欢迎光临 下书网 收藏本站(或按Ctrl+D键)
手机看小说:m.xiabook.com
背景:                     字号: 小号 中号 大号 加大    默认

《童林传》战刺客仇敌泄真情

话说童林和李掌柜二人来到院中,就要伸手比武。
一切就续之后,童林向李掌柜一拱手:“李掌柜,您请!”“童老师,您请!”“不,我向来不先伸手,还是您请!”“好吧,那我得罪您了!”话音未落,就见李掌柜身形往前一转,左手一晃童林的面门,正手朝童林的前心就打去。童林格外注意,他发现李掌柜绝非一般人,不但动作敏捷,而且掌上挂风。
就在这一掌离童林的前胸还有半尺多远的时候,童林跨步斜身,躲过这一掌。然后,童林使了个金狮缠腕,就抓李掌柜的手腕子,哪知李掌柜噌又把手撤了回去。李掌柜伸右手,使了个凤凰单展翅,朝童林的后脑勺便拍,童林使了个缩颈裹头式。李掌柜这一掌走空了。童林身形转动,连着五招没还手。
李掌柜抽身跳出圈外,冲童林一笑:“童老师,您怎么不还手?”童林也乐了:“因为您方才请我们吃过饭,对我们非常热情,因此我先让您五招。”“哎,童老师,您太客气了!是不是看不起老朽?请童老师进招!”
李掌柜说着话,往里一跟身,朝童林又是一掌。这回童林可不让了,间架相还,亮出来了八卦柳叶绵丝掌。李掌柜一看童林亮出了门户,不由得倒吸了一口凉气。无怪乎姓童的要别开天地,另兴一家武术,他果真有特殊的招法。我闯荡江湖几十年,从未见过这种掌法,弄不好,我今天非栽跟头不可,我千万得注意呀!想到这儿,李掌柜使出三十六路铁砂掌,掌上挂风,呼呼直响,奔童林就去了。
贝勒爷在旁边看着,心中暗自给童林使劲。人家比武的人还没什么,他倒先冒了汗。这就叫事不关心,关心则乱。
三十多个回合过去,未见输赢。这里有两个原因:一是童林手下留情;二是童林打算拖延时间,以招套招,以招试招,看看对方有何长处,以便借鉴。
通过这三十多个回合,童林的眼界大开,不由得暗竖大拇指。童林心想:这李掌柜究竟是何人?山东果真是藏龙卧虎之地!一个开店的就这么厉害,难怪他徒弟四处横行,说随便拉出个小孩儿就会武术,叫出一个来就不简单。我得注意。
打了四十个回合,李掌柜急了,他朝童林来了个盖顶三掌,啪啪啪,这三掌可真厉害!打头顶,挂两肩;打脑门子,挂两太阳穴;拍前心,挂两肋,这是三招套九招连环进命式。童林一看来势凶猛,赶紧使了个黄龙大转身,就把转大树的能耐拿出来了。他一闪身,就躲到了李掌柜的背后,举左掌来了个鸟笼听海,朝李掌柜的后背打去。说时迟,那时快,童林掌上挂风,扑就到了,此时李掌柜想躲似比登天。这一掌要是拍上,老头儿不吐血,也得趴倒。可童林哪能那么做呢!就在他觉着这一掌似挨非挨的时候,猛一撒手,噌一下,飞身形跳出圈外,冲李掌柜一抱拳:“李掌柜,我领教了!”
李掌柜本来还等着挨打呢,没想到童林没打他。李掌柜的脸腾一下就红了,他赶紧转身施礼:“童老师,多谢您高抬贵手!”
贝勒爷往起一站身道:“哎哟,英雄对好汉,今天我可是大开眼界呀!”
