欢迎光临 下书网 收藏本站(或按Ctrl+D键)
手机看小说:m.xiabook.com
背景:                     字号: 小号 中号 大号 加大    默认

《童林传》王府失童林忧雍正

话说童林把长大的衣服归整一下,掖好了衣襟,把袖子往上一挽,将辫子盘在头上。
再一看贺豹早把架势拉开了,他站了个骑马蹲档式,嘴咧着,脸上升腾着杀气。还没等童林站好了,贺豹使了个黑虎掏心,拳上挂风,朝童林就是一拳。童林一闪身,啪就把贺豹的手腕子给攥住了:“等一等,贺老师,咱可把话说清楚了,我不愿和任何人结仇。今天这仗,我不乐意打,希望你赶紧收招回去。你不打,我们就是朋友;如果你逼得过急,可恕童林得罪!”“你胡说八道!”贺豹把拳夺回去,另一只拳使了个单风贵耳,朝童林的耳根子就打来了,童林低身闪过;贺豹又使了个勾挂连环腿,奔童林的小肚子就是一脚,童林撤身又躲开了。贺豹连发十招,招招皆空。
贝勒一看,童林怎么不还手呢?
童林心想:父母兄弟都来到了北京,全家团圆,一起过个安稳的日子多好。我何必得罪人呢?仇人一多,三天一登门,五天一比武,这日子怎么能过好呢!可他再一看,贝勒双目圆睁,正盯着自己呢。“童林,你怎么了?狠狠给我打!”“唉,记住了!”
就见童林晃动着双掌开始还招。没打一个回合,贺豹就有点儿吃不消了。童林只轻轻按了一下贺豹的脊背,他扑通一个跟头就摔在了厢房的墙根儿底下,哇地一口,鲜血也喷吐出来了。贝勒一看,高兴得鼓掌喝彩:“嗯,打得好,打得好!这才过瘾呢,海川,你早该这样!”童林心说:您尽看热闹,我捅了娄子能受得了吗?童林赶紧过去,伸手把贺豹搀扶起来。贺豹赌气把膀子一甩,擦擦嘴角的血沫。韩宝、吴智广俩人也赶紧跑过来相搀。“师兄,你怎么样?没伤着吧?”“哎哟,姓童的,我跟你没完!”说着话,中国彩票:他栽栽晃晃把长条包袱打开,从里边拽出一双护手双钩,分双钩奔童林就砍来。韩宝和吴智广一看,也急忙从各自的包袱中拿出单刀,他们哥儿仨就把童林围在了当中。
贝勒一看,这几个人怎么动家伙了?怎么,要要野蛮?他猛地往起一站:“海川,你还不亮家伙!”童林想想不亮家伙不行了,一挥手把双钺拽出来,他就要力敌三人。
说到这儿,咱们得交待一句。前文书中咱说过,双雄镇铁背龟雷春挨了童林一掌之后,他就回到了云南八卦山。到了八卦山,师兄弟就问他:“你怎么回事?看你的气色也不好。”“唉,别提了!我栽了!”“怎么回事?”雷春就把他在双雄镇遇童林交手而败这事给讲了一遍。他把不是都推到了童林的身上,师兄弟们一听,都火了,纷纷要下山找童林去报仇。哪知,他们这么一嚷嚷,就惊动了八卦山大庄主混元侠李昆李太极。李昆是著名的侠客,为人正直,品行端正。他一听这事,就把雷春叫到眼前痛斥一顿:“事从两来,莫怪一方。童林怎么不踢别人的场子,专踢你的场子?听你这么一说,姓童的全不对,可我不信。甭问,你肯定是打着咱八卦山的幌子欺负人了,不然的话,就不会这样!往后不准你再给我招惹是非,快滚下去!”挨了师父的一顿臭骂,雷春也老实了。但是,不怕没好事,就怕没好人呀。
在雷春的师兄弟当中,有三个最爱惹祸的人:一个叫贺豹;一个叫韩宝;另一个叫吴智广。这三个人偷偷把雷春拉到一边:“雷春,这事完不了。虽说大庄主发了话,但咱可不能听他的,干脆,我们哥儿仨偷偷下山去找这个姓童的,你不是说他家住在京南霸州童家庄吗?我们就去童家庄找他,好好给你出出这口气!”
