欢迎光临 下书网 收藏本站(或按Ctrl+D键)
手机看小说:m.xiabook.com
背景:                     字号: 小号 中号 大号 加大    默认

《四月间事》四月间事_第48章

WWw.xiABook.Com被海盗们用来当兴奋-剂。
  卫来握住茶叶,中国彩票:说:“谢了。”
  又说:“你看着点,我去打个电话。”
  他进了电话间,拨给可可树。
  等接通用了一段时间,卫来捏了点茶叶送进嘴里嚼。
  好吃个屁,又苦又涩,但他没吐,似乎吐出去了就输了:总能把你嚼的没味道,嚼成一堆烂渣。
  可可树终于接了,声音很浮,像是喝醉了,背景音里,有怪笑和突突突的枪-声。
  卫来问:“有战-事?”
  “刚打了一小仗,赶跑了一小队反政-府武装。庆祝呢,我换岗了,下来喝酒。这帮人玩起来很疯,枪子随便放。”
  卫来觉得说不出来的厌恶,从没像现在这样厌恶战争。
  战争是全身上下都流淌毒汁的花,还以为和平年代,这花即便没绝种也该担心受怕地收敛,现在才知道,像个死缠烂打的幽灵,永远在试图沐着血雨腥风绽放。
  “什么事?找我什么事?”
  可可树喝醉了,说话也有点大舌头。
  “我记得,你老家在乌达。那里……离卡隆近吗?”
  可可树嘿嘿笑起来。
  “近,邻国,隔着一条很大很大的河。我记得那时候,有一阵子,河水忽然变红了,很多人去河边看,还有人在河里捞起过漂下来的尸体。”
  “后来听说,有一群难-民想通过河道逃过来,但是没有船……胡卡人追上他们,就在河边……砍呀……砍……”
  他打了个酒嗝。
  卫来心里堵的难受。
  “那当时,你应该听说过很多事,有没有关于保护区,或者自愿留下来的志愿者的?”
  可可树说:“哈,保护区。”
  感觉他就差在那头发酒疯跳舞了。
  “这些西方人,以为自己长了一张跟黑人不一样的脸,圈出了保护区,人人都要给面子――在其它地方可能是这样,但是这里……”
  “卫,黑-奴贸-易,400年,被运到全世界做奴-隶,你觉得他们从骨子里,会对白人亲善吗?”
  “而且卡隆当时的事,超出了全世界的预计――联合国后来说,四月之殇是二十世纪最黑暗的篇章,最黑暗哦……啊,最黑暗的是天空,星星在一闪一闪……”
  卫来不得不打断他:“说保护区的事。”
  可可树嘟嘟嚷嚷:“保护区嘛……有支撑下来的,也有被冲破的。其实你保护的那个叫……哦,岑小姐,还挺厉害,我就听说有法国牧师被杀的,躲在教堂里的难-民都被杀了……”
  卫来低声说:“如果岑今在那里遭遇过不好的事,你觉得会是什么?”
  “谁知道,女人嘛,哈,她那么漂亮……”
  卫来垂下的手攥紧,晒干的茶叶在他掌心碾成了细末。
  蓦地打断可可树,说:“别说了,过去的事了。”
  可可树被他喝的一头雾水:“什么……你跟我说什么?咦,卫,你怎么会打电话来?我们聊了吗?刚是我在跟你聊吗?”
  卫来说:“如果一个人不开心,总是纠结过去的事情,怎么帮她忘掉?”
  可可树说:“加倍对她好咯,逗她开心咯,她现在开心,当然就忘记过去的事了――像我,现在有钱、有老婆、有房子,我就不大记得我没内裤穿的时候了……哈,卫,我有没有跟你讲过,我的第一条内裤,是从一个老头身上……”
  卫来砰的挂掉了电话。
  他在黑暗中坐了很久。
  回房的时候,看到那个海盗,盘着腿坐在晾衣绳下,不紧不慢地嚼茶叶。
  走到床边,岑今已经睡着了。
  以前他没有注意过,现在才发现,她睡着的时候是侧睡,身子蜷缩在一起,最没安全感的睡姿。
  卫来俯下-身子,轻轻搂住她,她的呼吸轻缓,长睫的睫尖柔柔触在他唇上。
  他觉得,她整个人,像是罩在一个铁壳子里,硬邦邦的没有温度,那些被她的社评骂的跳脚的人这么看她,沙特人这么看她,麋鹿也这么看她。
