欢迎光临 下书网 收藏本站(或按Ctrl+D键)
手机看小说:m.xiabook.com
背景:                     字号: 小号 中号 大号 加大    默认

《深夜复活(南方吸血鬼1)》第六章

未来的三天我都呆在家里。那是一段漫长的时光;我得回到工作中了。但我告诉自己我还得继续向着我曾做过的事。我清理了gran的房间。我让arlene帮忙,因为无无法独自面对祖母的遗物,它们是那么的熟悉还残余着她的的气味。
Arlene帮我把每件东西都整理起来捐给了救灾机构。阿肯色州北部前几天又遇到台风了,想当然的一些人失去了一切。Gran比我更瘦小,出了她的口味特殊外,除了首饰外,我不想要她的任何东西。他们磨损的不严重,她还经常穿它们,但这些对我来说过于精致了。
很吃惊,gran竟然先打包了她的房间。我甚至不想查看她放在阁楼里的是什么:可能晚一会我会去处理它们,秋天的时候,阁楼变冷的时候,我有时间去想这些。
我扔掉的东西可能比我留下的还多,但这样做让我感觉好多了,还真是一项激烈的工作。Arlene帮我弄纸箱,仅帮我预留了一些纸张,照片,信件和硬币,还有过期的支票。我祖母这一生从不用信用卡也绝不会准时买任何东西,上帝保佑她,这是清理工作变得很简单。
Arlene询问着gran的车。它已经买了五年了,但却没开几公里。“你是要卖掉还是要自己留着?”她问。“你的车更新一点,但它太小了。”
“没有,”我说。我不能在想车的问题了,我清理了浴室,我已经做了超出我负荷的事情了。午后,gran的卧室空了。我和arlene又去弄床垫,出于习惯我重重的拍打着它。我一直都在想她的卧室布置得很漂亮,现在它是我的了。我有了一个更大的卧室了,有私人的浴室,而不是用大厅里的。
“我可能会搬到这里来,”我对arlene说。
“是不是太快了?”
“房间空着,那就容易多了。”我说。
“好吧,”她说。
我把一些箱子放到了arlene的车上,她会帮我处理她们的。
当arlene离开的时候,我抱了抱她,亲了亲她的脸颊,她注视着我。我还从没这样做过。我们俩互相碰了碰额头。
“傻姑娘,”她充满情谊地说“你要来看我们,lisa正等着你做游戏呢。”
“你告诉她sookie阿姨会去找她还有coby的。”
“我会的。”
Arlene走后,我的所以力气一下子都消失了。我好想一下子老了很多,越来越孤单。这就是我此刻的感觉。我一点也不饿,尽管时钟提醒我现在已经很晚了该吃饭了。我从冰箱里拿出我最爱吃的火鸡肉和沙拉,但叉子空举着,最后我放弃了,又放了回去。我还是去浴室梳洗一下吧。厕所角落总是很脏,即使是向我祖母这样好的家庭主妇也不能清理干净。
洗完澡后感觉好多了。热水冲走了我所有的烦恼,我轻轻修整了一下眉毛,用香体乳仔细擦拭身体各处并喷上了香水,让长发随意的披散在肩膀上,我换上了睡衣。是件白色的,前面画着一只翠儿鸟,我拿着梳子。坐在电视机前,我得做点什么等着我的头发变干。我感到很麻木。
在我从卧室里出来,一手拿着梳子,一手拿着毛巾的时候,门铃响了。
我从门洞望去,是bill。我让他进来了,看到他既没有高兴,也没有抱歉的情绪。他倒是很惊讶:睡衣,湿发,光脚,裸妆。
“进来,”我说。
“你还好吧?”
“是的”
他走进来,仔细地看着我。“你要做什么?”他问,他看见了我堆在角落里的箱子,我想gran的朋友们可能想要它们:例如norris夫人可能想要她妈妈和gran的照片。
“今天我清理了卧室,”我说。“我想我的把它们搬走。”我没什么好说的了。他小心地看着我。
“让我帮你梳头发,”他说。
我默然地点点头。他开始打理我的头发。
总之,他的沉默反倒是一种治疗。好像每次在炎炎夏日做完长途旅行后把双足浸到池塘了。
Bill的修长的手指好像很会梳理我的头发。我闭上了眼睛,享受这一刻的静谧。我能感觉到他身体的轻颤。我几乎是听到了他的心跳,然后我就想,那是个多么奇怪的想法啊。他的心跳,已经,没有了。
“我过去经常给我妹妹(姐姐)做这个,sarah,”他轻声说着,好像他知道我正在享受着这一刻的平静,他不能打断我。“她的头发比你的还厚,还长。她从没有剪过,我们小的时候,妈妈很忙,她没时间浪费在sarah的头发上。”
“sarah是你的妹妹还是姐姐?”我低声问。
“是妹妹。她比我小三岁。”
“你有其他兄弟姐妹吗?”
