欢迎光临 下书网 收藏本站(或按Ctrl+D键)
手机看小说:m.xiabook.com
背景:                     字号: 小号 中号 大号 加大    默认

《四月间事》四月间事_第73章

WWw.7WENXuE.Com
  卫来没再开枪了,过了会,木梯子上传来压蹬的重音,那个刀疤爬上来,把纸包扔到桌面上,然后坐进另一把椅子。
  他全身淋得湿透,当着卫来的面,取下墨镜,拽起滴水的衣角去擦。
  卫来移开目光。
  他猜到刀疤墨镜下遮着的眼睛一定是有伤,但没想到伤得这么重,也没想到除了墨镜,那里一点遮盖都没有――在原本该是眼睛的地方,出现凹陷和狰狞的刀口,任何人都会觉得触目惊心。
  擦完了,刀疤把墨镜重新戴上,像是知道他在想什么:“被砍的,当初我们逃跑,身后是拎着刀的暴-徒在追,跑着跑着,前头又来了一群,我们不知道是该往前还是往后,混乱中,有一刀劈了过来,我倒下去,以为自己死了。”
  他笑起来:“结果活着,但是我家人真的都死了,十六口,找到十四具尸体,还有个儿子,当时三岁,尸体没找到,到现在都是失踪状态。”
  卫来没说话,前院的屋子那,有一处斜斜的烟囱开始冒烟,是岑今在做饭吗?
  刀疤继续说话。
  “昨天晚上,我们收到消息,你的朋友在四处打听我们。这让我觉得,也许之前我们双方存在误会。”
  “双方?”
  刀疤笑,伸手先指向自己,又指向卫来:“我们双方。”
  最后指向前院:“不包括她。”
  卫来眸光一紧,一把抓起枪,死死抵住刀疤额头。
  刀疤语气平静:“我是来谈判的,你放心,现在没人动她,我可以向你保证。再说了,就算你打死我也没用,我还有同伴。”
  谈判?这个词真是一路都在听到,真奇怪,总是在暴-力血腥之后,忽然心平气和地要求坐下来谈判,早干嘛去了?
  “我们设法把一些情况告诉了你朋友,请他转达――卫先生,我想你已经知道我们是什么人了。”
  “很抱歉,之前把你当成敌人一样对待――因为第一次见你的时候,你跟岑小姐已经很亲密,根本不像是一个置身事外的单纯保镖。”
  第一次?
  卫来收回枪。
  他想起来了,那时候,他当着刀疤和那个aK的面跟岑今亲热,还说,昨晚上你带劲得很,老子都为你疯狂了。
  “尤其是谈判结束之后,你还和她在一起,我们觉得你们是一伙的,不得不把对付你也列入计划。”
  卫来问他:“你有什么证据,说岑今是战-犯?”
  刀疤笑了笑:“可能你们认为,只有那些挑起、教唆、策划、发动战-争的人,才能被称作战-犯。但在我们这些人看来,不管你是不是胡卡人,只要你在那场浩劫里,对卡西人犯下过无可宽恕的罪行,你就是。”
  他伸手,扯下纸包外罩的塑料袋,打开封口,从里头递了一张照片给卫来。
  是一张三人的合照,两个白人,都是中年男人,还有岑今,中间的那个男人,手臂搭在岑今肩上。
  岑今扎着马尾,淡淡地笑,虎鲨说的不对,岑今那个时候,比现在要瘦很多。
  刀疤指了指另一边的人:“这个叫热雷米,法国人。”
  又指中间的:“这个叫瑟奇,你有没有注意到,他有一只手搭在岑小姐肩上?”
  他递来第二张照片:“这个,是前一张照片的局部放大。”
  卫来盯着照片看,确切地说,是那只手的局部放大:那只手的虎口处,有一个牙印。
  “我们把这只手寄给了岑小姐,我想,她应该一早就知道,是谁找上门来、又是为了什么。”
  卫来说:“岑今拿到过你们总-统颁发的勋-章,她保护过175名卡西人的性命。”
  他自己都觉得这辩护苍白无力,要抬出“总-统”、“勋-章”这样浮夸的说辞来替她讲话。
  刀疤回答:“如果真相根本就是被扭-曲的,总-统也可以被蒙蔽。”
  “我们有名单,前后进入那个保护区的卡西人,总数是292个。但最终,卡西解-放阵-线打回去的时候,里头只剩了175个。”
