欢迎光临 下书网 收藏本站(或按Ctrl+D键)
手机看小说:m.xiabook.com
背景:                     字号: 小号 中号 大号 加大    默认

《童林传》孙茂昌暗中出走

且说王世伦此次出门,又学了五年,辞别老师回转家乡。在路上他心里挺高兴,心说:“孙茂昌,这回我探家,咱们俩重新还得比武。我要报我两次丢丑之仇!大概这回你总没说的了吧!我就不信我赢不了你。”他心中得意,脚下加紧,一路之上,露宿风餐,好不容易到了直隶沧州小南庄。一进了家乡,他这心里非常敞亮,又看着原籍故土了,大步流星来到家里。家里的人一看他回来了,真是喜出望外。他的父母对他说:“世伦哪!你怎么又走了好几年哪?往后可别离开家了。爹娘年纪大了,有今天没明天,一口气要上不来,咱们就见不着了。”
“爹爹!娘!你们放心,这回我是不走了。”媳妇也从里屋出来,一家人欢欢喜喜。这时候就惊动了左邻右舍,一听说王阴王世伦回来,大家都过来看望。一时之间亲友临门,高朋满坐,一片笑语欢声。其中啊,也有王世伦的几个师兄弟,都跑来看他。一见面,互道寒暄,亲热得不得了。
“哎!”王世伦问道,“孙茂昌在家没在家?”“在家呢。”“噢!他出门没有?”“哦!前些日子出门了,也走了不少日子。”“上哪儿去了?”“他没说,好像是做买卖去啦!”“噢!”王世伦也没多想。
当天无话,到了第二天,他也缓过乏来了,精神头挺足的,起身去看望这些师兄弟。又忙了一天,晚上回家吃饭。到了第三天头上,他叫了一个师兄弟给孙茂昌送信,到当年那个场院,不见不散,弟兄们也好好欢聚欢聚。同时他让手下的人通知所有的弟兄。
等到了日子,唉哟!这场院的人哪,就跟赶庙会似的。都知道王世伦二次学艺,拜了一个老师是世上的高人,学了惊人的本领,人们都想开开眼。另外,大伙儿都知道,他两次被孙茂昌打倒,心里头不服一大概这次回来,是进行第三次比武.谁不想开开眼,瞅瞅新鲜?消息传开,连附近庄村的老百姓,扶老携幼,也全赶来看热闹,都能有一千多人哪!正中央摆着板凳,放着方桌。当年练武术的那些小伙子们,现在也都成了中年人了。大家围坐在一起,说说笑笑。等王世伦一来呀,大家就热烈鼓掌道:“师兄回来了,师兄回来了!”过去跟他打招呼。王世伦坐下之后,闪目一瞧,不见孙茂昌的影子,他就问:“怎么孙茂昌还没来?”“已经通知他了,他说一会儿就到。”“嗯!好吧!”
这会儿呢,闲着没事,大伙就问王世伦出门的经过,都看见过什么,听说过什么,学的什么武艺。王世伦却是敷衍搪塞,没说真情。正在这时候有人喊了一嗓子:“茂昌师兄来了,孙茂昌来了!”就见老百姓“呼啦!”朝两旁一闪,孙茂昌晃着大脑袋,带了一帮师兄弟进了场子。见着王世伦还是那么亲热,赶紧躬身施礼:“师兄!一别五载,您挺好啊?我这给您请安了。”王世伦以礼相还:“啊,好好好!兄弟,你也挺好?”“唉!反正是庄户人家,吃饱了就算不错。”“坐坐坐!”
