欢迎光临 下书网 收藏本站(或按Ctrl+D键)
手机看小说:m.xiabook.com
背景:                     字号: 小号 中号 大号 加大    默认

《四月间事》四月间事_第38章

下书网?觉得她像明度很高的黑白照,中国彩票:唇红和锁骨旁的朱砂,是有人拿手指蘸了朱红,给照片上的色。
  朱砂?
  他留意去看,她真的还带那条坠石榴石的锁骨链,这么久了,行程几变、装束几变、两人的关系都翻天覆地――唯独这条项链,她从来没取过。
  一定有特殊的意义,谁送她的?
  岑今感觉到了,当镜子用的那截方管一倾,浅金色镜面正对着他的眼睛:“看什么?”
  卫来没避,直直迎上:“口红颜色很好看。”
  很适合她,是酒红色,不那么厚重,衬地她皮肤瓷白。
  卫来觉得这颜色本身就很性-感,有红色的火热和黑色的压抑,自由放-纵又保守克制。
  岑今说:“我其它的唇膏颜色更漂亮,结果被人从箱子里扔出去了。”
  卫来纠正她:“那叫有礼貌地拿出、小心放置在一旁,不叫扔。”
  咖啡凉的差不多了,没多余的盛具,他抽了张白色防油纸卷成圆锥,锥尖处折了个弯角防速漏,然后把咖啡倒进去,递给岑今。
  剩下的,自己就直接拿碗喝吧,不讲究。
  她接过去,很快喝完,又递回给他。
  本来准备随手一扔――防油纸就这好处,可降解,短时间内耐高温高湿,可以折来当杯子、碗、碟子,实用又不占分量。
  心里忽然一动。
  他轻挪了一下折杯:杯口外沿,有个浅酒红的唇印,清晰到能辨出细细的唇纹。
  岑今没看他,她在补妆。
  卫来把纸杯轻搁在行李包耷拉的把手上,纸杯站不稳,摇摇欲坠,再加上有时会有风,某个一瞬间,它忽然栽进行李包拉开的宽缝里去了。
  自己掉进去的,不赖我。
  他看向岑今:“能问个问题吗?”
  “你有不问问题的时候吗?”
  “这不能怪我,是你要我每天都写对你的看法的――问清楚点,写的也实在点。”
  “那你写了吗?”
  还在酝酿。
  “……反正交货的时候不会缺斤短两就是了。”
  “又要问什么?”
  “那个,”卫来指向她的颈间,“那根项链背后,是不是有故事?”
  岑今停下手里的动作。
  太阳出来了,有光照在她手里金色的方管上,一片炫目的亮――以至于他看不清她的表情。
  “是,但我不会告诉你。”
  没关系,卫来觉得自己有足够的耐心:每一个问题,都一定对应一个答案,合适的时候自然浮现,不当的时机,下再多香饵,也钓不来鱼。
  “那换个问题,是男人送的吗?”
  “不是,我自己买的。”
  他说:“哦。”
  调子拖长,心里忽然轻松。
  他站起身走到车边,摸了盒烟出来,抽了一根点上:可可树给备的,大概是苏丹最廉价的烟,包的简陋,烟气特别重。
  但他不在乎,吸了一口慢慢吐出,眼前结起烟幕。
  不是男人送的就好。
  虽然到底好在哪,他自己也说不清:谈判一结束,他也得麻利地滚蛋不是吗?
  烟幕在散,散出土道尽头走过来的两个人。
  卫来微微眯起眼睛。
  ***
  两个人,都瘦高,黑人,穿敞怀的花衬衫、黑色大裤衩,用白t包着头,其中一个人戴了墨镜,另一个人……扛枪。
  aK系,突击步-枪,枪身油亮发黑,枪口随着他的走动幅度很小地一上一下,卫来的脊背下意识挺起,喉结不易察觉的滚了一下。
  这小渔村的气氛也变了。
  本该是吵吵闹闹的早上,就像昨天,炊烟四起,孩子们去给小山羊洗澡,渔民帮着缀补拉坏的渔网。
  但不知什么时候,村道上只剩下茫然遛弯的羊。
  每间棚屋里都有人,每个人都不出来,恐惧的眼睛亮在棚屋的缝隙后头,目光偶尔和对面人的在空地上相碰,被大太阳晒蒸着发抖。
  昨天,他和桑托斯谈起过海盗。
  桑托斯说:“海盗,我们知道的,沿海的村子都知道。”
