欢迎光临 下书网 收藏本站(或按Ctrl+D键)
手机看小说:m.xiabook.com
背景:                     字号: 小号 中号 大号 加大    默认

《网王-面具》网王-面具_第97章

www.100ppt.cn

“哥哥,你也在这里!”小少年嚷起来,大大的眼楮发亮。

“金太郎。”少年颔首,微笑。

“姐姐和哥哥”小少年有些迷糊,以前,哥哥看起来明明不认识姐姐的样子。

“是夫妻!对不对,天才姐夫?”谦也搭上少年的肩,有些调侃地睨著二人。

女孩有些惊讶,当时婚宴上谦也也在场,他不可能不知道她不是忍足侑好的事实。

“谦也,你还肯认我?!”女孩讷讷,中国彩票:怯懦地看着男孩。

“笨蛋阿姐,在说什么傻话,伯父的女儿是姐姐,姑姑的女儿就不是姐姐了吗?”男孩揉著自家姐姐的发,一脸戏谑的表情。

“谦也,呜呜”女孩猛扑在弟弟身上,感动地蹂躏著男孩英俊的面庞。

“不二君,好久不见!”身材高挑,举止优雅,左手臂上缠著白色绷带的少年走到了脚踏车前,以微妙而略带审视的目光看着曾经的劲敌──天才不二周助。

“白石君,好久不见。”白衣少年睁开蓝色的眸,在风中噙著笑容,神色变得高深而不可琢磨。

“这次我带领队员到东京,是为了进行集训。”白石看着少年,眸中飞速闪过一些东西,但语气很是平和。

“这样呐。”少年点点头,眉眼瞬间变得弯弯的,模糊得什么都看不清。

“你,还愿意和我比一场吗?”白石开口,淡淡地扫著少年的眉眼“我一直在想,两年前如果你早点觉醒,兴许输的人是我。”

“我已经很久没有打过网球了。”少年笑,心中不断地念著不二这个姓氏。

慢慢地,唇角涩了起来。女孩转眸,看到少年的面庞,心微微地刺痛著,后退一步,和谦也继续谈笑。

她不知道,什么都不知道。

每天念许多遍,假话一定也会成真。

“不二周助,你只是如此吗?”白石笑了出声,眼中满是讽刺“失去网球生命的不二周助,也只是如此而已。”

他清清楚楚地记得,眼前的少年使出第四重回击时,眸中的坚毅和桀骜不驯。那是一个真正爱著网球的选手才拥有的认真,那样的精彩,令他羡慕。

白石藏之介,一向引不二周助为知己,他是自己唯一认定的对手,可以在被自己完全击溃后重新站起来的男人,可以乘著风笑得恣意而执著的男人,可以在茵茵碧草微笑着流眼泪的男人,可以让他惊羡到产生执念的男人,可以让他在胜利后却惶恐不安的男人。

他的名字,Fujisyusuke。

没有网球的不二周助,连名字都变得黯然。

明明可以凭借别人无法企及的才能,创造出属于自己的神话,却残忍地扼杀了自己。

“那么,不打扰诸位了。”少年微笑自若,像是什么都未曾听到,把目光转向妻子“浅浅,我们该走了。”

牵著妻子的手,转身,远去。

对著密不透风微笑着的少年,白石感到挫败。

他可以说些什么,却僵在原地,无从开口。

“等到我们钓到鱼以后,让妈妈烧给我们吃吧,我不怎么会做鱼的料理呢。”少年微笑,一只手扶著单车,边走边对女孩说。

“好。”女孩垂眸,微微点头。

“我记得英二很喜欢吃鱼,可总是被鱼刺卡住。”少年由此及彼,想起好友,笑了起来。

“嗯。”女孩点点头,身体却微微颤抖起来。

“今天晚上,我带你去吃铜锣烧,好不好?”少年白皙的指触到女孩的红发,语调变得宠溺。

“好。”女孩点头,面庞却一片冰凉。

“浅浅?”少年看着妻子满脸的泪水,声音变得干涩起来。

“周助,你去打网球好不好?”女孩拿袖子狠狠擦去眼泪,下定决心地抬起头,琥珀色的眸子认真地看着少年。

“管理公司也很有趣呐。”少年微笑,眉眼温润。

“由美子姐姐她都告诉我了。”女孩眨去眼角的泪水,清晰地告诉少年“周助是因为我,才会在高三提前进入公司的,我一直都知道的。”