李掌柜吩咐一声:“再摆一桌酒宴!”刚吃了饭,还吃得进去吗?老头儿一高兴,哪儿还顾得上这个。
这回摆在桌上的全是瓜果梨桃。几个人来到屋里,把脸擦了擦,重新归座。李掌柜开口道:“童老师,今天我可真开眼了!不是我说大话,几十年来,我还未遇见过对手。真没想到童师父的武艺如此精湛!我赞成您别开天地,另兴一家武术。请问童老师,您师父究竟是谁?”童林本来不想告诉别人,另外师父有言在先,又一看李掌柜出于赤诚,就毫不隐瞒地把老师的名姓说了出来。李掌柜闻听,大吃一惊,说:“难怪童老师如此厉害,弄了半天您是四小剑侠的徒弟!失敬,失敬!”童林也问道:“李掌柜,您这武艺这么高,贵恩师究竟是谁呢?”李掌柜也毫无保留地告诉了童林。
原来,这位李掌柜正是赫赫有名的铁掌李元,他的老师是铁掌方飞方四爷。
童林和铁掌李元互相称赞了几句,俩人的关系又进了一层。铁掌李元笑了笑道:“赵掌柜、童师父,我有一句话不知当讲不当讲?两位可别驳我的面子。”贝勒乐了:“李师父,我看你这个人很可交,有话尽管说。”“我打算请赵掌柜的帮忙,想和童师父近乎近乎,结为生死的把兄弟,不知童老师肯不肯赏脸?”童林闻听,喜出望外:“不过,老人家,咱俩这岁数——”“哎,肩膀头齐为弟兄,你这个兄弟我结定了!”贝勒一听,也乐了:“海川哪,恭敬不如从命,你就答应了吧!”“是!”童林这一答应,李元可乐坏了,当时命人在屋里设摆香案,中国彩票:和童林俩人磕头结成了把兄弟。李元把店里的伙计都叫来,让他们磕头认了师叔。
童林把包裹解开,从里面拿出些银子要赏给大家。李元过来说话了:“不用,兄弟,你把钱收起来。今天这点小意思,我全包了;明天,咱们再好好庆贺一下!”大伙儿一听,都乐坏了。李元又道:“兄弟,你们这次从北京来,莫非有什么事情?咱可是磕了头的把兄弟,有什么事,你可不能瞒着我!”童林闻听,口打咳声道:“咳!哥哥,实不相瞒,小弟我招了官司。”“什么?官司?”童林把自己遇难吃官司的经过详细地讲了一遍。李元闻听,不住地赞叹:“那么,救你的这人是谁呢?”“这——”童林看了贝勒一眼,就没往下说。
贝勒爷今天也喝得高兴了,就见他把胸脯一拍道:“就是我呀!”“那么您——”贝勒一笑道:“实不相瞒,我姓爱新觉罗,名叫胤禛,当今皇帝陛下,就是我爹;我是他的亲儿子,官封雍亲王。”贝勒这么一报名不要紧,可把李元吓坏了,他趴伏在地,砰砰直磕响头道:“雍亲王千岁!恕小人眼拙,奴才罪该万死!”贝勒起身用手相搀道:“老英雄,不知者不为过,这算什么呢?”
李元命人重摆酒宴。“李老侠客,海川这次吃了官司,连本王也跟着担了干系。这一次来山东,本打算去巢父林见侯氏兄弟,求他们帮忙,现在,既然海川跟你一个头磕在地,老英雄,你可不能袖手不管,望你们帮帮他的忙!”“那是自然,小人遵命!我兄弟的事就是我的事,我们两个生死不分,奴才一定尽力而为!”
