欢迎光临 下书网 收藏本站(或按Ctrl+D键)
手机看小说:m.xiabook.com
背景:                     字号: 小号 中号 大号 加大    默认

《网王-面具》网王-面具_第74章

www.lzuowen.com了起来。

她一直一直很想像这样肆无忌惮地喊少年一次的,可是,却不敢。

“嗯,浅浅喊吧,我喜欢听。”少年抚著她的发,下巴贴在她的额上,感到胸口的濡热,眼楮不自觉地红了起来。

他只是有些不习惯罢了。

有多久,没听到浅浅那样信赖骄傲地喊他“syusuke”了呢?

**************************************************************************************

女孩随着少年,一步步走到她曾经熟悉得闭着眼楮都能走到的家,心中却是忐忑不安,继而

耍赖似地停下脚步,把手背在背后,装作很自然地转过身。

“syusuke,我们还是明天再来吧。”女孩垂眸,轻轻将食指对点。

“浅浅,大家都在等著你回去。”少年微微叹口气,走到她的面前,温柔地看着她。

“我长得跟以前不一样了。”女孩轻轻嘀咕,声音小得听不见。

“可,你就是浅浅呐。”少年微蹙眉,轻轻陈诉事实。

“小哥哥,姐姐,他们都认不出我。”女孩嘴角有些苦涩,看着满眼的雪,想要逃走。

“你只要告诉他们你是浅浅,他们一定能认出的。”少年语气温和而坚定,捧起妻子的脸,语气温柔而不容置疑。

“他们都以为浅浅死了。”女孩琥珀色的眸子固执地看着少年,在阴影中不敢走出。

“浅浅活著的事实,我比任何人都清楚。”少年语气平和,静静看着她。

“周助是天才,可爸爸妈妈大哥小哥姐姐小丸子不是嘛!”女孩语速极快,朝少年大吼,眼中的泪水急遽地掉落。

“浅浅认为,不二周助爱你是用那颗属于天才的心吗?”少年面庞温润,语气不温不凉,天蓝色的眸清澈而睿智。

“周助什么都懂,一直那么聪明,连菊丸清浅伪装成忍足侑好都能不费吹灰之力看得一清二楚,难道不是吗?”女孩语气偏激,眸色发暗,痛得缓不过气。

可是,姐姐看不出呀,把她当作仇人;小哥哥看不出呀,把她当作陌生人。

陌生人或是仇人都好,只要她穿着忍足侑好的外衣,便一点也不觉得委屈;但若她是菊丸清浅,没有任何伪装,教她情何以堪!

“不二周助不懂的事情也有许多。如何掩藏爱著浅浅的事实,如履薄冰地不被别人发现,他不懂;如何在浅浅哭泣难过时,装作不认识浅浅却又能很好地安慰她不给她负担,他不懂;如何在喊著浅浅“忍足同学”,继续微笑装作毫不介意毫无伤心皆大欢喜地看着她和别人有说有笑,他不懂;如何在浅浅成为自己的妻子时,做一个合格的丈夫,他不懂;如何在妻子思念著家人时,把妻子带到家人面前,他不懂。这样的话,浅浅还会认为不二周助什么都懂吗?”少年微笑,声线温柔刻骨,软软的,绵绵的,绞过小妻子的牛角。

“可是”她辩不过周助,理亏,却依旧不安。

那种被亲人漠视仇恨的痛苦积在她的心口,早已狰狞结痂,让她裹足不前。

“不要害怕,我陪著你。”少年泛著粉色的唇在妻子光洁的额头上印了一个吻,眉眼弯弯,替她遮去风雨。

**************************************************************************************

女孩咽了口唾沫,回眸寻找到少年鼓励的眼神,颤抖着手,按响了门铃。

约莫半分钟,玄关传来脚步声,继而,门在女孩紧张的表情中打开了。

“诶,是fuji和忍足同学。”长著酒红色卷翘发的少年睁大清澈漂亮的猫眼,有些迷茫地看着突然出现的好友和女孩。

“英二,伯父,伯母,允树哥,允木哥,清和姐,都在家吗?”浅褐色软发少年微笑,看着昔日的同桌。

“都在喵!”因为是周末,所以大家都在家。猫眼少年看着好友和女孩紧握的手,眼楮有些黯淡,笑容变得勉强,却依旧一派天真。

“我可以见见他们吗?”不二语气斯文有礼,眉眼弯弯,装作没看到少年眼中的痛苦。

英二这个家伙,整整瞒了他四年,根本就是扮猪吃老虎!