  “索马里海盗名气大一点,不过离我们很远,不会到这来,再说了,小渔村有什么好抢的。”
  “我们出海的时候,遇到过一两次。凶的时候他们抢船,不凶的时候只把货抢走……”
  “最怕他们带着枪闯进村子来,好在很多年没有发生过这种事了……”
  那两人走的更近了,来意明显,目标明确:只有这棚屋外头停了辆面包车,站了个外来人。
  他们要找的,就是外来人。
  卫来低声叫她:“岑今?”
  不用他提醒,她已经站在身后了。
  说:“他们……来了啊。”
  ……
  那两个人在几米开外停住。
  卫来能感觉到自己没什么存在感:这两个人都只盯着岑今看,面色怪异,上上下下的打量,很不友好。
  然后开口:“她是来谈判的?”
  声音也很生硬。
  卫来代答:“是。”
  “那走。”
  真是没一句废话,卫来失笑:“我们东西还没收好。”
  “那赶快收。”
  海盗都这么言简意赅吗?还是因为英语不好,所以尽量少说?
  他做最后的整理,翻出装备包,里头有可可树给他备的武器:手-枪是□□,在人家的aK面前,简直是小打小闹的玩意儿……刚掂起了准备别进腰后,耳畔忽然响起开枪栓的声音,扛枪的那个枪身平端,枪口几乎堵到他耳边,吼:“不准带枪!”
  卫来说:“嗨,嗨,冷静。”
  他食指勾住枪,慢慢举起双手作投降状,然后站直身子,转身。
  先看岑今,说:“你站我背后。”
  岑今站过来,那个端枪的似乎很紧张,眼神凶悍,枪口紧紧抵住他肋间。
  卫来看着他,态度温和:“我是保镖,保镖没有不带枪的道理。”
  戴墨镜的那个人走过来,伸手抓住枪身往后带,将枪口带离卫来的身体。
  说:“枪不能上我们的船,你们是谈判的,谈判的人要和平,不能带枪。”
  放屁,你们也是来谈判的,你们为什么带枪,还指着老子?
  卫来压住心头的火,顿了顿笑起来,说:“行吧。”
  他手腕轻轻一抖,把□□甩脱到几米外的沙地上:“那不带了。”
  端枪的人并不放松警惕,脚伸出去,很快把那把枪踏过来踩在脚底,然后动作迅速地捡起,插-进自己后腰。
  卫来慢慢放下双手:“我可以继续理包吗?”
  “理,快一点。”
  卫来心里骂了句脏话,拎起包身抖了抖,压低声音:“虎鲨至少应该跟他的手下讲一声,你救过他的命,这些人见到你的时候,要讲点礼貌……看起来,虎鲨不像是很知恩图报的人啊。”
  岑今没说话,顿了顿轻声说:“不带枪,行吗?”
  卫来眉心皱起:“我不想吓你,这是最糟糕的情况,很危险……”
  岑今垂下的手不自觉的攥了一下。
  卫来尽收眼底,不动声色。
  他拉起包链,轰一声带上车门。
  忽然笑起来,说:“没事,逗你呢。不让我带枪……他们的枪都是我的,我想用就用――省得自己带着怪沉的。”
  “上了船之后,万一打起来,你睁大眼睛,别错过我任何一个潇洒的动作……你就知道什么叫王牌保镖了。”
  作者有话要说:  我不知道我为什么会漏了一个知道……☆、第③章
  出发。
  端枪的海盗慢慢转到两人身后,白t包着的脸只露?
上一章 下一章 (可以用键盘方向键翻页)返回目录 写写书评 尾鱼作品集
尾鱼其他作品: 《保镖之水晶棺》《半妖司藤》《大宋沙尔玛超市老板娘回忆录》《 开封志怪》《七根凶简》《四月间事》中国彩票《怨气撞铃》

排列3走势图 华东15选5开奖结果查询 河北快三推荐号 辽宁十一选五基本走势 双色球走势图带连线图
甘肃11选5开奖结果跨度 广东省快乐十分开奖! 时时彩注册送47元彩金 游艺娱乐项目经营 云南11选5前二直选走势图
排球比分有没有上限 四川体彩金7乐app 海南4加1什么时候开奖 吉林十一选五最大遗漏 电子游戏作文议论文
重庆时时开彩龙虎和 内蒙古快3第49期 大赢家足球即时比分 江苏11选五今天走势图 江西快三今日预测号码