欢迎光临 下书网 收藏本站(或按Ctrl+D键)
手机看小说:m.xiabook.com
背景:                     字号: 小号 中号 大号 加大    默认

《童林传》昆仑侠挥掌压邪

人们常说这么一句话,叫“人怕出名猪怕壮”,这话有一定的道理。往往一个人有了名声,就遭到别人的嫉妒。咱们就拿童林来说吧,无非是个种地的农民,突然一举成名,威震杭州擂,双钺分双剑。北高峰献艺戴花,众人拥戴,给送了个绰号,叫“震八方紫面昆仑侠”。大闹清水潭烈焰寨,威震达摩堂,活捉了盗宝的二寇韩宝、吴智广。回京之后,受到康熙皇帝的赏识,御赐金牌一面,在北京九城扬名三日。这个脸哪,都露到天顶上去啦。是童林的好朋友,无不鼓掌称快。然而,也遭到许多人的嫉妒。这些人恨不能置童林于死地而后快,因此引出来很多很多的麻烦。
现在闲言少叙,书归上文。为了三月三亮镖会的事儿,震东侠侯廷、一轮明月照九州侯杰、大判飞行侠苗泽苗润雨、铁扇仙风流侠张子美,中国彩票:以及铁掌李元,都来到北京,由童林领着到雍亲王府给贝勒爷问安。胤禛看见大伙儿来啦,高兴得不得了,就在王府银安殿款待众人。大家正在高兴的时候,突然,一件不好的消息传来,夏九龄、司马良前来送信儿,说傻英雄于和被一个人打得大口吐血。一句话就像炸雷一样,银安殿就乱了。童海川霍然站起,细问经过。这小哥儿俩就把经过向童林讲道:“现在打于和的那个人还在高升店房,我师兄领着伙人正眼他交涉呢!我们哥儿俩特来送信儿,师父您快去看一看吧!保不起这阵儿还有谁受了伤。”童林一看事在燃眉,不能再耽误了,跟贝勒爷告了假,出雍亲王府,急匆匆赶奔高升老店。这一边儿走着,童林心里一边儿难过:要说别人挨打,还有情可原,唯独傻英雄于和挨了打,叫我格外地心疼呵!因为这于和呢,有点儿半吊子二百五,说话也说不清楚,办事也办不利落,吃饭不知道饥饱,睡觉不懂颠倒,但这傻英雄心肠是热的。让人家打到这种地步,将来见着师伯庄道勤,让我如何交待!
童林心急脚快,时间不大就到了高升店房。他迈步一进院儿,一看哪,嗬!打得正激烈!就见穿云白玉虎刘俊带着灯前无影阮合、月下无踪阮壁、泥腿僧张旺、左臂花刀洪玉尔,再加上其他的小弟兄,正围着一个人,打得难解难分。正中央这家伙是个大块头,又粗又壮,连鬓络腮的胡须,能有四十来岁,穿衣打扮倒是一般,最特殊的,这家伙两眼冒光,面带凶相。童林认识他,这小子曾经找过童林,非要跟海川比武,童林答应了,说过吃罢中午饭再跟他比,就是这小子。再往旁边一看,傻英雄于和还在地下那儿躺着呢,迷迷糊糊,两只眼睛是半睁半闭。童林这么一看哪,就知道于和的伤够重的。海川来到院子里头大喊了一声:“呔!刘俊!还不给我退下!”小弟兄回头一看,嗳唷,老师来了!一块石头算落了地。飞身形跳出圈外,来到海川近前,先擦了擦头上的汗,这才见礼:“师父,您来了?”“嗯!你师叔的伤怎么样?”“够严重的,不过刚吃了止血药,命是没事儿。”“闪退一旁!”“是!”
