欢迎光临 下书网 收藏本站(或按Ctrl+D键)
手机看小说:m.xiabook.com
背景:                     字号: 小号 中号 大号 加大    默认

《童林传》三侠客身陷贼庙

话说童林来在了因面前,抱腕当胸:“老前辈,且息雷霆之怒,体发虎狼之威。童林有下情回禀。”
了因哇哇暴叫:“童林哪!你我乃冤家对头,还有什么可说的,你拿命来!”一口气向童林发出六掌,快似流星,急如闪电。
再看童林,就好像一条鳗鱼似的,穿梭在掌法之间,躲过了因的进攻。了因和尚一见掌走空,就像疯了似的,又扑奔童林。昆仑侠万般无奈,只好晃双钺自卫。两个人就战在了一处。
他们这一打不要紧,可难坏了了然和尚。了然心中暗想,我向着谁呀?按理说,我应当向着我师弟了因,可是,我师弟没理呀!因此,了然和尚双掌合十,把眼一闭不住地念佛:
“阿弥陀佛!罪过呀罪过!”
原来了然、了因、了尘这三位是一师之徒,在一个庙上出家,这个庙就叫三了寺。因为他们三个人号称盖世三活佛,名声大震,远近皆闻。英王富昌也就得着消息了,他想要扯旗造反,没有帮手怎么能行呢?经人介绍,来到三了寺,聘请三位高僧出头帮忙,亲口加封三位是护国的法师。但是遭到了了然、了尘和尚的拒绝,就是这个了因有点动心了。后来英王光把了因请到剑山。石头僧是了因的徒弟,自然跟他师父一块去的。他们俩人到了剑山之后,英王富昌绪拨出巨款修建鱼骨寺让他师徒安身。可了因跟英王提个要求,你别正式加封我官职,我是一出家人,也不愿意受那种约束,咱们做个朋友,我可以给你帮忙,一般的事情不要惊动我,有不可解的事情时,给我送个信,我们师徒可以帮忙。自从了因走了以后,了然、了尘心中十分难过,三爷了尘口打唉声:
“看来二师兄修炼不成心,为名利所动,早晚必为所害。我也不在三了寺了,我要出去蹓跶蹓跶。”
就这样,了尘长老一怒下了大西洋,到现在也没回来。这三了寺里就剩下了然和尚自己了。了然一看,我们三了走了两了,我还叫什么三了?他就把庙名改了,叫金光寺。
要说这弟兄三人,数大爷了然最忠厚,为人心地良善,冲他招待童林,就可以看出来。这么好的一个人他怎么能帮助了因呢?闲言少叙,单说童林大战了因长老四十个回合没分输赢。了因的能耐无比了得,童林想赢人家势比登天。在旁边就急坏了大判飞行侠苗泽苗润而、云中快高亮这两个人,一看童林不能取胜,商量了一下,各拉兵刃加入了战斗。苗泽高声断喝:
“童贤弟!了因和尚甚是猖狂,我们哥俩助你一臂之力。”
说着嗖嗖嗖就是几下,云中侠晃手中长剑也毫不留情。这三侠把了因围在当中。了因一看,一阵狞笑:
“嘿嘿嘿,童林哪!你们还有多少人?都上来。贫僧要怕你们就不算英雄好汉。接掌!”
了因真厉害,赤手空拳,一个人对三侠,毫无惧色,打斗到一百多个回合没分上下。正在这时候,在这禅堂的房坡上出现一个人,这个人蹲在房坡上,抱着俩磕膝盖,笑呵呵地看热闹,一边看着一边晃脑袋。
“好!打得真好!我这个人就爱凑趣,算我一个,咱们四个人斗秃驴!”
