欢迎光临 下书网 收藏本站(或按Ctrl+D键)
手机看小说:m.xiabook.com
背景:                     字号: 小号 中号 大号 加大    默认

《童林传》昆仑侠苦斗僧

话说昆仑侠童林夜探剑山蓬莱岛误入斋园中了消息埋伏,被一股黄烟呛得昏迷不醒失去知觉。正在这个时候暗门开了,从里面钻出个人来。这个人手里拿着条绳子,一个箭步跳到童林面前,打算把他捆起来送到天王殿请功领赏。可是这个人仔细一看,不由一愣,心中暗想,这不是昆仑侠童林吗?他怎么到剑山来了?幸亏这是遇上我了,要是遇上旁人焉有你的命在?他回头往四处看看,所幸就是他一个人,他这心才放下,急忙把童林扛起来,顺手拣起他的子母鸡爪鸳鸯双鉞,回身进暗门,把消息埋伏全都死住,然后顺地道出来,再看看仍然无人跟踪,这才飘身越过院墙,赶奔沙土岗。
沙土岗离斋园不到三里路,周围是一片枣树林,里面独门独院有三间房,这个人就住在此处。他没走大门,从院墙越过,到了房门口拿钥匙把门开开,进了屋把童林轻轻放到床上,双鉞放在他的身边;然后又到外面看了看,见果然无人跟踪,他回到屋来将房门拴紧,窗帘门帘都落下来,然后从抽屉里取出解药,给童林抹到鼻子上,又倒了碗白开水放到床头,然后坐到一旁耐心等待。估摸过了半个时辰左右,就见童林五官一动,开始苏醒。童海川把眼睛慢慢睁开,往周围看看先是一愣,心中暗想,我这是到了什么地方?他尽量地回忆了一番,想起自己走到一个院子,没想到被一股毒烟熏倒了。莫非我是在梦中不成?他动了动,觉着有感觉,又不像是在做梦。屋里边灯光挺亮,床前边还站着一个人,此人身材不高,能有六尺左右,干巴巴一团精气神,年纪约在五十岁开外;大秃脑门儿,花白剪子股的小辫,两道抹子眉,一对黄眼珠,鹰钩鼻子,薄嘴片,一绺花白的胡须;穿青挂皂,十分的干净利落。正在这个时候,老者首先说道:
“童侠客您受惊了!”
童海川是何等的聪明?一听马上就明白了,肯定是这个人把自己给救了。海川翻身坐起来,整理衣服,躬身施礼,口称:
“恩公在上,受童某一拜!”
“哈哈……不敢当,不敢当!童侠客免礼。您先把这碗白开水喝了,这可以解药哇!幸亏今天遇上我了,要遇上旁人您今儿个可就危险了。”
童林点了点头,把这碗水喝下去,觉得很舒服,然后抱腕当胸:
“恩公!请问您尊姓大名?”
这个人一乐,道:“童侠客,您好好看一看我是谁?”
“这个……”
童林仔细看看,发现这个人有点儿面熟,但是想不起来了。海川歉意地一笑:
“恩公!恕我糊涂,我真想不起来了。”
“哈哈哈,您真是贵人多忘事呀!您仔细想想。三年前咱们在北京前门大街见过面,那是在灯会上,您还帮了我的忙,救了我的命。想起来没有?”
“哎哟!”童林这下可想起来了,“您是不是姓武,叫武云飞,人送绰号叫‘乾坤老叟’?”