“我妈妈失去了两个孩子,”他回答的也很慢,好想他正在努力回忆。“我失去了一个哥哥robert,当他十二岁,我十一岁的时候。他得了热感,死了。现在人们可以用青霉素治疗他,他会好的。但是那时候没有。Sarah死于战争,我妈妈也是,我当兵时我的父亲过世了;我的妻子和孩子都和我的家人住一起……”
“bill,”我伤心的说,几乎是耳语,因为他经历了这么多。
“别那样,sookie,”他说,他有声音又恢复了冷静。
他又静静的为我梳着头发,直到我意识到已经梳了三次才停下来。他拿起我手里的毛巾,又帮我擦起来。
“嗯……”我说,我的声音已经恢复了正常。
我能感觉到他冰凉的手指撩起了我的头发,他在亲吻我的后背。我愣住了。慢慢的呼吸着,尽量不要发出什么声音。他继续亲吻着我的耳朵,甚至轻咬着。用舌头轻舔着。他抱住了我,抚摸着我的胸部,把我转过来对着他。那真是一个奇迹啊,我听到他的身体在说话,不是来自思想中的琐碎事情,他要说的很简单。他就像抱婴儿一样很容易的就把我抱起来,我坐在了他的膝盖上,我的腿摆在了他的两边。我抱住他,开始吻他。就这样来回吻着,但是不久,他的舌头就有节奏的动起来,这节奏即使是像我这样没经验的人都能辨出。睡衣被撩了起来。我好像求助似的抓住他的胳膊。很奇怪,我想起了我祖母把一盆牛奶放在炉灶上做糖果,我想起了它们是酥软的,香甜的,金黄的。
他把我抱起来。“在哪?”他问。
我指了指祖母的卧室。他把我抱到那里,我的腿紧紧地箍着他,我把头靠在他的肩膀上,他把我放在干净的床上。他就在在床边,我看到他在急切的脱衣服。尽管我是抱着欣赏的眼光在观看他,我知道我也要同样那样做;但还是有点尴尬,我只能脱下睡衣,把它抛在地板上。
他注视着我。在我的一生中我还从没遇见过如此美妙又有点可怕的事情。
“喔,bill,”我急切的说,当他坐在我身边时,“我不想让你失望。”
“失望是不可能的事,”他低语着。他看着我的身体,就像它是荒漠里的一瓶甘露。
“我知道的不是很多,”我得承认,但我的声音几乎听不见。
“不要担心。我知道。”她的手开始在我的身上各处游荡,中国彩票:甚至是我从来没有碰过的地方,他都不放过。我实在惊呆了,只能把自己完全交给了他。
“这是不是和跟普通人做不同的感觉?”我问。
“是的。”
我充满怀疑的看向他。
“会更好,”他在我耳边轻声低语,我感到一阵兴奋。一阵疼痛。
有点害羞,我紧紧的攀附这他,
“现在呢?”我问,
“是的”然后他坐在我上面。
又过了一会,他终于知道我的经验不足是什么意思了。
“你本应该告诉我的”他说,但很严肃。他明显的再克制自己。
“求你了,不要停下来!”我祈求着,快感飞出了我的脑海,如果他不继续的话,我会很不好受。
“我也不打算停下,”他承诺。
“sookie…那会有点疼。”
没有回答,我只是向上更贴近他。他发出了一声喧嚷,然后冲进了我。
我屏住呼吸,咬着嘴唇。喔、喔、喔。
“亲爱的,”bill说。没有人那么叫过我。“你感觉怎么样?”吸血鬼,不,他战栗着,尽最大努力克制着。
“没事的,”我很虚弱的说。我忍着刺痛,如果我们不继续的话,我会失去我的勇气的。“就现在,”我说,我很艰难的锤了他的肩膀。