大家坐下闲谈,说了些无关紧要的话。这阵儿的人哪,越来越多了。王世伦一看,差不多了,这才微微一笑,道:“师弟,你知道我这一次又出走,是为什么吗?”“我知道,您是为我。”“哎!对了!咱们明人不做暗事,我就为你把我打了,憋着一口气,二次离家。实不相瞒,我又找的高人,重学的能耐,就为回来会你一会。兄弟!你看看来了多少人?都想开开眼界,瞅咱们俩比武,别的说的没有,来吧,伸伸手吧!”“师兄!您怎么还记着这个茬呢?我这两下子怎么能比得了师兄呢?想必师兄二次学艺,一定有绝艺在身,我这土把式哪拿得出去?我甘拜下风,我认输就得了。”“不行不行!认输行吗?得动真个的。我这个人的脾气你清楚,说比还非比不可。来吧!”王世伦说着,站起身来,紧带子,提鞋,挽袖子,盘大辫儿,把门户就亮开了。有一些人不服气,心说:“你王世伦干什么呢?乡里乡亲的,又都是亲师兄弟,干什么赌这么大气?谁又没把谁孩子扔到井里去,也没有什么仇恨。哎!这人心眼太小气了!这样的人哪,就是该揍!”所以呢,就鼓动孙茂昌比武。孙茂昌从心里往外不乐意,但是一看眼前这个形势,不比是不行了,没办法了。孙茂昌把外边长衫甩掉,换好了短衣襟、小打扮,把酒鞋的带子勒勒,把腰里的带子紧紧,大辩儿也盘上,往前紧走两步,躬身施礼:“师兄,望你手下留情啊!我可不行。”“来吧!你快点!”说着两人往前一纵,战在一处。
王世伦原以为:我一伸手用不了十个回合,就把你打趴下了。哪知道等动上手了,王世伦偷眼观瞧,不由得打一冷战:“啊!”他一下愣住了。什么原因呢?他发现孙茂昌这能耐也长了!跟当年可大不相同了,伸手抬腿都有独到之处,有几招自己干脆就不会啊。哎呀!他心里想,这玩儿也怪了,我费这么大劲两次学艺,他没去学,他怎么就能无缘无故长了呢?难道说我眼前活见鬼了?他心里暗中犯急,这时两个人打到三十多个回合,王世伦一个没注意,被孙茂昌使了一个扫堂腿,“嗖,啪,扑通!”又把王世伦打翻在地。
“啊!”人们像炸开了锅。有的人哪,不住地摇头叹息:“唉!花这冤钱干什么呢?学了五年回来还挨揍。可不是么,你赌这气干什么?还不如不学去呢。”人们说短论长。这阵儿王世伦红着脸从地下站起来,瞪着孙茂昌,一句话也说不出来。他感觉这事太奇怪了。孙茂昌赶紧过来赔礼:“师兄!刚才是我一时未加谨慎。哎呀!把师兄给伤着了,可见师兄你是给我留了情了,对不起,对不起!”王世伦把眼珠一瞪:“孙茂昌我且问你,输赢胜败搁在一边儿,我发现你这能耐可长了。你怎么长的?能不能跟我说说?”孙茂昌说:“怎么的还长了?我怎么没觉出来呢?我还觉着我这能耐有点儿同楦儿呢。师兄!您这话叫我无法回答。”“好了!你不跟我说实话,再见!”
王世伦一溜烟儿又回到镇江。见着李晚村李老剑客,把经过讲说一遍。李晚村也为之一惊,心中暗想:“这事儿是怪,要说头一次,他学艺三年,回去挨了打,不奇怪,因为我没教给他真能耐,传授的几招也是挨打的本领。但是这后五年可就不同了,我对王世伦真下了心血了,教的不错呀!难道说我教出来的徒弟,出门就挨打吗?这事儿真来的怪哉!可见这孙茂昌也不是等闲之辈。”李晚村想把这事儿闹清楚,就跟王世伦说:“孩子!他怎么打的你,这招你还记得吗?”
