欢迎光临 下书网 收藏本站(或按Ctrl+D键)
手机看小说:m.xiabook.com
背景:                     字号: 小号 中号 大号 加大    默认

《童林传》遏贼寇老侠心难平

上回书咱说到周伦老侠客带重礼,乘小船儿前去烈焰寨为陆昆祝寿,大伙都在等着他的消息。咱闲话少说。单说周伦周老侠客在船头上坐着,也琢磨这个事呢。他心说:人这一生可不易啊!童林这人多好,这小伙子多仁义,要能耐有能耐,要人品有人品,怎么这么倒霉呢?刚出世他就遭人陷害,愣给栽赃。这皇上也混蛋,你要给假,你多给点儿啊,给一百天,放屁那功夫,一出溜就过去了,这不是难为人吗?你看看,现在我这些好朋友全都拔刀相助,出来帮忙,把自己家事儿放下不管,看来都够意思。我姓周的也不能例外呀。怎么着我也得大显身手,把这事儿给办成了。但愿贼寇和国宝都在烈焰寨,这可是天大的喜事啊!老头儿想着想着,这船呀就到了烈焰寨了。
两儿子赶紧说话:“爹,到了。这船速度得减慢!”老头儿这才从沉思中清醒过来,抬头一看可不是吗,烈焰寨就在眼前。闹了半天这清水潭哪,您听这名不大,哎哟,方圆几百里呀,就好像是大海似的水还挺深,水还挺清。靠着东北角那大寨叫烈焰寨,当然它是一座孤岛,四面都是水,不坐船你是进不来的。这座岛子修的可以说是铜墙铁壁。外面有一道城是水寨竹城,那竹子粗的像水缸,细的像拳头,密密麻麻地把它们编到一起。这竹条子编成的墙,能有两三丈高,拿锯子把顶上那尖儿全都磨下去,拉出舱口,里边铺上跳板,喽罗兵可以来回走动,便于巡逻和守卫。竹子这玩意儿就有好处,它不怕水泡,多少年它也不带腐烂的,而且越泡还越结实,它跟木头不同就在于此。
进了水寨竹城,里边还有一道石城,都是用大青条石修的,高有两丈挂零呀。顶上有火冲、弓弩、炮,紧紧对着水寨竹城的下面。如果官军、敌人要攻打烈焰寨,他们就开炮。而且呢,人家上万名喽罗兵在此巡逻,守卫得非常严密。
咱们不说别的,单说周老侠这只小船刚到水寨竹城,里边就有几条小船迎出来了。人家这船快的厉害,刷拉一声就把周老侠这三只船包围了。那些船头上都有三角的小旗,红边白底红字儿,为首的有个头目仔细打量一下:“哎哟,是周老侠吧!”周老侠可不认识他,既然提到自己的名姓,别问这是熟人了。他赶紧从椅子上站起来,一拱手:“啊,不错,正是老朽。请问您是——”“啊,小人姓李,我是巡逻寨的小寨主。刚才看见您坐着船来了,特来迎接。老侠客,赶紧往里请。接来了!”就这么着,他开船在前头领道,三只船进了烈焰寨。等到了里边,靠近石城又一转弯儿,进了水港。船只靠岸。跳板搭上了,锚链撒下。
这姓李的小寨主请老侠客下了船,周文、周武哥儿俩也跟着下来。旁边儿有个小屋,可以做临时休息之用,让老侠客在这儿等着,这姓李的小寨主就说:“您在此稍候,我给大寨主送信儿去。他要亲自来接您!”“不必不必,何必呢。大寨主公务繁忙,我又不是外人,用不着迎接!”“不,我们大寨主吩咐过,您多咱来了,就得给他送信儿,他要亲自迎接。在这儿您可别客气,您在此等着!”这老头儿还挺礼貌。他抬脚如飞,往里面跑去。
周伦周老侠客,坐在小房下等着,心里也想着心事:拜寿是假,刺探二寇是真。不知道这俩小子究竟落没落到山上。但愿这一趟可别白来。老头儿正等着呢,就听见一阵说笑的声音,随着从盘山道走下一伙人来。老英雄抬头一看,五位寨主全来了。