“噢,当然可以,请进。诶,不对不对,忍足同学不能进。”少年先是顺口应承,忽然想起自家大姐提起忍足家咬牙切齿的狰狞表情,头立刻摇得像拨浪鼓。

“英二,我记得乾新做了超级无敌增脑促智乾汁,好像还没有找到试喝者呢。”不二眉眼弯弯,表情益发地亲切和气。

“那啥喵,二位请进!”小猫猫汗倒流,像炸了毛一般跳到玄关,让出空位。

“笨蛋!”女孩抑制不住地大笑起来,在少年头上轻轻敲了一下,语气宠溺。

“诶诶?!!”小猫傻眼,不明所以。

此时,菊丸家的诸位为了哄母亲开心,在客厅中陪菊丸久看电视,却在看到突然出现的两个不速之客后,脸色有些紧绷。

“syusuke,你好久没来了。”菊丸母亲看到软发少年,苍白的脸上有了一丝笑意,但全身上下瘦得一把骨头,眼眶很深,憔悴得令人不忍卒睹。

女孩一瞬间,眼泪掉落,心痛如绞,一步一步走到她的面前,跪在她的面前。

“孩子,你是信平的女儿,我记得叫侑好的,对不对?”菊丸母亲笑容慈爱,看着女孩,瘦得露出青筋的手轻轻摩梭她的头。这个孩子,是她的□女呢。

“不二周助,你带她来我们家,是什么意思?”穿着黑色毛衣的男子阖上手中的书,冷冷地审视著少年。

“我想让大家,看一下我的新娘。”少年嘴角一抹微笑,神情自若。

“你的新娘,关我们什么事?!”男子表情冷绝,眸子寒气逼人地看着少年和女孩。

允木看不清表情的脸上戴著遮住所有的眼镜,轻轻几不可闻地叹了口气。

浅浅,这便是你喜欢的人吗?

“你们滚出去,我们家不欢迎忍足家的人!”酒红发色的女子从沙发上起身,眼中满是恨意地瞪著女孩。

她想要拉起跪在母亲面前的女孩,却发现她含泪的眼楮委屈地看着自己,声音哽咽。

“姐,中国彩票:是我,浅浅”

“你在说什么,再说一遍!”允树猛地起身,睁大眸,看着那个瘦小的女孩。

“大哥。”女孩揉着眼,泪水却抑制不住地向下掉落。

“浅浅”一直坐在一旁默不作声的中年男子咀嚼著小女儿的名字,心被剜成一块一块。

“爸爸,我是浅浅”女孩指著自己的头发,轻轻哽咽“爸爸说过的,女孩子头发长一点,会变漂亮。”

男子不敢置信地看着她,双手颤抖。

“大哥说过的,浅浅是家里的小丫头,又疯又烦人,好几次想把她丢给卖小孩的,可是真到那个时候,又总是舍不得。”女孩眼泪轻轻掉落,看着允树,笑容顽皮。

“姐姐也说过的,等她有钱了,要给浅浅买世界上最漂亮的公主裙的。”女孩琥珀色清澈的眸子转向清和,声音如幼时一般,略略带著撒娇的鼻音。

女子一瞬间,脸上的血色抽离,悲痛欲绝地摇头向后退。

“小哥哥说过的,要给我做一个一百年也吃不完的大蛋糕的。”原本表情模糊的男孩摘下眼镜,看着女孩,清澈的液体不停地从清晰漂亮的琥珀色的眸中掉落。

“还有小丸子,很笨很笨,尿床总被妈妈逮住”女孩轻轻吸著鼻子,把眸光投向菊丸母亲,有些急迫地问她“妈妈,我说的对不对?”

上一章 下一章 (可以用键盘方向键翻页)返回目录 写写书评 书海沧生作品集
书海沧生其他作品: 《昭奚旧草》中国彩票《十年一品温如言》

黑龙江快乐十分遗漏 重庆时时彩开奖结果 北京赛车官网开奖 秒速赛车开奖 北京快乐8计划软件
22选5 中国福利彩票35选7 幸运河北20选5走势图 辽宁11选5走势图表 天津时时彩走势
体彩31选7 新疆35选7中奖查询 棋牌中心 安徽快三遗漏走势图 广东体彩网快中彩
幸运农场 分分彩红白监控玩法指南 中国福利彩票河南22选5开奖结果 贵州十一选五开奖结果查询 牛牛视频超碰在线福利