欢迎光临 下书网 收藏本站(或按Ctrl+D键)
手机看小说:m.xiabook.com
背景:                     字号: 小号 中号 大号 加大    默认

《深夜复活(南方吸血鬼1)》第五章

接下来的两天我想了很多。为了远离不安人们总是会去思考一些新的事,而我恰恰已经自上个星期以来就很不安了。再吸血鬼酒吧的人很孤独,他们就像是食物,对吸血鬼而言没有任何意义,自从我认识了第一个吸血鬼,现在我认识了越来越的。
小镇上的大多数男人都被叫进了警察局,为的就是询问dawn的命案以及她的特殊癖好。这已经够尴尬的了,andy大侦探几乎业余时间都耗在了酒吧里,虽然喝着啤酒,但却密切注视他身边发生的事。但却没有人注意到他。
他总是坐在我负责的桌子上。开始和我玩沉默游戏。当我走去为他服务时,他可能正在想一些挑衅的事,好让我说一些什么。他根本就不知道那样有多猥亵。他就只是想让我读到他的思想。我不明白他为什么这样做。
那么,我差不多给他拿了五六次东西,应该是健怡可乐,他正在和我哥哥嬉闹。当我走过去的时候我很紧张(想知道一些事情,但不想知道得一清二楚)我提醒自己少惹麻烦,就像以前上学时的那样。
我不小心把可乐洒在了andy的外套上。
我急忙步出酒吧。
“怎么了?”sam焦急的问。
我摇摇头,不想去解释。
“他说了什么让你生气的话吗”sam问道,他的声音很低沉很生气。
“他只是那样想。”我绝望的说,“故意激怒我。”
“XX养的”sam说。我还从没见过sam这么说过话。
最后我还是哭了,而且一发不可收拾。我正试着把悲伤转化成一点快乐。
“回去吧,”我说,这样矿工我很尴尬。“我马上就好了。”
我听见酒吧后门打开又关上的声音。我想Sam已经听了我的话回去了。但令人吃惊的是andy站在我后面他说“对不起,sookie。”
“是Stackhouse小姐,AndyBellefleur,”我说。“对我来说你最好找出dawn和Maudette命案的凶手,而不是盯住我,和我玩心理游戏。”
我转身看向他。他看起来很尴尬。我想他是真诚的道歉的。
Sam弯着他的胳膊,充满了气愤。
“Bellefleur,如果你再来的话,坐到其他人负责的区域,”他说,他明显压抑着声调。
Andy看了看sam。他最后走向了他的车。
“对不起,sookie”sam说。
“不是你的错。”
“你想早点下班吗?今天不太忙。”
“不,我要做完。”
我们走回了酒吧,当我们回来时有一些人都在看我们两个,没人问我发生了什么。只有一对夫妇坐在我的区域,他们正忙着吃吃喝喝,现在还不需要我。
“bill今晚真的要去和“烈士后代”互动吗?”
“是我奶奶组织的。”
“你要去吗?”
“我还没打算去。”在bill主动找我之前,我不想见他。
Sam没有再说什么,晚些时候,当我在办公事整理我的钱包的时候,他进来了,摆弄着他桌上的一些纸张。他想要和我说话,我感觉到他的一点愤怒情绪。
和andy一样,他本可以直接问我,而不是和我做心理游戏。
像bill一样。他也可以直接表达他的意图,而不是忽冷忽热的。
“什么事吗?”我说
“我想问你想不想和我去那个互动交流会,之后再喝杯咖啡。”
