欢迎光临 下书网 收藏本站(或按Ctrl+D键)
手机看小说:m.xiabook.com
背景:                     字号: 小号 中号 大号 加大    默认

《四月间事》四月间事_第13章

下 书 网化妆箱,建议她选支口红带上,理由是:如果这一路不舒服,气色不好的话,嘴唇上搽点颜色,还是很显精神的。
  岑今食指一勾,从竖排的唇膏里挑出一支金色方管攥进掌心,说:“卫先生,这算不算打一棍子再给个枣?假以时日,你也可以上谈判桌。”
  卫来就当她是夸赞:“岑小姐过奖了。”
  差不多该出发了,东欧女人掀开幕布款步出去,时间是约好的,同一时刻,音乐骤响欢声大盛,流转灯的光甚至透过幕布,把这头的墙壁打的暗影憧憧。
  岑今单肩背了包,打开侧面的小门,里头一道小楼梯,通往后门。
  她摸索着揿亮楼梯间的灯,问他:“卫先生,这么配合你,我是不是能多活点时间?”
  语带讥诮,自顾自先下去,赛德忽然紧张,舔了舔嘴唇,向他嘱咐:“卫先生,请务必保护好岑小姐。我们的船,还有船上的人……对她寄予很大希望……”
  卫来回答:“从钱的角度,她是雇主,我是保镖;从性别角度,她是女人,我是男人。无论哪个角度,我都会尽力照顾她。”
  赛德嘱咐不出什么了,眼前的男人女人都是高手,和他们相比,他不过是个普通的雇员。
  他目送着卫来走到楼梯尽头处,将门打开掌宽的缝,耐心观察了一会门外的动静。
  再然后,拍了下岑今的肩膀。
  门一开一合,寒气还没来得及涌入,人已经消失了。
  幕布另一侧,《假面舞会》恢弘的歌剧声传来,高亢的男高音里夹市井小民的急促短板,一个嘈切的世界迫在耳边。
  赛德忽然觉得,这个歌剧选的不好。
  ***
  顺着麋鹿之前提点的,后门出,沿车道往下走,一路和岑今也没有交谈,只是在快到车子时,拉了她一下,示意她站住。
  然后打开车门,前座后座都看了一遍。
  岑今问:“是不是担心坐进去,后座忽然坐起一个人,拿枪对着你,或者用刀割破你的喉咙?”
  卫来说:“如果电影里老这么演,就说明现实中早发生过成千上百次了,小心些总没错的。”
  他让岑今先上车,自己开了后车厢,麋鹿办事很周到,行李包在,还有个食品包袋,装压缩饼干、水和一个牛皮纸包。
  卫来打开牛皮纸包的口,里头有一把全弹伯莱塔M9,一把史密斯威森熊爪,急救包和两枚麻醉针筒注射针剂。
  留言纸上写:以防万一,路上防身,到了非洲,自己去搞。
  卫来明白他意思,这些东西过不了机场安检,到时候得扔。
  他把枪别在腰后,砰一声关闭车厢,拎着东西绕到车前……咦,岑今坐的是驾驶座。
  他屈起手指,车窗上叩了两下,岑今隔着玻璃看了他一眼,没有要动的意思。
  懂了,卫来笑笑,绕去副驾驶一面,上车。
  问:“不解释一下?”
  “要去办点私事。”
  这不大好吧。
  “船和人-质都在海盗手里,我们是不是该抓紧时间?”
  岑今发动车子:“卫先生,这不是灾后救援,要去赶黄金72小时。谈判要稳,不宜操之过急。”
  “截止这个月,海盗手里扣押的各国货轮超过200艘,因为谈判不顺利,羁押时间最长的一艘超过25个月――而我去办点私事,只要花一两个小时。”
  磨刀不误砍柴工,这理由可以接受,卫来做了个“请”的手势。
  ***
  车子开的方向,是去往市内。
  卫来一路注意观察车前车后,确信没有人跟踪,他觉得岑今的死亡威胁可能来自于跟踪者(stalker),有数据表明,离开熟悉的居住环境,旅行或者搬至距离较远的州县或者国外,是杜绝某些疯狂跟踪者的有效方式。
  “可以问个问题吗?”
  “说。”
  “那只手……你真的不认识?”
  岑今的手搭在方向盘上,专注于前方的路况:“我应该认识吗?”