“迟早,我都会进入公司,只是时间的远近罢了。”微风吹过,他的面容变得坚决。

“如果不是我,如果不是因为我的病,周助明明可以更自由,更快乐!”女孩摹地,蹲在地上,眼泪决堤,无力到心都是痛的。

“你是这样想的么?”少年退后,笑容僵在脸上,睁开蓝色的双眸,与天空一般的圣洁。

“难道不是吗!”女孩捶著自己的胃部,看着泪光中的少年“周助一直在自欺欺人,告诉全世界他的妻子不会死,每一天战战兢兢,害怕我不小心哪一天捱不过下一个三年就死去,连睡觉时都常常失眠一整夜,不敢让我吃任何一种难消化的东西,不敢让我生气,不敢让我哭,只是因为我已经坏死三分之一的胃;不敢在连续工作二十四小时后让我看出你的疲惫,总是装作很轻松地陪著我散步,不敢告诉我你很喜欢网球,不敢告诉我你收到过无数封因为龙马的推荐国际网协发出的邀请函,只是因为怕我孤独,怕我脆弱,怕我不安,陷入以往痛苦的回忆中,无法自拔。”

“这个世界,没有人比你更爱我。”女孩疯了一般,压抑的眼泪夺眶而出“我活在周助为我撑起的童话世界中,美好而毫无负担,明明知道一切却装作什么都不知道,自私而残忍地活著,爱著你,只是因为,你是我一个人的上帝。”

“我可以戴上完美的面具,欺骗全世界的人,让他们永远都不知道,自从从忍足家本家的黑屋中走出后,我就患上了人群恐惧症,有着很严重的心理障碍。为了活下去,我心安理得地骗著每一个人,在有很多人的地方,不停地说话,不停地麻□著自己,告诉每一个人,我很正常,还有活著的资格。可是,面对著周助,我会情不自禁地变得不受控制,不断变得真实,变得丑陋。周助明明知道一切,还要装作不知道,辛苦地保护著我。周助,这样下去,我会害死你的,你知不知道?!”女孩笑得凄凉,唇角是浓浓的悲伤。

她,从很久以前,就不是菊丸清浅了。

她是谁,连自己都不清楚。

没有人知道她心中的黑洞有多狰狞恐怖,也没有人可以爱上她。

“啪!”少年修长的手在女孩白皙的面庞上留下了指印。

他的脸色变得苍白,齿咬上女孩的唇,直至渗出艳丽的血珠,腥热滴进心口,才颤抖著嗓音,低声哽咽,眸子蓝得恰似晴空,

“如果我说,我心甘情愿呢?”



第二卷 真面具 放飞

自从那日争执之后,少年便离开了女孩,回到了公司。

第二日,由美子拖著行李住在了女孩和少年的家中,照顾女孩。

之后,少年再也未在学校出现。

高三的学生,除了学习,很少顾及其它的事情。即使是朋友,看到女孩若无其事的面孔,也觉得无从劝起。

五月中旬,东大音乐学院针对关东考生有一场甄试会,女孩从少年离开以后,就开始辛勤苦练钢琴,在学校的音乐教室一坐就是一整天,常常忘记吃饭,总是在便当凉透后才想起,但每每吃得一干二净。

由美子无奈,中午时总是抽空从公司跑到青学,监督女孩吃完午饭,再回去。

后来,由于因为新的企划案的启动,忙得脱不开身,便把任务交给了裕太和英二。裕太在浅浅出院后便转到了青学。

“浅浅姐?
上一章 下一章 (可以用键盘方向键翻页)返回目录 写写书评 书海沧生作品集
书海沧生其他作品: 《网王-面具》中国彩票《昭奚旧草》

江苏7位数历史开奖号 广西11选5开奖彩票控 极速时时彩官方计划 内蒙古快3预测一定牛 bet007足球比分
江西快三玩法 山西体彩泳坛夺金 甘肃十一选五开奖结果走势图 湖南幸运赛车开桨结果 体彩山西11选5
pc蛋蛋赚q币 体育彩票22选5开奖 北京pk10开奖历史 陕西十一选五图表 九号彩票
时时彩大底技巧 36选7开奖时间 福建31选7论坛 11选5任3必中计算方法 北京赛车微信群