这个人说话声发尖,发出金属般的声音,尤其是黑天,传出去多远。三侠不知来人是哪头的,因此各拉兵刃跳出圈外,奓着臂膀定睛瞧看。
什么人?了因长老晃双掌退出六七步,把双掌一分也定睛瞧看。一看这人长得其貌不扬,五尺身高,干巴巴挺瘦的一个小老头。小老头满脑袋都是黄头发,头发都打着卷,一条小辫在脖子上盘着,奔颅头,凹沟脸,翘下巴,有几棵黄焦焦的胡须,小绿豆眼,鹰钩鼻子薄嘴片,满满的芝麻粒牙,两个大扇风耳朵,身上穿一身青缎子棉裤棉袄,扎着腿带,蹬着洒鞋,腰里勒一根布带,身背后背着一对八楞镏金拦龙锤。别看人长得不怎么样,这对棒可够特殊的。童林看着十分眼熟,突然想起来了。
“哎哟!我们可盼来了帮手,原来是他。”
童林认识这个人吗?认识。三年前他们就见过面。来者是谁呀?正是本套书中著名的高人,人送绰号叫黄眉童子,姓苗,叫苗吉庆。三年前童林跟随震东侠侯廷、二侠侯杰赶奔杭州前去摆擂,会斗北侠秋田秋佩雨。童林在杭州擂上大显身手,双钺分双剑,掌打铁臂罗汉法禅,艺压群雄,一举成名,东西南北四大侠给童林贺号戴花。在戴花的那一天,花丢了,就是叫这苗吉庆给偷去的。童林为了寻找这首正借英,有一段书叫月下会西风,跟西风长老发生了误会。苗吉庆二次出头,童林艺服西风长老,把借英花给了童林,打那以后言归于好,童林对苗吉庆的印象特别深。但是苗吉庆那阵还没满徒,正在学艺的紧要关头,他凑个热闹之后就走了。没想到今天在此见面。
苗吉庆究竟是怎么到这儿来的呢?这里有点原因。要提起苗吉庆的老师真了不得,既有西风长老秋蝉,又有乾坤八大侠的第二位云龙九现周寻周老剑客。在江湖一提云龙九现周寻无不胆寒,哪个不得挑大拇指?这周寻为人特别正,专管人间不平之事,这老头肝火特别大。他跟金腮罗汉袁大化交情莫逆,老哥俩经常在一起闲谈。袁大化的出身经历,周寻了如指掌,他也知道袁大化有俩仇人是张明志、赵明真。周寻知道张、赵两人不是东西,很替袁大化不平,要找机会教训教训他们俩,给好朋友出气,结果被袁大化都给劝住了。后来周寻听说张、赵二人不怀好意,要把袁大化的弟子徒孙全都打死,他们俩还不出头,教了一个乐山一怪叫泥小鬼陆恒,叫这陆恒在江湖上跋扈。后来周寻一气之下也收了一个好徒弟,就是这黄眉童子苗吉庆,干什么呢?叫苗吉庆专门对付这个泥小鬼。苗吉庆在周寻家里学艺多年,学会了各种软硬功夫。周老剑客又亲自传授他这对八楞镏金拦龙锤,翻天三百六十路,神鬼莫测,所向无敌。你别看苗吉庆长得不怎么样,现在功夫可太高了。周寻把平生所学十之**都传到徒弟身上了。最近周寻打听到泥小鬼陆恒已经下了双羊观,指名点姓要对付童林,故此才把徒弟苗吉庆打发下山。临行之时,周老剑客拍着苗吉庆的肩膀,说:
“孩儿啊!俗话说养兵千日,用在一时,为师传授你多年的功夫,就是为了今天。如今泥小鬼陆恒已经下山了,为师才打发你去专门对付这家伙,暗地之中保护童林,你可乐意不?”
苗吉庆一笑:“师父啊!您就放心吧!这话您不仅说过一次,我耳朵都磨出茧子了。我现在就走,去对付泥小鬼,保护童海川,如果童林有个三长两短,您拿我算账!”
就这样苗吉庆背着拦龙锤下山了。到了剑州,他一打听,童林没在,一个人赶奔甘肃搬兵,走了很多天了。苗吉庆一琢磨,这可是个危险的差事,心说童林哪,你真是艺高人胆大,这离着剑山这么近,你怎么独来独往?一旦遇上仇人焉有你的命在!又一想,我在老师面前打了包票,负责保护童林的安全,倘若童林出了事情,我怎样去见我师父?干脆我找童林去得了,暗地之中加以保护。就这样,苗吉庆从剑州起身赶奔甘肃。无巧不成书,走到天黑又渴又饿,想找个地方借个宿,就来到金光寺,侧耳一听,这院里嘡嘡直响,打得正热闹,苗吉庆不知是怎么回事,他飞身上房。等他一看,乐了。这不是童林吗?他也认识苗泽、高亮。这三侠怎么凑到一块儿了?怎么对付一个秃驴呢?看这样子,三个人也未必是人家的对手。苗吉庆才大喊一声飘落在尘埃。
且说童林,把双钺装进鹿皮套,来到苗吉庆面前,躬身施礼:
“师爷!一向可好?晚辈给您磕头了。”
童林说罢倒身便拜。苗吉庆用双手相搀:“海川哪,起来,起来!哈哈哈,你还认识我?”