小兄弟们退在一边,去服侍于和,这先不说。这工夫童林迈大步来到那个人面前,用手一指,高声断喝:“朋友,我姓童的对你不错吧?尽管你找到我的家门,口出狂言,办了许多无礼的事情,我童林并没跟你计较,相反,让我的徒儿把你送到高升后房,好吃、好喝、好招待。同时,我也满足你的要求,答应在中午时分,你我二人再比武较量。你就应该知情达理呀!可你不但不这样做,相反还动手打了我手下的人。你这样做未免过于野蛮了吧?”那个人闻听,脸不红不白地、怪眼圆翻,一阵狂笑,道:“哈哈哈哈!姓童的,我实话告诉你!大爷这么做,我还忍耐着呢!要不忍耐着,我抄了你的家,我把你一家子全宰干净,你信不信?嗯!你未曾问我之前,你先问问你徒弟,他们干了些什么!是上这儿服侍我了吗?千方百计找爷爷的碴儿,我能受这个吗!因此,我才动手把他们打了。没把他打死算他命大。童林!废话少说,爷就是找你来的,咱也甭等到中午了,来来来来!有什么能耐,你全施展,爷爷跟你大战八百合!”这家伙说话是哇哇暴叫,跟头野驴相似,往前一纵,就是一掌,奔童海川面门打来。童林往旁边一闪身,这小子一掌走空,海川用左胳膊一搭他的右胳膊,道:“咳!请吧!朋友,你既然非要动手,就休怪童某无礼了。但是,咱们出师得有名。我先问问你是谁?报通名姓,说明原委,你我再战也不迟。慢说八百合,从现在开始我陪到你来年也未尝不可。但是这种糊涂仗我不能打。”
“唷嗬!好了!童林哪,既然你想知道个清楚,你站稳了,听酒家报名!在下乃四川剑阁人氏,姓燕,叫燕雷!人送浑号野飞龙!”闹了半天,这个人叫野飞龙燕雷。童林哪,还真没听说过这么一号。
书中代言,这小子可太厉害了。要在北京提他,有些人不清楚,但要到了四川提他,那真是一个雷,天下响,跺一脚,四川的地皮都颤三颤。咱们前面书曾经交待:在四川有一个英王,就是富昌富保臣。此人自立英王,占据剑山蓬莱岛,招兵买马,聚草屯粮,挑起大旗,反对康熙皇帝。他打算把康熙推倒了,由他们来取而代之。现在可以说是兵强马壮。这英王富昌野心勃勃呀!手下不但兵多将广,而且在剑山蓬莱岛立了一座迎宾楼,招贤馆,结交江湖的绿林大盗。在这些年当中,他收的人可是太多了!他从这些人当中,挑了又挑,选了又选,选出十二名站殿将军。所谓的站殿将军,就是英王富昌的贴身保镖。这十二个人当中,头一个就是已经成了名的剑客,叫羽士清风侠——杜清风。这杜清风武艺绝伦,而且心黑手狠,十二名站殿将军他是头一个。这第二个叫赛南极诸葛建,又叫诸葛洪图。第三个就是这个野飞龙燕雷。野飞龙之后这里就先不说了。除了这些人之外,英王手下还有军师、大帅、各位寨主。等我们将来说到剑山的时候,再详细交待。
单说这个野飞龙燕雷,要讲能力和武功,他在剑山可以说是佼佼者。两臂一晃有千斤之力,而且掌法出众,武艺高强。这个人心盛性野,骄傲,盛气凌人。英王对他格外看重,不仅说让他当站殿将军,而且在剑山还为他修造了将军府。燕雷这个人呢,容不得别人比他高。前一个时期,童林成名的消息传到四川蓬莱岛,引起轩然大波。人们议论纷纷,都提念童林的名字,说着,看看当今皇上御赐的震八方紫面昆仑侠,这下这个脸那都由地下露到天顶上啦!并且还传说童林的爪牙侯廷、侯杰,要在北京举行个亮镖会,聘请天下各门的英雄参加。在这个会上还要把童林介绍给大家,借这机会往上捧捧他。燕雷听了这些话,不由得火往上撞。他想,这姓童的是何许人也,我怎么就没听说有这么一号呢?你这脸露得够足的了,还要往脸上贴金。咳!可惜爷爷我在四川剑山,我要在北京,“叭嚓!”一巴掌,我把你打个骨断筋折,看看是你厉害,还是我野飞龙厉害!他正在这不服的时候,突然有一天英王召见他。他来到英王殿一看,不单是他自己,还有羽士清风侠杜清风、赛南极诸葛建,连他是三个人,燕雷给王爷施完礼就问,把巨找来什么事儿呢?英王向他三人交待了特殊任务,说:“你们三个人赶紧下剑山蓬莱岛潜入北京,看一看北京的形势。另外,瞅瞅三月三亮镖会是怎么回事儿。利用这个机会笼络一些英雄好汉,凡是能投奔剑山来的,我是双手欢迎。条件么,你们三个人给我做主。”