“好的,”我说。此时我脑子晕晕忽忽的,响起了我在dawn门前握住他手时的情景。
“棒极了。那七点二十我去接你,其他时间也可以。宴会在七点半召开。”
“好的。到时候见。”
如果我在待久一点,我就要做一些我也想不到的奇怪的事了,我走向我的汽车。回家。
我只用了四十几分钟就回家了。Gran已经把晚餐做好放在桌上了,她必须要先出发到会场去。
“我想知道他会不会来?我们在教堂开宴会,但这已经是最好的。”gran说。
“他回来的,我猜。”我说。“我想吸血鬼害怕教堂是错误的观点,尽管我从没问过他。”
“那悬挂着一个大十字架”gran说。
“总之我也会在那的,”我说。“我会和sam一起去。”
“你的老板?”gran很惊讶。
“是的。”
“哦,好吧。”gran笑了起来。对于宴会她很兴奋。她会向bill介绍她的朋友的。对于自己的孙女开始约会她也很兴奋。
“我们走吧。”我说,“我可能会在宴会结束一小时后才回家。”在镇上没有多少喝咖啡的地方餐馆也不是理想的地方。
“好的,宝贝。不要着急。”gran已经换好了衣服,饭后我把她为这大事准备的曲奇托盘和大咖啡罐装好。奶奶已经把她的车开到后门,这样我们可以少走好多路。她开心的不得了,我们装车的时候她一直大呼小叫喋喋不休。这真是她的夜晚。
我甩掉工作服,冲进浴室。涂沐浴露的时候,我就开始想该穿什么。不要黑的,不要白的,我已经厌烦了Merlotte’s女招待制服的颜色。我又刮了腿,没时间洗头发再弄干了,但是我昨天晚上刚洗过了。我冲过去拉开衣橱开始找。Sam见过那套白色小花礼服了。穿粗棉的套头衫去见奶奶的朋友们不合适。最后,我拉出来一条卡其布休闲裤和古铜色丝绸短袖上衣。我还有好看的棕色皮凉鞋和棕色皮腰带。我挂了一条项链,塞了一对大大的金耳环,然后我就准备好了。Sam就像在计时一样,按响了门铃。
我打开门的时候,有瞬间的尴尬。
“欢迎你进来坐会儿,但我们的时间只够——”
“我很乐意进去坐会儿,但我们的时间只够——”
我们俩一起大笑起来。
再去教堂的路上,我们都很沉默。
我锁好门又拉了一下试试。Sam赶快去拉开他的卡车门。一想到穿短裙爬那个高高的驾驶室的情景,我真高兴我穿的是长裤。
Sam满怀希望地问,“要不要扶你上去?”
我忍住笑说,“我觉得我上得去”。
我们默默地开往社区大楼。这大楼位于BonTemp镇战前就有的老城区。这大楼不是战前的,在它的位置上有一座建筑在战争中毁掉了。没有记录标明以前是什么样的建筑。
光荣就义后裔会里人员混杂。有一些风烛残年的会员,有一些鹤发童颜的会员,甚至还有几个中年男女。但是没有年轻人,奶奶对此经常哀叹,还意味深长地扫视我。
SterlingNorris先生,我奶奶的老朋友,BonTemps的镇长,也是当晚的迎宾。他站在门前与每一位来客握手寒暄。
“Sookie小姐,你每天都变得更美,”Norris先生说,“还有Sam,我们好久没见你了!Sookie,那个吸血鬼真的是你的朋友吗?”
“是的,先生.”
“你能确认我们都很安全吗?”
“是的,我确信你们都安全。他是一个非常好的……人。”生命?实体?如果你喜欢活死人,他不就是非常优雅吗?
“如果你这么说”Norris先生怀疑着,“在我们的时代,这简直就是天方夜谭.”