“对呀!不才正是老朽。”
两个人说罢相视而笑。书中代言,这个小老头名叫武云飞,家住直隶大名府,自幼爱惜枪棒,曾拜“山东五老”第一老“醉仙翁”于廷于子玉为师,学就满身本领,闯荡江湖三十余年,才得了乾坤老叟的美称。他跟童林是怎么认识的呢?原来,在三年前,武云飞奉了英王富昌之命,到北京刺探情况,他就住到前门外的高家老店。在登记的时候他说他是买卖人,化了个名叫高六。正赶上那一年正月十五花灯盛会,武云飞领着两个伙计到前门外去观灯,恰在这个时候,八阿哥胤禩也领人前来观灯。但是这个八阿哥可不是个好东西,他没心观赏灯火,专注意人群中的少妇长女。正好前门外老赵家鞋铺的三闺女跟着父母在街上观灯,被八阿哥看中了。他一瞅这小姑娘长得千娇百媚万种风流,就起了淫心。他领着帮恶奴扑到姑娘近前,说了些淫词浪语,对这姑娘是百般调戏。姑娘红着脸转身要跑,被八阿哥一把拉住,在众目睽睽之下他是连搂带抱,吓得姑娘高呼救命。姑娘的父母又急又气,忙过来阻拦,被八阿哥手下的恶奴打得鼻子口蹿血。正在这个时候,武云飞领着俩伙计赶到了。这武云飞一看不由得火往上撞,心说乾坤朗朗,这是在天子脚下,有砖有瓦有王法的地方,竟敢有人在众目之下调戏妇女,这还了得!武云飞过来一打抱不平,惹了祸了,他也不知对面这个主是八阿哥,当今皇上的八儿子呀!那还了得吗?谁敢惹呀?就这样,八阿哥一怒之下命人到五军提督府和顺天府去调人,把武云飞仨人围困当中。如果要把他们给抓住,送到顺天府严刑一审讯,要知道他是剑山的人,就得把他给剐了。
可正在这个时候,恰巧童林来了。他放假没事,领着一大帮徒弟也来观灯,往前门大街一看,人山人海,闹闹吵吵,他挤进人群中一瞅,一伙官兵正在追捕三个人。童林不知是怎么回事,跟看热闹的老百姓一打听,这些老百姓都认识童林,就把实情都说了。海川一皱眉头,大喊一声,闯进人群高声说道:
“各位,往后退!把这三个人交与童某。”
当差的一看是震八方紫面昆仑侠,大伙都认识呀,所以主动往两旁一撤,把这个场子就亮开了。童林跑到武云飞面前,把眼珠子一瞪:
“呔!胆大的狂徒不识好歹,竟敢跑到北京来搅闹花灯。尔休走,接掌!”
武云飞一看来了个大汉,紫微微的脸膛,二目如灯,腰带子上有鹿皮套,里边明晃晃装有子母鸡爪鸳鸯双鉞,心想坏了,莫非此人就是震八方紫面昆仑侠童林?要遇上他,我命难活。可是童林并没真打,手里边比划着,放低声音对武云飞说:
“朋友,你可不要吃眼前亏呀!童某特来救你,你还不逃走更待何时?”
武云飞这才明白童林的用意,深受感动,心想道,都说这个童林在北京打“一条龙”的腰,他乃是官府的走狗,雍亲王胤禛的忠实爪牙,绿林人的死对头,看来这些话都不实际呀!我跟姓童的萍水相逢,素无往来,今天他能拔刀相助,可见此人有侠义之风。因为事在紧急,不容多想,武云飞钻了个空子,带领两个人逃走了。童林假装追了一程,一直看到他们仨脱了险,这才转身回来。经过这一场大乱,那个被调戏的姑娘也平安脱险了;八阿哥也觉得心中有愧见不得人,领着一群恶奴溜了。这场风波才算平息。
几天之后,武云飞带着两个人,买了八样点心,找到童林家门,非要求见恩公不可。童林因公不在,他的兄弟童森童二爷接待的他。童森一问他的名姓,他报了名了:
“我姓武,文武的武,云彩的云,飞高蹦矮的飞。前日蒙昆仑侠搭救,我是感恩不忘啊!今天特来登门致谢。”
童二爷一乐:“对不起!我哥哥有事不在,您的情我替我哥哥领了。我们家有个规矩,从来不收礼,您怎么拿来的,还怎么拿回去吧!实在是对不住。”
武云飞脸一红,说什么人家也不收礼,只好把礼物拿走。临走之时,武云飞对童森说:
“请您转告童侠客,我武云飞是四川成都府代管剑山的人。如果童侠客因事要到了剑山,有求于我,我一定想法报恩。”
武云飞说完领人走了。到了晚上,童林回到家里,二爷就把这事对哥哥讲说了一遍。童林一听是“剑山”来的,那不是仇敌吗?但是武云飞这个人还是不错的,这件事就算过去了。一晃三年,没想到今儿个又遇上了武云飞。因为童林接触的人多,管的事也太多,所以一时没想起来,后经武云飞一提头,这才猛醒。
闲言少叙,书归正文。武云飞一乐:
“侠客爷!三年前要不是您把我给救了,我非吃亏不可呀!这件事我一直记在心里,始终不忘。我欠您的人情,所以今天我才把您给救了。”
童林再三称谢:“武大侠!这么一说您是剑山的人了?”
