罪之后,证据确凿,才会执行惩罚。”
  “是。”
  岑今说:“真是吗?开始我也以为是,所以我一直觉得,有这样一场审判也挺好,反正是针对我个人,也不会连累谁。”
  她盯住刀疤,眸光渐渐收紧:“但我的保镖是怎么回事?他有什么罪,你们问都不问,直接请了狙-击手射杀他?在公海上引-爆快艇,有给过我审判吗?就算你们有大把证据,听我自辩了吗?我认罪了吗?”
  刀疤一时语塞。
  顿了顿说:“这个我要解释一下,岑小姐,你可能不知道,你的案子很特殊,上头指明了你必须接受审判,也就是说我的任务是带你回卡隆――我没想过要杀你,当时快艇上放了炸药,只是想作为威慑,但是后来事情发生得太突然,aK又是个新手,过度紧张……”
  “至于卫先生……我非常抱歉,好在没有酿成严重的后果。这确实是我个人行事偏激造成的,事了之后,我会如实向上汇报,有任何惩罚,我也接受。”
  “岑小姐,我们有不同的追缉分队,负责跟进追捕不同的战-犯,我想即便是最正规的执法机构,也没法保证事事尽善尽美,希望不要因为我个人失误,质疑整个组织――我们或许偶尔走偏,但这跟你手上的保护区沦为害人的魔窟,完全是两回事。”
  岑今笑出来:“不错啊,聊事情不走题,时刻不忘套我的话,你如果被上帝之手开除了,可以试试去当谈判代表――所以,我要被带回卡隆?”
  也挺好,起于斯,终于斯,她也有三年多没回去过了。
  起身的时候,她问了一句:“为什么我的案子特殊?”
  “因为指控你的人,是很重要的人物。”
  岑今咯咯笑起来:“是总统吗?他知道给我发错了勋章,觉得没面子,想要回去是吗?”
  忽然又想起什么:“我怎么觉得,你的态度对比之前,有转变呢?”
  刀疤回答:“因为天亮的时候,卫先生来找过我了。”
  岑今的脑子里,忽然空了一下。
  她扶住桌边,觉得自己像个塑料充气人,身上被划了道口子,之前跟刀疤对答时硬攒出的士气,忽然就泄了出去,整个人软得轻飘飘的,没有分量。
  连自己的声音都有点飘:“他还没走吗?”
  “他给我讲了保护区的另一个故事版本,我虽然并不相信,但是平心而论,也确实不能排除有这个可能。”
  “另外,卫先生也质疑我们不公正,理由跟你前面说的一样,因为我们在公海引-爆快艇,又找狙-击手射杀他――他说,除非全程陪同,不然他有理由怀疑所有的审判都是暗箱操作。”
  岑今听不进去:卫来还没走吗?
  “……他保证不带任何武器,我们同意他去卡隆,岑小姐你收拾一下,车子在外头等。”
  ***
  岑今跟着刀疤出了旅馆大门,近门处停着两辆白色面包车,再远些的地方,是那辆敞篷吉普。
  她走过去。
  遮盖的棕榈席已经掀了,大概是下了那么久的雨,早浸透了,卫来埋头在车前盖里,也不知道检修什么,然后起身,砰一声盖上车盖。
  抬头就看见了她。
  卫来笑,问她:“睡得好吗?”
  岑今轻声说:“怎么没走呢?”
  “走了啊,不是开车走了吗,‘走了’的动作已经完成了。怎么样,当时看着我走了,心情如何?”
  心情吗?
  不想再去回忆,只知道,忽然又能看到他这么笑着同她说话,全世界都不重要了。
  岑今说:“这就叫‘撂担子走人’啊?前脚走了,后脚就回来。”
  “为什么又回来啊?”
  卫来说:“昨天,你睡着之后,我想了很多,终于明白你为什么特别执着六年前,想要我去救你。”
  “我们都知道,回到六年前,是不可能的事――但我不能既错过六年前,又错过现在。”
  “你不想活,上-帝之手想你死,我要是真走了,一切就在这里到头了。只有不走,才有希望。”
  “我当然可以骗过刀疤带你逃,但逃脱了你也未必开心,我觉得,也许能有一场审判,对你来说是好事,审完了,心结也就打开了。”
  岑今提醒他:“也许审判的结果很糟糕呢?”
  “岑今,如果别人指证你的,根本不是你做过的,为什么要因为走投无路去背这个罪?我和刀疤聊了,如果你说的故事是真的,你也是受害者。历史政治,你比我懂:二-战里,真正的甲级战-犯,都没有全部被判死刑,为什么你要死?”
  岑今低声?
上一章 下一章 (可以用键盘方向键翻页)返回目录 写写书评 尾鱼作品集
尾鱼其他作品: 《大宋沙尔玛超市老板娘回忆录》《保镖之水晶棺》《四月间事》《怨气撞铃》《西出玉门》《 开封志怪》中国彩票《半妖司藤》

浙江体彩飞鱼走势图 快乐十分钟开奖号码 舟山体彩飞鱼开奖查询 澳洲幸运10开奖统一么 天津时时彩早晨几点开
双色球开奖号 七乐彩基本走势图表图 福彩时时彩规则及奖金 英超联赛球服 浙江6 1彩票开奖结果
终于破了11选5出号规律 巨星在线官网直播 时时彩怎样能每天盈利 双色球开奖结果走势图 重庆老时时彩彩开奖
贵州快3开奖直播 吉林十一选五走势图 双色球基本走势图表图 韩国快乐8开奖 四川12选5走势图