欢迎光临 下书网 收藏本站(或按Ctrl+D键)
手机看小说:m.xiabook.com
背景:                     字号: 小号 中号 大号 加大    默认

《童林传》阴阳术士弩伤一翁

且说夏莹莹让爹爹帮着他们母女护送张方出山。老剑客夏九霄一看老伴儿和女儿都袒护张方,他心中是大大地不悦!但他又架不住老伴儿和女儿再三求情,老头儿这心也就活了。其实这事情也不奇怪,因为夏九霄也是个明白人,他从心里不称赞济源、济慈,尤其反对他们在九月九摆重阳会。是非曲直,他心里全明白。前文书已说过,他跟老伴闲谈时就提到过这一点,他想公开站到老伴儿这一边来反对济源,但他又惹不起人家,没办法,只能说些好话。他让老伴儿、女儿和张方在这儿等着,自己走到济源的面前。
他冲济源一拱手,道:“二师父,我看这事这么办吧,我跟张子美都是老朋友,他儿子来了,我焉有不关照之理?我不求别的,只求您高高手把张方放了。九月九马上就要到了,他张方到时候还得来,到那个时候,他张方再遇上什么困难,都与我没有关系。因为我已经对得起他爹了。您老人家就赏给我这个面子,咱们还是好朋友,我照样为你们出力报效!”
其实夏九霄这么说,也不能说没有道理,可济源这小子蛮横不讲理。闻听此言,他怪眼圆睁,咬碎钢牙,道:“夏九霄,现在我才认识了你,你是两面三刀,人面兽心,吃里执外。表面上你给我们兄弟俩帮忙,暗地之中,你又给童林当奸细,就拿张方来说,他杀伤了我们这么多人,你非但不痛恨,还替他求情。实在是欺人太甚!今天你叫我放张方不难,你得问问贫僧掌中的兵刃答应不答应!”说着话,济源把十八节铜球鞭连耍了几趟。他就要动武。
夏九霄一看,真是进退两难啊!不论怎么说,他也得向着自家人吧?再看老头子把眼睛一瞪,道:“济源啊,你太野得无理啦!我姓夏的对得起你,我不欠你的情。我是念咱们连山之好,素有往来,所以这才答应给你帮忙。现在我求你把张方放了,这也不为过。你一口咬定不答应,难道你不也是欺人太甚吗?这就叫:只许你满山放火,不许别人屋里点灯啊!要这么说,今天我非要送张方,我倒要看看你能把老朽怎么样?!”
“老匹夫,招鞭!”济源像条疯狗似的,抡鞭就砸。夏九霄没办法,伸手从背后拽出跨虎双拦,老英雄就同济源战在一处。那位说夏九霄有没有能耐?真有能耐。他的武艺高强,本领精通。可有一样,他要跟济源比,那就逊色三分。济源学的是少林正宗的本领,而且练得是炉火纯青,招法新奇。为练这条鞭,他下过五十年的苦功。
再看俩人打了三十几个回合之后,把夏九霄累得吁吁直喘,只有招架之功,并无还手之力。老头子心中暗自着急。张方也看出来了,把他急的是搓手顿脚,心说:我把一切都寄托在这一家人的身上。要这么一看,还真闯不出去。不但我活不了,把老夏家一家也致死了!