“哪能不认识呢!”
“好啊!海川,我总算把你找着了。”
“老人家!你找我有事?”
“嗯,别的事倒没有,我就想给你当几天贴身保镖。”
童林一听乐了:“老前辈,真会开玩笑,我算个什么身份,还得用个保镖的。”
“哎!你可别这么说。你是别开天地另创一家把式的祖爷,怎么能没有保镖的呢?海川哪,有话咱一会儿再说,把这秃驴交给我。”
童林知道苗吉庆厉害:“老前辈,我们之间乃是误会,望老前辈手下留情。”
“哎!海川!你这人忠厚得有点过分。我都看得清清楚楚,这老秃驴比秃尾巴狗还横,蛮不讲理,非要把你置于死地,对这种人你还给他留什么客气!你闪退一旁。”
苗吉庆说完来到了因面前,点手高声喝喊:“秃驴,过来!”
出家人最不爱听这句话,什么叫秃驴?把人骂苦了。了因和尚并不认识苗吉庆,直气得浑身的肌肉都跳起多高,高声喊喝:
“呔!来者小老儿你是何人?”
“哈哈哈,我乃无名小辈,有个绰号叫专打秃驴。”
这把了因气得两眼冒火,七窍生烟。他抡掌直奔苗吉庆,两个人就战在一处。结果一伸上手,了因是大吃一惊。他发现对面这老者身法利便,快如闪电,连人家的边都沾不上。他心中正在吃惊,就觉得后背重重地挨了一掌。“啪!”了因和尚一头栽倒在地,哇一口鲜血吐了出来,让苗吉庆使了个海底掏花绝命掌正打到后背上。他刚爬起来,苗吉庆一个箭步蹿上来,把掌往空中一立:
“老和尚!你服气不?我说专打秃驴你还不信。怎么样?这回你服了吧!拿命来!”
他这掌还没落下呢,就被童林给接住了!
“老前辈,且慢!”
“海川!你这是干什么?”
“老前辈!了因长老的徒弟石头僧慈云死在我的剑下,如今再把他打死,显得就有点过分了。望求师叔手下超生,把他饶了吧!您看怎么样?”
“也罢!海川哪,听你的!”苗吉庆把掌收回,冲着了因的屁股踢了一脚,“滚!下回你要学好还则罢了;不学好,再遇上我,打你个二罪归一!”
且说了因昏昏沉沉把这些话都听进去了,暗自咬牙,心说,童林你别收买人心,打一巴掌给我一个甜枣吃,我不是小孩子,他勉强从地上爬将起来。这时候他师兄了然走过来,二目垂泪:
“贤弟!你觉得伤怎么样?”
“嘿嘿嘿!师兄啊,你真是我的好师兄,我在这动手你连忙都不帮,站到旁边看我的哈哈笑,我算认识你了。我是死是活跟你毫无关系。告辞了!”了因一溜歪斜离开金光寺,走去不提。
了然和尚二目垂泪口打唉声,看来这路是自己走的,也不能够勉强。他把眼泪擦净,把苗吉庆、童林、高亮、苗泽让进禅堂,重新待茶。三侠谢过苗老剑客相助之恩,问苗吉庆从哪儿来。苗吉庆就把经过讲说了一遍,最后说:
“海川哪!我这次下山是奉师之命,来给你当义务保镖的,你只管放心,有我保护你万无一失。”
童林原来认为他开玩笑,这回才知道都是真的,心中对云龙九现无限地感激。苗吉庆又说:
“海川!我这次来还有点事,我来对付泥小鬼陆恒,不把泥小鬼打死决不回去。你遇上那小子没?我真替你担心。”
童林苦笑了一下:“嗐,我遇上陆恒了。”
“啊,你们俩伸手没有?”
“伸手了。”
“是吗?你能是他的对手?”
童林摇摇脑袋:“自然是不行。我就是六个捆到一块也不是陆恒的对手,后来我便了个金蝉脱壳之计,这才跑出来。不然我怎么到了金光寺呢!我就是被他追到这儿来的,好险哪,好险!”