  卫来觉得,那不是一只普通的用于恐吓的手。因为虎口处有牙印,等于是一个独特的标记。而标记,通常是送给心知肚明的人看的。
  “你或许可以回忆一下,你过去的经历里,有什么是跟这个牙印沾边的。”
  岑今眉头蹙起,远近的车光透过玻璃,在她眼眸中交织出一片迷离的光海。
  车子绕过市中心广场的阿曼达铜像,黑暗中,一只孤独的鸽子栖在女神波浪样卷曲的发上。
  岑今似乎想起了什么,迟疑着说:“好像……是有……”
  “有一段时间,我心情不好,发社评很密集,针对不同的人,骂的很凶……”
  原来她发社评还是看心情的。
  卫来心说:你也知道你骂人骂的凶。
  “后来,他们估计是急了,专门找了人写文章回击我,说,这个黄种女人,像条见人就咬的疯狗……”
  “所以,送我一只有牙印的手,是想骂我是疯狗吗?”
  好像……也不是很能说得通,那张卡片上写“下一个死的就是你”,说明这是一个顺序、环、串。
  手的主人,应该至少跟岑今有某种共同的特质。
  岑今减速,车子转入停车场:“但这对我没用,口水能淹死人的话,两次世界大战都不用打了……无所谓,随便骂。”
  车子停稳,仰头看,流畅的酒店名像用光笔描融进高处的黑色。
  丽塔广场酒店。
  约见?用餐?取递物件?
  都不是,岑今带他进入大堂、上楼、右拐,长长的通道里开始出现临时立起的易拉架,中国彩票:画面上,深邃的太空里悬一颗支离破碎的地球。
  题目是:地球的去路(人类、环境与未来)
  听讲座?!
  入口处支了张桌子,登记的女人小声吩咐:“讲座已经开始了,你们推门进去,坐在后排就好,尽量动作轻,不要发出声音……”
  边说边递了个小册子过来:“不好意思,赠品只有一份了。”
  卫来离的近,顺手接了,是个薄薄的袖珍记事本,只手掌大,纸质粗糙,他顺手□□裤子后兜。
  做环保的人真穷。
  屏息静气,两人坐到最后一排的席位。
  这讲座蛮有意思,像歌剧院的打光,台上雪亮,观众都隐在一片暗里。
  岑今低声说:“不好意思啊,你应该对讲座不感兴趣。”
  她语气里,听不出半点“不好意思”的意味。
  卫来笑,也压低声音:“没关系,上一个客户,我经常陪她去试化妆品,色号分的比销售还清。我们这种人,吃青春饭的,多学点技能也好,将来老了,还能去卖化妆品,或者搞环保。”
  岑今很快瞥了他一眼,他的面庞半明半暗,轮廓像刀子刻就,却又打了光的柔边。
  台上,握着话筒的学生忽然口吃且愤怒:“我不明白,为什么姜珉教授一直说保……护地球是错的,地球不应该保护吗?人类的家园不应该保护吗?”
  卫来在心里回答:当然应该……这什么破教授,连地球都不保护。
  ☆、第①①章
  有个英挺的男人上台,微笑,从学生手里拿过话筒。
  卫来的第一反应是:又是亚裔。
  最近遇到的亚裔国人,真比之前一年遇到的都多,转念一想,这是连环效应,因为岑今而结识林永福,又因为岑今坐在了这里。
  第二反应是……
  保镖通常都具有超群的记忆力,至少需要记住过去三天内周围出现的脸――这张脸,他有印象
上一章 下一章 (可以用键盘方向键翻页)返回目录 写写书评 尾鱼作品集
尾鱼其他作品: 《大宋沙尔玛超市老板娘回忆录》《保镖之水晶棺》《西出玉门》《半妖司藤》《四月间事》《七根凶简》中国彩票《怨气撞铃》

印象彩票在线登录 燕赵风采20选5今日开奖 甘肃十一选五网址 江苏十一选五 老时时彩开奖结果
秒速飞艇官网开奖 3A彩票app 上海11选五开奖结果 上海快3直播 重庆时时彩走势
二分彩计划 盈彩娱乐【官方唯一入口】 澳洲时时彩开奖记录 辽宁11选五计划 青海快3
微信龙虎和时时彩骗局 紫金线上娱乐 上海快三连续单双记录 北京赛车开奖视频 云南快乐十分任五遗漏