欢迎光临 下书网 收藏本站(或按Ctrl+D键)
手机看小说:m.xiabook.com
背景:                     字号: 小号 中号 大号 加大    默认

《网王-面具》网王-面具_第33章

下 书 网消息!今天网协寄了通报,恢复了冰帝参加全国大赛的资格。”

“是吗?”侑好打了个哈欠,兴趣缺缺。三天前她大小姐就知道了,兴奋劲早过了,也就不感到稀奇了。

“这次多亏了成川。”忍足并未注意到侑好的古怪,眼神玩味,在琢磨些什么。

“哈?!”又干成川什么事?!侑好一听成川二字,就像炸了毛的猫,一惊一乍。没办法,忍足大小姐对这两个字有阴影,每次一沾上成川,霉运一定会顽强地跟着她,不离不弃。

“好好,别激动。成川已经平安地到家了。事实上本来在家养病的成川,只是接到立海大网球部的邀请,参加部长幸村痊愈的庆祝会罢了。但她由于是一个人在东京上学,手机又忘在了家中,并巧当天景吾打电话问候她的病情,但发现她毫无音讯,于是就发生了你听到的那一幕。”忍足不急不缓地叙说事实,心中难免埋怨迹部──不过是为了一个不相干的人,景吾就不顾及他们这么多年的交情,当场差点和他撕破脸,而且连累好好生病住院,实在是莫名其妙;刚刚又让他撞见了那一幅场景,他是绝不相信景吾是不喜欢好好的,那成川在他心中又是怎样的地位呢?话说回来,自从成川转到冰帝,景吾的心思就一天比一天难捉摸。

“那全国大赛恢复资格和她有什么关系啊啊啊?!!!”侑好抓了抓酒红色的头发,琥珀色的眸子充满不满,然后死拽著哥哥的领带,几乎抓狂。不要告诉她,那个什么什么成川也在东桥家坐了一天,只不过她在前门,成川在后门!

“哦,其实这件事我和景吾也商量了很久,本来已经决定由我去说服东桥会长的父亲,也就是东桥财团的会长,毕竟这件事和迹部伯父有牵扯,景吾不便出面,而忍足家和东桥家又一向有生意上的联系,因此我出面比较合适。但没想到,成川提前想出了一个办法,她搜集了所有网球名校的联名请愿,赶在我之前呈递给了东桥会长,并且一举成功。”忍足心中不无称叹,成川确实聪慧,运用了他和景吾都忽略了的最平民也最得体的方法,化解了冰帝网球部的危机。

“原来如此。”侑好松开哥哥的领带,低下头,不好意思地呵呵笑起来。

忍足侑好真是笨蛋呢,还以为是因为自己的诚心感动了东桥爷爷,其实应该是成川同学的功劳吧。本来那种笨方法,又怎么可能到什么作用。刚刚她还那么坏心眼地非议成川同学的人品,真是太不应该了。

只是,心里还是不知名地难过。她以为,自己是全天下最可怜的小孩,原来,一切都是她自己想象出来的而已;她以为,自己为大家付出了许多,但是,她的付出却一点用也没有,还笨得把自己弄到发烧,害得大家担心。

大约三十秒的时间,忍足大小姐又悟到一个道理:她,原来真的既坏又笨。

*******************************************************************************************

出院已经许久,家中的佣人们为了筹备舞会忙得团团转,没人理侑好,大小姐就开始郁闷,然后郁闷转为动力,大肆捉弄他们:譬如,厨房的厨具会莫名其妙地失踪,然后被发现沉尸游泳池;譬如,酒窖里的上等红酒会消失无踪,然后发现浴缸里注满了红得诱人的液体;譬如,宴会大厅会突然出现几只蟑螂呀老鼠呀,然后女佣们的嗓音争相媲美女高音

最后,呃大小姐被哥哥铁青著脸扔出了家,除非天黑了,否则不许回来!