就这样,哥儿仨偷着下山,赶奔童家庄去了。来到童家庄一打听,说童家一家子都搬到北京去了,他家大儿子童林在京都雍亲王府做事。哥儿仨一商议:我们不能白跑呀,干脆,咱再上北京找他去。他们本想找见童林,先好好揍他一顿,然后,再给他放点血。哪曾想见童林一伸手,自个儿吐了一大口。
接上文书,童林用双钺一比划,低声对他们三人道:“旁边有风紧,你们快撤吧!”这三人一想,自己不是童林的对手,急忙收兵器,跳出圈儿外。“姓童的,你等着,这事没完!爷走了!”说着话三人飞身而逃。
童林看他们果真走了,收兵器来到贝勒爷的面前。“混账东西,便宜了他们!海川哪,要不是你在,我非砸折他们的狗腿!”“爷,回屋休息吧!”“海川,我告诉你,往后再遇上这样的东西,你可不能手软。咱们该恭敬的就恭敬,不该恭敬的就不恭敬。这样的贱种,就应往死揍!打死他十个八个都没关系。”“是!”贝勒休息咱不提。
单说童林,回到家里,也没敢和二老提这事。吃完了晚饭,童林就陪着爹娘和兄弟上街看灯去了。书说简短,此间无话。
正月过去了,平安无事。日子一长,童林也就把这事给忘了。可他哪儿知道,大祸就在眼前。
怎么回事?原来,这哥儿仨根本就没走,他们在前门外找了一个小客店住下,韩宝和吴智广请来个郎中给贺豹治病。贺豹在床上趴了半个多月,才能下床行走。哥儿仨一商议,我们怎么办?若是返回八卦山,见了师兄弟如何开口呢?约友报仇,可在北京又没有朋友呀!三个人想了好几个月,也没想出个好办法。
转眼就到了四月份。
这一天,哥儿仨又聚在一起商议了一阵儿,终于想出了一个馊主意:三人要夜入皇宫作案,栽赃陷害重海川。康熙五十四年四月初三的这天晚上,贺豹在店房守摊儿,韩宝和吴智广俩人就偷入了皇宫。俩人进宫里一看,这院子这么大,作什么案呢?他俩边走边想,走一宫过一殿,不一会儿,就来到了一座大殿的跟前。借屋中的灯光一看,门匾上写着“安乐宫”三个金色大字。他俩一琢磨。这安乐宫大概就是皇帝住的地方吧。想到这儿,俩人爬上后窗户台,用舌尖舔破窗棂纸,往里一看,就见在屋子的正中央放着个长条桌,一个老太监正往桌子上踅摸。桌子上放着的东西在灯光下直反光,是什么东西,他俩没看清。
书中代言,康熙皇帝在位期间,四海平定,国泰民安。康熙皇帝是位有道的明君,每年他都要到各地出巡,今年也不例外。他看现在是春天,就打算到承德去狩猎,宫里宫外忙了一个多月,才准备就绪。这安乐宫的主管胡老爷,是皇帝的贴身太监。他一看皇帝马上就要动身了,便彻夜不眠地为皇帝准备佩戴的珠宝。今天晚上,他把给皇帝准备好的这些金银首饰摆在桌上,对着账簿挨个地查点。查点完了,老头满意地点点头,离开安乐宫,去请皇帝前来过目。
韩宝和吴智广一看老头出去了,韩宝就让吴智广在屋外放哨,他自己蹑足潜踪,进了安乐宫。来到桌前一看,嗬!桌上放的全是价值连城的金银首饰,在翡翠鼻烟壶上,光宝石就有一百多颗;再看,一个赤金的盒子开着盖儿,里面放着一对镯子。韩宝心想:这可是个宝贝呀!他拿起来对着灯光一照,镯子里头有一条小龙来回游动,隐隐约约还能听见里头流水的声音。韩宝把这对镯子重新放入盒中,用旁边放着的一把小金锁锁住,然后他从怀中拽出一个包袱皮,包好了小金盒子,系在腰上。韩宝抬头一看,靠左边还有一张桌子,上面放着文房四宝。韩宝眼珠一转,坏水儿就冒上来了,他来到桌前,提笔略加思索,写了四句话:
一把单刀亮堂堂,
五湖四海走江洋。
盗走宝镯暗自喜,
捉拿童林问端详。
