欢迎光临 下书网 收藏本站(或按Ctrl+D键)
手机看小说:m.xiabook.com
背景:                     字号: 小号 中号 大号 加大    默认

《童林传》震八方巧胜四杰

话说老剑客董化一和张洪钧在石佛寺逼问和尚法曾,法曾不敢隐瞒,把所做的坏事讲述了一遍,最后他跪下说:
“二位老剑客,饶了我吧!我勒索百姓,罪该万死,我太有点儿贪财,太有点儿霸道了!”
两位老剑客一看,法曾和尚声泪俱下,一个劲儿地承认错误,心也就软了。尤其又不是一个门户的,他也不是主要当家人,看在先天长老和后天长老的分上,也就算了。董化一点了点头:
“法曾啊!知错必改,就是好人。你一共勒索了老百姓多少钱?”
“还不到五千两银子!”
“好!如数退还给人家,下不为例。倘若继续为非做歹,被我们知道,决不饶你!”
“是,是!小僧谨记就是。”
法曾和尚把银子退还给老百姓,公开向吴员外和全村的老百姓道了歉,这事儿就算完了。董化一和张洪钧觉着办了一件功德事,心中高兴,这才回归胜家庄。
他们认为法曾彻底认错改好了,实则不然。这个和尚比滑的都滑,比坏的都坏,表面上唯命是从,实际上就恨上了重化一和张洪钧。到了后文书,在先天长老、后天长老的面前搬弄是非,硬说董化一和张洪钧依靠四大剑侠的身分敲诈石佛寺,抢走五千两银子,等等等等。结果,俩位高僧偏听偏信,恨上四大剑侠,才有一段书,在北京郊外二僧会四剑。这是后话,暂且不提。
单说董化一和张洪钧,回到胜家庄,见着童林、张方、年大人,把以往的经过这么一说,袁大化没请来,众人一听,全都泄了气了。年大人心中暗想,这高人是真难请啊!就凭我堂堂的钦差大臣,一封信去了,人家理都没理。但是有什么办法呢!人家来了是人情,不来是本分,不能强人所难哪!别人都没说啥,惟独张方满腹牢骚,把夹扁头一晃:“嗨!诸位,没关系,没有他袁大化,咱照样儿打擂;没有他,咱照样儿平万龙长风岛。再说,就不应该让董老剑客、张老剑客去。你别看他俩有能耐,得分干什么。要比武还可以,要讲究请人,纯属是一对儿饭桶,那嘴比棉裤腰都笨。”
让他这一顿说,张洪钧、董化一面红耳赤。急不得,打不得,只好暗气暗憋。最后童林把眼一瞪:
“唉!张方,胆敢胡说我摘你的牙!”
正在这时候,门上人进来禀报,万龙长风岛的谭天派人下书,明日在大佛寺继续开擂,要求差官队派人参加。童林提起笔来给批回去,告诉他们,明日大佛寺不见不散。大伙儿一看,袁大化不来,就得依靠自己的力量,一个个摩拳擦掌,等待厮杀。
到了次日平明,年大人都参加了。众人保着年大人,好像众星捧月,浩浩荡荡来到大佛寺,仍然在东廊归座。时间不长,万龙长风岛的人就到了。为首的是大帅谭天,军师燕普,副元帅陶洞天、轩辕智,后边跟着各位站殿将军、护法将军以及万龙长风岛请来的各路高人。最引人注目的,在谭天和燕普的当中,有一个小老头。就见这老头个儿跟张方差不多,挺细个脖子,挺大个脑袋,额头之下镶嵌着一对红眼睛,这对眼珠就好像山楂相似,稍微有点儿酒槽鼻子,大下巴颏,满嘴的芝麻粒儿牙,一部山羊胡须。这小老头两臂一伸,长可及地,看年纪最少得八十多岁。就见这老者眯缝着眼睛,大模大样在当中,其他人好像众星捧月一般在后头跟着。在场的人谁也不知这老头是谁。万龙长风岛的贼寇在西廊下坐好,谭天和燕普陪着那老头坐在前面中间的正座儿,像什么朱敦、陶洞天、轩辕智这些人,都在侧座相陪,就连张明志、赵明真都得往旁边儿靠,可见这老者的身份高于二道。如今泥小鬼儿陆恒伤也好了,背着一对独龙双棒往当中一坐是怒目而视。
等众人归座之后,谭天先站起身,冲着童林一抱拳:“童侠客,久违了!”
