欢迎光临 下书网 收藏本站(或按Ctrl+D键)
手机看小说:m.xiabook.com
背景:                     字号: 小号 中号 大号 加大    默认

《网王-面具》网王-面具_第104章

wWw.Lzuowen.com,只有肚子,高高隆起,触目惊心。

她常常憋著,不敢在少年面前吐出来,因为,毫无例外的,每次都有斑斑的血印。

她的生死,几乎,已无转圜的余地。每一个人都清楚,只是,每一个人都不承认。

宝宝自然生产,依女孩的身体状况,根本全无可能。可是,她坚持。

“周助,我能给宝宝的,不多。”女孩最近迷上了织毛衣,细软的白色毛线,可爱的小熊图案,看起来小小的,可爱得很。

直到宝宝快出生,她才发现自己要学的东西还有很多,而她所能给宝宝的,除了牙牙学语时妈妈这个词,只是一片空白。

甚至,她的宝宝在不懂事的时候,已经没有妈妈。

如果她没有努力试过,以自己的力量带宝宝到这个有那么爱著它的周助的世界,那,宝宝会怪自己不够爱它。

可是,如果可以多活一天,她也想要亲手抱抱它,亲亲它呐。

“够多了,够了。”她的周助呀,那么傻,抱住她,眼泪就掉了下来。

看着外面的天空,女孩想,兴许快要下雪了。

女孩精神不好,经常在睡觉,醒来的时候,第一眼望见的,每每是丈夫温暖的眉眼,然后搂著少年的脖子,浅浅地笑出声──“周助,我想听故事。”

“好。”少年抚著妻子的长发,指却僵在了哪里。

他白皙的手背上,是妻子脱落的红发,曾经那么明媚的色泽,却渐渐变得黯淡。

“王子和公主,就这样幸福地生活在一起。”少年轻笑,眉间是淡淡如云般萦绕的温柔倦意。

“这是什么故事?没头没尾。”女孩嘟囔,皱眉,喉间却有一股腥热,强忍著,有些费力地笑出声。

“浅浅,吐出来。”少年拿出一块白色手帕,放在女孩唇角,眉眼弯弯的。

可是,他的手在颤抖。

“什么都没有,要吐什么?”女孩笑,话音刚落,舌尖涌过腥甜。

白色若雪手帕,洇开鲜艳的血色,

少年细长的食指轻轻擦过女孩唇畔的血迹,温柔的蓝眸,眼中是晶莹的泪意,唇印上妻子的唇,漾开栀子花一般清澈的笑──“吐出来就好。憋著会难受。”

而她,在他面前,还能说什么?

她的一生,比烟花还要短暂,而又该有多庆幸,最美的时光,由周助点燃。

所以,为此耗尽了一辈子的福气,又有什么可埋怨呐

**************************************************************************************

那一日,女孩开始阵痛,被送到产房的时候,却像是预感到了什么,攥著少年的手,不肯丢。

“周助,对不起。”她哭得像个孩子,泣不成声。

少年口中虽不说,但她怎不知,为了宝宝,她终究负了他。

“如果有下辈子,换我去爱你,你站在原地不要动。”女孩张口,用尽所有的力气,咬住少年的手臂,直至渗出血印。

然后,放手。

望着他,眼泪一滴滴,顺著枯瘦脱形的脸颊砸落。

而他僵在原地,指尖被紧握的桃木梳齿扎破,脑中一片空白。

不知过了多久,他听到了沉痛哀拗的哭声,所有的人都在流眼泪呐,看着他,那么伤心的表情,让他手足无措。

他们在哭什么呢?

他背著妻子,走出医院时,一直在想这个问题。

“不二,你要带著浅浅去哪里,宝宝他的身体状况不稳定”乾追出来,生平第一次,吼了他。

他看着好友,笑得温文。

“乾,浅浅不喜欢医院。”他陈述著一个事实,却看到好友的眼泪流了出来。

每一条街道,人都很少。

天很冷,冬季已经过去许久,但初雪还未降落。

“浅浅,你冷不冷?”少年微笑,温暖的指腹触到女孩毫无知觉的小手,只有一片冰凉。

她不答。

他走到一颗枯树下,仰起头,微微眯上眼,笑了出来,指著树上的鸟窝──“浅浅,还记得么,我们以前在这里救过一只小鸟的。”