“哦,Norris先生,现在还是你的时代啊”我带着人们期望看到的欢欣微笑说道。他哈哈笑着示意我们进入,这也是人们期望他做的。Sam拉着我的手,有点强拉着我到后排的金属椅子,坐下的时候我朝奶奶挥手致意。宣讲会马上就要开始了,房间里大概有四十个人,BonTemps的大集会了。但是Bill不在。
后裔会的主席,一个高大结实的女人,叫做MaxineFortenberry,的,走向讲台。
“晚上好!晚上好!我们的贵客刚刚打电话来说,他的车有点问题,晚到几分钟。那么在我们等候的时候,我们继续业务会议吧。
人群安静下来,我们熬过这些乏味的部分。Sam坐在我旁边,胳膊抱在胸前,右脚踝架在左腿上。我特别小心地保持思想警戒和面部微笑。Sam凑过来耳语的时候,我缩了一下,他说,“放松点没关系的”。
我耳语回答,“我觉得我很放松”。
“我认为你不懂怎么放松”
我对他扬起了眉毛。这个Merlotte先生,会后我要说点话了。
这时Bill进来了。全场鸦鹊无声。没见过他的人需要去适应他的外貌。如果你从未和吸血鬼带在一起,你也得适应一下。在灯火通明下,Bill显得比在Melotte酒吧或者Bill自己家的昏暗灯光下,更加地不像活人。决不可能误以为他为普通人。他的苍白是那么地明显,当然,他的黑眼眸看起来更黑更冷酷。他穿了一套薄款蓝色西装,我打赌是奶奶的建议。他看起来好极了。剑眉如弓,鼻如刀削,嘴唇线条分明,白皙的手,颀长的手指,整齐的指甲……他换下了主席,她已经被Bill的抿嘴微笑迷得神魂颠倒。
不知道Bill是不是对整个屋子都是施加了魅惑,或者这些人都倾向于吸引吸血鬼,人群如期地安静。
然后Bill看到了我。我发誓他的眉毛皱了一下。他朝我微微鞠躬,我点头回应,竟然一点都笑不出来。即使在人群中,我好像站在他沉默深渊的边缘。
然后bill开始讲话了。他有讲稿,我看见了很惊讶。除此之外,sam一直在看bill。
“….我们那时没有毯子,几乎连食物都没有,”bill很严肃的说。“有很多逃兵。”
那不是一段令人愉快的回忆,
坐在第一排椅子的人突然举起了手。
“先生,你认识我的曾祖父吗?TolliverHumphries?”
“认识,……他是我的朋友”他停止讲话,停了一会,声音里包含悲情。我不得不闭上眼睛。
“他怎么样?”这个男人又问。
“好吧,他无论在什么时候都很勇敢,那也就是他死亡的原因。”他带着尴尬的笑容。“他很勇猛。也不会浪费一丝光阴。”
“他怎么死的?你当时在吗?”
“是的,我在,他在离这二十公里远树林里被北方的阻击手击中。由于饥饿,他行动的很缓慢。我们都一样。到清晨的时候,天气很冷了,Tolliver发现了一个可怜的伤兵正躺在空地上。那伤兵并没有死,一整个早上。他都在哀求我们救救他。他知道如果没人那么做的话他就会死去。”
整个房间静得就连一根针掉在地上都能听见。
“他尖叫着呻吟着。我几乎要自己给他一枪好给他个痛快了,起码这可以减轻他的痛苦,但我没有那样做。那是谋杀而不是战争,我告诉自己。但是不久我倒希望我真的杀了他,因为大约两个小时之后,Tolliver告诉我他正计划爬过去打算营救他。我叫他不要过去,甚至吵了起来。但是Tolliver告诉我那是上帝的旨意,当我们所有人都隐藏在树林里时,他还一直在祈祷”
“尽管我告诉了他上帝不希望他这么愚蠢的浪费生命——他家里的妻子还孩子真祈祷着他能平安回家——Tolliver让我转移不对然后他自己去救他。他跑到空地上,尽量把那个伤兵拖到我们这来。但是枪声响起,Tolliver死啦,同时,那个伤兵又在尖叫着求救。”
“他怎么样了?”Fortenberry夫人问,他的声音很肃静。
“他活了下来,”bill说,他的音调让我不寒而栗。“他挨到了傍晚,趁着月色,我们可以救他了。”
所有的人因为bill的回答而舒了一口气,前排的老人家也知道了他的祖先人格是多么的高尚。
我以为到会的人不会为吸血鬼的演讲做任何准备,但结果他们很着迷,他们被打动了。
当bill回答完最后一个问题时,数以千计的掌声响起,或者至少这四十多人的掌声就像几千个人发出来的。就连sam。这个biii的头号非bii粉丝,也鼓起掌来。
除了我和sam之外,每个人都想找bill私下聊聊。他被人群簇拥着,我和sam挤出了人群,向sam的车走去。我们去吃了晚餐,很棒的食物。我也饿了,sam只喝了咖啡和吃馅饼。
“很有意思。”sam说。
“bill的演讲吗?是的,”我说。
“你对他有感觉吗?”
“是的,”我说
“sookie,你和他没有将来的。”
“另外,他只是一时的在这,我希望将来的几百年他就会去别处。”
“你永远也理解不了一个吸血鬼”
我不应该生气的。但是,我要向sam指出,和一个人类在一起也不一定会有将来。
“那有什么问题吗?sam?”
