欢迎光临 下书网 收藏本站(或按Ctrl+D键)
手机看小说:m.xiabook.com
背景:                     字号: 小号 中号 大号 加大    默认

《网王-面具》网王-面具_第90章

www.lzuo WEN.com──“浅浅,不要忍著,不管是胃痛还是心痛,都不要忍著,大声喊出来,别人欺负你多少,不二周助帮你十倍百倍讨回来,你欠别人多少,不二周助都代你十倍百倍还回去。只要你不再假装不痛”

当女孩迷迷糊糊地睡了一夜,醒来时,脑袋有些晕,只记得自己喝了酒,却不记得后来发生了什么。

刚要抬起手,却发现手被紧紧攥著,低眸,看到了熟睡的少年清晰利落的肩线和奶茶色的额发,眉眼弯弯的,温暖而恬和。

她僵在了床上,不晓得如何面对睡醒后的少年。

她打赌,自己会很生气,会看着周助掉一缸眼泪。

然后,说不定,周助会沉默,会对她说“对不起”。

再然后,她猜,自己会疯。

于是,她轻叹一声,放开他的手,套上制服,踩著拖鞋悄悄地离开了卧室。

桌子上没有温热的甜牛奶,没有烤得松软香甜的吐司,接下来,没有什么,周助么?

女孩拿起书包走到玄关,刚想换皮鞋,却听到身后传来温温软软的喊声──“浅浅。”

她僵在原地,不敢回头,却听到少年的脚步声靠近,嗅到他身上清甜的只果香,他走到她的身边,伸出手探到她的额上,片刻后重重呼出一口气,微笑着对她说,装作没有发现她全身的僵硬,因为刺猬的外衣不是一夕能取下的,他需要时间,需要连爱情也不会影响头脑的理智而精确的时间。

“你等我十分钟。”

而后,不容她拒绝,便走到了厨房。

她站在玄关,隐约看得到厨房中少年修长的穿着睡衣的身影。

开冰箱,倒牛奶,放进小锅中煮,打鸡蛋,弃去蛋清,搅匀,用汤匙一点点一边舀进小锅中,一边搅拌;烘焙机中,烤的是吐司。

慢慢地,屋中弥漫著牛奶的香甜的气息。

十分钟后,少年用修长的手端著牛奶和吐司,走到了她的面前。

“浅浅,先把牛奶喝了,吐司到了学校再吃。”边叮嘱,边把盛著牛奶的玻璃杯递到女孩手中。

女孩触到玻璃杯,手瞬间暖了起来。

原来,得到牛奶和吐司只需要十分钟。

那她,忘记昨天十分钟也一定够了。

因为,周助的好,足以让她装傻装到死。

而后,她也不用在天堂还担心著周助幸不幸福。

这样,多好。

***************************************************************************************

和往常一样,周助放学后,自己一个人先离开了,女孩微笑着和他说再见。

可回到家时,外面却打起了雷,轰轰隆隆的,风吹得树沙沙作响。

女孩看着天色,有些担心,便取了伞,徒步走到了昨天那个女子出现的街角,她想,周助要是回家的话,只有这一条路。

于是,女孩站在那里,静静等著。

风越来越大,雷声越来越响,当天黑了,街道两旁的路灯亮了的时候,雨滴也降落了。

那么大的雨,几乎淹没行人和车辆,女孩站在那里,也不过是瘦小得微不足道的存在。

不知过了多久,总之,她的脚都麻了,雨伞在她满身雨水的情况下几乎成了摆设的时候,少年出现了,身旁站著那个温柔美丽的女子,他们站在伞下,朝著她的方向走来。

而女孩,则想要逃跑。

“浅浅?”少年温润清澈的声音有些惊讶。

女孩无奈,僵在原地,低下了头,轻轻看着路灯下自己的皮鞋,有些手足无措。

“诶,周助,她就是浅浅,你告诉她了吗?”女子也有些莫名其妙。

女孩听到女子的话,站在那里,止不住心中的痛意,眼泪糊掉眼楮。

原来,只有她一个人是傻瓜。

“浅浅,你拿好。”女子一股脑塞给女孩一堆瓶瓶罐罐,对著她小声无奈地嘀咕“回去以后,一定要监督周助上药,虽然那些伤口都极小,但发炎了可不是开玩笑的事。你都不知道,那个孩子为了你有多拼命!”