韩宝用砚台把这张纸条压住,转身出来了。
韩宝、吴智广俩人溜出皇宫,又回到了店房。这时候贺豹正等得着急,忽见他俩挑帘进了屋,贺豹赶紧问道:“怎么样?”“胜利归来了!哥哥,让你开开眼。”韩宝乐呵呵地把包袱打开,用小金钥匙把小金锁打开,掀盖儿将镯子拿出来送到贺豹的眼前:“哥哥,你瞅瞅这是什么?”贺豹看罢,赞不绝口。看完了镯子,韩宝又一五一十地把他们怎么进皇宫、怎么入安乐宫讲了一遍。贺豹问:“后来呢?”“后来我给皇帝大人留了个纸条。你就听喜吧,这回让姓童的吃不了兜着走!”韩宝把他编的那么四句顺口溜给贺豹念了一遍,贺豹听罢哈哈大笑。笑着笑着,贺豹忽然又觉着不对劲:“兄弟,咱们可惹了大祸了!越入皇宫,盗取国宝,这要让皇帝知道了,非把我们几个给剐了不可!”韩宝一听:“剐就剐吧,大丈夫生而何欢,死而何惧!人为一口气,佛为一炷香。只要姓童的死在咱们前头,死又何惧?”按下他们哥儿仨不说。
单说康熙皇帝,他正在宫中听众多的官员汇报,就见安乐宫的胡主管面带笑容进了屋,“皇上,您喜欢的宝贝我全准备好了,请皇上过目!”康熙皇帝一高兴,起身就来到了安乐宫。
进了安乐宫,康熙向桌上一瞧:“嗯!”他发现桌上没有自己最喜爱的鸳鸯镯。“怎么没把我的鸳鸯镯拿出来?”胡太监闻听就是一愣,他赶紧来到桌前,又一查点,可不是吗,鸳鸯镯不见了。当时把胡太监吓得差点拉一裤子。“啊!”胡太监心里说,刚才还在这儿,怎么不翼而飞了呢?“这……这这……”他翻了半天,也没找到镯子。正这时候,就见一个小太监双手捧着一张纸条,战战兢兢走到皇帝的面前,“皇上,这儿有张纸条,请过目!”康熙接过纸条一看,他是勃然大怒!稍微平静了一下,康熙又看了一遍纸条上的字迹。他心想:抓住童林问端详,童林是个干什么的?
第二天,康熙决定不去热河了。他迅速传下圣旨,命顺天府破获此案,捉拿盗贼童林。
皇上传旨捉童林,那还不容易!京都之内人人皆知雍亲王府有个叫童林的教师爷。
咱单说顺天府的两个官人,一个叫张智,一个叫张清,他俩是顺天府的八班大都头。接到皇上的圣旨,这俩人一合计,听说这个叫童林的盗贼就住在雍亲王府。那还了得,谁敢上雍亲王府里去办案呀!没办法,他俩就去请示顺天府的知府怀塔布。
怀塔布听了张智和张清的禀报后,自己也觉着为难。怎么办呢?他想来想去,灵机一动,决定先去雍亲王府拜会贝勒,跟贝勒把这事情说清楚,然后再想捉人的办法。
怀塔布主意已定,带着三班人马就奔雍亲王府去了。快到王府的时候,怀塔布起身下轿,派人把自己的名帖呈上,求见雍亲王。贝勒也不知外面发生的事情,一听怀塔布要求见自己:“他来干什么呢?”贝勒自言自语道,“让他进来!”就见怀塔布正冠抖袍,迈方步,跷脚尖,屏呼吸来到书房,躬身施礼:“奴才给爷磕头!”胤禛一摆手:“起来吧!”“谢爷的恩典!”“落座讲话。”“是!”怀塔布平身坐下。贝勒问:“怀塔布,无事不登三宝殿,你来是为何事?”“啊……奴才斗胆包天,回爷的话!”“哎,不要吞吞吐吐,有话直说。”“是!爷,您听说了吗?皇宫大内安乐宫出事了!”“噢!出什么事了?”“万岁皇帝的国宝翡翠鸳鸯镯被人盗了!”“哟!谁偷的?”“现在还不清楚。不过已发现了一个重大的嫌疑犯,这人姓童,叫童林,听说在您府里当教师爷。皇上严旨切责早日破案,奴才不得不前来跟您打招呼。您看这……请爷明示!”胤禛听罢,不禁一怔,“怀塔布,你有什么根据说这个贼就是童林呢?”“回爷的话,奴才死也不敢胡言!这里有盗宝人留下的字迹,请爷过目!”