他惊呼起来,又挺举着,开始热情的移动着。开始时我有些迷糊,但后来我开始跟上他的节奏。他对于我的反应很兴奋,慢慢的,我感到有什么东西在我的体内里,因此说它是那么强大美好。我说“哦,求你了,bill,求你了!”我用指甲抓着他的臀部,就在这,就在这,有什么东西在逼迫着我,压榨者我,在我能找回自己之前,我飞了起来,飞了起来,看到了一片白色还有金色的条纹。我感觉到bill的牙齿贴着我的脖子,我说,“可以的!”我感到他的尖牙露了出来,但还是有点痛,兴奋的疼痛,就像他刚刚进入我里面。
我们躺在那很久,是不是的颤动着还有些小余震。只要我还活着,我绝不会忘记他的味道的。我也绝不会忘记他第一次在我身体里的感觉———我的第一次,我不会忘了这次欢愉。
最后bill移动着,躺在了我的旁边,他一手支着床侧躺着,一只手放在我的肚子上。
“我是第一次。”
“是的。”
“哦,sookie。”他弯过来亲我,一路亲到了我的喉咙。
“我什么都不知道。”我害羞的说。“但那是你的权利?我意思是,至少和其他女人相比?我变得更好。”
“你会懂得更多技术,sookie,但你不用变得更好”他亲了亲我的面颊“你已经很棒了。”
“我还会再痛吗?”
“我知道你认为这很奇怪,但是我不记得了。自我妻子以来,你是第一个处女,那已经是一百五年前……是的,我记得了,你会很痛。我们这一两天之内都不能再ML了。”
“你的伤口愈合了,”我稍微观察了一下,感觉我的脸变红了。
月光里,我看到他正在移动为了更直接的看见我。
“没错,”他说。“你喜欢吗?”
“当然。你不是吗?”
“是的,”他说。
很突然的,我哭了出来,但是他随意的曲起他的粘着他血液的手指,在我感到紧张之前,它们滑进了我的体内,他开始小心的移动它们,不一会,所有的疼痛都不见了。
“谢谢,”我说,“我想在好多了。”
但他没把手指拿出来。
“哦”我说。“你可以一会再做一次吗?你能吗?”就像他的手指那样律动,我是那样想的。
“看着,”他狡猾的说。
我低喘着,快迷失自我了,“告诉我你想让我做什么.”
然后他做了。
第二天我就去上班了。无论bill愈合的能力有多强,我还是有点不舒服,但是我确实感觉比以前更强健了。那是一种新的感觉。难以描述。
当然,酒吧还是老样子,嘈杂的声音,忙碌的人群。但我现在能更好适应他们了。我很容易的就控制了我的侦查能力,我放松多了。或者更放松了
JESON来这里吃午餐,就这他的汉堡包喝了两杯啤酒,那不是他的习惯。通常工作的时候他不会喝酒。我知道如果我只说的话,他可能会发火,因此我只是问他一切还好吗?
“警官今天又找我了,”他向四周望去,确保没人听见。
“他都问了你些什么?”
“我多久去看maudette的,我总是在他工作的地方加油吗,….还有很多,我已经回答很多次了,我的老板也快没耐心了,sookie,我不责怪他。我至少两天没有去工作了,或许是三天,都在警察局度过了。”
“你最好找个律师。”
“rene也说过”
“SidMattLancaster怎么样?”他是土著人的后代,喜欢喝威士忌。很有声誉的律师。我很喜欢他,以为他总是很尊敬我,在我为他服务时。
“他可能是我最好的牌友。”jeson就像一个任性和严峻的可爱男孩。我们互相看了一下。我们都知道gran的律师太老了,而不能再接案子了。
Jason太自我为中心了,根本没看出来我有啥不一样了。当然我没有穿平时的圆领T恤,而是穿了一件白色的高尔夫衫,为了有领子可以挡一下。(尖牙齿痕)。Arlene可不象我哥哥那么后知后觉。整个上午她都在看着我,到下午3点休息的时候,她已经非常确信她识破我了。
“小姑娘”她说“你寻欢了?”
