欢迎光临 下书网 收藏本站(或按Ctrl+D键)
手机看小说:m.xiabook.com
背景:                     字号: 小号 中号 大号 加大    默认

《四月间事》四月间事_第56章

hTtp://WWW.80MING.cOm??吞吃一条水煮的海鱼,中国彩票:说:“大概是沙尘暴。”
  又是沙尘暴?
  卫来头皮发麻:“那怎么办?”
  沙迪觉得他太过紧张:“红海刮沙尘暴,有时候会连续一个月呢,我们天天都要给船清沙,早上起来,厚厚的一层,刚清完,又来一层。”
  “风浪会大吗?”
  “会吧,”沙迪耸耸肩,呲牙一笑,“不过很少翻船――翻船也不怕,我们有小艇。”
  海盗都是这么安慰人吗?卫来无语,在海水里干泡着的经历,他实在不想再来一次。
  而不同于之前的干脆利落,今天的谈判异样磨耗。
  虎鲨的果断狠辣杀伐决断,在小小的饭厅里闷蒸成犹豫、反复、患得患失,这么一个凶悍的海盗,抱着头,絮絮叨叨,像思路混乱的老婆子。
  “今,如果,如果有意外,如果不像你说的那样顺利,我怎么办?”
  岑今在画画,手边摊了十多支或长或短的铅笔――她故意的,第四天,按照计划,她应该心不在焉,虎鲨也应该焦躁。
  她回答说:“也是啊,哪有十足保险的事――人在床上睡着睡着,也会睡死了呢。”
  说话间,笔端或拖或带,勾勒出气势汹汹的百米沙墙:满纸的沙尘暴,只左下角有辆车窗破碎的小车,画幅上展示不了,她自己知道,车里还有两个人。
  她看了一眼卫来,他显然注意到了画的内容,回应的眼神里带微笑。
  真好,这世上有些事,你一个眼神,他都知道。
  虎鲨困兽一样,在桌边走来走去。
  “我就这样把船还给沙特人,一分钱都不要,我怎么跟其他人交待?”
  岑今吹开纸面上的铅屑:“谁让你白白还给沙特人了,赎金还是要收点的――你不趁机要点钱,打算将来两手空空去国外吗?”
  原来并不耽误拿钱,虎鲨一喜,但紧接着,心头又升起另一重不安:“可是……拿了钱,沙特人会生气吗?一生气,不帮我搭线了怎么办?还有,他们如果说话不算话,拿到了船,就再也不管我死活……”
  他忽然又犹豫:那还不如多要点钱呢,钱是实在的,但美好的生活,美好地太缥缈了。
  岑今在纸面某处细细画起什么:“所以啊,看你还能给他们提供什么好处咯,你不该让他们勉强帮你,要让他们积极主动,拼命想为你促成这事。”
  这不是胡扯吗?沙特人讨厌他还来不及,怎么可能为他做事,还“积极”、“主动”、“拼命地”?
  虎鲨后背冒汗,内火又想往外窜了,努力压伏了一会,忽然转成一副笑脸,往岑今边上一趴。
  “今,你提示一下我吧,不要绕来绕去了,我们是好朋友啊。”
  卫来感慨:能屈能伸,难怪虎鲨能当上海盗头子。不要脸也是种能力,不是人人都能做得到的。
  岑今瞥了虎鲨一眼:“仔细想想,你还能为他们做什么。”
  虎鲨想地抓心挠肝。
  “还能做什么……我最多以后都不劫他们的船了,但那么多海盗,我不劫,还会有别人劫的……”
  岑今说:“不对,你应该去劫,但又不能劫。”
  她抽开那张画纸,顺手递给卫来,眼睛却是看着虎鲨的。
  卫来盯着纸面苦笑,她画了一只神态惊恐的小蜜蜂,旁边还标注一行字:卫来珍视的小蜜蜂。
  女人真是记仇。
  而边上的虎鲨已经彻底糊涂了:“什么叫应该去劫,但又不能劫?”
  岑今唇角微扬:“海盗有不成文的规矩,先到先得。你先盯上的船,其它人自认倒霉,一般不会再去动――以后,沙特人的船到了亚丁湾,你每次都派船去盯去跟,每次又因为各种原因没下得成手……懂吗?”
  虎鲨看着她,嘴巴慢慢张大:“你是说……”
  岑今伸手抚平一张新的纸面:“有什么能比用海盗护航来的更保险呢?沙特人每年有上千条船要过亚丁湾,收到这份大礼,你觉得他们会不会乐歪了嘴?”
