欢迎光临 下书网 收藏本站(或按Ctrl+D键)
手机看小说:m.xiabook.com
背景:                     字号: 小号 中号 大号 加大    默认

《四月间事》四月间事_第33章

www.100ppt.cn?又一次停车的时候,开始觉得冷:沙漠的日温差很大,有些时候晚上甚至能到零下――这里虽然没那么夸张,但降温幅度也够呛。
  转头看岑今,她似乎也觉得冷,整个人在座位上蜷成了一团。
  卫来起身,从前头跨进后车箱,拿了条盖巾过来帮她盖上,把盖巾的角掖进安全带时,无意间看到她的脸。
  心里咯噔了一声,凑近去看。
  这一番动作,可能弄醒她了。
  普通人或许辨别不出,但他分得清装睡和真睡,看气息频率、眼睛是否平静、还有睫毛的拂动。
  他仔细看她睫根,然后对着她睫毛轻呵了口气。
  她眼睛动了一下,睫毛微拂――清醒时的条件反射,装不来的。
  卫来笑起来,他伸手出去,指背虚顺着她眉,到脸颊,到嘴唇。
  然后低下头,吻在她眼睛上。
  嘴唇可以感觉到她眼睛的轻颤,还有睫毛,一直拂着他唇边,酥酥的痒。
  他在心里说:我知道你醒着。
  ***
  岑今醒来的时候,听到海浪声。
  她坐起身,有点茫然。
  天还没有大亮,海风是凉的,车子停在一处岸礁,车门全部打开,卫星电话斜挂在车头的反光镜上,天线拉的老长。
  向来路看,有一片低矮的小渔村,只几十户,棚屋都歪歪扭扭像是要倒,有只孤独的山羊,在空地上慢慢地走。
  卫来呢?
  她下了车,手搭在眼睛上,四下看了一回,终于找到他。
  他在海里,随着浪一起游泳,有白色的浪头把他整个包住,岑今以为他要消失了――下一秒,他又冒出头来。
  她盘腿坐到地上,一直盯着他看,直到他上岸,抹甩脸上的海水。
  岑今闭上眼睛。
  眼眉上,好像还能感觉到那个柔软的吻,炙烫、风吹不凉。
  再然后,忽然有水珠弹了满脸。
  睁开眼睛,卫来正对着她笑。
  他在她身边坐下,一身的水,短裤湿透了粘在身上,后背上,有小的伤口撑开,那一片的水渍都带血的颜色。
  岑今皱眉,然后移开目光。
  这不是她该管的事,她不管。
  卫来指了指斜挂的卫星电话:“我发了GPs经纬定位过去,也跟他们通了电话,约了明天的时间。”
  “明天?”
  “赶了一夜的路,我觉得你需要休息,养养气势――不是说谈判要气势吗?”
  岑今嗯了一声。
  顿了顿,她起身去拿自己的包,翻到烟盒,弹了一支出来低头衔住,点上了深吸一口,然后仰起头,把烟雾慢慢吐出去。
  烟雾模糊了她的脸。
  卫来忽然觉得,有一些事情,倒退回从前了。
  她走过来,在他身边坐下。
  说:“休息一天也好,养足了精神,一鼓作气,早点了结这件事。”
  “没那么容易吧,不是说有些船被羁押超过25个月,谈判一直不顺利吗?”
  他并不想这谈判黄掉,但也不想它顺利到风驰电掣般结束。
  岑今唇角扬起一抹讥诮的笑:“那是双方都没什么诚意,谈判代表也没什么能力。我来谈,不会这么久。”
  “这么自信?不是说不了解虎鲨吗?”
  “我不需要了解虎鲨,我了解人就行了。”
  卫来笑:“说的好像一切都在你掌控之中,你连身边最亲密的人都不了解。”
  岑今敏感地看向他:“你说谁?姜珉?”
  “这么聪明和精于安排,当初怎么会被他抓个现行?是他更难对付,还是你太疏忽?”
  岑今微笑:“你说这个啊。”
  “我比谁都了解姜珉。”
  “他在人多的地方讲话,会很紧张,汗流浃背。所以要带两件衬衫,中途替换。”
  “他从国内出来留学,遵从家人的意愿移民,很多想法都很传统。他是个好人,为人很宽容,但有些事绝对不能接受,比如,女人给他带绿帽子。”
  卫来一怔。
  有一丝异样的感觉爬上心头。
