欢迎光临 下书网 收藏本站(或按Ctrl+D键)
手机看小说:m.xiabook.com
背景:                     字号: 小号 中号 大号 加大    默认

《网王-面具》网王-面具_第108章

http://www.znaed.com.cn子。

我点头表示赞同,与他对视,那目光却瞬间变得黯淡。好像,侥幸著的什么被泼了冷水,期待的什么落了空

可是,他又在侥幸什么期待什么呐

这样伤神费力,不会很辛苦吗?

还是他如我一般,把生命中的渺茫无措当成了乐趣?

不二周助自认并非小人,虽然大多数情况下没有同情心,但与他相交,总算不会辱没那人。

既然是君子兰,我亦诚心称你为君子,为何,不能,君子之交淡如水。

******************************我是浅浅老公的分割线**************

“fuji,你又买了仙人掌喵!”英二在偷笑,虽然他努力在若无其事地掩藏自己的情绪。

我笑,放下了手中捧著的仙人掌。

英二,似乎和手冢一样,很在乎我对仙人掌的态度。

总不见得,人人都爱不二,那么,应该是,人人都爱仙人掌?

“英二,这盆仙人掌,送给你吧。”我想要看他的反应,微笑着望向他的红发。

呃,好想摸一下。

这样的红色耀眼明艳得难以言喻。

虽然能够确认自己是百分之百性向正常的男子,但是,每次,在某些固定的时候,比如樱花开放的季节,比如大雪降落的时候,都会对英二的红头发生出类似欲望的渴求,想要触并,想要亲吻,这种感觉,实在是让人困扰。

“为什么,你不喜欢仙人掌吗?”他的眼楮,琥珀色的透明,带了显而易见的失望。

满满的盈满了水色,复又,褪去光泽。

“呐,太扎人,太尖锐,太积极,太多坚强,太多隐忍,太多固执,实在,不怎么讨喜呢。”我的手指动了,鬼使神差地,轻轻地,触并了仙人球上的小小的刺尖。

然后,手指没有痛,心却痛了起来。

是呀,怎么会这么地讨厌仙人掌。

到底,为什么,会有这样的感觉,这么熟悉贴切的形容,像是呼之欲出,要给固定的谁,半是心疼半是宠溺,却硬生生堵在心口,中国彩票:喘不出气。

甚至,有一种错觉,如果我握紧拳,眼泪会一瞬间流出来。

“可是,你从前,明明一直”英二顿了口,沉默起来。

一直吗?

我把自己都丢了,又哪来的一直?

为什么,每一个都做出十分了解我的姿态,总是有意无意地,在某一时刻,希望激发出不二周助灵魂里住著的那个人

可是,那个不二,有这么好吗?有这么值得记起吗?

还是,他已经被憎恨到别人心底的最深处,想要忘却也已不能

********************************分割线***********************

我站在十字路口,看着对面说着话的两个人。

从背影看来,是手冢。

那么,另一个,是谁呢?

瘦瘦小小的身影,若隐若现的红得明媚的发。

模模糊糊,温暖含糊的影子,撞击了眼中的什么,疼得厉害

看不清楚,为什么,看不清楚

有尖刺的笛声响起,我抬起头,才发现,自己,闯了红灯,跑到了路中央。

到底,是什么时候,跑过来的

公车司机透著玻璃,望着我,使尽摁著喇叭。

我愣愣地,望着那身影,从街角离去。

她没有望见我吗?

迟了一步,迟了一步

一步之遥。

“不二?”

抬头,手冢已经走到了路中央,快步拉著我的衬衣衣袖,把我带到了对街。

空气中,有暖暖香甜的气息,呼吸时,却变得很浅。

那么浅

“浅”我发出了这样的单音节,停滞了,却无法继续下去。

浅什么?

该怎么念下去,该怎么诠释,才能消弭心中的空荡荡。

“不二,这样很危险。”手冢的语速很快,有些强硬地打断了我的思绪。

是,看出来了,你的表情很严肃,很危险。

“呵呵,知道了,下次不会了。”我微笑望着他,开玩笑试探的语气──“手冢,我刚刚看到你偷偷藏著的女朋友了呐。”

“不二,你睁开了眼楮。”他淡淡地看着我“太大意了。”

我哑然。

所以这代表了什么?