童林也站起来还礼:“谭大帅,今日我们继续比武!”
“说得对!童侠客,咱们前边说得清楚,讲得明白,在三庄擂上十阵赌输赢,结果我们吃亏了,以五比三告输。不过还没有结束,假如你们一口气能胜十阵,我们一定服输认罪!不知童侠客意下如何?”
童林冷笑一声:“谭大帅,但愿如此!我童某也再重申一遍,你如一口气连胜十阵,我们也履行合同。”
两个带队的人把话说完,就见谭天往后看看:“各位!今天比武,非同寻常,上台的人首先看看自己的身份怎样,有没有十分的把握。如果败了一阵,对我们可是大不利。哪位英雄登台先打这头一阵?”
朱敦站起来说:“弥陀佛!谭大帅,朱某不才,愿打这头一阵!”
这个朱敦露了大脸了,受到英王和十四皇子的赏识,连日来对待他如同上宾一样。他对万龙长风岛也是赤胆忠心,因此论名次他在十名之内。谭天对他也十分尊敬,一看他报名,谭大帅点了点头:
“老师父,多加谨慎!”
朱敦甩大叉来到擂台下面,脚尖儿点地蹿上三庄擂。来到擂台上耀武扬威,双掌合十,口诵法号:
“阿弥陀佛!各位,多日不战,贫僧实在都等不及了。今天我想跟童侠客伸伸手,不想跟别人伸手。希望各位自重自爱,你不要来,你就来了,我也不陪着。童林,你上来,我就想会会紫面昆仑侠!”
这小子指名点姓非要童林,海川是红脸汉子,能让他给叫住吗!童林就站起来了。年大人挨着童林坐,说:
“海川!别听他的。你是带队的,大将督后阵,哪能轻易登台,万一有个三长两短,群龙无首,不就乱套了吗!”
“大人!您放心,有我没我都一样。这么些日子我没在家,不是也没发生事儿吗!”童林又点手把张方叫过来,“张方,我要登台比武,万一被人家打了,这千斤重担可就落在你的身上。你要好好保护年大人,跟各位英雄把家看好。你是个聪明的孩子,我就不多嘱咐啦。”
“师叔!您这话什么意思?您想留遗嘱是怎么的?师叔您放心,别看朱敦张牙舞爪,他决不是您的对手!倘若万里有一,家里的事儿有我哪!”
童林转过身来,对司徒朗、董化一、张洪钧每个人都做了交待,然后心才放下,坦坦然然来到台下。童林脚尖儿点地,飞身上了三庄擂,跟朱敦见了面儿。朱敦一看是童林,真有点儿喜上眉梢。他怎么这么高兴呢?他明白,在这擂台上,打就得打有名儿的。谁有名儿?童林哪!我打了一个童林,胜过十个董化一,二十个张洪钧,我这脸就从地下露到天上去了,这一次我就算没白来!想到这儿,他一阵冷笑:
“姓童的!好样儿的。我盼的就是你,想的就是你,你真赏脸,来啦!”
童林一见朱敦,咬碎钢牙。为什么呢?朱敦这小子太狠了,一出世连伤了好几个人,童林早就打算找他报仇,这次登台,这是主要的原因。童海川可不愿意显露自己。心说,你别乐,一会儿我叫你哭都找不着门!心里这么想,海川嘴里可不能这么说:“朱老剑客!在未动手之前,我有一事不明,当面请教!”
“讲!什么事儿?”
“请问朱老剑客,你武艺这么高强,你师父是谁?”
“噢!要提起我老师,大大有名啊!乃是塞北的人氏,北极昆仑山八宝云光寺的老方丈北极长老是也!”
“噢!”童林一听是北圣人,怪不得朱敦这么厉害!海川点点头。“好!真是名门出高徒,童某不才,我要领教一二!”
“童侠客,您别客气,请进招吧!”
