欢迎光临 下书网 收藏本站(或按Ctrl+D键)
手机看小说:m.xiabook.com
背景:                     字号: 小号 中号 大号 加大    默认

《童林传》把势场大斗雷师父

从小饭馆出来,童林顺着大街直往前走去。不一会儿,他就到了小十字路口。童林转脸一看,果不其然,在路北边有座大庙,等再来到庙前这么一看,嗬,这儿围了好几百号观众。童林兴冲冲走到人群的后边,踮着脚往里边一看,这场子可不小,地面也挺平坦,里边用白沙子铺了块地,无论练武器,还是练拳脚,都能施展得开。再一看,里边还戳着兵刃架子,架子上的兵刃锃亮,阳光一照,夺人二目。地下还放着石礅、石锁、铁锁、七节鞭、三节棍,家伙还真不少!
靠着里首,放着一张方桌,桌子上放着茶壶茶碗,还有茶盘,旁边还放着瓜子、点心、瓜果梨桃。在八仙桌的旁边,放着把椅子,这椅子空着没人坐。旁边还有几条板凳,在板凳上坐着十几个小伙子。这些小伙子,有的光着膀子,有的敞胸露怀,手上都戴着护腕,腰里系着板带,下身穿蹲裆滚裤,脚蹬抓地虎的快靴。有的把辫子盘在脖子上,也有的盘在头上。一个个胸脯鼓鼓的,腮帮子努努的,屁股蛋儿都翻着,浑身上下全是腱子肉,一看就知是练家子弟。但这里谁是头儿,谁说了算,童林不知道。
再一看,有两个二十多岁的小伙子正光着膀子在里头来回溜达,看那意思要准备练武。童林一想,我来的正是时候,要不人家正练到半截,我再进去求帮,那就麻烦了,趁这会儿的机会,我赶快进去说话。童林的面子还挺矮。话又说回来,和别人伸手求帮要钱,这滋味的确也不太好。童林鼓了鼓劲,分开人群就往里挤:“借光、借光、借光、借光!……”人们给他闪开一条道,童林就进了里边。
求帮也有求帮的规矩,不能贸然从事。童林双手一抱拳,冲着这些小伙子作揖:“各位老大,辛苦辛苦,我给各位道辛苦了!”这就是行话。里边这十几个人一听,转圈儿的也不转了,甩脸齐往外观看。只见一个庄稼大汉站在那里,紫微微的面孔,两道浓眉,长得方面大耳,虎头虎脑,手里还拎着个包。那包是什么?两边还带尖儿,锃亮,好像是兵器。小伙子们瞅了半天也不认得,其中有一位沉着脸问:“好说好说,不辛苦、不辛苦!有事?”“各位老师,请把天门打开,我要高攀一步!”这些人一听,这是行家呀!有个小伙子往后退了一步:“好,天门打开了,请您高升吧!”童林这才迈步进到里边。
敢情哪,这里边还有个小头目。这小伙子有二十六七岁,黑灿灿的面皮,大辫子在脖子上盘着,身上穿着白麻布衣,纽扣不系,露着个胸脯。小伙子走到了童林的面前。“老大,您辛苦了!”“嗯。有什么事吗?”“是这么回事:我从江西龙虎山来,因路上走道匆忙,把路费给丢了。我打算跟各位老大求帮。看在祖师爷的分上,能借我俩钱,您放心,我回家之后如数奉还!”“噢,是这么回事。”这头儿眨着眼睛,半天没言语,上一眼下一眼,仔细打量着童林,把童林看得直发毛。过了一会儿,这位才开了口:“贵姓啊?”“免贵姓童,我叫童林,字海川。”“哎,请报个门户吧。你的老师是谁呀?”“唉……”童林一想,我不能说实话,老师告诉过我。干脆,老师怎么嘱咐我,我就怎么说吧。想到这儿,童林一抱拳:“在下没有门户。”“啊?没有门户?那你这武术是怎么练的?”“我打算别开天地,另兴一家武术!”童林这人太实在,老师怎么嘱咐他,他就怎么说。哪知道这两句话一出口,可捅了马蜂窝了。这些小伙子一听,哗,全站起来了。
就见那个小头目把嘴一撇:“什么?你真不怕风大扇了舌头?你再重复一遍!”“唉,我没门没户,我打算别开天地,另兴一家武术。”“师兄师弟,大伙儿听见没有?这位的口气有多大!他打算另创一家武术,跳出八十一门!咱这辈子没白活呀,碰上祖师爷了!哈哈哈!……我说童林哪,你有什么本领,居然敢说这样的大话?就是成了名的剑侠,也不敢说这样的大话呀!好了,求帮不难,要多少有多少,可是有一样,你得先亮亮相,让我们哥儿们开开眼,看看这另创一家的是何许人也。如果你够这份儿,提出什么条件我们都答应;如果不够,哈哈,对不起,恕不从命!”这些人说着话,就把童林给围住了。他们把童林当做怪物,用带刺儿的话讽刺他,简直把童林说得无地自容。
