欢迎光临 下书网 收藏本站(或按Ctrl+D键)
手机看小说:m.xiabook.com
背景:                     字号: 小号 中号 大号 加大    默认

《四月间事》四月间事_第70章

wWw.shutXt.cOm?这事,今天、这里,了结不了。
  卫来屏住气,耐心等着。
  那两人行事有些犹疑,互相打着手势,慢慢靠近,看到吊着的那个人时,明显紧张,慌乱地四面去看。
  就是这个时候了。
  卫来藏身的树,距离吊人的那棵,大概两三米远,但更高,他骤然发难,一声暴喝,直接从高处直扑向那棵树。
  枪声响起,子弹向藏身的那棵树上招呼,嗖嗖从乱摇的枝叶间高速穿过,刀疤反应过来,吼:“到这棵树了!”
  枪口再朝这头举,已经迟了,卫来把这头的树冠砸地枝摆叶摇之后,准确抓住那根吊人的绳子,迅速下滑,刀疤还在努力从树冠中找人,忽然看到他出现,刚想出声示警,卫来已经扑荡过来,抱住他就地滚翻,再起身时,枪口已经牢牢抵住他后颈。
  直到这个时候,剩下的那个人才想起枪口再换向,瞄不到人――卫来躲在刀疤身后,直接拿他当肉盾。
  僵持了两秒之后,卫来问刀疤:“真不让你朋友把枪放下?不如这样,大家各开一枪啊,看谁瞄得更准。”
  他从刀疤脑后露出半张脸,中国彩票:看着那个人笑:“要么你先?”
  那人手抖得厉害,刀疤大叫:“枪放下!放下!”
  刀疤显然是头,那人犹豫了一下,弯腰把枪搁到脚边。
  “踢过来。”
  那人看了一眼刀疤,依言踢了过来,卫来很快捡起来,单手滑下枪膛,子弹落地之后,把枪-身远远扔开了去。
  卫来把刀疤身上搜一遍,确认他身上没武器,又问那人:“身上还有武器吗?”
  那人摇头。
  “衣服掀起来我看。”
  那人把身上的衬衫掀起半幅,给他看身前,然后转身――卫来注意到,他腰侧略上处有个纹身。
  刀疤忽然说:“我们猜到是你。”
  卫来回答:“那你的心是够大的,你是不是以为,比上次多带了一个人,就能放倒我了?”
  刀疤说:“谁告诉你,我只比上次多带了一个人?”
  卫来心头一凛,他反应很快,揪住刀疤迅速退至树侧,借助树干遮住后背。
  刀疤说:“我们只是先行三个人,进这镇子打听消息而已――上次,我们也不止两个人,如果没有接应的人,我们早淹死在海里了。刚刚,我们猜到同伴出了事,在屋里待了一会才出来,你以为,我们是紧急通知谁了?”
  卫来凝神注意周遭动静,脸上犹自带笑:“怪不得没有见到那个aK,原来转成接应了。”
  刀疤也笑:“你又说错了,他是体力不支,肺部进了海水,被送进医院了――我们又不是傻子,在你手里栽了那么大跟头,知道彼此实力悬殊。”
  “所以,我们特别花大价钱,另外请了人,专门来对付你。希望这钱,花得值得。”
  话音未落,卫来突然觉得肩侧像是被什么撞了一下。
  操!他一把搡开刀疤,向着那个方向连开数枪,借着这片刻混乱,迅速滚翻开去,避到另一棵大点的树后。
  低头看,肩侧的衣服上有个小孔。
  中枪了,刀疤请的人,应该是狙-击手。
  被子弹击中后,并不会立刻感到疼痛,这也是很多战场上的人打完仗才发现自己中枪的原因,起初的感觉就像是被轻撞了一下。
  卫来倚着树干静候了会,肩上才慢慢有感觉,灼烫、放射性的火辣刺痛,温热的血开始外流,他动作幅度很小地掏出刀子,割撕下衣服,作简单包扎。
  又是一枪,重物坠地的声音和痛呼。
  应该是打断了吊人的绳子,卫来心里发凉。
  他不大敢挑战狙-击手,战场上,这些人被称作“看不见的魔鬼”或者“单兵杀人机器”,出任务时,可以5到6个小时趴伏不动,喝水进食都是使用吸管,头脑非常冷静,枪法极准――不敢说枪枪必中,但曾经有人做过统计:越-战时,平均每杀死一名士兵要用到20余发子弹,但狙击手平均只需1.3发。
