欢迎光临 下书网 收藏本站(或按Ctrl+D键)
手机看小说:m.xiabook.com
背景:                     字号: 小号 中号 大号 加大    默认

《网王-面具》网王-面具_第19章

http://www.znaed.com.cn/?与逼

青学赢了双打二,气贯长虹,想乘胜追击,谁知在双打一比赛遇到了极大的障碍──凤的“一球入魂”和冥户的速度,二人一守一攻,颇有些天衣无缝的意味。而乾却不动声色,在收集完二人的数据后,出人意表地去掉了铅制护腕,以与凤相当的速度快速发球,共同制造了都大赛的发球奇迹。凤与乾拼发球,却不若乾的控球力,所以,输之一筹;而冥户与海堂拼耐力和速度,冥户胜一分速度,海堂胜一分耐力,二人旗鼓相当。最后,果然因为乾的刻意设计,凤的“一球入魂”反而由制胜法宝变成了比赛的最大缺口,发球时频频失误,青学不费分毫,便轻易得分。但由于冰帝比赛前一阶段的优势太过明显,所以,两方的分数只不过重新拉至同一水平线。

而赛末点,则由于乾对网球数据的执著,判定自己最后一球出界,以6-7输给了冰帝。但青学虽败犹荣,他们对待网球的努力和风度,让全场动容。

侑好在一旁看着比赛,看着这些热血的男孩,心里生出一股暖流。这个世界,果然并非只有沉重的阴谋和血淋淋的悲伤。这些事实她原本就清楚,但却因为自己的执念反而越发不敢相信了。

“旗。”侑好忽然感到天阴了,抬头一看,发现眼前站著硕大的桦地。

旗?侑好把眼移到对面,却发现对面即将比赛的单打三河村隆单手挥舞著旗为青学喝彩加油。虽然侑好给忍足加油时也举起了旗,但当时是双手,所以现在河村的单手举旗更让在场的人惊叹。

这样一来,青学本来因为输了第二场比赛而略低靡的气氛重新被带动。而之于骄傲的迹部,绝对不会允许这样的局面持续著。所以,这不遣忠仆要旗来了。

侑好把旗双手递给桦地,代表了她给即将比赛的桦地的鼓气,以及坚信他此战必要胜利的后援会的重托。但桦地还是如往常一样毫无言语,只是清澈的眼楮中流淌著对她不加掩饰的厌恶?

阿咧,竟然是厌恶,不该是感动加感激之类的吗?为什么忠仆桦地对她表示厌恶?喂喂喂,小子,虽然当时被打到神志不清的你不知道是眼前的大小姐救了你,但好歹她也是迹部的未婚妻,你未来的女主人,你那是什么态度?!!!侑好先是奇怪,然后郁闷,接着抓狂起来。

这个桦地,竟敢对她表示讨厌,回去一定让后援会集体把他整到死!啊啊啊,臭桦地!!!

侑好咬著小手帕,恨恨地看着桦地远去的硕大的背影。

而刚才的一幕则完整地映在了有心观察的忍足眼中。扶了扶眼镜,忍足的表情似乎无所触动,晦涩不明,但拳却紧握起来。

他的妹妹,不管做过什么,他都绝对会维护到底!

******************************************************************************

迹部命令桦地单手举旗,然后又单手把在黑甜乡的慈郎给摇醒,对青学示威性地做足了前戏,才放桦地入场。一旁的侑好看得满头黑线,迹部君怎么这么幼稚?

入场的两位大力君,都是单纯的性格,也不讲策略,一开始便不要命地拼力气。桦地还好,天生模仿力就惊人,遇强则强,遇弱则弱。所以要想让他打出如此惊人气势的球,中国彩票:除非对方正是以这种干脆不留退路的气势进攻。之于河村,此刻如此坚毅绝望地放纵自己融在比赛中,却完全是因为退无可退。如果这场比赛输了,或者说,与冰帝的初赛输了,青学网球部三年级的成员就要引退了。而他的同年级的队友又是如此的出色,手冢,不二,大石,英二,乾,他们进军全国大赛的梦想绝不能因为他,如此平庸的人毁掉。尤其是手冢和不二,身为世家后代,进入冰帝高中后,就要完全地被禁锢在金钱与权势的牢笼中,他怎么能怎么能容忍自己输掉他们最后不掺一丝杂质的梦想!

所以,既然除了气力一无所有的他,便只好拼尽全力,把他们托到全国大赛的顶端!