“哎!记得。”“那你比一比我看看。”
“哎,是这么回事。”王世伦一个人比划,说我这掌怎么发的,他的腿怎么抬的,我怎么摔倒的,怎么失败的,比划了一番。李晚村这么一看,心里就一动:“啊!难道孙茂昌这小子也外出学艺去了?看他的套路,我非常眼熟啊。难道是他,传授给他的本领?”那位说:“他是谁呀?”李晚村心里有数,嘴可没那么说。寻思了片刻,问王世伦:“孙茂昌离开过家没?”“嗯,有人跟我说,也离开过很长一个阶段。”
“好了,错不了。明天,咱俩就奔你们的家乡,我要看看这孙茂昌。你回去还跟他比武,我别露面儿,闪到旁边看,我就知道他是怎么回事了。”“哎呀!师父您要跟我去,我真是求之不得,那简直太好了!”把王世伦兴奋得一夜没睡觉。
到了第二天,李晚村李老剑客挎了口宝剑,披了斗篷,带了足够的银两,跟着王世伦起身赶奔沧州小南庄,先到了王世伦家里头。这一家人一听说王世伦的师父来了,那还了得吗?又是从大地方来的,简直奉若神明啊!恨不能搭个板儿给供起来。好在李晚村这人没架子,平易近人,说说笑笑,吃什么喝什么都可以。到了王世伦的屋,休息了那么片刻,他就告诉王世伦:“你去,仍然通知孙茂昌比武,为师我看一看。”“哎!日头往西一转的时候,凉快,我马上就找人去。”
时间定下,地点定下,人们都到齐了。没有不透风的墙啊,有人就发现来了一个老者。据说么,是王世伦的老师。那还用问吗,打了徒弟,老师不答应,打了孩子,家长不答应。大概这王世伦把老师请出来要报仇吧!这个热闹可不能不看。可也有的人呢,替孙茂昌捏着一把汗,心说,茂昌啊!你露了三回脸,今天你可要现眼了,人家把老师都搬来了。一传十,十传百,围着小南庄十八村子的人全来了,比赶会还要热闹十倍呀,把小南庄这个场院围得风雨不透。有的人挤不进来,上了树,有的上了房顶,总而言之,都想开一开眼界。快到时候了,王世伦陪着李晚村来在场院:“借光!借光!”众人抬头一看,哎哟!这是个外地人。你说这怎么看出是外地人呢?他穿着打扮不一样。而且李晚村那老头,长得也干净,红扑扑的脸膛,健康颜色。银髯飘洒前襟,条条透风,根根漏气。穿戴衣服、举止动作跟一般人不一样,那么一看就知道是外地人。老百姓自动地把道路闪开,李晚村笑着冲大家招手致谢,来到里边往凳子上一坐。王世伦说:“师父!您先等等啊!孙茂昌每回都比我来得晚,可能一会儿就到。”说话之间就见西北角人声骚动:“来啦!来啦!”“哗啦!”朝旁边一闪,孙茂昌领着伙人来了。
李晚村一看这孙茂昌,哎呀!相貌古怪,这人个儿不大,脑袋瓜可够大的啊!前出一廊后出一厦,跟那大鎯头似的。在奔儿颅头下,一双黄眼珠,稍有点小鹰钩鼻子,嘴角往下耷拉着,但五官貌相,长得是非常慈善,哎,笑容可掬,穿着一身粗蓝布的衣服,晃晃悠悠,这就进了人群,来见王世伦:“师兄!您找我来?”
“啊!找你。师弟呀,啊呀!这回没得说,我打算还跟你伸手过过招。”
“我说师兄你怎么了?没完啦?犯得上吗?咱们都有家有业,而且指着种地为生。练把式无非是强壮筋骨,又不是正经职业,您怎么这么认真呢?我趴地下,您接我一顿得了。多咎您出了气就算拉倒,何必咱这个仇怨越结越深呢?”王世伦把眼一瞪,说:“住口!孙茂昌,你少在这地方卖关子,我不领你的情!你趴下我打你,那算怎么回事儿?讲的是当场不让步,举手不留情。比武我打不过你,我算栽了,能那么干吗?废话少说,来!”