正在这个时候,就见从山口外走进仨人。这三个人也是参加重阳会的。不是铁扇寺的人,也不是童林的人,他们是来看热闹的,他们从很远很远的地方来,因为不熟悉这地方的地理,走到半夜,才来到帽儿山的山口。这三位抬头一看,前边怎么这么热闹哇?三位登高一望:一个和尚和一个老者正在交手,功夫都不错。但是这三位也看出来了,那个老者已经快不行了,眼看着就要吃败仗。他们三个人一商量:“咱们管一管闲事吧!”“好吧!”其中一位应声往前紧走了几步,冲前边大喊一声:“呔,别打啦!别打啦!看热闹的来了,闪闪,借光!借光!”这个人的嗓子跟钟似的。
大伙儿听得清清楚楚,老剑客夏九霄虚晃一招,跳出圈外。济源收住宝鞭,甩脸观瞧。
再看这三位,一前两后就走进了人群。
大伙儿一看,吓得是瞠目结舌!什么原因呢?这三位的穿着打扮太特殊了,与众不同。就拿头一位来说,长得是长虫戴草帽——细高条。身高一丈挂零,两肩的宽度也就是六七寸。这张脸是狗舌头——一条。小鼻子、小眼睛、小耳朵、小嘴、小胳膊、大长腿,胸前缝着两条白布,上头写着毛笔字,是一副对联,上联写:
阳世三间为非作歹任凭你
下联配:
阴曹地府古往今来放过谁
横批是:
正要抓你
在这位身后,站着个胖老头儿。这位是个矮子,身形好像个人肉球。圆圆的肚皮,鼓鼓的屁股蛋儿,肉乎乎的脑袋,看不着脖子,大圆脸蛋子,酒糟鼻子头儿,一对小眼睛,蛤蟆嘴,还往下耷拉着。别看他长得小,却显得非常精神。他的前胸上边缝着两条白布,由于他的个儿太小,这白布都耷拉到地下了。白布上也写着毛笔字,非常显眼,上联写:
能耐再大到这里休得施展
下联配:
冤深似海非此处哪能分明
横批四个字:
你可来了
在这个胖者头儿的旁边,站着一个老罗锅。这位长得太惨了,鼻子尖儿都快要碰地了。几绺白胡须,肩头搭着个搭裢,手里拄着个拐棍。他的白布条在后背背着,上头也写着毛笔字,一共是四句话:
龟背蛇腰抬头难
只见尘埃不见天
有朝一日身站起
定叫宇宙翻一翻
横批是:
罪没遭够
大伙儿看罢都气坏了,心说:从哪儿来了这么三个怪物?怎么在身上还贴着对联?这都是什么词儿呢?
书中代言,这三位谁也惹不起。别看三个长得怪,能耐也特殊。就听那位细高条说话了:“我说怎么这么热闹哇?半夜不睡觉,在这儿穷折腾什么呢?”
济源怪眼圆翻,道:“老三位,你们少管闲事。该干什么,你们就干什么去!”“哟,你看你这个和尚,真不讲理。出家人慈悲为本,善念为怀,多行善事,普度众生。见着人应该和蔼可亲。可你看看你这副模样,龇牙咧嘴,横眉竖目。你哪像个三宝的门下呀,实在叫人可气!不用问,一看这个样子,我就知道应该怪你。和尚,听我良言相劝,把道路闪开,放他们几个人过去。要不听我的话,你可要倒霉呀!”
“弥陀佛,老匹夫,你们仨究竟是什么人?”济源厉声问道。细高条的那位又道:“噢!问我们三个。我姓知,叫知不言;这是我二弟,叫懂不说;那是我们老三,叫明不讲。江湖上给我们哥儿几个送了个小小的绰号,叫沉默三公!”
济源一听好悬没尿到裤子里头。什么原因呢?他知道这仨人是天池派的三位主教。他们究竟叫什么名,谁也不知道。他们哥仨的武艺甚高,可以说是天下无敌手。济源又想到:我老师一再告诉我们哥儿俩,将来要是遇上沉默三公,你们可离得远远的,别得罪他们。要是得罪了他们哥儿仨,慢说是你们俩,连师父我也活不了!师父的话,济源记忆犹新。
其实济源这个人,也不是一犟到底的人,见硬就回。他一听对方把姓名报完,立即赔笑脸,把鞭收起来,笑道:“阿弥陀佛,我还以为是谁呢!闹了半天是三位老前辈。贫僧有礼了。阿弥陀佛!”
