欢迎光临 下书网 收藏本站(或按Ctrl+D键)
手机看小说:m.xiabook.com
背景:                     字号: 小号 中号 大号 加大    默认

《网王-面具》网王-面具_第9章

www.lzuo WEN.com?到,听到了吧。

如果她没猜错的话,现在恐怕迹部君还未离开医院吧。

*******************************************************************************

“幸村君,好久不见。”少年的身影掩在病房的阴影里,模糊得看不清表情。

“好久不见。”男孩声音淡淡,隐带讽刺。

“刚才的女孩的话,如果可以的话,还请忘了吧。”少年的声音被无尽的疲惫笼罩,听起来冷酷而忧伤。



第一卷 假面具 昧与晰

“然后,少爷和少夫人一同学习,一同玩耍,堪称青梅竹马,感情十分融洽。而之后二人在高中毕业后订婚,随即一同飞往法国留学,学业有成后,归国举行婚礼,次年少奶奶便为忍足家诞下小少爷和小小姐,然后二人又飞回法国开拓家族企业,直至忍足家族跻身大日本十名世家之一。”看着管家伊藤先生灰白色的八字胡欣慰地一翘一翘,深为他家少爷感到骄傲的子,侑好抚额懒散地听著,有气无力。

三个小时哪,伊藤管家整整讲了三个小时,从他家夫人当年如何如何难产生下他家少爷,到他含辛茹苦兼做保姆把他家少爷拉扯大,然后讲起他家少爷如何如何聪明,奖状荣誉证书如何成打堆起发霉,最后好不容易扯到少爷夫妻,却淡描几笔,连她和哥哥也只一笔掠过。如果把这段抑扬顿挫的回忆录整理成书,应该取名──《一个保姆和一个富家少爷不得不说的故事》!

真怀疑,爷爷是不是故意整她啊啊啊!明明让伊藤讲讲父母的往事,却换成了他和父亲的往事,完全没抓住重点嘛!

侑好抓狂地揉了揉酒红色的脑袋,没好气地翻了一个白眼,然后狠狠瞪了依旧沉醉在美好回忆神情无法自拔的伊藤一眼,扬长上楼,拖鞋踩得楼梯“  ”作响,听得回归到现实的伊藤心惊肉跳。

小小姐不会嫌他讲得不好,又要想点子整他这个只剩一把骨头可怜的老头吧?呜呜,少爷的两个孩子明明长得和少爷一个模子刻出,性格却一点也不像温顺的少爷,还是他的少爷好啊

*******************************************************************************************

“哥哥,爸爸妈妈是后天回来吧?”侑好走到哥哥的房间,然后跳到整齐干净的床上,将被褥一通蹂躏,直到看到哥哥的床呈现出混乱的趋势才满意住手,凭什么哥哥的房间比她一个女孩子的房间还干净整洁?大家都是女佣清洁房间,为什么她的房间一直比他乱,想不通啊想不通啊!

“嗯。”正在书桌旁看书的忍足头也不抬,淡淡开口。这丫头每次来他房间,都要大肆破坏一番才开心。用口阻止她不听,动手又打不过她,除了放任这丫头发泄积载已深的嫉妒之情,他还能怎么办,只好学著习惯。