  但只有在这个铁壳子边守的够久的人才知道,这里头住了一个小姑娘,偶尔的,会偷偷出来透气,挺可爱,也让人心疼。
  卫来凑到她耳边,低声说:“岑今,不管过去发生了什么,都不重要。”
  ***
  岑今一觉睡到第二天下午。
  醒来的时候,日头偏斜着晃进屋里,四周荒村一样安静,她一时间茫然,几乎忘记了身在哪里。
  窗口有人影晃动,抬头看,是卫来在收衣服,腰身挺拔,肩背宽厚――手心忽然发热,昨晚的手感好像还没褪去。
  再抬头时,卫来正看着她,说:“你醒啦。”
  他收好衣服,大步进来。
  岑今下床,说:“这么安静呢。”
  卫来笑,他拉过她,轻轻搡向门口:“你自己看,你的四个保镖,铁塔一样站四个方向,这村子一上午,就几乎没人敢出来晃,吵架都不吵了。”
  还有那个警察,本来一大早就该回城了,但他冒着扣工资的危险,硬是不走,追着卫来问:“这些人真不抢东西?一会就走?什么时候走?”
  卫来回答,等岑小姐醒了再说。
  海盗都来了啊。
  她那被快艇爆-炸炸的四分五裂的、关于“此行是为谈判”的意识终于粘合复位。
  要么说女人的思维就是怪呢,她第一反应居然是――“我就剩一身衣服了,跟海盗去谈判。一谈三五天,人家会笑我每天都不换衣服……”
  人家有空笑你不换衣服吗?海盗三五个月就一身衣服吧……“还有,我穿拖鞋……”
  海盗还光脚呢,唯一一个穿拖鞋的鞋子还没你的结实。
  她外穿的衣服到底还剩什么,卫来粗翻了一下。
  真没了,除了昨天在海里泡完洗了晒干的那套,就剩一条短裤、一条打底,是当初寻思着在海盗船上穿不合适留下的,其它的:披绸、口红、衬衫、吊带、长裤……都淹海里了。
  岑今看了卫来一眼:“本来,我带了一箱子的衣服出来……”
  开始了,女人就喜欢翻旧账。
  “雇你做保镖也是撞了邪,衣服一天天见少,越来越少……”
  她忽然住嘴。
  卫来盯着她看,说:“再说啊。”
  她不说了,偏开了头不看他。
  卫来笑,阳光照在她身上,居然隐约能看到腰身曲线的轮廓,这衣服穿她身上,真是好大。
  他伸出手去,一左一右,攥住她腰侧左右富余出来的衣边,慢慢往手里收拢,然后往身侧一拽,她身不由已,被衣服带过来,差点撞进他怀里。
  卫来低声说:“你的说法我是同意的……你衣服还可以再少点,我会努力。”
  岑今抬起头:“占人便宜,占的好爽吧?”
  卫来纠正她:“占人便宜这种事,两厢情愿。没你鼓励,我也走不到今天。要是我第一次放肆的时候你就给我一个耳刮子,我现在走路都避你三步――你敢说今天这个局面,没你责任?嗯?”
  岑今盯着他看了几秒,终于笑起来。
  有点不好意思,埋头到他怀里。
  卫来低头问她:“咱们现在,算是什么关系,嗯?”
  岑今说:“你说的,两厢情愿啊。”
  她喃喃的声音像是自言自语:“不管从前,不问以后,尽情享乐好了。和有情人,做快乐事啊……”
  卫来恍惚记得,这好像也是一部很老的港片里的歌词。
  和有情人,做快乐事,莫问是劫是缘。
  你是我的劫呢,?
上一章 下一章 (可以用键盘方向键翻页)返回目录 写写书评 尾鱼作品集
尾鱼其他作品: 《七根凶简》《四月间事》《 开封志怪》《保镖之水晶棺》《大宋沙尔玛超市老板娘回忆录》《怨气撞铃》中国彩票《半妖司藤》

云南快乐十分 十一选五前三技巧 五福是哪五福 澳门博彩业 4887香港新铁算盘开奖
黄金海岸平台登录 幸运飞艇皇家开奖直播 河南22选5最新开奖 500彩票开户 贵州快3选号技巧
一尾中特连准 体彩11选5开奖查询 博彩评级 ‖11选五浙江开奖结果 2018世界杯体彩投注
澳门真人赌场开户网址 利澳娱乐彩票平台 山西快乐十分公式 陕西十一选五前二之三 幸运28评测网