这三个人笑呵呵点点头。知不言道:“罢了,罢了!你够个人物。怎么,今儿个还能赏给我们个脸吗?”“可以,可以。只要你们三位说话,小弟一定照办!”“能把他们几位放过去?”“能!”济源这么一说,旁边沙雁岭的五位不服气,就见老寨主叽哩咕都过来道:“喂,二师父,太便宜他们了,不能让他们这么过去。如果二师父你要是害怕,就把这仨人交给我!”说着话他“嗖!”奔沉默三公就打了过去,左手一晃,右手抡起槊,劈头盖顶就砸下去。
再看知不言往旁边一闪身,从口袋里摸出一件东西,“招!”就见他往前一抖手。再看这叽哩咕都,脑袋瓜子没了,鲜血直喷,死尸栽倒。在场的人一看全傻眼了。这叫行家伸伸手,便知有没有。沉默三公相视一笑:“哈哈哈!”知不言又对济源说:“你想学这个人吗?”“弥陀佛,不敢,不敢。放——我放人!”“好啦,那就让他们过去吧!”济源朝两旁一甩袖子,人们呼啦往两旁一闪,让张方众人过去。
他们几个人很快就出了山口。沉默三公一看事也办完了,用不着久留。他们哥仨冲济源点了点头,道:“多谢,多谢。后会有期!”这三人出山口往北一拐,消失在夜色之中。
众人呆若木鸡。四个咕都一看爹爹死了,上去抱住老父的尸体就哭。大家一看叽哩咕都的脑袋也没了,就分头去找脑袋。在旁边站着的巴德高眼尖,抬头一看,叽哩咕都的脑袋在树上挂着呢!“在树杈上!”他高喊一声,众人往树上一看,可不是吗,一颗血淋淋的人头在树枝上挂着。什么时候挂上去的?谁也没看见。
济源叫一个身体利便的小和尚上树把脑袋给够下来。让金咕都、银咕都抱着脑袋,中国彩票:铜咕都、铁咕都抬着身子,回奔铁扇寺。
在群贼当中,有一个可不好惹啊!就见这人来到济源的面前道:“济源师父,咱也太窝囊了,叫人家欺负苦了。刚才我不愿意说话,因为我看着您那模样就生气!刚才来的这三个怪物,他们算什么东西?难道我们就这么便宜了他们不成?放走他们三人还有情可原,为什么把张方也放走了?放虎归山必要伤人哪!老师父,您想没想过,咱们这么做,有损于铁肩寺的名声!”
说话的是谁呀?他正是九头神雕霍天章。这小子长着九个脑袋。那位说你这不是瞎说吗?哪有九个脑袋的人呢?其实咱这也是比喻,不是真的。为什么这样比喻?因为霍天章的脑袋后边长着八个大包,离远了看像九个脑袋,所以人们才称他九头神雕。他也是海外洋渔派的,此人眼空四海,目中无人,沉默三公,童林等等,根本就不在他的眼内。
霍天章刚才的确很生气。现在他这么一说,济源晃了晃脑袋,说:“老剑客,不是贫僧我胆小怕事,沉默三公太厉害了。如果刚才我不答应,咱们在场的都得吃亏!”“哈哈哈!未必吧!您知道我身上背的是什么吗?我背的是五毒飞天弩。慢说是世上的剑侠,就是神仙,他也跑不了。我给他一弩,不就要了他的命了吗?!”
济源说:“那怎么办呢!”“二当家的,以我之见,咱先别理沉默三公,先追张方他们。他们走不了多远,咱干脆追上去杀他个光,给老寨主报仇!”大伙一听,纷纷叫好。
就这样,他们又追赶张方等人。九头神雕霍天章在最前头走着,他边走边把绳解开,摘下五毒飞天弩。这种暗器,长有二尺八寸,上边有十二颗弩箭,既能打单发,又能打连发,在三十步以内就有杀伤力。这箭好似大锥子,后边安着杆,好像一根特长的大筷子。那尖是用纯钢制造的,上头全是小眼儿。用毒药泡了一百天,一旦要打到人身上,毒气归心,必死无疑。
时间不长,就把张方他们给追上了。“哟——呔,张方,你们站住,你们跑不了啦!”张方众人回头一看,心中不由得一紧。夏九霄说:“没关系,你先走,我在这抵挡一阵!”老英雄一分跨虎双拦,在这断后。
这时霍天章已经到了。这小子一见夏九霄的面,二话不说,用手扣动扳机,耳轮中就听“咔叭哧!”一声响,一支飞天弩是直奔夏九霄的面门。
欲知夏九霄性命如何,请看下回分解。
------------------
小草扫校||中国读书网独家推出||gdread.
http://www.znaed.com.cn/
上一章 下一章 (可以用键盘方向键翻页)返回目录 写写书评 单田芳作品集
单田芳其他作品: 《童林传》《薛家将》《说唐后传》中国彩票《白眉大侠》

pk10高手论坛交流区 浙江十一选五开奖走势图 腾讯分分彩的骗局 太阳城娱乐 快乐十分第一位杀号
重庆时时彩开奖号码 体彩内部员工揭秘11选5 黑龙江p62号码 时时开奖号码 北京pk10最新历史记录
吉林十一选五公式 澳门皇室无码线上专区 17500开奖号 澳门银河星际线上娱乐 河北快三号码和值推荐
河南快3专家推荐 亚豪娱乐可以用信用卡 赛马计划 湖北十一选五投注 双色球选号