他们几个一直谈到深夜,李元才起身。“爷,您路上够辛苦了,我兄弟也累了,有话咱们明天再叙,您就休息吧!”李元命人重新换被褥,亲自伺候贝勒躺下,这才和大伙儿一起退下。
工夫不大,贝勒就睡着了。童林不放心,走到院内围着房子转了一圈儿,看看没事,又回到了屋里。他给贝勒爷把帐子放下,熄了灯,这才来到自己床边,把双钺放入枕下,上床和衣而卧。躺了好长时间,童林也睡不着,想起国宝丢失之事,童林是忧心忡忡。正在他似睡非睡的时候,忽然听房上嗖地响了一声,这声音似有似无,一般人的耳朵根本听不见。童林心里就是一动,这是怎么回事?难道有夜行人?想到这儿,童林骗腿儿下床,从枕下拽出双钺,先到里屋看了看贝勒,见他仍在熟睡,转身就来到院子里。
童林闪目观瞧,院门紧闭,四处冷冷清清,没有一丝杂音。他顺着院门往左一拐,进了一条小胡同,来到后房,脚尖儿点地,飞身上房。他往房脊上一看,果然有两条黑影在那儿趴着。童林心里说:坏了,遇上了刺客!他有心伸手将这俩人赶跑,又一想:不行,贝勒此时睡得正香,如果一伸手,非惊动了他老人家不可,干脆找个僻静的地方好好教训教训他们。想到这儿,童林跟身进步,压低声音冲两条黑影唤道:“喂,别趴着,我已经看见你们了!”两条黑影闻声吓了一跳,急忙从背后拽出家伙。童林一看这两人要动手,赶紧向他们摇摇手,然后向远处一指,意思是说,有胆子跟我到僻静的地方。这俩人也不含糊,跟着童林穿房脊,越墙头,就出了把势店。
两个人跟着童林到街后边的一片开阔地。童林一看前边还有片树林子,就又往前走了一程。等来到树林边上,童林站住了,一回头,就见那俩人已来到他的眼前。童林借月光一看,认识。谁呢?这俩人正是盗取国宝的韩宝和吴智广。
原来,韩宝和吴智广偷上国宝鸳鸯镯离宫回到店房后,就准备看童林的热闹。他们认为,你童林就是有天大的本领,只要吃这种不清不白的官司,至少也得在牢房中坐个三年五年。出乎他们的意料,童林只被关了三天就赦免出狱了,不仅这样,他还奉旨前往捉拿贼寇。贺豹、韩宝、吴智广三个人闻听此信,气得五脏冒火,七窍生烟,一个美梦顿时化为泡影。怎么办呢?最后哥儿仨商议决定,让贺豹回云南八卦山养伤听信儿,韩宝和吴智广俩人身带国室,暗地跟踪童林,一旦有机会,就动手结果童林的性命。童林和贝勒一出北京,这哥儿俩就跟上了,一路上因无机可乘,一直未能下手。跟到了油坊镇,这哥儿俩在另一家店房住下,夜深人静的时候,他俩才偷偷溜出店房,来到英雄把势店,准备刺杀童林。
接上文书,童林一瞅是他们俩人,心中就是一怔,心想:他们来干什么?是找我报仇,还是偶然巧遇?还是——童林又一转念:太好了!我正四处找你们呢。我先套套你们的话,如果你们真是盗宝的贼寇,就休想离开此地;如果只为一掌之仇而来,那我解释清楚也就罢了。想到这儿,童林压一压心中的怒火,面带笑容往前迈了一步道:“二位,你们不是韩宝、吴智广两位老师吗?”“不错,正是我们哥儿俩!”“二位,你们怎么也到山东来啦?这夜半三更的,莫非你们找我有事?”“哟,大老赶,你还装糊涂!难道说你把那一掌给忘了?我们哥儿俩专来取你的人头!”“噢,你们是来报仇的。好!我童林愿意奉陪,只要二位能做到,不过,有一事我至今不明,想请教二位。”“说吧。”“二位,虽说你们年轻,但闯荡江湖多年,都颇有经验,咱们绿林人办事向来是光明磊落,对不对?大丈夫敢做敢为,有什么说什么。我想问你们一件事,今年四月初,有人夜入皇宫,盗走皇上的翡翠鸳鸯镯,并且栽赃陷害于我,我怀疑这事是你们干的,二位敢承认吗?”“这——”吴智广张口结舌,欲说又止。还是韩宝嘴快:“不错,是爷干的!你能怎么样?”
童林闻听,心中暗喜,但又一琢磨:他俩要是说气话怎么办?不行,事关重大,万一有个什么差错,那可了不得。想到这儿,童林声色不动,又问:“噢,果然是二位所为。你们为何要这么干呢?”韩宝微微一笑道:“姓童的,实不相瞒,要论真本领,我们不如你。正因为我们打不过你,才给你栽赃,让你摊官司,我们才能达到借刀杀人的目的,以解心中之恨!”“噢,那么二位是怎么干得呢?”“怎么干的?”随后,韩宝就把他们夜入皇宫盗取国宝的经过讲了一遍。童林一听,还真是这么回事,就继续问道:“请问,这镯子在你们二位身上吗?”捉贼要赃,童林得亲眼看看呀。韩宝也压不住火了,明知这是一计,他还要往里钻。就见韩宝一伸手,从怀里掏出个小包,他打开小包,把那个小金盒子往空中一举道:“姓童的,看看,镯子就在这里头。我告诉你,只要你把我们一抓,再把这盒子拿回去,你就能立功赎罪。但是,我还告诉你,你绝得不到手!我们等到百日期限,要看看皇上大人怎么处置你!”说着话,韩宝将小盒重新包好,又揣进了怀里。童林一看,盗贼确定无疑就是他俩,微微一笑道:“二位敢做敢为,真是英雄好汉!那么,你们今天到英雄把势店又为何事?”“摘你的狗头!姓童的,爷的话全讲完了!拿命来!”
