欢迎光临 下书网 收藏本站(或按Ctrl+D键)
手机看小说:m.xiabook.com
背景:                     字号: 小号 中号 大号 加大    默认

《四月间事》四月间事_第68章

www.100ppt.cn
  说:“忘记跟你说了,中国彩票:这两天也许会有事,这把枪,现在开始,你要随身带――会开枪吗?”
  他牵着她的手,带她一寸寸熟悉枪-身、管座、膛室、保险机柄,卸了子-弹让她试开枪,感受枪身的空震、滑套后移和击槌下压。
  岑今低声问他:“会很危险吗?”
  “哪有不危险的事,人在床上睡着睡着,也会睡死了――你自己说过的,忘记了?”
  “可以不死人吗?”
  “我尽量吧,一般我们都不希望死人,命是大事,多结一条就多一重麻烦,但是对方如果太过分,我也用不着客气。”
  岑今不说话了。
  那把沙漠之-鹰,以前只看卫来用过,到了自己手里,才知道很重、外形生硬剽悍、枪身很凉。
  特别凉,贴着她身体,好久也没见暖。
  岑今的眼眶忽然酸涩,犹豫了很久,颤声说了句:“卫来,其实我……”
  没有回应。
  抬眸去看,他睡着了,唇边犹带餍足的笑。
  ☆、第④⑨章
  第二天,岑今一直睡到近中午,卫来比她早,但早不了多少――她睁开眼睛的时候,他正背对着她站在床边,刚把皮带系好。
  听到动静,回头看她,似笑非笑。
  岑今先还有点茫然,渐渐回想起昨晚,脸上发烫,拗弯了枕头过来遮住。
  床侧微微一沉,是卫来坐下来。
  说:“我算是明白,你之前为什么说,希望你丈夫比你先死――夫妻生活的确会有不少秘密,传出去了,不太动听……”
  岑今咬牙切齿:“你有完没完?”
  卫来拨开枕头:“对你狠点,反而乖乖的,对你好了,就兴奋地像个小野猫,又咬又挠,要不是后来制住你,我看你能窜到房梁上去。”
  岑今垂着眼睛不看他,睫毛颤颤的,半晌憋出一句:“疼吗?”
  卫来大笑。
  “你以为我是你?就你那牙口和咬人的劲,权当给我挠痒痒了。”
  岑今起身看他,肩上牙印几乎已经看不见了,背上几道红印,有些地方破了点皮,里头渗着血珠点点的红――她也不知道自己忘情的时候会这么放肆,大概不管男人女人,情到极致,总会夹带点毁坏的冲动。
  她把下巴搁到他赤-裸的肩上,从后头环抱他,静静感受他身体的温度,他上背宽厚,中央有道深陷的脊沟,两侧肌肉硬朗结实,只是轻拥,已经觉得很有安全感。
  岑今低声问他:“你为什么会喜欢我?”
  卫来笑:“这种事怎么说得清楚。”
  就像他接受所有三角形内角和都是180度,从来不去想为什么。
  是说不清,她不是他保护过最漂亮的女人,他的客户里,有过名模,也有过性-感巨星,他最多带着男人的目光打量欣赏,跟同僚开开无伤大雅的玩笑,然后继续做回表情冷漠的一堵墙。
  打动你的眼睛的,和打动你的心的,往往是两种人,你可以清楚说出什么人可以惊艳你的眼睛,却说不好谁能叩开心里的门――要自己去打开,才能看清门外人的样貌。
  岑今说:“我也说不清楚,如果早知道会这样……”
  早知道会这样,面试的那一天,还会选他吗?
  有个声音在心底说:绝对不会。
  但是如果不选,就要永远错过了吧?
  她有片刻的失神,直到卫来追问她:“话别说一半,早知道会这样,然后呢?”
  岑今笑,岔开话题:“看那。”
  循向看过去,是燃尽的蜡烛,摊成薄而细腻的平,沿边凝下滴垂的三两根。
  世事纷扰是蚀人的火,人就是蜡块,从生到死,一点点磨受着融软融化,即便没有爱、陪伴了错的人,也可以这么融下去,以生打头,以死结尾,没什么两样。
  可是如果足够幸运,遇到对的人,他就像根蜡芯,火来的时候,会帮你燃出光、亮和热,然后一直作陪,到最后一刻。
  卫来问:“让我看什么?”