“乙女医师!”少年想要阻止女子继续说下去,眉眼有些无奈。

“医师?”女孩喃喃,琥珀色的大眼楮奇怪地看着少年和女子。

“真是的,难道我说错了?!”外表温柔的女子语言动作却粗鲁得很,抓住少年的胳膊,便撸起他白色衬衣下的袖子,如玉的手臂上上面一个个小小的针孔,沁著斑斑血迹,在路灯下触目惊心。

“周助,这是怎么弄的?”女孩轻轻触到少年的手臂,少年却疼得缩回手臂,女孩眨眨眼,眼泪掉在少年的手上。

“针灸扎的。他自己在自己身上做实验,扎得太浅或是扎不到穴位自然要出血的。”女子淡淡解释,心中却暗骂少年傻瓜。

虽然这种方法学得快,但个个这么学,当医生的还不都成蜂窝煤了?

但那个傻瓜却告诉她──在他妻子身上,他不能冒一丝风险。

“针灸,周助为什么要学针灸?”女孩皱眉看着女子。

“我困了,要回家了,让你老公给你解释。”女子打了个哈欠,撑起伞便离去,幸灾乐祸地留下那个少年接受“拷问”。

“伴野医师说,手术成功的几率只有40%,若是辅以针灸,成功的几率会增加到60%。乙女医师,专攻针灸,是伴野医师在学界的朋友。”少年声线温柔,天蓝色的眸子清澈见底。

“你都知道了?”女孩的脸色瞬间变得苍白。

“嗯。”少年微笑,心却抽痛著。

忍足家,若是他饶过他们,他又怎么配做浅浅的丈夫。

“我不要做手术。”手术失败她会立刻死去,连看周助一眼的机会都没有。

于是,女孩学鸵鸟,转身,撑著伞,想要逃跑。

“不二清浅,你再向前走一步,我这辈子都不会再理你。”少年声音变得冰寒,天蓝色的眸子认真而执著。

于是,小鸵鸟僵在原地,不再敢动。

天才不二,说一不二。



第二卷 真面具 不怕

少年丢下雨伞,一步步走到女孩身后,用手轻轻环住她,雨水砸在他的发上,滴在女孩颈间。

他缓缓收紧怀抱,阖上蓝色晶莹的眸,声音如斯温柔,问她──“浅浅,你在怕么?”

“周助”女孩艰难地从齿间挤出少年的名字,有些颤抖。

“浅浅,我们一起出去玩,好不好?”摹地,少年睁开温柔的蓝眸,轻笑,揉了揉妻子酒红色的发,绝口不提手术的事。

浅黄碎花雨伞下,少年和他的妻子紧密依偎。

“浅浅,有很久没去游乐场了吧?”少年牵著女孩的手,语气轻松而惬意“爷爷的游乐园已经建好了,让我们随时去玩。我想,我们明天去吧。”

游乐园吗?忍足家为了制造她患有心脏病依旧未痊愈的假象,从不准她踏进一步的。

和周助在云霄飞车上相遇的那次,只是她一时冲动不计后果的小小意外。

“明天是周四,还要上课的。”女孩抓了抓酒红色的发,仰起头,用清澈的眸子看着少年。

“没关系。我帮你补回来。”少年低头,微笑,亲昵地把额抵在女孩额上。

“周助,什么时候变成了翘课的坏孩子了?”女孩皱眉,装得一本正经。

“大概是从嗯,让我算算,应该是小学五年级的时候某人冬天闹著要吃日本第一拉面的时候。”少年微微仰头看天,声音也是一本正经的,只是唇角有小小的偷偷的笑意。

“诶?!”某?
上一章 下一章 (可以用键盘方向键翻页)返回目录 写写书评 书海沧生作品集
书海沧生其他作品: 《十年一品温如言》中国彩票《昭奚旧草》

南国彩票4+1图规 北京赛车庄家如何做假 体彩排列5走势图 新疆25选7玩法 pk10杀号软件
香港六合彩公司 新疆35选7开奖结果 pk10赛车冠军永无规律 快赢481三不重规律窍门 重庆幸运农场预测结果
北京快3遗漏数据 快乐十分开奖直播 山东群英会直播 新加坡二分彩开奖查询 新疆时时彩开奖
黑龙江时时彩开奖官网 广东快乐十分统计 福建十一选五遗漏 排列三和值表 北京赛车赢了三十万