欢迎光临 下书网 收藏本站(或按Ctrl+D键)
手机看小说:m.xiabook.com
背景:                     字号: 小号 中号 大号 加大    默认

《四月间事》四月间事_第10章

http://www.znaed.com.cn/话吗?”
  ***
  借的地方是洗手间,卫来关好门,四下快速查看了一回,还好,这里全大理石装修,电源都内置,没地方藏窃听器。
  这架势……亚努斯有点紧张。
  卫来说:“我的推断不一定对,但对不对不是关键。”
  “坎拉普酒店曾被评为世界前100,入住的有商界大鳄、政-界要人、明星、名流,沙特人在其中还真不显眼。如果是那种只为钱的贼,偷他们比偷你们合算。”
  “酒店安保不差,楼上楼下要过几重关,能破译门禁系统避开报警器的人,会是只为了两千多欧?这点钱,还不值得费这个事。”
  卫来把手里的文件递给他:“那么小心,监控都没拍到什么,非留个脚印,以示对这些文件踩来踩去不在意,是不是有点装的过了?”
  亚努斯咂摸出点意思来了:“你是说……”
  “岑小姐收到过死亡威胁,如果我是对方,会很关心她接下来去哪,哪里下手最方便。”
  他笑起来:“也许我猜的完全不对,不过保镖应该怀疑一切。职责所在,现在开始,每一件异常,我都会当成对岑小姐的威胁去排查。”
  亚努斯看了他好一会儿,忽然觉得,岑今好像比自己更会看人。
  “所以?”
  “所以这份路线,不能用了。至少……真正的计划里,不能用了。”
  ☆、第⑧章
  事出突然,商议之后,白袍带同卫来他们去见岑今。
  到的时候是傍晚,钟点女工给开的门,客厅里,有个男人正拎包要走。
  那是个黄种人,矮胖,圆脸,脸上带迎来送往客气的笑,白袍那么显眼,他却一直看卫来,卫来也看他:都觉得对方是中国人。
  走近了,卫来闻到特别的味道,那是热油烟、洗碗水、青葱、生姜糅合在一起的杂味。
  “中国人?厨师?”
  那人喜出望外:“老乡啊,我就说看你也像中国人。”
  边说边赶紧递上名片:“有空来啊,说是我朋友,有优惠的。”
  果然是厨师,林永福,华夏天府的主厨。
  华人在海外开的中餐馆,名字都起的大气磅礴,比如中国楼、龙馆、大上海,麋鹿凑上来看名片,字正腔圆:“你们那有饺子吗?”
  厨师瞪大眼睛看他,像是不相信这黑-人说的是中国话。
  卫来问:“你认识岑小姐?”
  “岑小姐去店里吃过几次饭,很合胃口。跟我约单,我上门来做。”
  说着晃了晃包,里头瓶罐乱磕,大概是油盐酱醋。
  “什么时候开始的?”
  “也就最近吧。”
  餐馆里有人给他代着班,林永福着急回去,不便多聊,出门之后想到什么,大老远冲麋鹿挥手:“有饺子,还有包子!”
  卫来向钟点女工打听了一下,给岑今做饭的不止林永福,岑今还偏爱西餐和日料,有个西餐的高级技师和日料厨师长也会应call上门。
  不过,都是在最近。
  钟点女工领他们去饭厅。
  饭厅很大,偏暗的大理石装修,正中放一张简约设计的纯白色长条桌,四角没有腿,桌托是两个艺术化了的人形,头顶肩扛,托一面桌板,像扛了地球一样费劲。
  只开正顶上一盏小灯,灯光像飘,罩着餐桌,也罩着岑今。
  她穿一件海蓝亮缎的单肩晚礼服,不对称的倾斜美感,肩颈和锁骨处的线条精致地像画。
  项链没有换,还是那条。
  听见人声,她抬头,看见白袍的时候,很快将桌上一个细瓷白碗盖上。
  不过卫来已经看见了,碗里色泽红亮,只小小一块,为防酥烂,还用细细白线打包一样捆缠,是东坡肉。
  还有一盅蟹粉豆腐,一小瓦罐的佛跳墙,一小碟油焖笋,一碗白米饭。
  量小而精,都是中华料理中的名菜,对食客来说不啻盛宴――那个林师傅是花了功夫的。