我脸红的像个大闸蟹。“寻欢”这个词会使我和Bill的关系显得轻浮,但是这关系目前好像也的确如此。我想不明白应该高调地说“不是,是做爱”,还是啥也不说,或者告诉Arlene这和她无关,或者就是大声回答“正是!”
“Oh,Sookie,那人是谁?”
Uh-oh.“Um,well,他不是….”
“不是本地人?你和来自Bossier城的那些服务人员约会?”
“不是”我踌躇着
“Sam?我看到过他看你”
“不是”
“那是谁?”
我看起来很羞愧。竖起你的刺,SookieStackhouse,我坚决地对自己说。敢作敢当。
“Bill,”我说的时候怀着一线希望,她就只是说“哦,这么回事。”
“bill,”arlene很茫然的说。我意识到sam也在往这边听。CharlsieTooten也是,就连拉法叶也从厨房里探头出来。
“bill,”我说,尽量让自己的音量有底气。“你认识的,bill。”
“BillAuberjunois?”
“不。”
“bill….?”
“billcompton,”我断然的说,就好像我刚刚说了同样的话“吸血鬼bill。”
Arlene吓得目瞪口呆,CharlsieTooten吓得也不轻,拉法叶就像下巴掉了一样。
“宝贝,你可以和正常人菲拉一起约会吗?”当她终于找回她的声音时问道。
“正常人菲拉没有约我。”我脸上有说不出的表情。我后背挺得直直的站着,我确信有人在挑衅的看着。
“但是,宝贝,”CharlsieTooten操着童音说,“宝贝…bill已经…死了。”
“我知道,”我说。
“我想你将要说你和一个黑人约会,但是你找到了一个更好的,是吗,小姑娘?”拉法叶说,点着他打磨得发亮的指甲。
Sam没说什么。他只是站在那里听着,但他的嘴周围有一条线,好想他正在里面咬着脸颊内测。
我轮流的看着他们。强波他们消化这个消息。
Arlene最先反应过来。“好吧,那么,你最好照顾好自己,否则我们会倾囊而出的。”
他们都笑了,很虚弱的。
“你已经在杂货上节省很多了,”拉法叶指出。
但sam可没这么好蒙混过关,他突然走到我身边,把我的衣领拉下来。你本应该用一把刀砍断沉默的。
“哦,X的”拉法叶悄悄的说。
我刚好与sam目光相对,我绝不会原谅他这么做。
“不要碰我的衣服,”我说,我直接远离他,把衣服整理好。“不要干涉我的私生活。”
“我为你担惊受怕,”他说,ArleneandCharlsie匆匆的找了别的事去做。
“你不用这样的,也没必要。你太无礼了。听着,伙计,这没你的事。”
我马上走到一张客人的桌子。我拿起盐罐,注满盐。又检查了所有的记事簿和每个桌上的水壶,就连塔巴斯哥辣沙司也检查了。总之我继续的工作着,眼睛一直向前看,最后气氛中于缓和下来。
Sam在他的办公事里,可能在坐着文书工作或是别的,只要他在忙自己的事,他做什么我都不关心,我仍旧感觉到他侵犯了我的隐私,我还没原谅他呢。但是Arlene和Charlsie再找事做,因为我已经做完了,等到工作人群涌动是,我又一次的敬业的工作着。
Arlene和我进了女员工休息室。“听着sookie,我得问问。在爱人之间,所有人都说他们是吸血鬼对吗?”
我只是笑了笑。
那天晚上bill来到了酒吧,天黑之后,我工作很晚,因为一个午夜服务生的车坏了。这一秒他不在,下一秒他就出现了,他慢慢的坐下以便我能看到他。如果bill对我们之间的关系在公众面前有任何疑虑的话,他就不会表现出来。他牵起我的手然后亲吻了他们,我感觉他的吻落在了我的手背上。
“你今晚怎么样?”他悄悄地问,我有点发抖了。
“有点……”我发现我找不到词汇了。
“你可以晚点告诉我,”他建议着。“你什么时候下班?”