“不错,我保的是英王富昌,官拜站殿将军之职。我负责的就是这座斋园,要不我怎么能把您给救了呢?”
童林听完,双眉紧锁:“武大侠!我有一言出口,肯听否?”
“哈哈哈,您太客气了!有话请讲,小老儿愿闻高论。”
童林道:“这剑山蓬莱岛乃是弹丸之地,英王富昌身为反叛,对抗朝廷,早早晚晚不得好结果呀。如今奉旨的钦差年大人前来查办剑州,负责剿匪之事,不久将大兵云集,剑山是非破不可。据我观看,您乃是个正人君子,怎么能保富昌呢?依我看,您赶紧脱离苦海,弃暗投明,俺童林愿做引荐。”
“唉!”武云飞听完,口打唉声,“童侠客!话不说不知,木不钻不透。我之所以**于贼,也有我的苦衷啊!我老师乃是醉仙翁于廷于子玉,那也是山东有名气的人物。我在山东惹了大祸,无处投奔,这才来到剑山,蒙英王不弃,又加封我为站殿将军之职,我感恩不尽,这才保了他。不过呢,这与我的本意是相违背的。人常说,人往高处走,水往低处流,大将保明主,俊鸟登高枝,谁愿意当贼呀?我这也是不得已而为之。假如童侠客愿意引荐,我是求之不得,小老儿愿弃暗投明。”
“这就对了!”
童林非常高兴。两个人又谈了一会儿,武云飞忽然说:
“童侠客!此处是非之地不可久留哇。我这块儿随时随地都有人来,一旦被他们发现,不但你走不了,连我也活不了,趁着天还不亮我把你送出剑山。”
童林点头称赞。两个人把衣服归整好了,海川把双鉞挂上,武云飞止灭灯光,轻轻开开房门,到外面看看没人,这才把童林带出去。两个人离开沙土岗直奔江岸。武云飞的意思,给童林找条船,横跨岷江就可以回奔剑州了。哪知到江边一看,连一条船都没有,武云飞也傻眼了,领着童林顺着江边往返走了数趟,仍不见船。这时天就要亮了。武云飞心中着急,额头上就冒了汗了,心说,天光一亮失去掩护,我们随时都可能被人发现,这怎么办呢?有心把童林再领回住处,也来不及了。后来他心生一计:
“童侠客!这么办吧,您随我来。”
他拉住童林钻进树丛,走了一段路之后,眼前全是悬崖峭壁,根本就无路可通,这会儿的天可就亮了。童林问:
“武大侠!您这是领我上哪去?”
“童侠客!大江咱们是过不去了,我打算领您走一条秘密道路‘一线天’。看见没?翻过这峭壁之后就是一线天,这个地方实在是难行啊!正因为难走,一般的人才来不到。我把您送过一线天之后,有一道江岔子,水里边尽是浅滩,你我二人可以走过去,过了江岔子,眼前就是于家渡,我老师于延家就住在那里。我想把你送到他家暂避一时,然后找机会你再回公馆也不为迟晚。”
童林点头称善,难为这武云飞一片诚心。两个人又把衣服收拾一下就开始登峭壁。童林身为侠客有绝艺在身,没费事儿;武云飞那也是武林高手,登高纵矮如履平地,也没费多大的事,两个人翻过峭壁再往前走就是一线天。
原来,这里是两个山头,中间有一道山缝,宽没有两丈也差不多少,在两座山头之间有座独木桥相连,往下一看深不见底,令人毛骨悚然!两个人走到独木桥的桥边,已经红日升起。童海川深深地吸了口气。武云飞一笑:
“童侠客!咱们过了这座独木桥就算到了平安地了。我在剑山呆了这几年把路都摸熟了,这条路,一般的人走不到这。”
“好!事不宜迟,你我二人赶紧过桥。”
就在他们两个要过桥的时候,突然从对面来了一人,童林和武云飞再想闪躲已经来不及了。三个人,六只眼睛碰在一处。武云飞不看来人还则罢了,一看来人直吓得魂飞天外,魄散九宵。
来的这个人乃是个出家的和尚。他身高九尺开外,肚大腰圆,真好像烟熏的太岁,火燎的金刚,头似麦斗,眼似铜铃,两道大抹子眉斜插鬓角,耳大有轮,长可垂肩,两只蒲扇般的大手,一对大脚好像旱船,光头顶上边有九个疤痕,脖项下挂着十八颗青铜骷髅。他扛着降魔宝杵,肩头斜挎百宝囊,看年纪约六十岁挂零。来者是谁呀?他是本套书中最了不起的和尚,人送绰号“石头僧”,法号叫慈云。武云飞对他非常了解,因此才害怕,急忙用手一拉童林,那个意思是,你快躲到我身后去,别言语,由我来对付他。
这时候石头僧也看见武云飞和童林了,但是他脚没闲着,轻飘飘过了独木桥就来到二人的近前。
“阿弥陀佛!对面不是武云飞武施主吗?”