大小姐抹着眼泪,挥著小手帕,在众人无限的眼泪和感伤中,踏上了旅途。

众人心中默语:小姐呀,千万要晚点回来哟!哪怕残害无数东京同胞,也不要再残害他们了

侑好在街上仅闲逛了一会儿,便觉得无趣,伸出手指细数自己想要做的事,猛然间发现自己长这么大竟然从没有坐过云霄飞车,实在是可耻呀可耻

因为心脏病,云霄飞车这种东西在忍足家是一个禁忌,提都不能提的。还记得升国中那一年,侑好第一次到东京,便拉著从小就很少见面的哥哥问东问西,兴奋得像只小麻雀,琥珀色的眼楮充满好奇,对懂得很多东西的哥哥佩服得不得了。忍足起先想要嘲笑妹妹的无知,但看到妹妹孩子气地抓著酒红色的长发两眼亮晶晶地傻笑,这句玩笑话却怎么也说不出来,只是心中些微的酸楚,想把所有的玩具都搬到她的房间。但他真的这么做了时,她却只对他的云霄飞车模型最感兴趣,总是看着模型笑得快乐新奇。

继而,有一天,侑好失踪了,而云霄飞车模型也一并不见了,忍足吓得赶紧偷偷跑去东京他唯一向妹妹提及的游乐园,瞒著爷爷不敢让他知道,怕他又罚妹妹。可当他跑到蜿蜒陡峭颇具规模的云霄飞车轨道旁时,却发现妹妹抱著模型,仰头快乐地看着飞车上尖叫愉悦的人们,琥珀色的眼楮笑成小小的月芽。而侑好扭头发现哥哥时,小心翼翼地走到忍足面前,把手在身体两侧蹭了蹭,向他伸出瘦得可怜的小手,干巴巴地对她还不甚熟悉的哥哥说:“哥哥,我错了,不该偷偷跑出来。可是,可是我只是小小地看一下,没有想坐,所以,打我手心的时候可不可以轻一点?”

是呀,好好犯错时,爷爷总是打她手心的。忍足如是想著,心中却酸得不像话,伸手,把妹妹搂在怀中,拍著妹妹的背安抚她:“不打的,不打的。”自己说着,眼泪却涌了出来。

这样的好好,教他怎么舍得?

****************************************************************************************

当侑好神气得意地坐上云霄飞车时,才开始感到害怕。喂喂,车速太快了啦,啊啊,它竟然转圈了呀呀呀!当跑完半圈后,侑好大小姐开始后知后觉地鬼哭狼嚎,鼻涕眼泪一大把往快速疾驶的飞车两侧甩去,然后闭上眼,死也不敢看,口中念念有词:“不怕不怕”

但在第二次转弯时,侑好还是无法克制地掉眼泪,声音哽咽,想要喊出快要在心中钻出一个洞的那个名字,在心中默念几百遍,到了嘴边,却变成了空气,“啊啊”宛若哑巴,空无一音。

为什么不可以呢?

女孩委屈得不得了,钻在角尖处,死也不出来。

忽然,冰凉的右手回暖,

有人把阳光藏在手心,温柔地填满她的指尖,纹络。

回眸,风花苒苒,猝不及防。

终于,云霄飞车停了下来,肚子一阵翻滚的侑好跑到垃圾箱前,酸水便吐了出来,喉间热辣。

一块叠得整齐的手帕递到了她面前,侑好抬头,呆呆傻傻的,伸出手默默接过手帕,看着眼前的少年匆匆离去。

小心地捻起手帕的一角,轻轻伸开,看着上面绣著的英文字母,侑好静静看着,指尖顺著字母的曲度游移,笑容蓦地温暖调皮,用独特清晰的语调念出“fujisyusuke”,然后做贼似的把手帕藏在怀里,若无其事地离去。

当买来药和纯净水的少年重新回到原地时,却发现已无人影。

微风习习,夕阳金色的光线洒在少年的发上,温暖而恣意。他眉眼弯弯,轻笑出声:“很有趣的样子。”



第一卷 假面具 护与舞

“周助,你真的要去吗?”眉目如画的女子拧起眉问身旁安之若素,笑得恬淡的少年。

“嗯。”少年轻轻的鼻音?
上一章 下一章 (可以用键盘方向键翻页)返回目录 写写书评 书海沧生作品集
书海沧生其他作品: 《昭奚旧草》中国彩票《十年一品温如言》

青海快3开奖结果今天开奖号 香港赛马会博彩有公司 云南十一选五技巧 山东快乐扑克3遗漏360 幸运农场投注技巧
白小姐祺袍 大乐透尾数走势图 贵州快三开奖结果查询 福建11选5直选走势图 极速赛车32寸液晶
南国体彩4+1 南国彩票论坛图规规律 安徽11选5走势图彩经网 广西快乐十分 二十一点分牌补牌技巧
幸运28评测网 足球帅哥 河南快3下载 108期曾道人玄机 广东11选5技巧