话音未落,韩宝一捅吴智广,俩人持刀同时朝童林的两肋刺来。
童林绕步斜身,躲过双刀,心里说:今天我可不能让步了。我怎么摊的官司,不就是因为你们吗?!我现在戴罪立功,捉盗贼,请国宝还朝,事关重大,岂能等闲视之?贝勒爷千山万水,离京都来到山东,吃了不少苦,为了什么?不就是为了协助我捉拿你们吗!今天既然二位送货上门,那我也就不客气了!想到这儿,童林晃动双掌,就使出了真正的本领。
韩宝和吴智广俩人也不善。他们报仇心切,恨不能将童林的脑袋立即砍下。就听见两把单刀嗖嗖带响,呼呼挂风,围着童林的身子飞转。
正在这时候,就听远处有人大声呼唤:“海川——你在哪里——我来了!”童林甩脸一看,就见贝勒气喘吁吁地向这边跑来。童林心里说:坏了。怎么回事呢?
昨夜贝勒做了个噩梦。他在梦中惊醒,口干舌燥,就想喝水,于是便唤童林,唤了几声,无人答应,贝勒赶紧下床,掌灯到童林的床前,一看床空着,不见童林,再一看屋门还开着,心说:童林上哪儿去了呢?于是他披衣服,操宝剑,蹑足来到院子里,在院里绕了几圈,喊了几声,仍不见童林。再一看院门紧闭,他就知道事情不妙。出院门,从前街找到后街,这才发现树林边上有人在动手,贝勒料知童林必在其中,因此他才高声喊喝。
接上文书,贝勒这一来,就给童林增加了负担。贝勒贵为金技玉叶,一旦有个好歹,童林能担得起吗?童林心里说:我的爷,您来干什么呢?一心不能二用。您不来,我抓他们俩人不成问题;可您这一来,我还得保您,岂不耽误大事?!童林正着急呢,贝勒已经到了,气喘吁吁道:“海川,他们是什么人?”“噢,他们就是盗宝的贼寇!”“啊!找着了?好小子,你们胆大妄为,狗胆包天。今天我岂能饶了你们!”贝勒说着话,操宝剑过来给童林助战。
韩宝和吴智广一看情况不好,赶紧分兵,一个和童林战,另一个朝贝勒就扑来。童林心里清楚,贝勒那点能耐很一般,跟这两个飞贼动武,那非吃亏不可。没办法,童林只好跨步跟身,来到贝勒身边,边战边护着贝勒。
这个时候,店房里的值班伙计也知道此事了,他赶紧去禀报了铁掌李元。李元闻听,心中就是一怔!他非常担心这主仆二人的安全,尤其是贝勒,他要出点什么事,自己可吃罪不起。他立即召集几十名伙计,点着灯球火把,各持家伙,奔童林他们这儿就来了。
欲知二贼被擒否,且看下回分解。
------------------
小草扫校||中国读书网独家推出||gdread.
www.zktw.com
上一章 下一章 (可以用键盘方向键翻页)返回目录 写写书评 单田芳作品集
单田芳其他作品: 《白眉大侠》《薛家将》《瓦岗英雄》中国彩票《说唐后传》

江苏时时彩技巧 快三 浙江11选5开奖结果 新疆时时彩开奖号码走 海南飞鱼官网
连码专家 六肖复式连 湖南十分快乐开奖结果 时时彩计划 极速时时彩几点开始 海天娱乐 用户登录
双色球基本走势图表图 美高梅娱乐城 12选5开奖结果走势图 时时彩官方开奖直播 网上彩票投注
手机888678彩票网 快乐十分2.3.5.8组合 山东十一选五遗漏 江西快3群 天津11选5历史记录