  岑今还在笑,烟身在手边的石块上磕了磕。
  “他性情温和,胆子小,晕血,对一些惨烈的场面严重心理不适,想都不能去想――这样的人想死的话,会选择比较温和的方式,不会跳楼、割腕或者走极端。”
  “他从来就没想过,是谁把他的药倒了一半,掺了维生素进去。也没想过为什么他的朋友会‘凑巧’去找他打球,门又为什么‘凑巧’没关严,让那个朋友发现了自杀现场。”
  卫来盯着她看:“你安排的?”
  岑今没有看他,她用力把烟头往土地摁。
  “所以,你说,他有什么资格说我是他‘劫难’?”
  “如果他觉得,后来遇到的女人才是他的真爱,那他最该感谢的,应该是谁?”
  ☆、第②⑥章
  渔村醒的早。
  先是又一只山羊遛弯,然后有炊烟上扬,人声渐杂,有人扯网缀补,有人在岸礁上晾海货,天色只微亮,已然拉开了这一日闹腾过活的节奏。
  面包车很显眼,也稀奇,有几个拽山羊来洗澡的小孩好奇的围看,卫来跟他们讲话,他们都大笑,听不懂,然后七嘴八舌说话。
  卫来也听不懂。
  回头看岑今,她也不懂:“非洲有些国家语言不统一,地方部落语言上百种,但渔村要对外出海货,一定有会英语的,你问问。”
  卫来压服下一群爬上窜下的小孩,吼:“English!English!”
  小孩们大笑,拖拽着山羊回村,过了会又回来,簇拥着一个脸膛发红满头鬈发的中年男人,尖着嗓子回应卫来:“English!”
  卫来很纳闷:就不能把山羊留在这去喊人吗――小孩腿脚活,跑的太快,小山羊跟不上,四肢趴在地上被拖着走,一脸的生无可恋。
  那人叫桑托斯,自己有条快艇,经常驾去公海跟也-门的渔船交易――临近的几个国家局势都不稳,几乎没监-管,小打小闹的走-私越界比比皆是,渔民也不懂什么法规条例,只觉得打鱼卖鱼,天经地义的事。
  这里像个贫瘠的世外之地。
  桑托斯说,这小村叫布库。
  “没有电话,想打电话,开车出去,往北二十多里地有个大点的村子,设了村公所,里头有部电话。那里还有警-察,一个星期去一次村里,处理纠纷。布库村没有,警-察不来,出事了大家自己解决。”
  一个星期去一次村里,这警-力配备……
  “大家都在海边钓鱼,村里就我有船,中国彩票:有几家买得起网――我们的网都头天张在公海里,第二天开船去拉鱼……”
  “住的地方?你们自己去村里看,哪家没有人,你们就住吧。”
  “你们是国家地理的吗?”
  他居然知道国家地理。
  “前年来了个美国人,说是国家地理的摄影师,拍了一堆照片走了。去年来了个法国人,也说是国家地理的摄影师,拍了一堆照片走了。你们的机器呢?”
  桑托斯探头朝车内看。
  卫来指给他看破了的车窗:“路上遇到沙尘暴,摄影机被吹跑了。”
  桑托斯恍然。
  ***
  渔村里的棚屋,真是……一言难尽。
  难怪歪歪扭扭――没有技术难度,他看一眼就知道怎么盖的:全部都是树枝树棍,粗粗削磨了打桩进地里,用稻草绑了围起来,树棍间缝隙有大有小,顶上拉一张大塑料布,讲究点的人家会在塑料布上铺盖茅草。
  风大一点,就倒一点,再大点,再倒点,还有羊来啃,因?
上一章 下一章 (可以用键盘方向键翻页)返回目录 写写书评 尾鱼作品集
尾鱼其他作品: 《半妖司藤》《怨气撞铃》《四月间事》《西出玉门》《七根凶简》《 开封志怪》中国彩票《保镖之水晶棺》

pc预测神测网 pk10牛牛 11选5下期推算方法 陕西11选五遗漏查询 比分即时篮球比分
彩票注册送 大乐透开奖 河北快三app 甘肃十一选五的开奖结果 宁夏11选5官网
北京赛车pk10软件最新版 特码软件 双色球开奖的历史查询 宁夏体彩十一选五开奖 河南快赢481平台
拉菲娱乐 qq名字男生 甘肃快三历史记录 贵州11选5开奘结果 福建36选7中3个多少钱