童林心中是大大的不悦呀!他心里说:你们这是干什么?这不是起哄吗!你们帮我的忙是人情,不帮忙是本分。就是不借给我钱,我也不能说什么,可你们不能拿我取笑呀!怎么,要拿我童林当猴耍呀?没那么容易!他又一想:算了,我再另想办法,我不求帮总行吧。想到这儿,童林拎起包转身就走。
那位当头儿的快步上前,把童林给拦住了:“哎,留步!你打算上哪儿去?”童林说:“我打算赶我的路。”“你不是说要借钱吗?”“我不借了。”“就这么走呀?没那么容易!”童林心里说:我又不该不欠你的,也没做违法的事,怎么就没那么容易呢?想到这儿,童林把眼睛一瞪:“你这是什么意思?”“什么意思?你以为你说完了就完了,你得给我们留点纪念!我们要看看别开天地、另创一家武术的师父有什么独到之处!来来来,留两手,留两手!”
无论他们说什么,童林也不练。只见旁边几个小伙子一挤眼:“打他!打他!”话音未落,一个小伙子冲过来照童林的后背嘡就是一拳。从外表看,这小子嬉皮笑脸,好像是和童林开玩笑;实质上,他这一拳可用大劲了,他打算把童林打个趴虎,逗大伙儿一乐。
童林一看,呀呵,怎么的?要欺负我们外乡人。正这时,他觉着背后有什么东西动了一下,把身子往旁边一闪,那小子的一拳就打空了。童林再把脚轻轻一抬,正好挂到这位的脚面上,因为这小伙子使的劲大大,一下子收不任,身子往前一倾,扑通就掉了个趴虎。哗一声,大伙儿都笑了。
这一笑不要紧,小伙子的脸可有点挂不住了,一个鲤鱼打挺,从地上跳起来,用手指着童林:“好小子,你他妈的是从哪个山里来的野种?你哪儿是求帮呀,分明是来搅闹我们的把势场,抢我们的饭碗子!不过,你还真会两手,叫我当众丢丑。爷爷我非跟你拼命不可!”说着话,他砰地又是一拳。童林往旁边一闪,这一拳又打空了。紧接着这小伙子啪又是一脚,他想踢童林的裆。童林一看,怎么,你要下毒手哇?咱俩一无冤二无仇,你这是干什么,打算要我这条命吗?童林压着火往旁边一闪,这一脚又踢空了。
正这个时候,从旁边又跑过来两个。三个人把童林围在中间,又是拳打,又是脚踢。童林左躲右闪。三个人忙活了半天,也没碰着童林的身子。这时,那位当头儿的也过来了:“师弟,闪开!都退到一边去!嘿嘿!别说,这老赶还真有两下子,腿脚还够利落的。我来对付他!我说姓童的,咱们男子汉大丈夫,说话就得算数。叫你留点纪念,你就得留!看见没,你把我的人也给打了,今儿个你想走也走不了,想不求帮也不行!来吧,我陪你过过招!”说着话他把板带紧了紧,奔童林就是一个鸟笼探爪。童林一看,怎么,要抓我的五官?他一撤身:“我说,头儿,咱等等!我有两句话要说清楚。”“好,你说吧!”“咱们远日无冤,近日无仇,萍水相逢,可用不着这样啊!会说的不如会听的,在场的好几百人,你问问,我姓童的说过没说过过分的话。我只是来向你们求帮,可你们大伙儿不依不饶,这是干什么呢?是你们逼得我没有办法了,我才还手。但是,我也要告诉你,我还没有动真功夫。如果你们逼得太急,可作怪我手下无情了!”“哈哈哈哈!……什么?你还手下无情呢!好吧,现在你就把你那压箱底的招全拿出来,让我们开开眼,瞅瞅这别开天地的是什么样的人物!嘿!招拳!”话音未落,就又是一下子。
