欢迎光临 下书网 收藏本站(或按Ctrl+D键)
手机看小说:m.xiabook.com
背景:                     字号: 小号 中号 大号 加大    默认

《网王-面具》网王-面具_第122章

WWW.xiabook.com年眼中的泪水,中国彩票:搂紧她的脖子,牙齿咬著唇,把红通通大眼楮中的泪意逼了回去。

平谷站在一旁,苦笑,无力感踩在她的痛处,使她成为彻头彻尾的局外人,而且自私卑鄙地连自己都嫌弃痛恨。

果然,为了自己的目的,已经开始不择手段了吗

再转身,是娃娃望着她,彻彻底底冰冷陌生的目光。

**************************************************************

“原来是这样。”年轻的女老师怜山看着娃娃,惋惜地开口”可惜了,这么漂亮的孩子,竟然生了这样的怪病。”

平谷拉著娃娃的手,一边向老师陪笑脸,一边流冷汗。

撒谎呀,可真不是她的专长。

她告诉青春小学的老师,娃娃之所以不能开口说话,是因为生了怪病,暂时性失语,需要一些时间。

自然,除了这一点,她还是完全有资格上小学的。

“所以,在学校时,希望您能对小女多多关照。”平谷弯腰,深深鞠了一躬。

“您太客气了。”怜山老师回礼,温和地摸著娃娃的脑袋“能生出这么可爱的孩子,作为母亲的您真的很有福气。”

可是,突然,娃娃漂亮的眸中满是悲伤,挣脱了平谷的手,愤怒地把她推到一旁,飞快地跑出教务办公室。

平谷向怜山倒了歉,著了急,跟出去,却不见了娃娃的踪影。

青春小学说大不大,说小却也不小,眼下正值周末放假,校园里空荡荡的,令一个小孩子迷路,空间还是绰绰有余的。

校园中,总共有三座教学楼,两个操场,之于在这里念完小学的菊丸清浅来说,室外场地的变化并不算大,她勉强还能靠著记忆寻找,可是,那么多教室,她一间间地找,要找到什么时候?

但是,此时的平谷也顾不得许多了,脑中只剩下娃娃刚刚看着她受伤的眼神。

“娃娃!娃娃!娃娃”她大声喊著,心底指望着小家伙从角落里悄悄现身,看着她,冷著脸不说话也无妨,她心中总是高兴的。

明明清楚的,娃娃不会应她一声。

但是,看着渐暗的天色,她心底隐约模糊存了个意念──娃娃躲著不出来也没什么,只要她听得到唤她的声音,知道自己不是一个人,不是寂寞的就好。

不晓得为什么,兴许是做母亲的直觉,她觉得娃娃很孤独,很寂寞。

平谷如是想著,想著,却突然大笑起来,在黑暗中,找不到路。

多可笑,说什么做母亲的直觉,她又哪里做过一天母亲,自己说是便是,像个小丑一般,时刻提醒著自己,刻意去做母亲,爱怜著娃娃,只是因为恐慌和负罪感,只是因为自己自私,只是因为自己把她抛弃了七年,只是因为寂寞罢了。

她做平谷枫那么久,每天照著这个女子临终的嘱咐,战战兢兢扮演著平谷,只是等著有一天,属于平谷枫的印迹完全消失,到那时,她才能真正活著

所以,她只是为了自己能活著,才眼睁睁地看着自己亲生的孩子走到今日,被人害得无法开口说话

妈妈,她又凭什么

“娃娃!”她不知道自己走了多少层楼,推开了多少教室的门,直至月色爬上梧桐,直至头脑变得麻木,直至声音嘶哑。

6-3,她抬头,看着铭牌,细长的手抓著墙角,汗水已经浸湿额发。

缓缓推开门,寂静中,声音有些尖锐。

月光静静温柔地洒在那个孩子身上,她趴在最后一排墙角的座位上,小脸埋在手臂中,一动不动,小小的,带著宁谧的气息。

平谷轻轻走过去,听到了娃娃平稳的呼吸声,带著酣然,小嘴张张合合,像是在发声,她轻轻跪坐在地板上,却什么都听不到。

在做美梦吗?