  白袍把卫来的提议跟岑今讲了,中国彩票:她没什么意见,只说“好”、“没问题”,又顺便签了保镖合约的协议,一式三份。
  三方各持一份,卫来翻到签字页,他和白袍的是在酒店已经签好的,岑今是刚签,墨迹未干,签的是中文名,但“今”字的最后一笔,习惯性顿笔,像个“令”字。
  生效日是两天后,也是启程的日子。
  白袍们文件在手,大概觉得事情告一段落,神色明显轻松,卫来却相反,问:“这两天岑小姐的住所,有安排保镖吗?”
  亚努斯愣了一下,摇头。
  “为了那条船,我建议你们安排两个。钟点女工每天干四个钟头,晚上这里只有岑小姐一个人,想出事很容易。”
  亚努斯意识到自己的疏忽,顿觉后怕,吩咐赛德尽快安排。
  卫来又转向岑今:“可不可以看一下你的卧室?”
  岑今没有异议,起身领他去看。
  卧房同样很大,卫来走到窗边观察外景,又回头看她的床。
  远处有不少定点,是狙击的好选址,她的床位置不好,夜深人静时,只要选好角度,每一枪进来,床上的人都可能中招。
  卫来拉上窗帘,给她几条建议。
  ――窗帘不要再开,晚上如常进房,但熄灯之后,去别的房间睡。
  ――别墅所有进出的口,只留前门,其它一率锁死。
  ――如果可以的话,这两天给钟点女工加价,请她住家作陪。
  岑今只说“好”、“可以”,但看她脸色,又觉得只是敷衍。
  离开时,卫来问了句:“岑小姐今天有约客吗?”
  “没有,没想到你们会来。”
  回去的路上,卫来问麋鹿:“觉不觉得这个岑小姐有点奇怪?”
  “觉得啊。”麋鹿憋了好久,专等有人把这个话头的引子给点了,好噼里啪啦爆发,“我一进饭厅,她坐在那里,灯那么暗,专照她一个人,吓了我一跳。”
  那一刹那有错觉:她像安静的幽灵,虚的很,不真实,少了点“活气”。
  车子停下等交通灯,麋鹿看道旁的行人,有个金色头发的小姑娘哭着在跟母亲吵闹,还有个刚从超市里出来的男人,抱着满装的纸袋子,脚下一个趔趄,东西撒了一地,懊恼地蹲在地上去捡。
  对嘛,人就该活成这样,急急吼吼,毛毛躁躁,那个岑小姐,活得像跟这个世界无关。
  卫来说:“两次见她,她都穿晚礼服,你不觉得奇怪吗?”
  怪吗?麋鹿倒是觉得怪好看的。
  “不止晚礼服,妆面也精致,但其实都不是重要的场合。第一次要面试,见很多外人,勉强说得过去。但今天,她自己也说了,根本没约客。”
  “不是约了那个厨师吗?”
  一个女人,可不会为了厨师精雕细琢,卫来觉得正常的是埃琳那样的,不出门就懒得化妆,听任头发乱蓬蓬晃来晃去。
  麋鹿想了想:“会不会她其实有访客,只是不愿意跟你说?”
  也有这个可能。
  卫来挺好奇的:什么样的访客会让她盛装以待?
  应该是个男人吧。
  ***
  接下来的两天,卫来不再过问岑今那边的任何消息,一切交给麋鹿代为沟通――这是他的习惯,合约生效日起,就要人衔枚马裹蹄箭搭弦上,所以在那之前,他要彻底放松。
  他打扫了屋子。
  去了岩石教堂,在炸碎的岩石堆砌成的墙下站了一会,觉得岩石会随时砸下来埋了他,然而并没有。
  在南码头的露天自由市场里吃了盐津鱼肉?
上一章 下一章 (可以用键盘方向键翻页)返回目录 写写书评 尾鱼作品集
尾鱼其他作品: 《保镖之水晶棺》《大宋沙尔玛超市老板娘回忆录》《七根凶简》《西出玉门》《 开封志怪》《半妖司藤》中国彩票《怨气撞铃》

山东十一选五 排列3玩法 福建快三技巧 快乐十分人工计划网址 6月9日甘肃快3走势图
云南11选5开奖现场 江苏7位数开奖直播 新加坡快乐8走势图 pc蛋蛋现场 江苏七位数今日开奖号
时时彩平台哪个好 浙江十一选五手机怎麽买 乐采滙娱乐城 重庄时时彩开奖现场 平安彩票官网
深圳快乐彩开奖记录 广东快乐十分官网投注 幸运赛车走势图 578彩票 平码精准规律公式