  岑今凶他:“我让你看,蜡烛烧完了,要去朝老板要新的了。”
  ***
  开门出来,空气湿潮,早上可能刚又下过一场雨,卫来松了松筋骨,下腰的刹那,看到那个埃高女孩,倒悬在他的视线里,往这个方向跑,跑到院子中央又停住。
  大概是顾忌他那句“不要再来打扰我”。
  卫来笑,起身迎过去,示意她跟他走到一侧墙边,这个角度,方便讲话,也方便看到岑今在屋里的动静。
  女孩有点兴奋,给他递了根烟,划了火柴帮他点上:“有人打听你。”
  卫来心里一动,但并不想表现得太着急。
  他不紧不慢吸了口烟,问她:“你叫什么名字?”
  “吉妮。”
  “谁打听我?”
  “也不是打听你,打听你的车。”吉妮指他停在院子角落里的车,“说是吉普车,上头盖着棕榈席,全埃高也只有这么一辆吧。”
  她咯咯笑起来。
  卫来不动声色:“你继续说。”
  “天不亮就进镇子了,开的是辆面包车,车上大概两三个人。没住店,听说住到人家里去了。”
  “哪一家?”
  吉妮不说,手心向上,要钱的姿势,笑得意外深长。
  卫来也笑:“昨天要你打听,今天就有消息――你知不知道,消息太灵通,也会让人怀疑的。”
  吉妮冷笑:“我们这种人,没有固定的工作,没事就聚在一起聊这聊那,镇子这么小,早上来了头狼,从哪个方向来的,叼了什么走,没到中午我们就都知道了。”
  “他们的住处……你想要多少钱?”
  吉妮舔了舔嘴唇:“十……美金?”
  “好,待会给你。”
  吉妮笑起来,伸出的手垂下去:“你出大门,左转,一直到街尽头,有一排住户,墙是石头砌的,棚顶有绿有红,他们住红顶的那间。车子开到屋后的林子里去了,轻易看不到。”
  “车上的人,有什么特征吗?”
  吉妮想了一下:“还挺普通的,跟当地人差不多,就是其中一个戴墨镜。”
  她给他解释:“现在是小雨季,经常下雨,出太阳的机会少,大清早的戴墨镜,很奇怪的。”
  卫来眉头皱起。
  墨镜……
  难道是之前在假的海盗船上,遭遇过的那个刀疤?他没淹死吗?被救起来了?
  吉妮斟酌着他的脸色:“没别的了,我什么时候可以……拿钱?”
  卫来回过神来:“还有最后一件事。”
  “你卖他的消息给我,会不会也把我的消息,卖给他?”
  吉妮瞪大眼睛看他,先是不明白,蓦地反应过来,脸颊涨得通红:“我没有,我只是打听……”
  卫来伸出手指竖到唇边:“嘘……”
  吉妮停住,胸口剧烈地起伏。
  卫来微笑:“我知道你没有,我只是提醒你,吃两家饭的人,会挨两家刀,所以你得坚定一点――跟我做朋友,一定比做敌人好,因为不但有钱拿,还有命花,嗯?”
  “我走了之后,你去朝我女朋友拿钱,记得对她客气一点,尽量配合她――她脾气很好,没准会多给的。”
  ***
  卫来回房的时候,正赶上旅馆老板送咖啡过来,给他们解释:“住客都有,咖啡是房费里带的,早上过来,你们没起,这是补的。”
  说话间,大门口进来几个男人,都是当地人打扮,年纪不大,脸上带瑟缩腼腆,你推我挨地往里走。
  见岑今盯着看,老板冒出一句:
上一章 下一章 (可以用键盘方向键翻页)返回目录 写写书评 尾鱼作品集
尾鱼其他作品: 《 开封志怪》《七根凶简》《半妖司藤》《大宋沙尔玛超市老板娘回忆录》《四月间事》《保镖之水晶棺》中国彩票《怨气撞铃》

天津快三开奖走势图 海口七星彩彩版专区 辽宁十一选五的走势图贴吧 贵州十一选五预测 辽宁35选7官网
e乐彩官网 浙江20选5平台 重庆时时彩开奖 十一选五技巧稳赚方法 老时时彩开奖历史记录
甘肃神人破解11选5 pk10软件计划心得体会 山东群英会直播 桂林超越神话娱乐会所 2013年香港特码资料图
新疆时时彩开奖走势图 澳客网竞彩比分直播 上海时时乐 金彩彩票 11选5现场直播