燕雷听英王这么一说,心中这个高兴劲就甭提了,嘿!正想上北京找童林去呢。这三人奉了英王的秘旨,带着重金,这就来到北京。前面已经说了,这一次的亮镖会绝非一般可比,正面的、反面的,是英雄大聚会呀!什么样的高人都能看到了。燕雷这小子一到北京,就打定主意了:别的事我什么都不干,我先见见童林。咱俩一伸手,我就把你打趴下。他安着这么个心,所以四处打听童林的住处。现在在北京谁不知道童林呢?有人指点地方,因此他很快就找到童林的家里。这事儿也巧了,童林家里有客人,震东侠、侯二侠大伙儿来了,还要忙着给雍亲王问安,因此童林也不知燕雷的来意,就让刘俊、于和先陪着到高升店歇着,办完事儿,咱俩再说咱俩的事儿。哪知道就在这么个时候,小弟兄跟他交了手了,于和于宝元竟然被他打得大口吐血呀!现在童林一问他的来历,这小子毫不隐讳,把胸脯一拍,报通了名姓。童林闻听,一阵冷笑:“哈哈哈!噢,你叫燕雷?”“然!就是某家,你怕也不怕?”
童林一听,好悬没气乐了。这还带问的?你说我怕不怕?这玩艺儿从你嘴里说出来,显见太**份了吧?从这一句话就可以断定,这个人也是个半吊子二百五,没什么知识的货。童林说:“怕不怕,搁在一旁,你不是非要跟我比武吗?来!现在你就伸手,童某奉陪!”
“啊哈,好唻!接掌!”燕雷往上一纵,又是一掌,童林躲过。燕雷连发了三招,童林没还手,野飞龙的野劲儿上来啦:“啊,姓童的!难道你怯战不成?”童林说:“非也!”“你不怯战,为什么不还手?”童林说:“你跟我初次见面,不知道我姓童的脾气。我跟任何人动手都是事先让他三招,因此我不还手。”“哎唷!你少在我门前卖关子,爷爷不买你的账,谁用你让三招来!你接掌!”第四掌又来了。实质上童林要看看他的能耐有多大。从这三招,心里头要做到有数。童海川这么一看哪,这小子挺厉害,怪不得于和师弟挨打。这家伙掌法果然是厉害,我要多加谨慎。童海川唰唰!晃双学刚要伸手,又听身后一阵大乱,海川偷眼一瞧,原来震东侠侯廷、二侠侯杰、风流侠张鼎、铁掌李元、飞行侠苗泽全赶到了。你想想,大伙儿都听着这个信儿呢,童林来了,众人能袖手不管吗?自然也要到这儿来看看。因为童林着急走得快,把众人甩到后边去了,所以有这么一会儿时间呢,大伙儿也就赶到了。等老少英雄一进店房,瞧见这儿拉架子要伸手,别人不提,二侠侯杰是个急性子,把秃脑袋一晃就跳过来了:“海川,杀鸡焉用宰牛刀!摸摸脑袋就想跟你比武,那也有失你的身份。像这种野驴、野马、野牲口,只有哥哥我来对付。海川哪,你到旁边歇会儿,看看于和的伤怎么样。”
二侠说着把童林让过。童林一听也好,他正耽心师弟的伤,二哥这一过来,他就让给他了。童林急忙过来,来到于和的面前,把兄弟抱到怀里头。这阵儿傻英雄吃完了药,把血止住了,比方才好受得多了,睁开眼睛一看是童林,傻英雄身子一动,道:“师哥!你来了?我叫人打了!”“别说话,这阵儿你觉着怎么样?”“强多了,不再吐血了。”“你要好好将养,关于你挨打的事情,完不了!哥哥一定替你报仇!”“啊,这小子可厉害呢!你给我往死打!”