武云飞急忙抱拳施礼:“啊,正是在下。高僧您这是从哪来?”
“奉师之命下山去看看朋友,由于朋友的挽留在宝庄住了一夜,今日回山在此路过。武施主,这么早您到这干什么?”
“啊,我奉了大帅所差,在此巡逻。”
“不对吧?据贫僧所知,你管的是斋园呐!斋园在东北方向,这乃是西南,你怎么走错了地方?也超过了你的职权!”
“啊,高僧所言极是。因为今天有点变化,临时更动,我才到这巡逻。”
“嗯。”石头僧点了点头,往身后一指:“那是谁呀?”
“这,这是我手下的一个伙计,叫童二,是帮着我一起巡逻的。”
“哈哈……不对吧?武施主我看你说话前言不搭后语,而且变颜变色,说明你心中有鬼。另外我发现你身后这个人有点儿眼熟,如果我没猜错的话,他是不是童林童海川?”
和尚一句话把武云飞好悬没吓趴下,心说坏了,如果要让他认出来,我们俩谁也活不了,但是想要狡辩还没词,因此武云飞呆若木鸡,不知所措。大和尚来到童林的近前,冷笑了一声:
“昆仑侠!你不必躲躲闪闪的了。你还不过来受死等待何时?”
童林一听被人家认出来了,再隐瞒,再说瞎话就没有必要了。他紧走两步来到和尚近前,把腰板一挺,道:
“不错,正是童某。你是何人?”
“哈哈哈,难怪人们都说有福之人不用忙,无福之人跑断肠啊!这才叫踏破铁鞋无觅处,得来全不费工夫。今儿个一大早肥猪拱门,没想到遇上你了。贫僧要把你抓住,送到天王殿交给英王千岁,岂不立下大功一件?童林呐,你还要叫贫僧费事吗?”
童林一听这个和尚的口气可真够大的,不由得心中不悦,把脸往下一沉,怒道:
“高僧!我方才问你怎样称呼,你是谁?”
“贫僧法号慈云,绰号石头僧是也。”
这一句话把童林惊得往后倒退了半步。这就叫人的名,树的影,童林跟他虽未见过面,但是早有耳闻呐!在江湖上盛传有个石头僧慈云,此人跟他老师学艺六十年,打遍天下没有对手,善使一条降魔室杵,专打著名的侠剑客呀!不管是谁,一听说石头僧这仨字都脑袋疼啊!没想到今天在此相遇,看来今天必是一场凶杀恶斗。
书中代言,原来,这江湖上有三位高僧,老大叫一目了然僧,老二叫万法归宗一尊佛了因和尚,老三叫了尘,他们乃是一师之徒,亲师兄弟。他们每人都收了一个徒弟,这个石头僧就是万法归宗一尊佛了因长老的得意弟子。这了因乃是世外的高人,学就各种武功,把身上的能耐十之**都传给石头僧了,如今他们师徒也落在剑山。英王富昌拨出巨款在天王殿正东给他们修建一座“鱼骨寺”,供他们师徒居住。这爷俩在剑山那是老祖宗的身份。富昌年供柴,月供米,不管大事小情都得向这师徒请教。了因和石头僧感激富昌的恩德,曾经许过愿,如果英王一旦遇上马高镫短实在不可解的时候,他们师徒愿意帮兵助阵。对这些事儿武云飞是一清二楚,不然的话他为什么害怕呢?心说,怎么这么倒霉,在这里遇上他了!
且说童林,虽说有些吃惊,但还谈不到怕呀,其实怕也不行。童林点了点头:
“您就是大名鼎鼎的慈云长老?”