欻欻欻,两个人往后一退,各自亮出门户。朱敦亮了个童子拜佛,童海川亮了个大鹏双展翅,两个人滴溜溜身形一转,四只眼睛盯到一块儿了,朱敦一看童林不伸手,他有点儿急不可待,转到第三圈儿上,他冷不丁地往下一俯身,往前一伸手,照海川一口气打了六掌,踢了四腿,揍了六拳,像雨点儿一样扑奔童海川,都被童林巧妙地闪开了。朱敦一看,姓童的不含糊啊!滴溜溜身形一转,二次往上一扑,一口气又打了十二掌、七拳、四脚,结果又被童林闪开了,一口气朱敦发起了三次猛攻,四十多拳脚,也没伤了童林。朱敦一见,火往上撞,心说,姓童的可真厉害,就凭我朱敦,练功夫练了几十年,连根汗毛我都碰不着,真叫我当众丢丑!想到这儿,他像疯了似地发起第四次猛攻。就见他双臂齐摇,掌上挂风,跟童林战在一处。童林一开始使的是八卦柳叶绵丝掌,八年转树的功夫,就拿这朱敦当了大树了。起初一招一式清清楚楚,动作比较缓慢,可是后来,越转越快,越转越快,在朱敦的眼里,四面八方全都是童林,把他转了个眼花缭乱。俩人打斗到八十多个回合没分输赢,童林欻把招数一变,又变成大力金刚掌。他这掌是跟董化一学的,可是童林从来不墨守成规,在原来掌法的基础上又革新创造,与原来的套路大有不同,他集各门掌法之精华于一身。因此,他的大力金刚掌是独树一帜。董老剑客在下边看着,不住地点头称赞,心说,我这个徒孙子算收着啦,也只有他将来顶门立户,除他之外谁也办不到!老剑客在下边看着都替童林高兴。单说童林,掌法一变就如同猛虎生翼一般。朱敦打着打着就有点体力不支,他心中暗想,坏了,就凭我这么高的身份,北圣人的门徒,又受到英王和十四皇子的重举,这要当众丢丑,还有什么脸面见人哪!不行,我一定要顶住。想到这儿他使出野马分鬃绝命三掌,他认为肯定能把童林赢了,结果适得其反。童林将计就计,身子一转,奔东就走,给人的印象是抵不住了要跑。朱敦就认为童林真不行了,心说姓童的,我认为你有什么本领呢!闹了半天,就这些!都抖搂完了想走,没那么便宜!这小子把牙关一咬,打垫步跳在童林背后,恶狠狠奔后心就是一掌,嘴里还喊了一声:“姓童的,你给我在这儿吧!”这一掌发出去,把不少的人都吓坏了。钦差大人年羮尧等紧闭二目,认为海川是九死一生,就连镇古侠董化一和八卦太极庶士张洪钧、云龙九现周寻、吕娩娘、于秀娘等人也没底儿了。眼看朱敦这一掌就要打上,没想到童海川使了个倒踢紫金冠,冷丁一转身,立左脚飞右腿,这一脚正蹬在朱敦的小肚子上,耳轮中就听“啪”的一声,把个朱敦蹬起来有五尺多高,整个儿从擂台上摔到了下边儿。再看朱敦,在地上滚了几个过儿,五官抽搐,四肢抖动,强咬着牙关从地上站起来,就好像喝醉了似的,一口鲜血喷出腔外,紧跟着身子往后一仰,死于非命。
童林真为差官队立了大功,把张方乐得连拍桌子带摔板凳:“谭天哪!你记住,现在是六比三,我们赢了六阵了!”
谭天急忙命人用软床把朱敦抬回去,还打算进行抢救,结果抬到众人跟前,大伙儿一看,知道没救了,只好用棺椁成殓,抬回万龙长风岛另行处置。
就在这时,万龙长风岛的副元帅陶洞天飞身跳上擂台:“童林,我来会你一会!”
童林一瞅,这个人比自己高一点儿,面白如玉,花白的胡须,剪子股的大辫儿飘于脑后,身穿米色长衫儿,挽着袖面儿,扎着凉带。给人的印象是洒脱、干净、利落。童林不认识,一抱拳:
“朋友,请报上名来!”
“嗨嗨嗨嗨!某姓陶名元字洞天,乃英王和十四皇子驾前的副元帅是也!”
“噢!您就是大名鼎鼎的陶元陶大剑,今日相见,幸会幸会!”
“童林!别来这一套,你也不用捧我,咱俩伸伸手,我会一会怎样一个紫面昆仑侠!”