  他已经中了一发了,不敢冒险离开庇护所。
  天色变黑了,但这只对狙击手有利:枪上应该有夜视和红外瞄准,卫来控制着自己的吸气呼气频率,可以感觉到包扎的布条已经被血浸透。
  树身忽然轻微一震。
  卫来脊背一僵,那个人在打树,应该是想逼他慌乱间暴露。
  他握紧手中的枪,提醒自己沉住气。
  树身又是一震,同一位置。
  电光石火间,卫来忽然反应过来,头下意识一偏,几乎是与此同时,树干被打穿,子弹穿出的位置,正是一秒前他后颈紧贴的地方……***
  岑今坐在床上,手边放着那把沙漠之-鹰,那个男人抱着头蹲在角落里,不敢乱动。
  已经半夜了。
  约莫两个小时之前,她听到院子里有动静,还听到吉妮大吵大嚷的声音:“走了!真的走了!她给我钱,让我跟她换的衣服!她说有人监视她,她要逃跑,还说她男朋友会在外头接应她……别问我,其它的我什么都不知道!”
  她以为那些人会冲进来,但那以后,院子里就渐渐平静了。
  现在更平静。
  岑今看着那个男人笑,轻声说:“你别怕。”
  “你陪我等到明天日出,我会给你钱。”
  那个男人瑟缩着点头。
  岑今又说:“他还没回来。我现在后悔了,我不应该选他做保镖的。”
  那个男人很紧张,不知道该怎么答。
  月光下,岑今忽然流泪。
  “你懂吗,当你做好计划的时候,你根本就不应该让意外发生,不管你怎么想,你都不应该……你为什么不回答我?我跟你讲话,你要有反应,懂吗?”
  眼见她忽然抓起那把枪,那男人拼命点头。
  岑今又笑:“我走了,我去找他。”
  她起身下床,那个男人嗫嚅着说:“你……你不是说等到日出吗?”
  岑今说:“你懂个屁!”
  她伸手去拧门锁,手控制不住发抖,缩回来,又握上去,嘴里一直喃喃重复:“你懂个屁。”
  终于下定决心,一把打开门,往外走了两步,忽然僵住。
  卫来就站在不远的地方,扶着墙,呼吸粗重,夜风送来他身上的潮气和血腥味。
  他抬头看她,声音嘶哑:“我有没有跟你说过,听到我的声音才能开门?嗯?”
  ☆、第⑤①章
  岑今说:“我还以为……”
  话没说完,她冲上去,架住他摇摇欲坠的身体,这重量超出她预期,腿上一软,险些趴跌下去,下一刻,身上的重量又撤去――卫来撑住墙身,说:“你不行,让他出来一起。”
  岑今反应过来,叫出那个埃高男人,把卫来架回屋里。
  卫来低声吩咐她:“急救的装备和卫星电话,我放在吉普车底盘下面,你去拿过来,还有……注意一下外头动静,不要太大意。”
  岑今点头,即便不知道他现在伤势如何,他回来了,她就安心了。
  她在门边候了一会,确认外头没什么异常,三步并作两步冲到车边,一矮身,几乎是滚到车底盘下的,伸手四面摸拽,忽然摸到包带,想都不想,一把撕扯下来。
  回到房间,逐渐恢复冷静,取了盆水来,让那个埃高男人拿枕头和床单遮捂住窗户,然后点上蜡烛。
  烛光亮起的瞬间,卫来是笑的。
  说:“我本来想自己处理的,后来一想,你连虎鲨的头都接过,这么专业,我也要享受一下――岑小姐,手
上一章 下一章 (可以用键盘方向键翻页)返回目录 写写书评 尾鱼作品集
尾鱼其他作品: 《保镖之水晶棺》《西出玉门》《七根凶简》《四月间事》《 开封志怪》《半妖司藤》中国彩票《大宋沙尔玛超市老板娘回忆录》

极速赛车igs攻略 辽宁35选7字谜图谜 288222金钥匙二肖中特 福建22选5开奖结果 足球比分网即时比分
特码开奖 二分彩开奖记录 利信娱乐 开奖结果 大发快3大小单双技巧
重庆时时彩组三组六杀号法 阿里彩票APP下载 l河南快三开奖结果 甘肃快三历史记录 贵州体彩11选5
辽宁11选5公式 宁夏十一选五技巧 3d双人极速飙车 任你博娱乐城 青海快3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