“好了,好了,别说话!”童林把店房掌柜的叫来,说:“我们暂时先不走,你给腾间房子,让我的兄弟进屋歇一会儿,房钱照付。”
“唉!唉!唉!”掌柜的都傻啦。我这是店房啊,突然变成了战场,我的娘唉!将来出了人命,我这店还怎么个开法?但是他心里着急,不敢管哪,叫伙计开了间空房,把傻英雄搀进去。于和还不干,非要在外头看热闹,但是童林不答应。傻子没办法,只好进了屋,赌气往床上一躺。童林把他安顿好了,让刘俊众人在这儿服侍,这才又回到院子里头。
童林到院子一看哪,院里已经打起来了。你想二侠侯杰性如烈火,野飞龙这小子本来就粗野,他们俩一见面还有沉稳的时候吗?话不投机,当场动手打了个难分难解。野飞龙身材高大,就像没毛的大母熊差不多。二侠侯杰身材矮小,动作利便,因此,打起来是格外的好看哪!一高一矮,一胖一瘦,滴溜溜身形乱转,真是棋逢对手。二侠一伸手就感觉出来了,今天碰上硬茬子了,难怪这小子这么粗野,果然武艺精通,看自己这两下子,不一定是人家的对手。因此,大秃脑袋上就见了汗了。风流侠张鼎一看,把铁扇子别到带子上,迈步过来,说道:“二侠!哎,您在旁边歇会儿,交给我张鼎!”
侯二侠一听有人替他来了,虚晃一招,跳出圈外,掏出手绢儿把秃脑袋上的汗擦擦,说:“可留神啊!这小子可挺厉害。”“嗯!我给你打个接手,我不行还有别人呢。”张子美跳了过去。野飞龙一瞅,喝!今儿个这是轮流战术啊,一个不行又换了一个。他往对面一看,哎!这老头长得漂亮、干净、潇洒、利落。面白如玉,红扑扑的脸膛,花白须髯,那辫儿梳得干干净净的。野飞龙不认识,问:“你是谁?”“咳咳,老朽姓张,叫张鼎,张子美。有个小小的绰号叫铁扇仙——风流侠。”
“噢!听说过你这么一号,你就是老匹夫张子美?我听说你跟童林不错,童林这次扬名露脸,跟你们这些人有直接的关系,你们就是童海川的爪牙,就是他的走狗!抱粗腿,捧臭脚,你们顺风接屁的货呀!今天俺野飞龙来了,挨着个儿地收拾,非把你们这些人斩尽杀绝!老匹夫接掌!”燕雷往上一蹿,呼!就是一巴掌。张子美寻思,这小子说的都叫什么词儿?没听说过!不由得火往上撞,晃动身形,跟他战在一处。要说张老侠他的能耐是不错,但是跟侯二侠比啊,不差上下,因此要赢人家野飞龙也并非容易之事啊。两个人打了二十多回合,没分输赢。铁掌李元,甩掉长大衣服,飞身形跳过来,道:“张老侠客,你也够累的了,旁边歇一歇吧!把他交给我,我瞅瞅这野飞龙有多野!”张子美跳出圈外,李元接着茬儿打。野飞龙火更大了,心说,真是轮班儿来的啊!一边打着一边问:“老匹夫你是谁?”“清河的铁掌李元!”“噢!也是童林的爪牙!老匹夫你接掌吧,我跟你完不了!”