“我喜欢你,sookie。做朋友或是其他的什么的…”
啊?“我不喜欢你站错队。”
我看看他。有点怀疑地撇撇嘴。
“当然,”我说
“我一直都喜欢你。”
“在你意识到这之前,你在别人对我表示出意思之后等的够久得了?”
“那值得。”他还有什么要说,但没有下决心。
无论那是什么,他都不会说了。
“我们走吧,”我说。我想我最好尽快回家。
我比我想的还要晚回家。Gran的灯还亮着,但余下已经没有灯火了。我还没有看见她的车,我以为她把它停在后面了。门廊的灯还在为我亮着。
Sam打开车门,我走下车。sam忽然抓住我的胳膊吻了我。
这感觉比我想的还要好但马上理智回来了,“这是老板啊。”
我马上挣脱开来,他意识到我无声的拒绝。“今晚我很开心,”我说。我不想吵醒gran,我不想让自己听起来很快活。
“我也是。什么时候再出去?”
“看看吧,”我说。我真的不知道对sam是什么感觉了。
我直到看着他开车走远才进屋。我关上了门灯进到了房子。我很累了真的很想睡觉了。
有些东西不对。我在起居室中间停了下来。我仔细环顾四周。
一切如旧,没什么不对啊?是的,每件事都和平时一样。是气味!那是一种一分钱硬币的气味。一股铜的气味,很刺鼻的,咸的味道。
血的味道。我马上意识到了,这味道不是来自楼上浴室里的味道。
“gran?”我叫道。我很讨厌我此时声音中的颤抖。
我前破自己动起来,我来到了她的房门口。她的门看起来没有什么不一样。当我进到房间里时我打开了灯。我的房间和我离开时一样。
浴室是空的。卧室是空的。我打开了最后一盏灯。厨房里……
我大叫着,一声接着一声。我的手在空气里无用的挥舞着,我听到我身后传来一声轰隆声,但我不关心那个。一双手捂住了我,不断地摇晃我,一个身躯隔绝了我和我在厨房地板上看得到东西。我没有认出是bill,但是他抱起我,把我带到了起居室。我再也不能待在厨房了。
“sookie,”他严厉的说,“镇静点!不要这样!”
如果他温柔对我一点的话,我可能还会尖叫。
“抱歉,”我说,脑子仍一片混沌。“我就像你说的那个男人。”
他茫然的看着我。
“你故事里的那个伤兵”我解释道。
“我们得报警。”
“当然。”
“我们。得打电话。”
“等等,你怎么在这?”
“你祖母和我一起来的,但我坚持和她回来,帮她停车。”
“为什么你还在这?”
“我在等你。”
“你看到是谁杀了她吗?”
“不,我回了家,穿过墓地,又折了回来。”
他穿着蓝色牛仔裤和T恤,突然我开始傻笑起来。
“她是最重要的,无价的,”我说,我哭了,很突然地。我拿起电话,打了911。
Andy五分钟之后就赶到了。
我在酒吧里找到了哥哥。我尽量告诉他发生的事情。Terry那个晚上正在为sam带班。他叫jeson回来,我也问terry我是不是要打电话给sam,我遇上麻烦了,可能一两天不会去工作了。
Terry一定是马上就给sam打了电话,因为sam几乎在三十分钟内就赶来了,而且还穿着聚会时的衣服。
不久jeson来了,当我告诉他gran死了,死于谋杀时,他只是看了看我。在他的眼里看不出什么情绪。后来他蹲在地板上,头沉入到膝盖上,他抱住我,我和他相拥着,我靠在了他的肩膀上,我们就这样呆了一会。
Bill和sam出去了,就坐在草坪上的椅子上,警察也在外面。不久我和jeson被叫了出去问话,至少我离开了那里了。这是一个任何的夜晚,我面对着我的房子坐着,所有的灯都亮着,就像一个生日蛋糕,人们在里面进进出出,就好像开party一样。
“怎么回事?”jeson最后问。
“我从聚会上回来,”我的语速很慢。“当sam开车走时,我意识到什么东西不对。我检查了每个房间。”我怎样发现gran的死亡的经过就像一个故事,很官方的版本。“当我进到厨房的时候,我发现了他。”
Jeson缓缓的转过头来看着我。
“告诉我。”
我无声的摇着头。但他有权利知道。“她被袭击了,但她试着还击,我想。某个人割伤了她,然后扼杀了她,看起来就是这样。”
我不能再望着jeson的脸了。“都是我的错。”我喃喃的说。
“你怎么那样说?”jeson说,
“我宁愿想dawn或是Maudette一样被什么人杀死,而不是gran。”
我能看到jeson此刻脑袋里的想法。
“当她在聚会时,我应该在家,但最后几分钟我和sam出去了。我的车像往常一样停在那,我们是做的sam的车。当gran想停车时,她把它停在了后面,因该是我在这的,而不是她。她和bill回来的,但是他帮她停车去了,而且回去换了衣服。当他离开之后,就有人…杀了她。”
“你怎么知道不是bill?”jeson问道,刚好bill不坐在这。
“我们怎么知道不是别的任何人?”我说。“可能是任何人,任何我们认识的。我认为不是bill。我不认为是bill杀了dawn和maudette。我想是其他人杀了她们俩。”
“你知道,”jeson说,他的声音很大,“祖母把房子里的一切都留给了你?”