等伸上手,童林发现陶元的能耐在朱敦之上,不在朱敦之下。朱敦占着一个猛字,陶元占着一个柔字。此人内家功夫练得很好,发招动式,稳稳当当,静中带动,柔中带刚,一伸手就使的是绵沙掌。这种掌法看表面绵绵软软,好像无力,这个人似睡似醒,迷迷糊糊,吊儿郎当;实则内行人明白,这就是迷惑人的假象,如果你被迷惑非吃亏不可。童海川不敢有半点疏忽,封住门户,不求有功,但求无过。为什么这么办?他要摸摸陶元的底,好做到胸中有数。五十个回合过后,童林一看,你也就这两下子了,这才把心放下,发动猛攻。仍然使出大力金刚掌,下了绝情,又打了三十个照面儿,童林使了个野马分鬃绝命掌,啪!正拍到陶元后背上,把个陶洞天打得嗷一声从台上摔到台下。所幸的是陶元事先有准备,再加上他内家功夫很好,同时童林这一掌打得不是十分重,是故意给他留情,没打他的穴道,离血海差着二指,要往里一移,他再大的能耐也活不了。因此,陶元从地上一滚身站起来了,满面通红败归本队。
张方又喊上了:“哎!谭天你记住,我们连胜七阵了。七比三!”
孔秀也喊上了:“唔呀!混账乌鳖羔子,我们已经赢了七阵,再有三阵,我们就彻底胜利了!”
老少英雄,都欢欣鼓舞。谭天可有点儿沉不住气了,冲着左右一挥手:
“慢!各位英雄,不经我允许,任何人不准轻易登台。如果再败两阵就没法儿收拾啦!”
说着,他看看张明志、赵明真,意思是想叫他们登台。他们俩心里也明白,这个战场是非我们登台不可。张明志把道服收拾收拾,刚想登台,就听见大佛寺门上有人说话:
“童林小辈!休要猖狂,贫僧到了。”
这声音像敲钟似的,嗡嗡回响。大伙儿一看,从庙门走进俩僧人。一个面似淡金,一个面似镔铁,身穿酱紫色的僧衣,每人手里都拿着一条金柄九连环,看岁数,都在八十岁挂零。在场的人几乎都认识他们二位,他们就是云南帽儿山铁扇寺的两个当家的。那个面色发紫的叫紫面伽蓝佛济慈,黑脸儿的叫铁面伽蓝佛济源。前文书说过,九月九重阳会就在铁扇寺开的,主持人就是他们二位。这俩人撒请贴聘请五大派八十一门的能人,准备把童林等剑侠一举消灭,结果适得其反,不但没有把童林消灭,铁扇守着了一把火几乎连根儿拔,这两个人落了个身败名裂。不知道今天为什么,他俩也来了。谭天一看,急忙站起来,率领老少英雄各位剑侠亲自迎接,把这两个大和尚接到西廊之下,谭天就问:
“二位老师父,不知哪阵香风把你们老二位给刮来啦?”
济慈笑着点点头:“谭大帅!如今万龙长风岛声势这么大,妇孺皆知,能瞒得了我们吗?我弟兄不远千里来到此处,特为给大帅帮兵助阵。”
“欢迎欢迎!二位呀!我们请都请不来呀!现在我们人手不足,正盼高人哪!你们二位这一来,简直是雪里送炭。”
铁面伽蓝佛济源往台上看看:“大帅,那不是童林吗!”
“正是。童林这小子正在发威撒野,他连胜了数阵啊!这个小子可真够厉害的。”
“谭大帅放心吧!我们哥俩来者不善,善者不来,就是对付童林来的!如大帅相信的话,小僧愿登台比武。”
谭天一听太好了。他知道铁面伽蓝佛济源的功夫到了炉火纯青的地步,乃是当今八大名僧的第三位,因此,慨然应允。
铁面伽蓝佛济源迈大步来到擂台上,见着童林,把眼珠子一瞪:“姓童的!还认识贫僧吗?”
童林太认识他了,他一进门儿,海川就看出他来了。童林一抱拳:“噢!这不是济源老师父吗!您怎么来啦?”