“不错,正是贫僧。童林呐!我听说你别开天地另创一家把式,你这口气也太大了,真有点儿欺师灭祖,藐视天下练武之人。贫僧早就想跟你伸伸手,比比武,无奈我人在剑山被琐事缠身,未能如愿。今天能在此巧遇,这乃是我佛显灵,该着贫僧露脸和你现眼呐!怎么,你还不服气吗?还想在贫僧面前走几趟不成?”
童林一笑:“长老您猜对了,人常说‘见高人不能交臂失之’,童某愿在高僧面前领教一二。”
“好哇!那你就亮家伙吧。”
童海川往下一躬身,拽出子母鸡爪鸳鸯双鉞,上下一分亮开门户刚想动手,就急坏了乾坤老叟武云飞。他心中暗想道,童侠客!要讲究武功,你比那石头僧可差着一大节呀!你要一伸手非吃亏不可。又一想,童林是我的救命恩人,我能看着他吃眼前亏吗?要死我得是头一个。想到这,武云飞往前一纵身挡住童林:
“童大侠!您暂且闪在一旁,看我的。”
说话间从腰中拽出鹿筋藤蛇枪。他这条枪可以在腰里头盘着,两头带尖,长有六尺,这种兵刃软中带硬,硬中有软,十分的厉害。再看武云飞把这杆枪在手中颤三颤、摇三摇,冲着石头僧一瞪眼:
“大和尚!你我远日无冤,近日无仇,你何苦找我们的麻烦呢?依我说,你走你的阳关道,我走我的独木桥,咱们最好是井水别犯河水。如若不听良言相劝,一旦动起手来,我武云飞未必是你的对手,那童侠客可不是好惹的,你岂不是自找难堪吗?”
“呵呵,武云飞呀!你还敢大言恫吓贫僧不成吗?可叹英王认错人啦!你小子忘恩负义,恩将仇报哇!闹了半天,你是剑山的奸细,官府的走狗,你比童林还要坏着十倍。贫僧今儿个要抓个活的,把你交给英王千岁,活剥皮,点天灯!”
武云飞并不搭话,阴阳一合把,鹿筋藤蛇枪一晃,直刺石头僧的哽嗓。再看大和尚跨步闪身往旁一躲,藤蛇枪点空。石头僧探左手一抓藤蛇枪,武云飞赶紧把大枪收回走下盘扎石头僧的双腿。这石头僧垫步拧身往空中一纵,武云飞第二招又走空了,翻回来大枪直刺石头僧的眼睛。石头僧闪身又躲过,二人就战在一处。
再看武云飞,把压箱底儿的功夫全拿出来了,这条枪赛乌龙搅水,怪蟒出洞,上下翻飞,啪啪啪,一路风声,果然是神出鬼没超出一般。不过今天遇上石头僧,这条枪也失去作用。
别看石头僧身材高大,笨如牤牛,但是动起手来却非常灵活,身轻如燕,不费吹灰之力。他跟武云飞一动手好有一比,真好似老叟戏婴儿。
童林在旁边看得真切,心想这要是时间长了,武云飞是准死无疑呀!人家把我救了,我就忍心看着他出危险不成?想到这,海川高喊一声:
“武大侠您闪退一旁,我来对付他!”
还没等武云飞同意呢,童林就蹿到跟前,跟石头僧战在一处。武云飞倒提大枪跳出圈外。昆仑侠双鉞亮开,拿出八卦昆仑双鉞的招数。武云飞不看便罢,一看不由得暗挑大指称赞:罢了,难怪童林成名,人家的功夫果然比自己强得太多了。单说石头僧,一看童林上来了,不敢大意,晃动降魔宝杵跟童林战在一处,一边打着一边偷眼观瞧,不由得吸了一口冷气,暗想道,童林这个小子果然是厉害呀!难怪江湖上这么捧他,他想要自立一户也不夸大呀!今天也就是我,要换个旁人也难逃他手,看这意思我还真得费点劲儿,使点真功夫。石头僧想到这里,把一百四十六斤的大杵抡圆了,如同山崩地裂一般,就使出“八法神杵”。童林的双鉞才三十多斤,从分量上来说吃了大亏了;另外,童林的双鉞是短兵刃,人家的大作是长家伙,又吃着亏。童海川处于种种不利的条件下,只好且战且退,被石头僧逼得在悬崖脚下滴溜溜身形乱转,只有招架之功并无还手之力了。八十多个回合过去之后,石头僧心中暗喜,嘿嘿嘿嘿,童林呐,今天我看你还往哪跑?可惜这旁边就是一个武云飞,这要是在英雄会上让大伙都看看,那该有多美呀!想到这,杵上加紧,啪啪啪啪,一招紧似一招,一招快似一招,把童林逼到了石砬子前边,再想往后退可就没地方了。石头僧把大杵平着直奔童林的腰部打来,喊了一声:
“童林呐!你就给我在这吧!”