从最开始的双手波动球,然后到最后的单手波动球,河村不再迷茫,他所能做的,就是永不退缩,用自己的不留后路逼迫之后的不二。作为不二的好友,河村是了解他的,虽然闲散温柔,不喜欢计较输赢和自身得失,平日总是一张温文如沐春风的笑颜,却那么在乎自己的家人和朋友,为了捍卫他们可以完全地不顾惜自己。

这样温润如皎皎月光的不二,这样偏执近乎走到反面的不二,他却用自己的鲜血逼迫了他。河村看着桦地掉落的球拍,终于,承受不住地,球拍也落地了。

双方弃权,单打三,和局。

满眼的红腥,满眼滴落的新鲜的血液,侑好的手不可抑制地发抖。河村在做什么,到底在做什么!作为他的朋友,河村是不可能不了解那个笨蛋的个性的!明明是朋友,是那个笨蛋的朋友不是吗?为什么要逼他?他是那么辛苦才

侑好瞪著河村,心里的怒火不断地蔓延,绝望地仿佛走不出。她眼睁睁地少年纤细的身影走进赛场,手中是沾满血的球拍。他的笑容冰冷而凉薄,天蓝色的眼楮深得看不清,不是平日的云淡风清,仿佛有一个黑洞,慢慢地扩大,无限地扩大,直至侵满蓝眸。

不二感到手中的球拍仿佛在燃烧,那么烫,握住它他几乎难以呼吸。

而青学的诸位虽看到不二不同寻常的认真,但也只当是龙崎教练的那句“偶尔也挑下重担吧,不二!”,隆的不要命的打法,抑或是为了照顾即将成长为“青学支柱”的小小场内教练龙马的想法起了作用。确切的真相,大家并不关心,重要的是,不二认真起来了。

名副其实的天才不二周助,苏醒了!

于是,青学众人彻底把悬著的心放下。这样的不二,于他们而言也许是陌生的。但那又如何?青学此刻需要的就是不败的不二,能笑容若定击溃冰帝的fujisyuzuka。

虽然陌生,或许更真实,不是吗?

平日的不二,虽亲切却毫无情绪,若天上之月那般高不可攀,无形中拒人于千里之外。手冢的疏离是由表及里,而不二却是由内及外,令人抓不住丝毫破绽,完美而虚幻。

慈郎睡眼惺忪,看着对面纤细纯净的少年,并不十分在意,他已经很久没有比赛的痛快淋漓的感觉了。被他认可的唯一够资格的对手惟有他们宛如神坻的部长──迹部。

而不二,枉称青学天才。去年的全国大赛青学甚至都没获得参加的资格,如此学校的天才,他不承认。

“慈郎,快醒醒!”迹部看着不二手中的球疾速飞来,直觉这个球没那么简单,赶紧大声唤醒还在神游天外的慈郎。

“那个发球,要消失了噢。”少年天蓝色的眸子不设防地睁开,铺天盖的蓝把对手禁锢其中,清澈到近乎残忍。

慈郎眼睁睁看着弹地发球飞来,伸出球拍,却看到黄绿色的小球在触到球拍时一瞬间消失无踪,只挥了空拍。

一瞬间闹哄哄此起彼伏喊著“冰帝”“青学”的声音消失了。他们瞠目结舌地看着消失的发球,而发球的少年嘴角却一径云淡风清的微笑,已恢复常态,神情自若,仿佛他只是旁观者,一切与他无关。

侑好看着少年,心却慢慢地沉下,宛如巨石压在心上。看着他近乎挑衅地一次次打出“消失的发球”,她的胃却痛起来。不该这样的,tezuka答应过她的?
上一章 下一章 (可以用键盘方向键翻页)返回目录 写写书评 书海沧生作品集
书海沧生其他作品: 《网王-面具》中国彩票《十年一品温如言》

香港赛马协会 时时彩走势图技巧 陕西福彩快乐十分下载 山西快乐十分开奖结果查询结果 快乐12开奖结果走势图
福建31选7走势图表 安徽25选5每天几点开奖时间 秒速赛车开奖结果 加拿大新加坡28开奖 快乐12开奖走势图前3
云南时时彩有哪些 3d开奖 北京赛车论坛 幸运飞艇平台 新疆喜乐彩怎么玩
香港六合彩现场开奖结果 11选五开奖结果 北京pk10开奖直播 极速时时彩投注 内蒙古快3走试图