“哼!就是找你来的。童林,杀人偿命,欠债还钱,这道理你不会不懂吧!当初在我的铁扇寺,你大施淫威,打死我们十三位高人,踢伤了九位,你的脸都露足了。事到如今,贫僧也没忘这个仇恨,今天特来找你,为死者报仇雪恨!”
海川一乐:“济源师父,我记得咱俩家的事儿已经了啦。后来水晶长老亲自出面,一手托两家,给我们从中调解,这事情就算过去了。你说我把你的人打伤,那么我们死了多少人,你清楚不?加在一块儿,我们的人比你们多死三位,受伤的还多七名呢!可我童林,根本不做计较。因为当初是误会。解决完了就算完了呗。老师父,你何必耿耿于怀!如果说,你对铁扇寺的事情认为解决得不圆满,可以定个时间,约会个地点,咱们重新协商。凡是我童林能答应的条件,我尽量满足,我不希望咱们再重新开仗。您看见没?这是三庄擂,我们跟万龙长风岛的人约会好了十阵赌输赢。这是我们两家的事,我不希望您老人家插一脚。您插到里头算怎么回事儿呢?到底儿是为铁扇寺的事儿还是为万龙长风岛的事儿呢?这就说不清道不明了。不知老师父以为如何?”
“童林哪!我知道你这个小子外表是土里土气,实际是心里最狡猾,伶牙俐齿,巧言善辩。我告诉你,今天我来,既是为铁扇寺的事,也为万龙长风岛的事,你怎么认为都可以。总而言之,我是要把你打死,就是不死,也得受伤。不达到这个目的,老僧是决不离开。我再告诉你,自从你离开铁扇寺之后,贫僧为你练了一年的苦功,今天我要当着你的面练一练,特为领教领教你的手段。”
童海川一乐:“济源师父,冲你这么一说,你对童某太高抬了。还为了我练了一年的功夫,我真没想到。既然老师父不听我良言相劝,小可只好奉陪了。”
身形转动,各亮门户,两人就战在一处。童林跟济源算这一次伸手三回啦,第一次打了个平平,第二次仍然是平平,始终没有分出高低上下来。今天第三回,究竟他们俩谁输谁赢,尚在两可之问。就见济源走行门,迈过步,摇开两只大手,挂定风声,像霹雳闪电一般向童林发起猛攻。一开始他使用罗汉掌,内里还包含着马前一锭金,马后一锭银,大口天罡气外加鹰爪力,这要打到童林身上,就得骨酥肉麻,把童林给废了。而且济源下手甚狠,专打童林的穴道,沾上就得没命。童林心中大大的不悦。心说,济源!你是个小人。当初我对你一再容让,经过其他人的解决也就算了,你何必得寸进尺!我童某远在四川,你还找到门上来了,真是欺我太甚!童林不是没脾气,而且这脾气相当暴。只因成名之后,经过多年磨炼,童林就把这火压着,似乎没有脾气了。但是,在一定的时候,他的脾气还要暴发,今天就是这样。就见童海川浓眉倒竖,虎目圆翻,毫不留客气,跟济源战在一处。济源一看,大吃一惊:哎哟!我这一年苦功白下了。童林的能耐也长了,中国彩票:而且比我长得快,我这罗汉掌白练了。他心里就着急起来,一着急就发慌,鼻子尖一见汗,手脚就显著乱了。童林看在眼里,不由得一阵冷笑。心说,济源!就凭你这两下子还找我来报复,谈何容易!有心一掌把他打死,又一想犯不上,我要把他打死,对不起水晶长老;不打他,他又没完。得啦,给他留点儿记号吧!正这时候,济源左手一晃童林面门,右手使了一招叫乌龙探爪,抓童林的五官,真要给抓住,就得把前脸给拽下去。童林往下一哈身,双臂交叉在一起,这一招叫金龙双铰剪,把济源的胳膊就给卡住了。童林往怀里一带,往外一揉,嘎叭一声,把他的胳膊就拧折了。把个铁面伽蓝佛疼得“哎哟”一声,摔倒在地,在台下就地翻滚,好半天没起来。他师兄济慈欠身离座,跑到前面把师弟扶起来。再看济源,豆粒大的汗珠子顺着脑袋往下直淌。把铁面伽蓝佛架回去,接好了骨头,包扎完了,吃了接骨丹,又吃了止疼的药,大和尚这才减轻了点儿痛苦,他眼望擂台,二目圆翻,一个劲儿地哼哼。
紫面伽蓝佛济慈一看兄弟挨打,焉有不管之理:“二弟!你在此稍候,愚兄我给你找脸。”
济慈到台上跟童林见面。童林对他们的看法不一样。这个济慈比较好,为人也厚道,如果要是济慈当家,也不会发生九月九重阳会的事儿,也不会出那么多人命,都是济源从中给挑拨的。但是,不管怎么说,人家是一师之徒,打了人家兄弟,哥哥能答应吗!因此这一见面儿,童林也得认真对待。海川采取先礼后兵的办法,一抱拳:
“原来是济慈大师,童某有礼了!”