李元大战野飞龙,二十多个回合也未将他战败,你说这小子有多大劲儿?不但说不累,而且越打越勇,越打越猛。震东侠侯廷看着刚要脱衣服,这阵儿童林就过来了:“大哥,不用您,还是把他交给小弟。”海川把长大的衣襟儿一掖,把大辫子往脖子上一盘,高声喊喝:“李大哥,您闪退一旁!把他交于小弟!”叭!童林过来,李元退归原地,暂且不说。
单说野飞龙,一看是童林,不由得火往上撞,道:“姓童的,你哪儿去啦?爷爷这次到北京找的就是你,会的也是你!那些杂干零碎,我根本没看在眼里。姓童的!这回可不许换人啦!你我非得分个高低上下,接掌!”啪!啪!啪!就向童林发动进攻。童海川心里说,本来我是想往下压事的,看今天这个情况,想压也压不了啦,这叫“树欲静而风不止”。像眼前这样的货,不让他知道知道厉害,也不行啦。童林想到这儿,双掌加紧,跟燕雷战在一处。这回海川一伸手也是急茬儿,把自己的绝艺“柳叶绵丝掌”施展开了。要说燕雷的能耐是不小,但是分跟谁比,跟童林比在一块儿,相形见绌呀!二十多个回合过去,童海川滴溜身形一转,来到燕雷身后,探右臂,伸五指,就是一掌。童林的掌法也真够厉害,那里边包括铁沙掌、绵丝掌、鹰爪力、金刚掌、大力昆仑掌啊!因此掌上刮风,呼一声,奔燕雷的后背。燕雷这小子再想躲已经来不及了,耳中就听“叭!”随着这一声,燕雷往前抢了一丈多远,脚底下没收住,正好撞到花墙上头。你看这高升店倒挺讲究,院里都有花墙,里边栽着不少花儿。这花墙啊,都有四尺多高,底下有古钱儿的眼儿,各种花纹,让燕雷这一下撞着,“轰隆”一声把花墙撞倒了,这小子一脑袋栽到花池子里头。燕雷这下子摔在地下,半天没起来。后来双手扶地,叭!一个鲤鱼打挺,他才起来了,回手指着童林道:“好小子!你把我打了没完!没、没……”下句话没等着说出来,肩膀一抖,脑瓜一晃荡,“哇!”糟了,吐了血了。因为童林这下使了劲啦。燕雷大口喷血,又趴到地下了。停了一时,他又从地下起来了,向怀里头一伸手,拿出个小瓶子来,这里边有止血丹。这小子拿出止血丹塞到嘴里头三粒,一扬脖咽下去,把嘴角的血沫子擦擦,对童林道:“童林!你记住这一掌之仇!某家跟你完不了!”说着摇摇晃晃离开高升店。
小弟兄们鼓掌喝彩,心里说,这一掌打得过瘾,这一掌打得太好了!怎么就没把他打死呢?一看他要走,小弟兄们有的就不答应,拉家伙就想拦他。童林一摆手,道:“行啦!还不给我退下!让他走,走吧!”童林不愿意再惹事儿,眼睁睁地把燕雷给放了。你想这事儿能完得了吗?燕雷来了仨人,还有个赛南极诸葛建,羽士清凤侠杜清风呢。他回去搬兵去了。
按下燕雷走咱们不说。童海川喘了喘气儿,这心里头啊,稍微舒展了一些。仗打完了,老少英雄进屋,看于和的伤。咳!于和呀,皮糙肉厚,坐起来了,说道:“嗳!哥哥,听说你把他揍了,给我出了气了!”“兄弟,一还一报,他也吐血了。”
“嗳!哥哥你太好了!嘿!我病也好了。”傻小子起来了,大伙儿一看也不敢乐,都说这位也真行,要换个旁人,怎么也得趴个十天半月的。于和好了,大家自然欢喜。童林把掌柜的叫过来,说了很多道歉的话。掌柜的笑道:“童侠客,您客气什么?您有名儿了,那什么样的人都找您的麻烦。我们看得清清楚楚的,不怪您,全是那小子无礼。您把他打了是完全应该,这些骡子马的不动鞭子就是不行,您就甭客气了。”
童林拿出十两银子来,道:“这是包赔损失的,虽然不多,你收下。”“唉呀,童侠客!我们怎么好要您的钱?”“不不,不!留下!”童林硬给留下十两银子,又让小弟兄们护送于和回家。童海川陪着众人,这才离开店房。
欲知后事如何,请看下回分解。
------------------
小草扫校||中国读书网独家推出||gdread.
下 书 网
上一章 下一章 (可以用键盘方向键翻页)返回目录 写写书评 单田芳作品集
单田芳其他作品: 《瓦岗英雄》《说唐后传》《白眉大侠》中国彩票《薛家将》

5号彩票app 香港六合图库大全 贵州11选5开奖直播 快中彩中6个多少钱 yy玛雅娱乐老大是谁
双色球开奖结果查询 大乐透开奖直播 吉林十一选五玩法 新彩票走势网首页百度 天津时时彩开奖官网
海南环岛赛 博猫娱乐 十一选五投注 安徽时时彩单双 2012迅盈网球比分
天津快乐十分投注 极速时时彩杀号 新疆十一选五前三组选 特区彩票论坛海南七彩 时时彩开奖结果