童林被逼得实在是没有办法了,他左手拎包,右手接招,往旁边一闪身,对方这一拳又打空了。童林使了个金狮缠腕,噌的一声,三个手指头把这位的求门给抓住,然后往怀里一带。这招叫“顺风扯旗”。他脚底下使了个扫堂腿。这位噔噔噔噔出去两丈多远,噗嗤就摔了个狗吃屎。童林没觉着使多大的劲,这位就受不了啦。“好小子,你真是来砸我们这把势场来啦!弟兄们,打他!”一声令下,十几个小伙子一拥而上。童林这个后悔呀,当初还不如不来求帮。我这命怎么这么不好?遇上这么些无赖,想走都走不了。我如果伸手把他们给伤着,不就更麻烦了!但我若不伸手,又得吃亏。没办法,童林只好躲躲闪闪,用一只手去招架。你想,童林是什么武艺,受过四小剑侠的传授。工夫不大,一个个让童林打得是连滚带爬。
童林这么一闹腾,又招引来数百名的观众。关帝庙的墙上、树上都站满了人。“哎,这是怎么回事?”“谁知道呢?不知从哪来了这么个大老赶,他一个人打十六个人,真有两下子!”“这么说,这位还有来头?”“可不是吗,他成心要砸这把势场子!”“看见没,今天非闹出事来不可!”大家伙儿在这里叽叽喳喳,说长道短,议论纷纷。
单说把势场里边的这些小伙子,到这会儿才知道面前的这位大老赶不是一般的人。那个当头目的小伙子也没办法了,他一摆手:“别动了!”那十几个小伙子全下去了。只见这位小头目把胸脯挺一挺,把脸擦一擦:“哎哟,我这颧骨怎么这么疼?”他用手一摸,才知道是肿了,他又一摸后脑勺,鼓起一个软囊囊的大包。他这个气呀,用手一指童林:“喂,大老赶!有种的你别走,就在这儿等着!我找我师父去!”说着话,他一转身,分人群就出去了。
童林把身上的土掸了掸,心里想:这下子可把事给闹大了!看见没,叫他师父去了。他师父是谁呢?莫非就是面馆掌柜说的那铁背龟雷春雷老师?若真是他,那也好,我就当面和他把事情解释清楚,我相信这雷老师总不能像他的这帮徒弟这么不讲理吧!
童林正想着,突然听见有人在低声叫他,童林定睛一看,从人群里边挤出一位老者。他左顾右盼之后,来到童林的面前,用手一拉童林的大褂:“小伙子,你快走吧!要不非挨插不可!你捅马蜂窝了!”听了老头这一番良言,童林是非常之感动。但他又一想:就这么走了,不清不白的,算怎么回事呢?不,我不能走。“老人家,您放心,我的事还没有办完。等那小伙子把他师父叫来,我跟他师父把事情解释清楚再走也不晚。”“哎哟,小伙子,你真糊涂呀!那能解释清楚吗?你把人家徒弟给打得界青脸肿,就是有理也说不通!好汉不吃眼前亏。三十六计,走为上计。你要是不走,呆会儿非把你给废了不可!你知道他师父有多大的能耐吗?他用手一扇,把石头都能扇裂了;用脚一蹬,把树桩子都能踹折了,何况你是个肉人!别看你打这些人不费劲,你要跟雷师父遇上,你白搭呀!快走吧,小伙子,快走!”老头说了半天,童林也没走。
按下童林不说,单说那挨打的小头目。这人叫什么?他叫跳界虎陈冲,是铁背龟雷春的顶门大弟子。再说雷春这人,虽然是把势场的头,但他经常不露面。高兴了,他就去坐一坐。咱不是说那场子里边放着把椅子吗,那椅子就是给雷春准备的。雷春十天半个月不去把势场,他就把这场子交给大徒弟陈冲来管理。
陈冲从把势场跑出来,他一琢磨:雷师父上哪儿去了呢?嗯,肯定又上鲁义荣楼喝茶去了,我上那儿找找他。
陈冲一路小跑来到了茶楼。他上楼一看,高朋满座,大伙儿把雷春围在当间儿问这问那。雷春这个人,没事他就上这里喝茶。他把鸟笼子往那儿一挂,遛着鸟,高谈阔论起来。在这小小的双雄镇,人们视雷春为神仙,无论私官两面,都把他看成圣明。雷春走到哪儿,都有溜须拍马的,雷春也吃这一套。
瞧他这会儿,在椅子里坐着,把两个大拇指一竖,有骆驼,就不吹牛。大伙儿围着他,纷纷竖起大拇指称赞着:“雷师爷,您说您这武艺是不是天下第一?”“哎,可别这么说!人后有人,天外有天,我怎么敢说是天下第一呢。这么说得了,反正我的武术不错,一般的人到不了我的眼前。”“得了吧,您是在客气。前些日子您练的那叫……噢,对了,叫铁砂掌。那么大块石头,您一掌下去,就给砸了个粉碎,您说您有多大的劲!我们从来也没见过这种功夫!还有那天您举的那石礅子,大概足有一千多斤吧?可您没费吹灰之力就举过了头顶。您真是神力哪!”