走在前边的,正是大寨主陆昆,人送绰号花面阎罗。要说陆昆这人相貌是挺凶;大脸蛋子,大块头儿。那脸像西瓜皮似的,青一道蓝一道,绿一道黑一道。要不怎么叫花面阎罗呢。他四十多岁,连鬓的胡须,后头是小辫儿,身上穿着米色长衫,腰里系着板儿带,挎着口宝剑。在陆昆的身后,是个紫面大汉,三十挂零,浓眉大眼,阔口咧腮,长得是膀大腰圆,这位就是二寨主紫面天王,叫周佩。在旁边还有一个人,个头不太高,长得小巧玲珑,尖嘴猴腮,一双小红眼珠子,闪闪放光,年纪在五十左右岁,背后背着一对双刀,这主就是三寨主分水蚊赵广。再往后边还跟着俩人儿,一个长得小个不大,跟这雷公崽子差不多,满脑袋黄头发都带卷儿,上嘴唇突出,下嘴唇往里头缩着,一嘴小芝麻粒牙,两片大扇风的耳朵,满脸横丝肉啊,这位跟秃尾巴猴差不多。这是谁呀?就是五寨主恨天无把恨地无环赛霸王项永安。你别看这小子长得这么小小个儿,干巴巴的这么瘦,属他力气大呢,要不怎么叫恨天无把恨地无环呢。他敢跟隋唐年间的李元霸相媲美,要讲打仗,这是头一员猛将。在旁边还跟着个主儿,这主儿有六十岁挂零了,白头发,白胡子,稍微有点马蜂腰,走起路来亮靴子底儿,迈方步,一步三摇,看着那样子,他满脸带着满不在乎呢!这人是谁?就是清水潭烈焰寨的四寨主银面仙狐老妖精古利古元吉。这家伙鬼点子最多,出谋划策、设计都出于他的身手。别看身为四寨主,他说出话来,一般人都得听。
那位说,这几位年岁怎么大小相差这么悬殊?对,这几位寨主不管年岁大小,也许二十来岁就是头把金交椅,八十来岁那就是二把、五把。他们根据能力大小、进山先后来分的这次序。
咱不必多说了。单说花面阎罗陆昆,离老远就把俩大手张开了,笑着就过来了:“老侠客,哈哈哈哈,大驾光临,三生有幸啊。我太高兴了。老人家我来接您来了!”那几位寨主都在后边站着,冲着老侠客一抱拳,别的话没说。周老侠呢,也假惺假意,往前紧走几步,一拱手:“寨主爷,蒙您赏脸,让我前来祝寿,我敢不来吗?这也是我求之不得的好事儿。今天我要在席前祝酒论英雄!”“哈……老侠客说话真风趣。赶紧往里请!”老侠客利用这机会,把俩儿子叫过来,见过各位寨主。寨主们也说了几句客套话。大伙儿有说有笑,顺盘山道儿赶奔聚义分赃厅。
经过多年苦心的经营,这座分赃厅修得是宏伟高大,一共有十间房于。在廊檐下有六根柱子,都有两个人楼不过来那么粗,上托天,下拄地。院里头四四方方,平平坦坦,放着几对养鱼缸,里边还有活鱼,还有水草,显得格外的那么雅致。再看院里头,站着四十名彪形大汉,都穿着新衣服,怀中抱着鬼头刀,一见周老侠来了,大家是立正敬礼:“欢迎周老侠!欢迎周老侠!”周伦冲着众人一抱拳:“弟兄们辛苦辛苦!辛苦辛苦!”他边说边往里走,上台阶进了大厅。
正中央,四扇大屏风,上头画的是丹凤朝阳。前头有五张桌案,五把虎皮高脚椅。那还用问吗?按座次,上垂手下垂手都是五位寨主的座位。再往两旁看,有太师椅子,有茶几,有八仙桌。这里边来了不少客人,有出家的和尚、三清道士及另外男的女的几十位。周老侠这一进来,大伙呼啦全站起来了。陆昆挨个儿给介绍。周老快也记不清,不是占山为王的贼,就是落草为寇的强盗。老头儿假意地寒暄了一番,跟诸位客套了一番,分宾主落座。正中央那五个座闲着,谁也不能坐,这有规矩的,帅不高位嘛。老侠客坐定之后,喽罗兵献茶,俩儿子站于身后。老侠客一瞅,哈,旁边是寿堂。这寿堂里头蜡烛高烧,香烟缭绕,一人多高的金字,上头挂着福禄寿三星。前头摆着桌案,罩着大红的桌围子,显得喜气洋洋的。还有一双金字儿的对联,上联写:福如东海常流水;下联配:寿比南山不老松。往长条案上一看,五色缤纷,全是送来的礼物。