“Susie一到,我就好了。”
“来我家。”
“好的。”我对他笑笑,感觉头脑一下子明朗起来。
Bill也笑了,我在他附近影响着他,他的尖牙真缓缓露出来,可能除我以外任何人都会有点小小不安。
他弯下腰来吻我,就像一束光射到我的脸上,然后他离开了。但就在他离开的那时起,这个晚上又变得枯燥乏味,就像地域。
这时Malcolm和Diane进来了,他们放任着让门开着,就好象在做一扇华丽的大门,当然,他们确实在做。我想知道liam在哪。或许在停车吧。多么希望他们把他留在家里啊。
小镇上的伙计越来越习惯bill了,但浮夸的Malcolm和Diane却引起轩然大波。我的第一个想法是这不会帮助人们习惯bill和我。
Malcolm穿了一件皮裤和一种连锁公司的T恤。他看起来就像某些在摇滚专辑上的人。Diane穿了一件带有莱卡的晋升衣裤还是其他什么薄的,有弹性的衣服。我肯定如果我想的话我能数清她的X毛。黑人不会来merlotte酒吧,但如果有一个黑人在这是绝对安全的话,那就是diane。我看到拉法叶瞪大眼睛。
当两个吸血鬼看见bill时,他们装出了吃惊的害怕,看起来就像酒鬼一样。尽管我看出bill因他们的光临很不高兴,但他还是控制了他的情绪保持沉默,就像他往常一样。
Malcolm亲了亲bill的嘴,也亲了亲diane。很难说这种问候方式对于酒吧客人来说实在太有冲击性了。Bill显示了一丝厌恶,但很快,我猜他是想要和小镇上的人融洽相处。
Bill也不是傻瓜,他走回来搂住我,他把自己游离在了吸血鬼之外,置身于人类之间。
“那么你的小服务生还活着,”diane说,她清脆的声音传遍酒吧每个角落,“真惊讶。”
“上周她的祖母被谋杀了,”bill安静的说,他试着吓住diane。
他褐色的眼睛望着我,我感到一阵寒意。
“真的吗?”他笑了起来。
真是的,没有人会原谅这一刻的她。如果bill正在找方法捍卫自己的话,那我会把这个场景写下来。另外我能感觉到酒吧人们所发出的厌恶连带着施加到了bill这个叛徒的身上。
当然……对于diane和她的朋友来说,bill就是一个叛徒。
“有人要来杀你吗,宝贝?”她用手指勾着我的下巴,我把她的手拿开了。
如果Malcolm没有抓住她的手的话,她还会再碰我。
“bill,”他说,好像他正把全部力气用来压制diane而没有对bill用什么力气,“我听说小镇的安全系数正以可怕的速度下跌。Shreveport的一只小鸟告诉我你和你的朋友曾经去吸血鬼酒吧询问吸血鬼杀死尖牙粉的事情。”
“你知道那是我们的事,不是别人的,”Malcolm继续说,他的表情突然变得很可怕。“我们中的一些人不想去看棒球游戏和……”(我猜这里他正在搜寻一些令人作呕的人类的记忆)“烧烤!我们是吸血鬼!”他很高雅迷人的讲述这些话,我猜酒吧里的大多数人都被他的魅力唬住了。Malcolm很聪明,这足以是他抹去刚才diane造成的人们对他们的坏印象。
我用我能调动起来的每盎司重量踩在了他的脚背上。他露出了他的牙给我看
“为是么你不离开这呢,先生,”rene说。他无精打采的,一只手喝着啤酒。
事情在这时失去平衡了,当酒吧里就要演变一场大屠杀时,我后面的这些人没有一个能领会吸血鬼是多么强大,无情。Bill站到了我的前面,事实是merlotte里的每一个公民的前面。
“好吧,如果你们不想……”Malcolm说。他的一身肌肉随着他的话语突然颤动了起来。“这些好人可能想吃肉了,diane,做做人道的事吧,为了他们自己,或者是和我们曾经的朋友bill。”
“我想我们的小服务生想要和bill做人道的事,”diane说,
当他们离开酒吧时,酒吧里的人都不寒而栗,我感觉最好离开,尽管susie还没有来。Bill在门外等我;当我问她为什么时,他说他想要确认他们真的离开了。
我跟着bill回了家,想象着我们轻易的摆脱了吸血鬼的监视。我想知道DianeandMalcolm为什么来;这很奇怪,他们竟然从那么远的家来到酒吧。而没有做什么实质性的工作。或许他们只是来破坏bill的前景。
Bill的家和我上次来时有很大不同。这个令人作呕的晚上,我见到了其他的吸血鬼。承建商真的来了,无论是出于害怕还是高额回报他们还是来了,或许两者皆有。起居室重新装修,墙纸换成了白色,上面布满了花纹。硬木地板也清理了,它们发着亮光就像他们本来就是那样。Bill带着我来到厨房。炊具随意自然的摆着,但很明亮,还有一个放满人造血的冰箱。
楼下的浴室也很华丽。我知道bill绝不会用浴室的;至少那是人类的主要功能。
“我喜欢淋浴,”他说,他指了指在角落处的一个干净的淋浴间。它大得足以容下两个大人或是一两个矮子了。“我喜欢躺在热水里。”
“那是什么?”我问。
“那是一个SPA”他骄傲的说。
“它里面有座位”我说。
“或许我们可以一起洗个澡?”bill建议。
我感觉双颊像火再烧,我的心跳加速了。
“就现在?”他的手指弄着我的衣服,它卷起着我的黑色短裤。
“好的….或许。”我不敢直视他了,我想起这感觉是多么棒,这个男人比我见过的男人更男人,包括我的医生。
“你想我了吗?”他问,他的手掌正在解开我的短裤,然后把他们拉下来。
“是的,”我马上回答,因为我知道那是真相。
他笑了,然后他跪下来几乎贴到了我的耐克鞋。“你最想我什么,sookie?”