“海川哪!往后你别怕他了,由我来对付他。我要用我的双锤会会他的双棒,看看我黄眉童子厉害,还是他泥小鬼厉害。”
一句话把大家都逗笑了。这天晚上几个人就都住在金光寺,到次日天光见亮,吃罢了早饭,童林起身告辞,他恨不得马上飞回公馆,见着年大人禀报经过,以免惦记。苗泽、高亮自然相陪。童林邀请苗吉庆同行,黄眉童子一摆手:
“海川哪!多谢你的美意。我这个人性情古怪,不愿受拘束。你想钦差公馆乃是有尺寸的地方,规矩太多,我受不了,反不如我在外边蹓蹓跶跶,逍遥自在。我就不去了。不过你放心,你一旦有危难之处,你甭找我,到时候我就找你了。告辞了。”
说话间苗吉庆头也没回地离开了金光寺,三晃两晃不见了。三位一笑,看来苗老剑容真是个怪人,回身谢过了然长老,三侠也随之起身。
他们没走大道,专走小路,为的是能抄近路走得快点,结果出事了。这一天路过一片树林,叫李家林,他们穿林而过正走着,听见有一个男子的哭声,童林一愣,停身站住,顺声音一看,一个男子正在上吊。这个人岁数并不大,泪流满面,嘴里唠唠叨叨,不知讲些什么。童林一看不好,马上来到近前,高声喊喝:
“慢!你这个人怎么寻短见呢?”
上吊的人吓了一跳,回头一看来了三个人,说话的这人是紫微微的脸膛,穿衣打扮十分土气,好像种地的农民;后面跟着个紫大胖子,还有一个白脸的老者。那个人擦擦眼泪:
“我说三位!你们只管走你们的道,我是非死不可。”
童林一听,说:“朋友,好死不如赖活着,你怎么能说这种话呢?能不能把你的委屈跟我们仨讲讲?万一我们能帮得了忙,你就不至于死了。”
“好吧!既然三位要问,听我道来。这个地方叫李家林,你往那看看,离这不远有一李家店,我就是那里人。我今年二十六了,是个念书人,好不容易才娶了个媳妇,叫武凌娘,人长得漂亮,也聪明贤慧。我们刚结婚三天,这是回门哪!走到这李家林,我媳妇说她要方便方便,叫我在这等着,她就进对面那草丛中去了。我左等不回,右等不见,结果到草丛中一找,我媳妇没了。我把腿都跑细了,怎么也没找着。我说三位,挺大个活人愣丢了,叫我回去如何交待?老武家要跟我要人,我以何言回答?万般无奈,我才上吊寻死。”
“噢,是怪事啊!你媳妇丢了多长时间了?”
“三天了。我都跑了八趟了,连个影子都没有。”
“报官没有?”
“这离官府太远,我没报官。再说衙门口冲南开,要打官司拿钱来,我是个穷人,没那么多银子。”
“嗯。”童林一想这事还真得管。再着急口公馆也不能见死不救,便问:
“你叫什么名?”
“我叫蔡福。”
“嚄,蔡福。我打听打听,你们这附近有什么山寨没有?有没有贼匪出没?”
“没听说过。”
童林一听这事还难了。要找这武凌娘,真好像大海摸针一样。
“蔡福!你好好想想,你净到过什么地方?你媳妇净到过什么地方?”
“哎哟!我真想起来了,就是在我成亲的头一天,我媳妇到青云寺烧过一次香,别的地方没去。”
“青云寺离这多远?”
“离这不远,能有八里地。”
童林跟苗泽、高亮商议,是否到庙上去一趟,要能打听到更好,打听不出来再另想办法。那两位侠客点头同意。童林让蔡福头前引路,赶奔青云寺。一路走着,童林问:
“青云寺有多少和尚?”
“不清楚。反正庙挺大,能有好几十个吧!”
“青云寺当家的叫什么名?”
“叫青云长老,还有个叫红莲长老,他们负责庙上的事。”
说话间到了。童林闪目观瞧,这座大庙前后有八层大殿,三层山门,门前有石头碑,气势雄伟。童林来到角门,告诉蔡福:
“你先别露面,在门外等候,我们三个先进去,要找不到你媳妇再作打算。”
“多谢三位好心人。”
蔡福躲到一棵树后,童林上前啪啪啪叩打门环。砸了半天,出来一个小和尚,把门开开看看童林他们三个:
“三位施主,你们是烧香啊,是还愿哪?”