“弥陀佛!还礼还礼!童施主,一年多不见,你这能耐可长多了,真给我们武林人争光露脸。贫僧向来喜欢武术,愿在侠客爷面前领教一二,请童侠客您赏脸。”
“大和尚您太客气啦!我也希望大师父多加指教。既然想跟童林动手,在下却之不恭,只好奉陪了。请!”
俩人说完就打到一块儿了。其实济慈的能耐比济源高。他一开始也是使鹰爪力,直奔童林的致命之处。打斗到五六十个回合,童林一转身正好躲到济慈的身后,把巴掌就举起来了。童林又一想,别打,济慈是个好人,我得给他留条出路,也得给他留点儿脸面,因此童林把招收回来,撤步抽身一笑:
“济慈师父果然武艺精通,童某长了见识了!”
原来济慈以为这一招走空了,让童林捡了便宜,非挨一巴掌不可,结果童林没打他。臊得他的脸腾一下就红了:“阿弥陀佛!童侠客,多谢你手下留情,老僧我领情啦!”
济慈就是个明白人,他跟那糊涂人不一样。有的你给他留情了,他不懂;人家济慈明白,再三称谢,下了擂台,来到济源近前:
“二弟!我说不来你非来不可,结果怎么样?多丢人!二弟,你现在受伤,需要找个安静的地方先去养伤,跟哥哥走吧!”
济源不走,济慈一定叫他走。就这样,济慈架着济源离开大佛寺。他们一走,谭天站起来了:
“童林,这两阵可不算。咱们仍然是七比三。为什么?因为他们两个人不是我们万龙长风岛的人,我们也没请他们,他们属于节外生枝,因此不算!”
其实这是谭天赖账。童林一笑:“可以。你说算咱就算,你说不算咱就不算。谭大帅,再派人吧!”
张明志嗷的一声就上来了:“童林小辈!你别走,你跟我比一比!”
其实要论辈数,童林得管他叫师太爷。他跟金腮罗汉袁大化是平辈儿的。童林知道,就凭我,六个也白给!老道张明志一上来,童林撤步躬身施礼:
“师太!您还要跟我伸手吗?”
“对。我不管你是谁,今天不把你姓童的打了,我气难平。其实我打你就是打袁大化。拿命来!”
他晃双掌就要下手。正在这时候,病太岁张方蹦上来了。张方为什么来?怕童林吃亏。他知道童林跟张明志一伸手,后果不堪设想。张方是个热心肠,他往两个人中间一站:
“别打,别打!哎,都别打!师叔,您老连胜四阵,这脸也露足啦,您也累啦,您先下去休息,由我来对付他。”
童林确实有点儿累了,说良心话,也有点惧张明志一头,因此他就坡下驴,跳下擂台,回归本队。年大人心中高兴,亲自给童林满了杯茶。
童林在这歇着。再说张方,把夹肩头一晃,瞅着张明志:“嘻嘻嘻嘻!我说师太爷,您挺好哇!”
张明志一看是张方,恨得眼珠子都红了:“张方,你要干什么?方才我讲得明白,说得清楚,我叫的是童林童海川,我可没说跟你伸手,你何必从中插一脚!”
“我说师太爷您这就不对了。这个擂台是人人可以比武,我怎么就可以例外。童林累了就可以歇着,我高兴就可以登台,您跟谁打不是一样的!我说师太,我也不是说大话,要跟您老人家伸手,我觉着怪可惜的。”
“张方,你说这话什么意思?”