“我想念你的沉默,”我脱口而出。
他向上看我。
“我的沉默,”他说。
“我不能听到你的想法。你难于预测,bill,那多棒啊。”
“我想你说的是其他的。”
“是的,我也想。”
“跟我说说”他邀请着,他脱下我的内裤和短裤。
“bill!这很尴尬,”我抗议。
“sookie,不要在我面前不好意思。至少是我。”他站起来了,脱下了我的T恤和bra,他把手游移在我肌肤上那些他曾经留下的记号,他把注意力放到了我的胸部上。他脱下他的凉鞋。
“我会试一下,”我说,我看着我的脚趾。
“帮我脱衣服。”
现在我可以了。我解着他的衬衫扣子,把他们从裤子里弄出来,从肩膀上脱下来。我解开他的腰带,开始去解他裤子上的腰部纽扣。扣子很难解,我有一份工作了,我想要是还解不开的话,我就要哭
来了。我感觉自己很笨拙,无能。
他把我的手捉住放在胸膛。“慢点,sookie,慢点,”他说,他的声音已经失去了柔和和冰冷。我感觉自己正在放松,我开始捶打他的胸膛当他一样那么对我时,我用手指缠卷着他的发丝,轻轻捏着他的乳X,他的手放在我的后脑勺上轻轻的按压。我不知道男人会这样,但bill确实做了,因此我很公平的对待着另一变得乳X,舔着。当我那样做时,我的手又恢复了解纽扣的工作,这是纽扣容易对付多了。我正脱下他的裤子,手指滑了进去。
他把我放在spa里,睡在我的腿边冒起水泡。
“我可以先为你洗澡吗?”他问。
“不要,”我几乎窒息的说。“给我香皂。”
wwW.7WENXUE.com^下 ?书? 网
上一章 下一章 (可以用键盘方向键翻页)返回目录 写写书评 莎莲·哈里斯作品集
莎莲·哈里斯其他作品: 《亡者俱乐部(真爱如血、南方吸血鬼3)》《达拉斯惊魂(真爱如血、南方吸血鬼2)》《最坏的死(南方吸血鬼8)》《死亡就像门钉(南方吸血鬼5)》《死亡就像门钉(真爱如血、南方吸血鬼5)》《离开死亡(南方吸血鬼9)》《绝对死亡(南方吸血鬼6)》《绝对死亡(真爱如血、南方吸血鬼6)》中国彩票《深夜复活(真爱如血、南方吸血鬼1)》

鑫彩网彩票app 北京赛车开奖记录 江西时时彩官方 内蒙古快3开奖直播 香港49选7开奖结果记录
四川金7乐官网下载手机版下载安装 十一选五的开奖结果 极速飞艇 骗局 尊龙娱乐 国彩彩票是官方的吗
天津十一选五遗漏 广西快乐10分钟走势图 热购彩票的玩法 利信娱乐开户 玩澳洲幸运5怎么才能赢
11选5赚钱方法 内蒙十一选五遗漏数据 时时彩平台 七色星露国语版 bbpk3彩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