她微笑着,学著娃娃的模样,把头枕在手臂上,侧著脸,缓缓闭上眼楮,鼻子轻轻温柔地蹭著娃娃的小鼻子,用呼吸感受著小家伙的呼吸。

这样的感觉,她很久很久以前也有过。当时,这个小东西,还在她的腹中呢。调皮的时候,总会踢她几脚,不管是不是因为她的坏身体挨饿受苦,依旧会很坚强很坚强地活著,向她这个做妈妈的大肆宣告著存在感;如果,她一直吐,无法咽下的时候,或是胃痛得难受的时候,娃娃又会乖巧得不像话,不踢不闹,安安静静的,和她一起听周助讲故事

对不对,宝贝

她的眼楮紧紧闭著,细长的指沿着桌子的一角缓缓摩挲,到达记忆的地方,指尖停滞,轻轻滑过当年刻过的字迹,歪歪扭扭的“周助”。

含著笑,眼泪流了下来。

这样,他们也算一家团聚了吧

**********我是第三封情书的分割线********************************

娃娃三个月了,晴转阴,和老婆大人一起感叹自己老了的心情

娃娃,今天是爸爸妈妈的母校青春小学一百年的诞辰,机会难得,嗯,所以,爸爸和妈妈决定,我们一家三口一起去踏青,呃,不,是祝贺。

呵呵,看到这么小的桌子,好怀念呐爸爸和妈妈念小学的时候都好小,我还记得,浅浅当时个子小小的,头发很长很漂亮,但却很调皮,总是欺负别的同学(不用怀疑,这个“别的”,绝对不包括爸爸)呢,而且,每次被老师罚站的时候,还会泪汪汪地看着爸爸,爸爸一向心地善良,温柔纯真,每次总是在老师眼皮底下,骗前桌小胖喝加了料的饮料,然后自动站出去,陪著妈妈呐

女孩子,很麻烦的,对不对?爸爸虽然是天才,但是每次为了给小胖配不同的料,还是消耗了许多脑细胞的(不要怀疑,爸爸真的很辛苦。)

呵呵,宝贝,悄悄告诉你一个秘密,妈妈是个破坏狂,除了蹂躏衬衫的癖好,还爱好破坏公物。她呀,在6-3班的时候,在最后一排座位上瞒著爸爸用小刀刻了许多字,歪歪扭扭的,好丑呐不过,看在那些字是爸爸名字的份上,爸爸决定认为这些字其实还算好看当然,和爸爸刻的,完全不能相比,我的“浅浅”,刻在了妈妈没有发现的角落,很清秀干净的一块,不可以告诉她哟,呵呵

最后一句,这么坏的习惯,好孩子绝对不可以学,嗯?



第三卷 谁的面具 谁的变迁

娃娃做了一个梦。梦里有爸爸,有妈妈,虽然他们的脸看不清楚,但不知为什么,她心中却十分笃定,他们一定是她的爸爸妈妈。因为,从来没有人,会用那么温柔的声音唤她“娃娃”。

娃娃,娃娃,好好听的名字。

她拉著他们的手,笑着,欢喜著,想要向他们撒娇,想要张口喊他们“爸爸”“妈妈”,可是,却开不了口

“娃娃,你好笨,连话都不会说,我们不要你了,你走吧!”妈妈突然生了气,甩开她的手。

“娃娃,你怎么变成现在的样子,一点也不像天才不二周助的孩子呐”爸爸皱了眉,不再微笑,有些失望地放下她的手。

妈妈,娃娃不是故意不说话的,爸爸,是你要娃娃变成这个样子的,不要不理娃娃

不要,丢下娃娃一个人

小姑娘拿袖子抹眼泪,眼泪却越抹越多,最终糊掉了眼楮,爸爸妈妈再也看不清楚

“娃娃,醒醒,醒醒!”平谷背著娃娃,背部被泪水洇湿,知道她做了梦,著了急,单手摇她。

娃娃肉肉的小脸被平谷暴出的肩胛骨咯得生疼,抽泣著睁开了泪眼,发现自己在平谷背上。

上一章 下一章 (可以用键盘方向键翻页)返回目录 写写书评 书海沧生作品集
书海沧生其他作品: 《网王-面具》中国彩票《昭奚旧草》

p8数字娱乐传播平台 瑞典二分彩 北京赛车pk10微信群 山东体彩网排列三论坛 分分彩皇恩娱乐
大乐透走势图带连线 澳洲幸运5官方开奖结果 秒速飞艇的看法 波克棋牌 广西快乐十分大小走势
二分彩怎么玩 重庆幸运农场玩法 广东体育彩票 浙江飞鱼管业 体彩11选五
吉林十一选五开奖 香港赛马会九龙图库 湖北11选5预测号码 点金胜手粤语21 河北20选5开奖结果i