孙茂昌一阵冷笑道:“王世伦!你也不要欺人太甚。我孙茂昌也不是好惹的。我知道,你去请高人去了,你背后有茶梗,有人给你撑腰。没关系!脑袋掉了碗大个疤。把我打死,再过三十多年还这么大个儿,这有什么呢?不就是比武吗?我愿意奉陪!”孙茂昌把大秃脑袋一晃,也有点急了。把场子打开,两个人这手脚一转动,四臂齐摇,战在一处。
李晚村哪,在这儿坐着看着,他倒不为别的,他觉着奇怪,非世伦挨打,闹了半天他是跟老白头学来的绝艺,他使用的是九阴八卦掌。您看看,这就叫行家看门道,外行看热闹。李晚村号称天下第一剑侠,经的多,见的广,是武术这一套,能瞒得了他吗?你一伸手,是哪个门户的,他看得清清楚楚。他现在就断定了:孙茂昌使用的这个掌法,是著名的高人白太官教给他的,老白头家的祖传。真叫他猜中了,这孙茂昌无缘无故的能耐就能长啊?当然不能。这人都是学而知之,没有生而知之的。咱们话返回来讲,自从王世伦第一次离家出走之后,中国彩票:孙茂昌啊,就睡不着觉了。你看孙茂昌那脑袋那么大个儿,不白给呀!他翻来覆去地睡不着,心中暗想,你看着没?我这师兄去学艺去了,学了艺回来非得报仇不可。那个人心眼儿最小,最嫉妒。你说人家学艺去了,长能耐,我在家里这么呆着等着挨打呀?那可不行。他等了几天一看王世伦没回来,就更断定他是学艺去了。所以,孙茂昌跟自己一家人商讨,告诉父亲母亲放心,告诉媳妇看好家,说咱家吃喝也不愁,我也得找个地方学艺去,不然的话,我非找着挨揍不可。家里人也是这么想的,打人家一拳,防备人家一脚。真要是王世伦回来,把孩子打伤怎么办呢?所以全都同意了。孙茂昌就告诉一家人,说我出门儿,不要往外宣扬。一旦有人问起来,我上哪去了,就说我出去做买卖去了,我相信大伙儿也能相信。就这样一家人严守秘密,孙茂昌离家走了。
这孙茂昌呀,也跟王世伦一样,决心下的挺大。说我找高人哪,我得学绝艺。哪儿那么多高人呢?就拿咱们这套童林传来说,高人是不少,上百名,但在全国几亿人口当中一比较,那不就没了吗?毕竟还是极少数的极少数。所以那位孙茂昌啊,出去也白跑了些日子,找不着门路。后来也是不巧不成书,正好他走到安徽庐州府,一打听,有人告诉他了,说这安徽有位著名的了不起的高人,叫白太官哪,你怎么不找老英雄学武去呢?啊,对!他想起来了。想当年神枪花四霸,花老师,曾经提过这个人的名字:白太官哪,踩一脚庐州乱颤,那是有名的武林高手。哎呀!人家那么高的身份,能不能收我呢?
这孙茂昌心中忐忑不安,但还是下决心到了庐州。一打听,有人告诉他在鼓楼西大街,头一条胡同,头一个门楼就是老白家。等他找到这儿,有心过去砸门,但他没敢。他知道凡是这种高人,脾气都古怪,我到时候一砸门,我告诉说,我来学把式来了,人家能收我吗?不可能啊。要引起人家的反感,那我就前功尽弃。哎!他更有主意,他一看哪,老白家对门儿,有个小白酒馆儿。他进酒馆来,要了二两酒,两盘菜,一边在这儿歇着腿儿,一边喝酒。但是喝酒是假,瞭望是真,他俩眼睛盯着老白家门口。看看那白太官什么模样,他有什么脾气,什么秉性,我得摸摸,摸透了,然后我再进一步想办法。他这二两酒刚喝下一半去,就看见老白家门开了,出来一个小书童,背着个箱子在头前引路,后面出来一个老者。这老者中等身材,虎背熊腰,大脸蛋子,红扑扑的脸膛,银髯洒满前襟,两颗眼睛放光啊!孙茂昌一看就可以断定,这是白太官!就见一老一少,离家奔东去了。孙茂昌赶紧把酒钱付了,在后头跟着。您说他有招没?离着一箭之地,他就跟着,谁也不注意,等转过鼓楼去一拐弯,那有个大茶楼。这到了南方,专讲究喝茶。就是四乡八镇的人到了城里赶集办事儿,也得到茶楼喝碗水儿,有这种风俗习惯。他就发现这一老一少进了茶楼了。这茶楼人多呀,伙计打着招呼,他就看见那老者坐下了。