什么都有啊。前头有拜垫儿。周老快赶紧站起身来了:“大寨主,千秋好日。今年你是四十寿辰哪,小老儿特来给寨主祝寿,请受我一拜!”“哎哟,哎哟,老侠客您这是折我的阳寿!您这一来比给我送什么礼物都强啊,我都高兴的不得了。我敢接受您的拜吗?这是笑话么!”老头儿一看也没勉强,从袖筒里把礼单拿出来了,往上一递。上头开着送礼的数目呢。陆昆拿起来往空中一举:“这是老侠客给我送来的礼物,摆到正中,把礼单悬挂起来!”你像那酒啊、点心啊可以摆到桌上,可牛羊能吗?都在下边叫喽罗兵们专门给收下。陆昆是非常高兴啊。他陪着老侠客闲谈:“老人家,今年收成如何呀?”“托寨主爷的福,今年哪,大丰收,不管是粮食还是鱼虾都好于往年!”“好,好好好!那么您的身体还行吧?”“托寨主爷的福,身体初安,没病!”“这就好,这就好!人生在世,财产是身外的东西,主要必须得身子骨强壮,这才是好事儿呢。但愿老侠客寿高过百!”“哎哟,借您吉言,您太客气了!”
就这些话,就说了半天。老侠客一想,我说这玩意儿有什么用啊?都是废话呀。人情的虚套子,最烦人了。他往客人之中一看,没有像韩宝、吴智广那模样的。那他怎么知道的?童林跟他详细介绍过,这俩人多大岁数,什么模样,有什么特征。他挨个一看,没有,心里就凉了半截儿,心说:难道真白来了?怕什么来什么。要真没有啊,我就得赶紧走,赶紧回去给各位送个信儿,让大伙死了这份心,另想办法。想什么办法打探出来呢?正赶这时候,大寨主亲自过来给满茶,老侠客把茶水接过来就问:“大寨主,刚才您问我了,我还没打听打听您呢。今年山寨情况如何呀?”“老侠客,今年我们情况也不错,收入也好于往年。”“啊,那就好。啊呀,方才在一路之上,老朽这么一看,好像山势扩大了,比往年又强得多了,是不是又增加了弟兄?”“对,今年我又增加了七百余人,都是精壮的弟兄,比过去的实力雄厚了!”“啊呀,那好哇。那么大寨主这七百多弟兄当中有没有有两下子的?千军易得,一将难求啊。你物色物色那有出息的,将来也可能让他当上寨主,那可就有了左膀右臂了!”“对,我跟老侠想到一处去了。不过这七百多人当中,还挑不出一个像样的呢。你别看那个,都愿来投我这儿啊,朋友来投的可不少。我可不是砸别人家的饭碗,我说这话什么意思呢?有别的山寨的想上我这儿来入伙儿!”“啊,有这种事儿?那是谁呢?”“唉,云南八卦山哪,来两个人投我。我跟老侠客有什么说什么。这二位要求入伙儿,能耐还挺大。你说我能让他们当白丁吗?想让他们当六寨主、七寨主,又怕弟兄们不服。所以这二位呀,暂时在这儿客居,等商量好了以后再定怎么回事。”
周伦一听有两位云南八卦山的客人,是不是韩宝、吴智广?老头儿心头一亮,来了高兴劲了:“噢,这可是好事。我说大寨主,他是这么回事,人都可以选择,人家不愿意在别的地方呆了。比如说不和了,呆不下去了,闹别扭了,这也是难免的。他们到清水潭烈焰寨前来投奔,咱哪能负人家的好意呢?不能拒之于门外呀。我看能收就收留呗。不过要看看他们有没有能耐,可别是饭桶。”“不,有能耐,这二位年轻有为呀,非比一般,不是这样的话,我早就打发他们走了。老侠客您帮我看看。来呀,给二位客人请到这儿来!”姓李的那个小寨主出去了。周老侠的心里头有点紧张:但愿是韩宝、吴智广。可别出差啊。
时间不长,就听有脚步声音。姓李的小寨主先回来了,冲大寨主一抱拳:“回寨主爷,二位客人到!”“请!二位客人请进来!”说着话身子一闪,从外头进来俩人儿。周伦周老侠客定睛观瞧。一瞅,对!正是他们俩。韩宝在前,吴智广在后。