  ……
  板上钉钉的事了,虎鲨还是迟迟不拍板,总担心有什么没考虑到的,时而焦虑,时而狂喜,时而沉默,时而又住不了嘴――这断断续续答疑式的第四轮谈判,从早上拖到中午,又拖到下午。
  卫来出去抽了次烟,朝沙迪借的火――船身有明显的晃动,空气里弥漫着土腥味,稍远一点的海面上一片黄雾蒙蒙,船栏上已经落细小的沙尘,伸手去抹,指腹上带起细碎的土黄。
  沙迪向卫来打听:“谈判怎么样了?会很快结束吗?能不能让岑小姐快一点?”
  卫来有点意外:“你们这么急?”
  沙迪说:“等钱用啊。有了钱,可以买大桶的酒、吃又软又香的面包、还可以去找女人……”
  “越拖越烦,说什么世界上最大的油轮,二十五个人-质,一天要吃多少饭?要派很多人在船上看守,也要吃饭,这都是要花钱的!”
  他嘟嘟嚷嚷:“希望赶紧拿到钱,少一点也行,你们岑小姐到底会不会谈,让她凶一点啊。昨天晚上,还有人跟虎鲨吵,怪他太贪心,说,一千万太多了,气得虎鲨拿枪托砸地,差点开枪了……”
  真是意外之喜,原来海盗这边也不是铁板一块,各人有各人的小九九。
  卫来隐约觉得,今晚一定会有个结果,单看虎鲨什么时候给出定音的那一锤。
  ***
  晚饭过后,船已经晃地很厉害了,沙尘暴开始从红海上空横拖而过,沙迪说这只是开始,按照经验,半夜才是风浪最大的时候。
  海盗们开始往水下放沉重的铁锚,锚链磨到船沿,哗啦作响。有人慌乱地去收那些会被风浪撼动的外挂零碎,饭厅外一片喧哗。
  虎鲨手里握着那个卫星电话,按照规矩,谈判的结果要由岑今通知沙特人,那之后才会转成海盗和船东的直接对话。
  虎鲨一生的黏糊好像都用在这一天了,甚至递电话给岑今的时候,他都还在犹豫。
  “今,那些都要我自己谈吗?”
  岑今说:“我只谈天狼星号。”
  虎鲨喃喃:“你不能帮我跟沙特人都谈好吗,我去谈的话,总觉得要费好多力气,很周折,要很长时间……”
  岑今冷笑:“太好的东西,总要费点力气才能得到。太容易到手,你不觉得心慌吗?”
  虎鲨终于把卫星电话递过来。
  岑今拨号,虎鲨屏住呼吸,两手扒住桌子,掌心摩挲到细小的沙粒,这才发现饭厅里都已经有了沙尘的迹象。
  接通的刹那,虎鲨的心都几乎提到了嗓子眼。
  岑今对着那头说了一句话。
  “我完事了。”
  她长身站起,大笑着把电话抛回给虎鲨:“接下来,都是你的事了,祝你好运。”
  ***
  看得出来,她心情很好,回房时船身的乱晃和脚步不稳都没影响她的兴致,几次忽然停下,倚住墙身近乎任性问他:“我表现地好吗?”
  像个求表扬的小姑娘。
  卫来无可奈何:“还行不行了你?没喝酒就醉了。”
  这话提醒了她:“我得朝虎鲨要酒。”
  按照惯例,谈判的时候,海盗会备很多酒,专等后面拿到钱了大肆庆祝。
  她摇摇晃晃又回饭厅,卫来哭笑不得,跟过去时,她又出来了,一手一瓶拉格啤酒,示威似的朝他晃了又晃,像攥着两颗手榴-弹。
  回到房间,她想办法开酒,桌角磕不掉,卫来的那把刀又没撬口,岑今想?
上一章 下一章 (可以用键盘方向键翻页)返回目录 写写书评 尾鱼作品集
尾鱼其他作品: 《七根凶简》《保镖之水晶棺》《四月间事》《怨气撞铃》《西出玉门》《大宋沙尔玛超市老板娘回忆录》中国彩票《半妖司藤》

重庆时时彩破译 重庆快乐10分开奖 浙江福利彩票 北京快乐8为什么会输 湖北快三和值最大遗漏
3D太湖字谜 极速快3 内蒙古11选5基本走势图 安徽快3 群英会开奖走势图
北京pk10是正规彩票吗 吉林快三预测今天 河南幸运彩开奖结果 时时彩后一杀号技巧 排列三012路走势图正规
新疆喜乐彩5号多少钱了 内蒙快三和值预测 广东快乐10分人工计划 分分彩是彩票吗 安徽十一选五开奖