“哎!”孙茂昌就问伙计,“我跟您借光打听打听,方才进去那白胡子老爷子,他叫什么名儿?”“哎呀!那就是我们庐州的高人哪,白太官白老剑客。”“啊!真是他!”孙茂昌心中暗喜,也要了壶茶水儿,躲在墙犄角,一边喝着水儿,一边看着。原来白大官也有喝茶的习惯,光喝茶么?不!他还得下几盘棋,以做消遣。这白太官下棋呀,那是国手啊!在康熙年间那是有名的。所以说他只要一来了,看下棋的人就加多了。您别看这茶楼这么多人,有一半是观棋的。庐州也是有名的地方,藏龙卧虎,高手也不少啊!白太官刚坐下就过来一位,道:“老爷子,我陪您走两盘。”这位姓鲁,也是个国手,他们俩人善施屏风马对巡河炮。一晃两天了,白太官跟这姓鲁的没分出上下来。“啪啪,啪啪!”棋子摆好了,他们的注意力全都集中到棋盘上了。多少人在这儿围着看着,屏息咽声,看二人走这高招。这孙茂昌把茶碗放下,也假装看热闹,凑过来了。这孙茂昌探着脖子瞅,他瞅的明白吗?他会下棋吗?啊!您说这事儿真巧了,孙茂昌有个绝的,就是爱下棋。就在沧州一带没人是他的对手,所以对这棋他非常明白,在旁边一看,就知道谁高谁低。半个时辰过去了,他突然发现白太官的棋有点儿弱了,不是人家对方的对手。而且呢,比人家少两个卒,显著实力就薄弱了。他偷眼观瞧这白太官,脸上也不大自然,担心这棋输了。谁也不敢指招,你说这孙茂昌上来胆儿了,挤到里边去给白太官指了一招,说:“老爷子,您提车呀。”您说这事巧不巧?就由于这一指招,而转败为胜啊!这一下可把白太官乐坏了,啊呀!抬起头来看看孙茂昌,心里头无限地感激。哼!那姓鲁的瞪了孙茂昌一眼,心说话,你这个臭嘴,谁让你指招来着?明明我要胜的棋,结果输了,唉!真没办法。在棋场上就这个样子,没有一条法规,不准指招。这玩儿你也说不出什么,所以大家哄堂一笑。白太官抱着好奇的心,问孙茂昌:“小伙子,你棋路挺精啊!来来来,陪我下一盘儿。”“哎!”孙茂昌求之不得,让伙计把茶壶茶碗挪到这桌上,在白太官对面坐下,陪着下棋。开始的时候也挺客气,尽让着走,白太官一乐:“小伙子,棋场上跟武术场上没什么区别,讲的是当场不让步,举手不留情。你可不能让我招啊,那么就没意思了。你把你的能耐全拿出来,那才下的有意思。”“啊!是是是!好。”就这样,孙茂昌也就不客气了,啪,啪!这一走,哎哟!白太官为之一惊啊。心说:“我在大清国来说,敢称棋手啊!没想到这小伙子出手不凡,有这么两下子。”嗯!头一天两个人下了六盘,都是以和局告终,约好了第二天接茬儿下。
欲知后事如何,请看下回分解。
------------------
小草扫校||中国读书网独家推出||gdread.
http://www.znaed.com.cn/
上一章 下一章 (可以用键盘方向键翻页)返回目录 写写书评 单田芳作品集
单田芳其他作品: 《说唐后传》《白眉大侠》《童林传》中国彩票《瓦岗英雄》

北京赛车pk10 甘肃11选5开奖直播 浙江快乐12开奖结果走势图 千百万娱乐官方网站 正宗中国麻将
11选5任2神号期期必中 报码聊天室 吉林时时彩为什么没有 河北11选5电子走势图 河南快赢481投注
大乐透投注 云南时时彩票 广东快乐10分钟开奖 华东六省福彩15选5 全民娱乐网
东方6加1走势图 黑龙江时时彩20选8 广西快三单双 金福彩票网官方网站 印度中国边界对峙结果