咱们说过,这俩人的外表模样挺招人儿。韩宝,细高条大个儿,黄白脸儿尖下颌,细眉毛大眼睛,双眼皮,长得挺俊,动作也挺潇洒。吴智广,稍有点儿赤红面,个头比韩宝稍微矮一点儿,肩膀宽宽的,胸脯鼓鼓的,鼓脑门,四方下巴,也是个俊俏人物。俩人背后背着刀,一前一后进来,先往屋里头扫视了一番,又看了看周老侠,这才到几位寨主的面前一拱手道:“大寨主,各位寨主,找我们哥儿俩有事儿吗?”“啊,二位,你们光在后面呆着干什么呢?啊?我没说吗,到了我的清水潭,就算到家了。咱们吃喝不分,都是好朋友嘛!你说你们二位老躲躲闪闪的,我看没这个必要。今天把你们二位请来跟我的朋友们见见面。来,我给你们介绍介绍。”“大寨主,您的盛情我们哥儿俩领了,可没这个必要吧。我们俩初来乍到,人生地不熟,还是到后边呆着为好。”“唉,你们俩怕什么?怕你们那事儿传出去呀?放心,在我这儿一呆,保险的很,保险走漏不了风声。换句话说,就走漏风声,你冲我姓陆的说,咱怕什么?”“当然,有大寨主的庇护,平安无事。但是总是多一事不如少一事。”“唉,不必不必,来,我给介绍介绍!”
挨个儿介绍,咱们别的不提。介绍到周伦周老侠客面前,陆昆一指:“这位是我过去的好朋友,武林高手,著名的侠客,人送绰号青风过柳柳夜猫赛方朔周伦。这是他俩儿子,就住在清水潭边儿上三岔河口太平庄。老侠客,这就是我刚才说的那二位。原来他们在云南八卦山,在那儿混饭吃,现在呀要换个门口儿,打算上我的清水潭烈焰寨来入伙儿。我欢迎得不得了啊。这位姓韩叫韩宝,那位姓吴叫吴智广。”韩宝、吴智广赶紧过来,一拱手:“哎哟,久闻老侠客大名,今日得见,三生有幸。往后请多关照、多关照!”这俩人皮笑肉不笑,心里头啊有鬼,见着谁呀都有点儿害怕,中国彩票:所以见着老侠客呢,也挺不自然的。
周老侠两只眼睛像两把利剑似地就盯在他们俩身上,心说:兔崽子,你们俩是人吗?跑到皇宫去,捅了娄子,给童林安赃,就冲这一手,你们就是小人。有本领,咱定个时辰定个地方,分上下,定高低,白刀子进去红刀子出来,那才叫好样的呢。你们干的什么事呀?老头儿气得不得了。但是一想:唉,现在可别把事儿弄漏了。恼到心里,还得笑到脸上。他一拱手:“二位,久闻大名,今日得见,三生有幸。幸会幸会。请坐请坐!”也说了几句客套话。
韩宝、吴智广坐在下垂手,八仙桌一边儿一个,在这儿喝水。唉呀,周老侠一心琢磨:话还没说透,我把握还不充分,我呀,还得接茬儿问,现在贼是在这儿了,我童贤弟说不定有多高兴呢。国宝在不在这儿不清楚,不单抓他们,国宝还得还朝呢,那翡翠鸳鸯镯是主要的,在没在他们身上?国宝落到何处?我全得问清楚他们。你想姜是老的辣,周伦的主意够多多呀。
想到这儿,就问他们俩:“二位是云南八卦山混元侠李昆李太极的门下?”两人一听,脸一红:“啊,不错,我们一共八位庄主,大庄主就是混元侠李昆。”“噢,那么为什么要换个门口儿呢?”当众一问哪,他们俩张口结舌。其实在云南八卦山不挺好吗?他俩夜入皇宫捅了娄子了,李昆急了。回去?回去砸折他们俩的腿,拿绳捆上送到官府治罪。他俩不敢回去了,逼的没办法才想起来上清水潭。但是这话不能这么说,所以老头儿一问呢,他俩迟疑了一阵儿。“啊,啊,是这么回事儿,我们俩在云南昆明水土不服,所以呢,要改换个门口儿。蒙大寨主陆爷的收留,我们非常高兴!”“啊,是这么回事儿。好么,人换换环境跟搬个房子一样,这也算没什么。方才我跟寨主爷说了,能收留的话就尽量的收留,做他的左膀右臂!”“多谢老侠客的美言!”