铁背龟雷春喝着茶水,听着这些迷人的赞词,心里觉得美滋滋的。他正高兴呢,大徒弟陈冲从外头跑进来了:“师父,大势不好!”“嗯?”铁背龟雷春听罢就是一愣,他把茶碗往桌上一放:“哎,我说,你这是怎么了?怎么满身是伤!”“师父,您快回去看看吧!刚才不知从哪儿来了个老赶,这小子一进来就求帮,还说要别开天地,另创一家武术!他以求帮为名,到这儿来搅闹我们的把势场子,您说我们能答应吗?他不说人话,一伸手就把我们哥儿们全给揍了!您瞧瞧我身上这伤!这小子现在猖狂得不得了啦,您快去看看吧!”“嗯?!”雷春把桌子一拍,中国彩票:挺身站起,“来了个老赶?你没问他叫什么名字?”“他说了,姓童,叫童林童海川。”“他妈的,哪儿来这么个鸟!我还没听说过有这么一号!好吧,前头带路!”雷春跟着陈冲就出去了。
茶楼上的人一听,哎,这还从未听说过呢!谁这么大的胆?嗯,今儿个这事肯定有意思。“走,咱们去看看!”大伙儿也都跟着去了。
单说雷春,他大步流星一直来到关帝庙跟前。老百姓回头一看:“雷师父来了,雷师父来了!快闪开,闪开!”呼啦一下,大伙儿往左右一闪,当间儿露出一条小道,雷春就打这儿进去了。
雷春来到里边,他徒弟用手一指:“师父您看,就是他!”铁背龟雷春紧走两步,来到童林的面前,定睛一看,真是个大老赶。“喂,我说你就是童林重海川吗?”“唉,不错。”童林一瞅来的这位,嗬,这位的个头儿可真够大的,平顶身高,足可进丈,膀大腰圆,胳膊像檩子,大腿像柁,黑灿灿的面皮,真像是烟熏火燎的金刚。童林心说:我要跟他解释清楚了,就一笔勾销;要是说岔了,今儿个可能就有一场大战;
欲知童林如何解释,且看下回分解。
------------------
小草扫校||中国读书网独家推出||gdread.
wWw.Lzuowen.com
上一章 下一章 (可以用键盘方向键翻页)返回目录 写写书评 单田芳作品集
单田芳其他作品: 《说唐后传》《瓦岗英雄》《薛家将》中国彩票《童林传》

甘肃快3推荐 网球初学者教学视频 天津时时彩怎么购买 时时彩杀一码规律 甘肃11选5前二和值走势图
福彩投注 pk10怎么算冠军口诀 北京快乐8综合走势图 河南22选5开奖走势图 上海时时乐和值走势图
排球比分在哪个网站看 湖南快乐十分和值走势图 广西快3 开奖结果昨天 福建36选7走势图100期 法甲积分榜2018一2019
新十一选五走势图 香港五分彩是骗局吗? 贵州快3遗漏一定牛 北京赛车pk10亚军走势图 13458 02679怎么换着买