“哥哥想念爸妈吗?”侑好看着忍足过于平淡的表情,有些奇怪。

“不想。”忍足翻书的手顿了一下,随即掩饰性地扶了下眼镜。

“这样啊”侑好把头钻进被子里,漫不经心地开口。

“你难道都不用复习功课吗?”忍足听著妹妹洞悉的声音,烦躁地转移话题。

“复习什么?”侑好一头雾水,完全不知道哥哥在讲什么。

“你不要告诉我你忘了明天有数学年级考!”忍足看着侑好一脸迷茫地表情,忍不住吼出声。

“啊啊啊,阪田老师说过的,我竟然忘了,这次完了!”侑好从床上蹦下来,直往自己的房间冲。

“你哪次考试有‘不完’的情形?”忍足凉凉开口,对著妹妹慌乱的背影嘲讽。他家的丫头,三天一小补,五天一大补,保持了次次补考的完美记录。

**************************************************************************

“小溪,你的数学复习得怎么样了?”侑好拨通大河宅的电话,听到好友的声音,急急问出口。

“不好,老师划的重点我到现在才记了一半。”电话那边的花溪声音有些沮丧。

“哇,小溪已经很了不起了,我到现在都还没温习呢!”侑好闻言,赶紧安慰好友。

“好好,我也许又要补考了。”花溪情绪低沉。

“小溪还有我垫底,怕什么?补考时我陪小溪!”侑好胸脯拍得很响,向没有安全感的花溪保证。

“好好”花溪的信心得到了安抚。

“一半吗?”挂断了电话,侑好翻开了数学课本,嘴里嘀嘀咕咕。

侑好温书温到午夜时分,因此,第二天,熬得通红的眼楮不例外地遭到了忍足的嘲笑。侑好恼羞成怒,一路和哥哥打打闹闹,直到到了学校,二人才住手。

之于侑好,考试总是一件让她不得不绞尽脑汁的难事,所以,她很讨厌考试,但又必须参加,因为,花溪是一个十分看重考试的人,而她总是细心留意花溪的心情,所以,在她只有两条路选择的情况下,既然不能和花溪一起溜走,那她只能乖乖坐在教室陪花溪答题。

譬如此刻,侑好随便写了写试卷,便趴在座位上熟睡到天昏地暗。而监考的老师碍于忍足家的权势,对忍足家的大小姐不敢过分苛责,只要她不在教室杀人放火,又哪有什么是忍不下的,更何况是睡觉这样的小事。况且,这位大小姐除了惹是生非,欺负同学,对学习根本不在乎,因此每次都补考,她睡不睡对成绩又不会有多大影响,便由她去好了。只是可惜了大河同学,这么乖的学生却被忍足带坏了,成绩一直很差。

***************************************************************************

侑好好梦初醒时,发现同学们正依次上讲台交试卷,而花溪也在其中,她便从善如流,跟在大家身后,却发现大家看到她之后,脸部都怪异之极,一个个想笑却不敢笑,直到她狠狠瞪了一眼,所有人才装作若无其事,转身把视线调开。

侑好交过试卷,看到时间后,便也不深想,提著书包匆匆忙忙离开教室。连花溪在身后喊她,侑好也只是挥挥手示意有急事。

而走到长廊时,却发现其它班级的学生竟也指著她窃窃私语,低声偷笑。

侑好看着自己的制服,并未发现不妥之处,益发疑惑。

而此刻,侑好却看到了迹部君和桦地对著她迎面走过来,而显然地,迹部在看清她时,笑意也慢慢变浓,侑好呆呆地站在原地,不知如何应对。

是赶快离开,还是装作不知道医院发生的事一如往常,聒噪地打声招呼。

“迹部”她的招呼还没打完,就被迹部君打断。

“你傻了吗?”迹部慢慢走到侑好身旁,带著满眼的兴味凝视侑好。

“啊?傻了”侑好看着离他不到一尺的修长的身躯,心情有些紧张,开始语无伦次,往后退,却发现自己已退至墙角。

迹部一只手扶住侑好身后的墙,身子往前倾,姿势暧昧至极,另一只手慢慢划过侑好的脸颊,而侑好则浑身僵硬,动也不敢动,紧张地看着少年的食指在她脸上扫过。

而迹部则猛然笑出声,侑好看着少年剧烈抖动的肩膀,心中有些恼怒,却未表现在脸上。而迹部则伸出食指,一脸戏弄的表情。

侑好睁大眼楮,竟发现少年圆润的指腹赫然一抹墨色。右手蹭了蹭脸,侑好看到一手的铅笔屑,中国彩票:八成是刚刚睡觉的时候脸压住了铅笔芯却没发现。思及此,又联想到刚才同学们的反应,侑好的脸“噌”地变得通?
上一章 下一章 (可以用键盘方向键翻页)返回目录 写写书评 书海沧生作品集
书海沧生其他作品: 《昭奚旧草》中国彩票《网王-面具》

河南快3下载 广西十一选五兑奖 湖北11选5单双 北京pk10计划 新疆风采18选7走势图
幸运飞艇计划软件 安徽25选5最新开奖结果查询 排列5开奖号码 内蒙古时时彩走势 贵州快三网上投注
福彩3d开奖 上海快3遗漏号码 宁夏11选5基本 走势图 辽宁十一选五彩票 浙江快乐12开奖结果一
吉林十一选五28号 安徽11选5公式 神鹰报码聊天室 体彩海南飞鱼网上投注 北京赛车pk10直播