武云飞一看不好,赶紧把眼睛一闭,心说童林要死了,我也不活了,我也不能叫石头僧把我抓住,干脆横枪自刎。他把藤蛇枪的枪尖对准了哽嗓咽喉,就等着下手。可是,这阵他仿佛听到有点变化,把眼睛睁开一看,哟!大吃了一惊。为什么?童林无处可退,身逢绝地,也害了怕了,怎么办?突然他想起,身上带着两件兵刃,除了双鉞之外,腰里还盘着“秋风落叶扫”,我何不用宝剑赢他!童林想到这,还没等石头僧动手呢,他把掌中的双鉞扔出去了。这就叫“抛鉞”。啪,啪!两道电闪直奔石头僧的前心。石头僧没料到这一步,急忙往旁一闪身,双鉞落地。他心中暗笑,童林呐,你还会这么两下子,还带扔鉞的,这回你净了手,我看你怎么对付我?可就在一愣之际,就见童林往腰中一伸手,嘎嘣,锵锒,眼前一道寒光,童林把宝剑拽出来了,挺宝剑直奔石头僧。这慈云和尚吃了一惊,他真不知道童林腰里还缠着家伙呢。嗅,这童林还有两下子,对十八般武器样样精通,出门在外还带着两样家什。说话间两个人又战在一起。
武云飞一看,心里多少放宽点,看意思还能挺一会儿,看看童林宝剑的功夫如何?这么一看他可高兴了,闹了半天,童林使宝剑的功夫不次于使双鉞。这些年当中,童林关门在剑上就下了功夫了,他的剑术受八卦太极庶土张洪钧师爷的亲传,使的是“桃花剑”的剑招,五五二十五手,神出鬼没,招术精奇。可是,童林的宝剑不敢碰人家的大杵,由于这个杵太重太粗,一旦碰上,这口宝剑不是受损,就得崩飞了。他只能用巧招跟人家伸手。
童林心中起急呀!如果我宝剑再不能取胜,今天是准死无疑了,这如何是好?海川脾气本来就暴,他再一着急,突然觉得气堵胸膛,这心里头就有点闹腾,一股热气直冲哽嗓,童林觉得有股腥味,暗道不好!把老病勾起来了——要吐血!在前文书咱说过,童林在公主坟单身战三寇,会斗羽士清风侠杜清风、赛南极诸葛洪图、野飞龙燕雷,那阵劳累过度,曾一口血吐出来人事不省,恰巧八卦太极庶士张洪钧赶到,这才给他解了围,从那以后给童林治好了病,传授童林武艺。他这个病好几年没犯了。今天海川老病复发,一口血涌到嗓子里头,他把嘴一张,“哧——!”像血剑一般喷出嘴外。也是这石头僧该着倒霉,踉童林对面战着,正在得意之时,这口血正好喷到他脸上,连沫子带血饼子,把石头僧这脸整个给蒙上了。“哎哟!”他单手提杵,另只手一抹脸上的血,童林就利用这个机会,把牙关一咬,心一横,挥动秋风落叶扫,要剑斩石头僧!
要知童林把石头僧斩了没有,且看下回分解。
------------------
小草扫校||中国读书网独家推出||gdread.
www.zktw.com
上一章 下一章 (可以用键盘方向键翻页)返回目录 写写书评 单田芳作品集
单田芳其他作品: 《瓦岗英雄》《白眉大侠》《说唐后传》中国彩票《薛家将》

江西11选5历史开奖查询 双色球复式玩法 重庆时时彩助赢软件 吉林快三预测 篮球比分网即时比分
安徽11选5前二组选走势图 陕西十一选五开奖直播 好运彩合法吗 乒乓球的基本技术 游艺娱乐项目经营
福建22选5 快乐十分任三追号技巧 体彩11选五中奖助手 快乐十分任三追号技巧 重庆时时彩助赢软件
排列五 福建快三走势图一定牛 浙江11选5前一走势图 玩时时彩月入100万大神 大乐透近100期走势图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