等说到这儿呢,陆昆高兴了。陆昆一看老侠客尽说好的,拍了拍韩宝、吴智广的肩膀:“二位,请放宽心,今天是我的寿诞之日,明天就商量你们哥儿俩的事儿。啊,你们可不能走,啊?这阵儿想走也不行啊,一定得给你们二位安排个好位子!”两个人站起来:“多谢大寨主赏饭!”管事儿的喽罗兵进来了:“回寨主爷,酒宴都准备好了,什么时候开席?”“马上。”这一说开席呀,调摆桌案,忙乎了一大阵儿。
都是八个人一桌呀,桌面调开了。陆昆陪着老侠客周伦,坐在里头一张桌上。其他几位寨主陪着其他的客人分别就坐。大家推杯换盏,又热闹了一阵。周老侠想起来了,我还得接茬问哪,镯子的下落我还没问出来呢,但是这玩意儿怎么问呢?问过头了,怕他俩警觉起来,对我产生怀疑;不问到火候还问不出来,周伦又犯了寻思了。还没等他问呢,大寨主连着三杯入肚了,兴致正浓。他先说话了:“老侠客,今天咱们老少欢聚一堂,您是老前辈,我这二位小兄弟是后起之秀啊!你可别看他们年轻啊,他们做了一件轰轰烈烈的大事儿,惊天动地!”韩宝、吴智广一听脸红了:“寨主爷,您这么高抬,我们可受不了!”“不,有什么,我就说什么。这儿没外人,你们别怕,我跟老侠客过是命交情不分彼此!”其实是那么回事吗?他也是往脸上贴金。“这老侠客是我的老哥哥,是我的老师,有什么事儿,我得跟他老人家请教,我有了困难,有了马高镜短,他老人家得给我帮忙。你们二位介什么意呀,嗯?”然后他转过脸来跟周伦说:“这二位兄弟岁数不大,您知道做了什么事儿?”“什么书?”“哈哈,两个月前,他们二位夜入皇宫院,把康熙皇上的宝贝镯子给偷出来了。就拿这一个事儿来说,还不惊天动地吗?绿林人成千上万,武林高手多如牛毛,哪一个敢干这种事儿?那是三尺禁地,佛爷的眼珠动不得。可我这俩小弟兄就像闹着玩儿似的,到皇宫里走了一趟,比我们都强得多,能把国宝给拿出来。就这一样来说,这胆子就可钦可佩!”
周伦心说:就这一样来说,这俩小子就犯了死罪,将来就得乱刃分尸呀。老侠客赶紧一笑:“啊,是是是!真了不起,了不起!那么请问偷的什么阈子?”“翡翠鸳鸯镯!”“啊,这名可够好听的啊!哎,大寨主,你别看我有好多的好东西,但是我只是个土财主,对于国宝,从来还没见过。是不是顺便也让我开开眼,瞧瞧这镯子好在什么地方呢?”“可以。二贤弟把镯子拿出来!”要往出拿这翡翠鸳鸯镯,这玩儿可不是闹着玩儿的。
后事究竟如何,且看下回分解。
------------------
小草扫校||中国读书网独家推出||gdread.
www.zktw.com
上一章 下一章 (可以用键盘方向键翻页)返回目录 写写书评 单田芳作品集
单田芳其他作品: 《白眉大侠》《瓦岗英雄》《薛家将》中国彩票《说唐后传》

辽宁35选7玩法好运4 快乐12开奖走势图 十一运夺金开奖结果 时时彩官方开奖直播 11选5有什么技巧
时时彩直选技巧 河北20选5最新开奖 体彩 海南环岛赛app 玩快三稳赚技巧口诀
nba比分多少 安徽快三 开奖结果 河南快3投注技巧 2014年特码生肖表彩图 秒速赛车3-8码技巧
彩霸王综合 安徽快三现场 新疆11选5开奖记录 平特一肖公式规律算法 广东十一选五开奖结果