“您年岁太大,吃不住劲儿了。您说我一巴掌把您打死,我缺德不?这不就犯下欺师灭祖的罪了吗!倘若一个不留神,我一脚把您巴巴揣在裤子里,您说这多丢人!万一我一个不注意,拿大锥子把您扎死,弄个透心凉,您说您丧气不!”
张明志一听,这小子嘴够多损!他又跑这儿跟我要贫嘴来了。便说:“张方小辈,少在我面前胡言乱语!要比武,你赶紧动手,不比武你给我滚!”
“我说师太,您这话说得有点儿不文明啊!您看我张口师太爷,闭口太师爷,拿您当老前辈恭敬,您对晚生下辈怎么能这样说话呢?咳!这也难怪,生就的骨头长就的肉,您哪,天生就是个混蛋,现在老了变成个老混蛋!”
把张明志气得直蹦,奔过来就抓张方。张方跳下擂台,嘻皮笑脸:“我告您师太爷,七十不骂,八十不打,我可不能以小犯上,干脆我给您换个人儿吧!”
没敢伸手他跑了。张明志也不能下台追他。张方回归本队,往左右看看:
“你们甭在这儿坐着了,哪位登台呀!”
头一个就是赛达摩齐智齐连方。齐连方飞身上台来见张明志。张明志一看,又是他:
“姓齐的,咱俩是前世的冤家,今世的对头,拿命来!”
两个人战在一处。其实他们两个人不是第一次伸手了。要说他俩的功夫不差上下,齐智使出浑身的解数,跟张明志战到九十回合不能取胜。老剑客董化一收拾衣服,跳上擂台,把齐连方换下去。董老剑客一抱拳:“师叔,我陪您走几趟!”
“董化一,你们都是一丘之貉,拿命来!”
董化一跟他走了七十多个回合不能取胜。第三个上来的是张洪钧,跟张明志大战一百个回合,没分胜败。谭天一算计,现在是六比七,张明志一口气儿扳回来三局,吩咐手下人给老剑客助威。一时间鼓声大震,这帮贼都喊上了:“张老剑客旗开得胜,马到成功,老剑客一口气儿连胜十阵哪!”张明志当时精神倍增。第四位上来的非是别人,正是北京牛街大清真寺的老洒海金元。金老剑客一想,我是后来的,我到了这儿寸功未立,今天会斗张明志,我也试试,我从来还没跟这两个老道伸过手呢!老洒海这来到擂台之上,双方一见面儿,张明志一阵狞笑:
“噢,这不是金元吗?你也上这儿来凑热闹!就凭你那两下,也敢在张道爷面前发威撒野!”
这金元脾气最暴,沾火就着,还特别好斗。人家是清真教的人,跟别的门户毫无牵连,是独树一帜,老洒海金元是回教之中的总头子。就见老剑客金元冷笑一声:
“张明志,恶道!我早就听说了,你不忠不孝不仁不义,你是是非不辨,真假不分,香臭不明的一个人。像你这种人,多余活在世上。老朽这次从北京来,就是为打发你们两个人早点儿归位,去找真主!”
说完之后,金元晃动手中的五金铁条跟张明志战在一处。张明志一看,金元的能耐不次于刚才那几位,自己力胜三阵,体力消耗大半,就觉着有点儿吃力。他一想,大伙儿刚给我鼓完劲儿,这要败了,我有什么脸面见人哪?要说不败,这一仗可没有把握。张明志真是左右为难了。
要知老洒海大战张明志谁胜谁负,且看下回分解。
------------------
小草扫校||中国读书网独家推出||gdread.
下/书 网xiabook.com
上一章 下一章 (可以用键盘方向键翻页)返回目录 写写书评 单田芳作品集
单田芳其他作品: 《薛家将》《瓦岗英雄》《说唐后传》中国彩票《童林传》

爱玩棋牌 2018海南自行车环岛赛 福建福彩快3开奖 吉林快三走势图 河北快3推荐号码今天
重庆哪里可以打棒球 安徽11选5前三直遗漏 快乐十分怎么玩 排球垫球基本手型 新疆时时彩开彩结果
欢乐斗地主单机版 彩票华东15选5预测 速盈彩 11选5分析软件 安徽11选5前三组选走势图
手机时时彩9.9倍 福建11选5前三直选走势图 上海快三开奖最新300期 四川快乐12遗漏前3直 今日3d试机号和开机号