贝勒爷看罢纸条,就知这是栽赃陷害。胤禛一看事关重大,不得不作一番解释:“怀塔布,我府里是有个叫童林的人,不过,他向来不干错事,为人正直,品行端庄,更何况他整天守在我身边,怎么能夜入皇宫,盗取我父皇的镯子呢?显而易见,这是栽赃陷害!”“是!爷这么一说,我也明白了。不过,皇上要捉拿童林问个究竟。”“怀塔布,你也别为难,该怎办就怎么办。明天我就把童林送到顺天府,但你可不能难为与他!”“是!谢爷的恩典!”怀塔布转身走了。
贝勒爷呢,气得在地下来回直溜,他吩咐一声:“把童林叫来。”
童林在屋里躺着,一听贝勒叫自己去,赶紧起身来到胤禛的书房。童林施完了礼,贝勒口打咳声:“海川那,我告诉你件事,你也别吃惊,这叫闭门家中坐,祸从天上来,你贪官司了!”童林闻听,心中就是一颤!“爷,您这话是什么意思?”胤禛把事情的经过向童林讲了一遍。“冤枉!小人冤枉!”“海川,你放心,我先把你送到顺天府,然后再去求见父皇,和他老人家把事情解释清楚。你暂且先委屈几天吧!”话罢,胤禛吩咐手下人摆了一桌酒宴,给童林压惊。然后又让何春、何吉去账房支了五百两银子,到顺天府上下打点了一下。
第二天,童林起身来到顺天府。怀塔布还真不错,连堂也没升,只让行明师问了问童林的家乡住处,就把他押入了监牢。刚进牢房一会儿,牢头就来了,“哪位是童教师?”“我就是。”“对不起您那,来,把刑具解下来吧。”牢头给童林打开刑具,就把他领到一个特号牢房里边去了。进屋一看,嗬,还挺排场,有太师椅子,有八仙桌,还有茶壶茶碗,床上的被褥崭新。老头儿一再嘱咐童林:“童老师,您在这儿顶多呆上三五天,就能回家享福去了!”童林一想:肯定是贝勒花钱打点了,要不我一进来,非先挨一顿臭打,然后再被投入这黑洞洞的监牢。童林怀着沉重的心情在这儿等待。按下童林不说。
单说雍亲王胤禛,第二天,他修下本章,求见父皇。康熙皇帝照准,允许胤禛进会。胤禛换上朝服,来到皇宫院内。见到父皇,胤禛赶紧下跪请安,然后起身往旁边一站。康熙看看儿子,“胤禛,你见我有事吗?”“回爹爹的话,小儿专为童林一案而来!”“噢。这童林究竟是个什么人物?”胤禛向父亲详细地把童林介绍了一番,并且把三寇闹府的事也讲了一遍。他说童林是因得罪了绿林人,才遭到如此陷害,并要求父皇赦免童林出狱。康熙听罢,沉思了片刻:“胤禛”“儿在!”“你先回府听信儿,容父三思。”“遵旨!”胤禛知道父皇的脾气,所以他也不敢再往下说了。胤禛心想,父皇已有让步的意思,看来,事情必成无疑了。
欲知童林能否获赦,且看下回分解。
------------------
小草扫校||中国读书网独家推出||gdread.
www.lzuowen.com
上一章 下一章 (可以用键盘方向键翻页)返回目录 写写书评 单田芳作品集
单田芳其他作品: 《薛家将》《白眉大侠》《瓦岗英雄》中国彩票《说唐后传》

广东11选5基本走势 体彩福建31选7附加 什么样的刮刮乐容易中 福建体育体彩十一选五 分分彩一天刷10万流水
湖北快3近2000期 内蒙古快三时时彩 11选5下期推算方法 天天德州害了多少人 昆明有学冰球的吗
体彩十一选五开奖结果 大乐透基本走势图 湖南省体彩幸运赛车 时时彩中奖规则表 福彩3d开奖结果
2015网球大师赛 幸运赛车官网 福建快三推荐 云南11选五5开奖结果85 意甲尤文图斯比赛集锦