她不答,白色的棉裙上,那么一大片红色呀,已经凝固,变成妖艳的玫瑰。

他背著女孩,一步步,走了好久好久。

“浅浅,我好像迷路了呐。你看得到,我们的家在哪里么?”少年睁开天蓝色的双眸,那么清澈,却是彻底的模糊。

她不答,眼楮紧紧地闭著,指尖是冰凉的血印。

摹地,天空中,漾开白色纯洁的花瓣,一片片,带着凉意,飘至少年的发上。

他微笑着,轻轻放下妻子,双手紧紧抱住她,仰头,白色的雪花,滴入了眼中。

浅浅,下雪了呐。

你看得到的,只是不愿意理我,对不对?

******************************************************************************

浅浅,周助。

四个字,最遥远的距离。

那一日。

天人永隔。



番外卷 流云

伦敦,是一座古老的城市,在离东京一万英尺海岸线的那端,为雾色笼罩,迷蒙中有着喧闹腐朽的气息,尽管这里有世界上最多的优雅严肃的绅士和唇色温柔妩媚的淑女,他却依旧不习惯称它高贵。

高贵,是就低贱而言。如果身旁全都是摇曳著伊丽莎白时代有着丝绸质感的红酒可以在宴会中谈笑便决定一些人的命运的人,中国彩票:高贵显得讽刺。

每一个人都高贵,所以每一个人都不高贵。

但是,这里很适合他。于忍足侑士,伦敦的一切恰如其分。踩在日本普通国民身上建立的,面对任何英国贵族都不会逊色的高贵身份,以血缘相貌联姻的父亲母亲大人赐予的好相貌,忍足家十年如一日训练出来的绅士风度,可以温和可以辛辣可以严谨可以暧昧可以聪明可以装傻的手段,该有的,他都拥有,甚至较之别人,资本更多。

比如,忍足侑士可以深切地爱著每一个该爱的女人,在不该爱的时候,毫不犹豫地微笑放手。

年轻睿智的女公爵sefeiruila,在跟他交往时曾经说“Yushi,你比别人优秀,仅因为残忍。”

他笑了,用对每一个女子一般的神情望着她,镜中曾经映过的,幽蓝的瞳仁,微挑的如凤尾一般的眼角,真实而诱惑。

忍足侑士是一个好情人,在英国上流圈中,人尽皆知。他可以洞悉每一个女子,满足她们所想要的一切,甚至是内心深处渴望却难以启齿的,譬如,不用顾忌贵族女子的身份只有普通女子才拥有的淳朴的爱情。

所以,女子们争先恐后,编织自己的梦。

而他,在其中扮演著纵容或者推波助澜的角色。他乐于看到她们在爱情中变得真挚惶恐,而后,腻了,渐渐疏离,随风而逝。

白日,黑夜,只不过是太阳是否被遮住的过程。很久,记不得多久了,在太阳被遮住时,他习惯一个人坐在黑暗中,静静地,什么都不去想。但是,不会睡去,因为,睡着会做梦。

他不喜欢做梦。

偶尔,大洋彼岸的迹部景吾会来电,手机的光屏瞬间亮了起来,出现他特意设定的骄傲妩媚的漂亮面孔,十七岁的少年,在恍惚中已经二十五岁,他却不合时宜地在电话到来时看着光屏上那张十七岁的面孔发呆。

那一年,已经遥远。未经他细数,八年已是曾经。

听著景吾的声音,他总是想笑。

景吾,和他是同一国的,小学时就会“本大爷本大爷”的,穿着“很华丽”的衣服,对著每一个人
上一章 下一章 (可以用键盘方向键翻页)返回目录 写写书评 书海沧生作品集
书海沧生其他作品: 《十年一品温如言》中国彩票《网王-面具》

pk10计划软件哪个好 重庆时时彩软件下载 德州扑克比赛 华东15选5推荐 481彩票网
平刷王北京赛车 皇冠炸金花 广东26选5游戏中奖规则 上海快三最新开奖结果 20选5
新疆时时彩开奖时间 北京快三遗漏 青海11选5的开奖结果 北京快乐8官网 福建22选5号码
韩国快乐彩开奖结果 澳洲幸运10开奖结果 北京快乐8开奖结果 黑龙江22选5投注技巧 时时彩群