  “卫先生,不妨问问岑小姐,那117个人,都去哪了。”
  卫来把照片推开:“说完了?拿来两张照片,几个数字,来给她定罪?”
  刀疤冷笑:“是啊,一时间很难接受。毕竟她看起来很好不是吗,又漂亮,又聪明,哦,对了,还很会伪装,冲在正义斗争的前线,写了一手好社评。”
  卫来盯住他看:“朋友,有事说事,不要扯不相干的。”
  刀疤大笑:“卫先生,你真的没有发现,这位岑小姐做事,很有目的和计划吗?”
  “她的社评很有名,但你有没有把她之前几年的社评全部翻出来看?她早期的风格温和圆滑,突然变得犀利、大胆、博人眼球,时间点恰恰是在热雷米死了之后、上-帝之手成立不久。”
  “你不觉得这个时间非常蹊跷吗?有人心里有鬼,密切关注卡隆的动态,嗅到危险的气息之后,就忙着一层层地给自己拽遮羞布……”
  卫来打断他:“那你想让我怎么做?”
  刀疤欠了欠身子。
  “我们上-帝之手,主要的成员是难-民中最不幸的那部分幸存者,他们活下来,但家人都不在了,活得几乎没有牵挂,唯一的支撑就是复-仇。”
  “你可能也看出来了,我们没你专业,也没受过太多特训。这两次交锋,我们也吃了苦头,aK现在还在医院里,昨天你打伤我们一个同伴,外请的狙-击手也中了枪……”
  他看了一眼卫来肩侧包扎的绷带:“没死,但伤的比你重一点。”
  “直到昨晚,收到消息之后,我们才发觉,只要卫先生表个态,事情本可以解决的更温和一点,我们也能避免不必要的伤亡。”
  “表什么态?”
  刀疤转头,看向冒烟的那处烟囱。
  “卫先生,你的车子就停在院子里,没人会拦你,你离开就可以。但岑小姐要留下来,她做过什么事,必须付出代价。”
  卫来笑起来:“法官判案,还要听两面陈述。你片面之词,就想我走?”
  刀疤早有准备:“可以给你时间,让你去问她,我们收到对她的指控,也做过调查,不怕你去问。但卫先生,我们表现了诚意,也请你给个明确答复:如果事情属实,你要保证不再插手此事。”
  卫来沉默了很久,点头。
  刀疤长吁一口气:“那你需要多长时间?”
  “给我……一天。”
  ***
  刀疤走之前,把那两张照片给他留下了,说是对质的时候,也许用得上。
  卫来一直没动,冷眼看溅起的水花一点点濡湿照片。
  刀疤带来了庞大的信息量,此时此刻,明明那么多可以去想的、回忆的、推理的,他通通没去做,只是在照片几乎完全泡在水里时,忽然抢出其中一张。
  岑今那个时候真的好瘦啊,大概是扎了马尾,显得特别小,三个人一起照相,她是站得最开的那个,脸上在笑,眼睛里却很空,不像边上的两个人,那么开怀,甚至还比了V。
  一直到天色暗下来,他才想起要回房。
  房间里已经点起了蜡烛,桌子拖到床边,上头摆了好几个菜,西红柿用来做了汤,青椒炒了牛肉,莴苣和土豆单拌了丝,还摊了鸡蛋皮。
  颜色搭配在一起,既热闹又好看,就是……早就凉透了。
  卫来笑,问坐在边上的岑今:“怎么没叫我?”
  岑今没说话,起身过来拉住他,几乎是把他推坐到床上的,说?
上一章 下一章 (可以用键盘方向键翻页)返回目录 写写书评 尾鱼作品集
尾鱼其他作品: 《怨气撞铃》《七根凶简》《大宋沙尔玛超市老板娘回忆录》《保镖之水晶棺》《 开封志怪》《四月间事》中国彩票《半妖司藤》

川快乐12 甘肃十一选五开将结果 河北十一选五彩票平台 重庆时时彩开奖号码 80700青蛙彩票
广东快乐十分稳赚计划 体彩31选7走势图 幸运飞艇是正规彩票吗 新疆福利彩票18选7 香港开奖结果历史记录
福彩快三走势图 广东11选5任选三计划 北京十一选五开奖结果 刮刮乐批发多少钱一张 北京pk10彩票官网
快乐十分钟彩票 宁夏11选5彩票控 天津快乐十分钟 北京赛车高手经验分享 上海快三遗漏