童林一愣,心说,我还得说个谎,不然的话你为什么到人家庙上来?你身为侠客不能做非礼的事。童林顺口答道:
“我们烧香。”
“往里请!”
小和尚把童林他们三位让到庙中。童林抬头一看,头层大殿供的是喜面佛,就是大肚子弥勒佛,两旁边是雄伟高大的四大金刚。转过头层殿,到了二层殿是大雄宝殿,正中央供的是三世佛,两旁边是十八尊罗汉,神案之上,几支大蜡已经点燃,香烟飘渺,庄严肃穆。童林他们刚来到台阶下,从殿里走出两个高大的僧人。头一个面如青蟹盖,看岁数在五十岁左右,新剔的脑袋锃明刷亮,脑顶心受着戒,身穿灰布偏衫;在他身旁站着个红脸的和尚,四十六七岁,身穿青布僧衣,外罩大红色的袈裟,手拿数珠,看了童林三位一眼,问小和尚:
“徒儿!他们三位是干什么的?”
“回二位当家的,这三位施主要进庙降香。”
“噢,三位施主,我们师兄弟正在给佛主上香,你们来的正是时候。有什么事情到里边吧!”
三侠到里边烧了几炷香,对佛主拜了几拜,拜完了扔下五两银子。这俩和尚急忙把他们让进禅堂,中国彩票:命小和尚献茶。
书中代言,这两和尚是谁呢?头一个就是青云长老,第二个就是红莲长老。青云长老双手合十:
“阿弥陀佛!三位施主从哪里来呀?”
“噢,我们是外地人,从宝刹路过。”
“噢,听你们的口音就不是四川人。三位,既然进完香了,还有什么事情不成?”
童林带笑相问:“二位长老,我请问这宝刹周围可有强盗不法之徒吗?”
“施主,你这话是什么意思?”
“高僧不知,我们路过李家林,遇上个年轻人上吊,被我们三人救了,问他为什么上吊,他说他新成亲的媳妇丢了。我们三位已经答应替他寻找,就找到宝刹,不为旁的,就是跟二位高僧打听打听,要有的话,请帮着我们寻找被难之人。”
“请问施主,这个女人丢了多长时间了?”
“三天。”
“哎呀,巧了!今天早晨有人叩打庙门,我那徒儿开门一看正是一个女人。这个女人哭哭啼啼说她受了丈夫的气,在家呆不了,所以逃了出来,恳求我们庙上把她留下。施主请想,我们庙乃是六根清净的地方,怎么能容一个女子呢?因此一再拒绝。可是这个女人说什么也不走,哭得太惨了。我们弟兄一商议,暂时把她留在庙上,打听好了她家在什么地方,然后送个信再把她送走。但不知丢失的那个女人是不是她?”
童林一听,这事可真巧,便问:
“二位长老,这个女子现在何处?”
“就在东跨院。”
童林一想,我们看见也白看,因为没见过这个武凌娘,突然想起蔡福来,说:
“长老,她的丈夫蔡福就在门外,能不能把他找来叫他看看?是,更好,不是,我们就走。”
“那好。徒儿快去把蔡施主请来。”
时间不长,蔡福跟小和尚进来了。童林把刚才的事一说,蔡福大惊:
“是吗?那我去看看是不是武凌娘。”
青云和尚、红莲和尚在头前带路,三侠跟着,拐弯抹角到了跨院。推门进屋,和尚一指:“各位施主看看,是不是这个女人?”
蔡福仔细一看,正是妻子武凌娘。一看武凌娘在一把椅子上坐着,正在那擦眼泪,蔡福高声喊道:
“妻呀!你都要把我急死了。你怎么跑到庙上找清静来了?”
哪知那武凌娘站起来,袖子一甩进了里屋了,蔡福也跟着进了里屋。想不到门旁早埋伏着两个人,两柄钢刀同时扎进了蔡福的软肋,他惨叫一声,摔倒在血泊之中。童林三侠一愣,刚伸手摸家伙,就觉得一股香味扑鼻。
“哎哟,不好!”三侠同时栽倒在地,中了人家的熏香蒙汗药。青云长老和红莲长老哈哈大笑:
“哈哈哈,童林小辈!都说你是叱咤风云了不起的人物,哪料想贫僧小计就把你给抓了。这才叫踏破铁鞋无觅处,得来全不费功夫。绑!”