他就像在我的脸上浇了一盆冷水。我看了看sam,bill的眼神变得更深沉了。
“不。我确信你和我都会共同拥有这些。”
“她也把土地留给你了。”
“你为什么要说这些?”我又要哭了,但我此时的眼泪都已经流干了。
“她不公平!”他喊叫着。“就是不公平,现在她也不能改正了!”
我颤抖着。Bill把握拉起来,带着我走了起来。Sam和jeson坐
在一起,很认真的再和他讲话。
Bill抱着我,但是我还是一直颤抖。
“他故意的吗?”我问?没有期待bill会回答我。
“不,”他说。我很惊讶的抬起头来。
“不,他不能救你的祖母,他对此毫无办法。因此他会变得生气。而不是生你的气,它是对凶案生气。”
“我想你说的让我感觉好点了。”我老实的说。
“嗯,我曾在夜校上过一些心理学的课,”吸血鬼BillCompton说。
我忍不住想“为什么gran把一些留给了我,而不是哥哥?”
“也许不久你就会想出来的,”他说,那对我而言看起来很好。
Andy从房间里出来,站在台阶上,仰望着天空,就好像上面写着线索似的。
“Compton”他严厉的教导。
“不,”我说,我几乎咆哮了。
我本能的感觉到bill看了看我,带着轻微的惊讶。
“已经发生了,”我气冲冲的说。
“你在保护我,”他说。“你认为警察会控告我谋杀罪。现在你认为andy会认我是你奶奶凶案的嫌疑人。”
“是啊。”
他深呼吸了一下。我们走在黑暗处,andy又叫了一遍bill的名字。
“sookie,”bill绅士的说,“我确信你才是受害者,你也的确是。”
听到有人这么说我很感动。
“我没有杀她们。如果这些凶手是一个的话,我才不会那么做,他看着吧。即使他是Bellefleur”
我们开始走向亮光处。我希望这里一个人也没有,我希望所有的灯光和人群都消失,BILL也在其中。我只想和我的祖母呆在一起,我想让她高兴,就像我们最后在一起的时光一样。
这是没用的还有点幼稚的想法,中国彩票:但我希望他成真。灾难在不经意中来临了,你完全预想不到。
我的哥哥,jeson。站在我前面打了我一巴掌。
我完全没有想到,很痛,我几乎要失去平衡了倒向一边了。
Jeson又看了看我,但是bill快速的冲到了我的面前,他的尖牙露了出来,很恐怖。Sam也按住了jeson。
Andy被这想不到的一幕震惊了。但几秒钟之后他就走到了为我们之间。他看了看bill,然后吞咽了一下,然后还是很稳定的说“Compton,冷静,他不会再伤害她了。”
Bill深呼吸几次,控制着吸jeson血的冲动。我不知道他在想什么,但是我能读懂他的肢体语言。
我不能精准的读懂sam的想法,但我知道他很生气。
Jeson哭了。他脑子乱哄哄的,各种情绪就缠着。
Andy对我们几个都没好感,他希望能找个理由逮捕我们几个之中的任何一个怪物。
我无力的挪动着身子,然后碰碰受伤的脸颊,希望通过此来转移我心里的疼痛,这些悲痛可怕的折磨着我。
我想这个夜晚都不会结束。
殡仪馆使者最大的,牧师是这样说的。在明媚的夏日阳光下,我的祖母被埋葬在我父母的旁边,那是一块位于bill家和我们家之间的我们家族的墓地。
Jeson也变开朗了。那现在是我的房子了。房子还有周围的地都是我的了,gran的存款被我们两个公平的分配了,gran也规定如果我想要完全拥有她的房子,那我要把我父母的房子给jeson。那很容易,我从没想要从jeson那分一半,如果我在那样做的话,jeson可能会在举他的拳头;我绝不会幻想从他那分一半。Gran把房子留给了我,让我很感动。她比我更理解jeson。
很幸运我还有酒吧的收入,我给房子和土地交了税后,我还是赚的。
“我猜你想搬家,”MaxineFortenberry说。她在整理厨房。
“不”我很惊讶的说。
“但是,亲爱的,他就发生在这里”她脸上写满了关心。
“和糟糕的比起来我有更多愉快的记忆在这,”我解释道。
“哦,那很好,”她说,“sookie,你真是比任何人给你的评价都聪明。”
“谢谢”我说,
“你的朋友去葬礼了吗?”