我很在乎这件事吗?

“不二,以后,不会再有仙人掌了。”手冢的声音很低沉,很好听。

“不二,你可以从现在开始,做不喜欢仙人掌的不二。”

我忽然,很难过,无法抑制的伤心。

这应该是,哪个不二周助想要的结果?

“不二,我以前不曾问过,虽然很失礼,但是,能不能告诉我,为什么每一次,大家都有不同的愿望,而你的愿望却永远只有一个?”他的嗓音有些干涩。

“娶世界上最贫穷的女子吗?”我笑,反问。

他怔怔看着我,缓缓漾出一抹笑容,像清泉一样的温度。

为什么呢?

嗯,让我想想。

“如果,我娶的女孩,贫穷得,除了我,一无所有”

那么,会不会,永远都不再离开我

会不会,只允许我一个人亲吻著她的发

会不会,只踮起脚对我说“syuzuke,我爱你”

会不会,只有我

会不会,失去了,连去天堂都无法安宁

会不会

那个该死的不二周助,除了空白的记忆和一场三年来不停回荡的噩梦,除了一些浅淡的抓不到的气息,除了本能地喜欢仙人掌的感觉

还给我,留下了什么

而我的人生,除了我自己,还剩下什么



第三卷 谁的面具 谁来了

初秋的天空,淡色的蓝。

接连下了好几日的雨,连绵淅沥,一直未曾停止,扰得行人步伐匆忙。

平谷拉开落地窗前带著略微腐朽气息的枣红色窗帘,看着雨中的行人,轻轻伸了个懒腰。

“枫,你说那位先生今天会来吗?”坐在木桌前的年轻女子边整理桌上的图书,边嘀咕。

“又不是别人肚子里的蛔虫,我怎么会清楚?”窗前的女子微转头,翻了个白眼。

“每次下雨他都来的。”木桌前的女子托腮,对著她口中的平谷,横过一记眼刀,秀气文静的面孔有些滑稽。

“我说这位小姐,你清醒点,咱们这里是图书馆,不是酒吧。”平谷将瘦长的双臂背在后脑勺,眼神有些讥消。

“图书馆怎么了?!图书馆就不能钓男人啦?!!”女子没好气,走到平谷面前,使劲儿揉乱她头上调色盘一般的短发。

“跟你说过多少次了,不要并我有型的头发。”平谷拍掉女子的手,飞快迅速拢平短发。

“啧啧,红的蓝的,可真是好看呐!”女子指著平谷的发,嘲笑。

“你懂什么,这叫潮流!本小姐专门染的,要的就是这个效果!!”平谷转身望着明净的窗,隐约看到了自己红蓝交杂相间的发,淡哂。

“都孩子的妈了,还‘本小姐’呢!”女子蓦地想起什么,捂住唇,猛笑起来。

“谁是孩子的妈来著,那个小丫头就是个无赖,才多大点儿的孩子呀,就知道敲诈勒索了!”平谷窝了一肚子火,想著赖到自己公寓中雷打不动,任她使尽吃奶的劲儿也赶不走的小丫头,心中郁结,几乎要吐出一缸血来。

自己就不该好心,看到背著一个比自己还大的包袱的小丫头,大半夜蹲在对面据说闹鬼的公寓前,一时心软把她带回家,结果请佛容易送佛难,小丫头是个哑巴,一问三摇头,缩在角落里,只会冰著死人脸玩psp。听到“吃饭”跟兔子一样跑得飞
上一章 下一章 (可以用键盘方向键翻页)返回目录 写写书评 书海沧生作品集
书海沧生其他作品: 《昭奚旧草》中国彩票《网王-面具》

北京pk10计划手机软件 甘肃11选5前3 浙江体彩网20选5 排列三试机号 上海麻将
福建31选7中奖 甘肃11选5开奖结果走势图 河北快3 黑龙江36选7最新开奖结果 开时时彩平台判刑多久
青海11选5遗漏查询 极速时时彩群 福建22选5开奖结果昨天 新疆35选7中奖 昨天快乐扑克3开奖结果
快乐双彩奖金公布 七星彩开奖号码 河北20选5大星彩 湖北11选5开奖 浙江十一选五的走势图