埋伏在四处的小和尚拿绳子把三侠给捆上了。这时武凌娘从里间屋也出来了:
“二位师父,你们的计策可真高。”
“娘子,为了你我们挖空心思,想尽一切的办法,这回你可放心了吧?你丈夫也死了,想给他帮忙的人也被抓住了,从今以后你就可以安安稳稳地和我们弟兄在一起了。”
书中代言,这是怎么回事呢?因为昨天晚上青云寺来个串门的,并非旁人,正是了因和尚。了因和尚离开金光寺想要回剑山,走到青云寺就走不动了,大口吐血。他跟青云寺的俩和尚都是好朋友,故此敲开庙门在这休息休息。青云长老、红莲长老一看是他,就吓了一跳:
“师兄!您这是怎么了?被谁打得这个模样?”
了因叹息一声,把经过讲说了一遍。青云长老急忙把止血丹药取出来给了因吃了,并敷在伤口上,了因这才缓过气来,不住声地大骂童林,把童林的模样长相都告诉这俩和尚了。最后了因提出要求,让青云跟红莲赶奔剑山蓬莱岛助阵,要童林的命,给石头僧报仇,答应给他们三千两银子的报酬。两和尚慨然应允,说因为庙上还有不少事需要处理,答应三天以后在剑山见面。就这样,了因今天一早起走了。这俩和尚要三天以后走的真实原因是留恋武凌娘。
原来这个女人不是什么好东西,在没嫁给蔡福之前就和这俩和尚狗扯羊皮,这俩和尚和她一个人寻欢取乐。自从嫁给蔡福之后,武凌娘天天思念这俩和尚,利用回门机会,一头扎进青云寺就不出来了。俩和尚作梦也没想到蔡福能遇上童林,也没想到童林能来,当童林他们进庙烧香的时候,俩和尚就看出来了,心说这不是童林吗?因此,他们心生一计,暗地派人准备好薰香蒙汗药,他们自己都抹了解药,三侠不知,这才上当受骗。且说青云和尚一看把童林他们三个人抓住,回手从墙上摘下一口大刀来,把刀在鞋底上蹭了两下,就想要三侠的性命。
“师兄且慢!”红莲和尚过来给拦住了。
青云和尚不解其意:“师弟你为什么拦着呢?”
“师兄!我看这三个人杀不得。”
“噢,为什么?”
“师兄请想,我们已经答应了因到剑山帮兵助阵,咱们两个人去了一点进献礼都没有,岂不被别人小瞧呢!我看留着这仨人,活着送给剑山交给英王富昌,咱们哥俩也立个大功多好呢!”
“嗯,这个主意挺好。”可是青云和尚又一皱眉:“兄弟!主意倒是不错,恐怕办不成。”
“为什么?”
“兄弟!咱们一路得过多少道关,倘若被官人发现,咱不白费事了吗?”
“师兄!我把主意早想好了。咱们不让童林他们说话,一路上就给他们迷昏药。另外,官府人要查问,就说咱们抓住三个采花贼,送到官府去治罪。你看这主意怎么样?”
“高,实在是高!就依你了。”
二人打定主意,三天后,让小和尚准备了一辆大车,下面铺了几床被褥,把三侠往上边一放,身上又盖了几床被子,把三侠的兵刃往被子里一塞,从青云寺里选拔了十二名年青力壮的小和尚暗藏利刃随车保护;又准备了一辆小车,让武凌娘坐着,他们打算作长久的夫妻。青云和尚把青云寺一切作了交待后,飞身上马兴冲冲在前边开路直奔剑山。
要知三侠性命如何,且看下回分解。
------------------
小草扫校||中国读书网独家推出||gdread.
wwW.56wen.COM
上一章 下一章 (可以用键盘方向键翻页)返回目录 写写书评 单田芳作品集
单田芳其他作品: 《瓦岗英雄》《白眉大侠》《童林传》中国彩票《说唐后传》

上海时时乐开奖 福建十一选五遗漏 新疆十一选五预测号码 极速时时彩是哪里 宁夏十一选五投注
重庆幸运农场 足球比分500 广东11选五软件是什么 北京十一选五预测 辽宁11选5技巧
11选5彩票分析软件 体彩大乐透开奖公告 168彩票 002期特码资料 极速飞艇单双
重庆时时彩计划_人工版 彩友多彩票 广东快乐十分走势图快 2018今期特码资料 连码是什么数字