“我的朋友,bill?不,他没有。”
她很茫然的看着我。
“葬礼是在白天举行的。”
她还是不懂。
“他不能出来”
“哦,当然!我真傻啊。他真的会飞吗?”
“他说他能。”
“你知道,我很高想他能来讲话,和他交谈真是一次特殊地经历。”
我点点头。
“关于凶案,我有很多感想,sookie。很多人说是吸血鬼,他们要为此负责。我不认为是bill做的,但人们想看看bill。”
“吸血鬼之间有不同,”我说。
“那就是我告诉andy的”她说,“我跟他说你应该去看看其他人,那些人不合群,不像bill,他真是努力着融入我们。”
(之后就是参加葬礼的人在sookie家帮忙,慰问。兄妹间的关系也没那么紧张了,之后只有一段对话,是sookie和一个来慰问的女人的。)
“我很抱歉,孩子”她说,我几乎不记得她的名字了。她是Methodist。她有三个孩子。
“看到你们两个这样孤单我很悲伤,那是我想起了你的妈妈和爸爸。”她说。我看了一眼jeson又看了看这个女人,点点头。
“是的”我说。但在她没开口之前我听到了她的想法。我开始发晕了。
“但是你的伯父在哪啊?他还活着吗?”
“我们没联系了,”我说,
“但他是她的兄弟啊!当然,你…”她不说了,因为我凝视着她。
其他人也问到了叔叔的事,但我们给出这是家务事的回答。那个连名字都不记的的女人带走了一些沙拉,我还计划着要把这些沙拉在她走之后就扔到垃圾桶里呢。
“我们会告诉他的,”jeson说。我戒备起来;我不期望知道他现在的想法。
“你告诉他吧,”我说。
“好的”
那是我们这几天以来说过的唯一一句话。
wWw。xiaBook.com下 &书& 网
上一章 下一章 (可以用键盘方向键翻页)返回目录 写写书评 莎莲·哈里斯作品集
莎莲·哈里斯其他作品: 《亡者俱乐部(真爱如血、南方吸血鬼3)》《深夜复活(真爱如血、南方吸血鬼1)》《最坏的死(南方吸血鬼8)》《亡者俱乐部(南方吸血鬼3)》《死亡降临世界(南方吸血鬼4)》《达拉斯惊魂(南方吸血鬼2)》《死亡就像门钉(真爱如血、南方吸血鬼5)》《达拉斯惊魂(真爱如血、南方吸血鬼2)》中国彩票《离开死亡(南方吸血鬼9)》

山东十一选五 尊亿娱乐登录 贵州快3开奖结果全部 青海快三 广西十一选五软件
通博彩票网 趣赢娱乐官网下载 北京11选五走势图 江苏11选5有几种方式 宁夏十一选五历史记录
河北省福利彩票 一点红心水论坛 极彩娱乐靠谱吗 广西快乐十分app 辽宁十一选五开奖走势图
贵州11选5开奖直播 热购彩票注册 青海快三推荐号5月8日 9号彩票 福建体彩大乐透走势图