欢迎光临 下书网 收藏本站(或按Ctrl+D键)
手机看小说:m.xiabook.com
背景:                     字号: 小号 中号 大号 加大    默认

《你所谓的稳定,不过是在浪费生命》人总要经历沧桑,才能见到曙光

本文地址:http://www.znaed.com.cn/lz/19327/1094544.html
文章摘要:人总要经历沧桑,才能见到曙光,用户登录银行信贷在这些,又来了终老攀今吊古。

写这篇文字的时候,中国彩票:我们正在满洲里到海拉尔的路上。火车上没有人,只有下铺的我和最好的兄弟东。他躺在床上看小说,而我看着窗外发呆,时不时地敲敲键盘。随着生活状况越来越乐观,我越来越不愿意去写自己的过去和我们之前经历的一些事情,因为比起我们的长辈,过去经历的所有事情都不能叫苦,只是让自己增加阅历而已。但每次见到东,当我们两个喝到满世界都找不到自己时,就会想到不久之前,那段连饭都吃不起的日子。关于友情,我一直坚信:只有一无所有还能举杯痛饮的才是真感情。

这篇文字,终于算记录那些年我们的日子了。

那年我们读军校,在一片完全整齐一致的队伍中,我和他就像是两棵果树长到了防风林里面一样。与周围同学不合群的每天,让我不确定自己是对还是错。明明梦在远方,却非要被限制在眼前。认识他的时候,是大一,那年我们两个都报名参加了英语演讲比赛。军校第一年,每个人都穿着一样的军装,剪着一样的发型,甚至表情都是一样的麻木,谁也不认识谁,谁也认不清谁,这个时候,无论是谁都会觉得人和人是这么像。但在比赛现场,我看见一个腿瘸了的大个儿坐在第一排。后来才知道,他踢足球踢断了腿。那年英语演讲比赛,他全校第一,我第二,他是大学四年唯一在英语演讲比赛中秒杀过我的人。颁奖典礼那天,我站在他边上,仰望着这个比我高一个头的人。他笑着掏出一个信封,对我说,给你照的照片。

我打开了信封,看见了他那天找人照的照片。里面只要有我的,他都洗了一套出来。信封里还有一封长长的信。信的内容我已经忘得差不多了,但有句话一直在我内心深处:在这个麻木的环境里,很高兴认识你,感谢你还在一直向前。

虽然我不了解他,但这句话他说得很对,这个环境很麻木。尤其是刚来到军校,明明知道前途被确定,也知道即使一个人的学习成绩再好、表现再优秀,也比不过家里有关系的升职快分配好。但在那个环境中,还是有一些在向前努力的人,只是,很少很少。我很希望我是那个还在努力学习的人,但我不是,我对不喜欢的科目极其反感,每次考试成绩出来后,都能让我很难受。即使现在回想起来,很多科目在以后的生活中并没有什么用,但当时就是让我很难受,毕竟是在那个大家只看学科分数但不看学科用处的环境。跑题了。所以,那时候,迷茫伴随着每个人。我不会例外。

一个下午,他拄着拐杖,来到我的宿舍。他把我叫出来,说,喂,龙哥,给你看一本书。

我们坐在台阶上,看完这本书,然后聊了很久。那本书我现在都还记得,叫《大学不知道》。

那时的我们,忽然明白,大学还可以这么过。可以多姿多彩地度过每一天,可以充满理想地活在计划中,可以自由自在地遨游在当下。

反观我们,什么也没有。没有自由,没有生活,没有经济来源,唯一有的青春,却拿来重复地做一样的事情。

那天我抱怨地问,为什么我们连自由都没有?凭什么?

东说,因为,我们没有一技之长,连找份工作都难,更别说体面地活在这个世界上。

我们成了很好的朋友。每当迷茫的时候,我都会约着他一起,在图书馆里面聊聊最近读书学习的感受。当时的军校管理森严,任何学生不让单独行动,更不能一个人去图书馆或者任何地方。但为了能更好地交流,我们经常走小路,翻墙跑到图书馆碰面聊天。这是这么多年我印象中唯一存在的片段。据说,乐观的人在无聊和难受时的记忆是不清楚的。

大二那年,我报名参加了英语演讲比赛。那年,我拿了全校第一,代表学校参加北京市的比赛,被打得稀里哗啦。

回来后,很难过,但身边所有人都在告诉我,你以后是要下部队当排长的,学英语有什么用,你能跟士兵讲英语吗?参加一个比赛拿了全校第一已经很不错了。

可我的志向,何止这些,何况,谁又说以后我一定要当排长的?于是,我摇头说,可是我不甘心,我已经很努力了。

旁边的室友玩儿着电脑,扭头跟我说,装×。

那时的整个环境里,很少有我能对他掏心窝讲话的人。

可偏偏那天,东在图书馆告诉我,别难过,至少这次出去,你知道了自己与别人的差距,也认识了一些人,下次再来。

我露出了笑容。

第二年英语演讲比赛,我拿了北京市冠军。然后代表北京市参加全国的比赛,拿了全国的季军。

可没人知道背后的一个故事。

那是一个下雪天,当时甲流爆发。本来军校的规定是每间宿舍八个人,一周能有两个外出名额。但因为传染病的泛滥,已经两个月没人外出了。正当甲流快结束的时候,两个干部因为私自外出回队后高烧。但毕竟人家是干部,不能惩罚得太严格。可是犯了错误怎么办呢?于是领导传达,要严肃整顿。往下一级,惩罚加剧:军官也不准外出,士官加强岗哨;而到了我们学生一级,因为本来我们也没什么权利,可为了响应领导号召,就变成了后面两个月也不能外出。

那个月,刚好是“希望之星”英语演讲比赛报名的日子。

那天我把我的证件和钱夹到了一个信封中,寄给了在外的好朋友。可是,两周过去了,信依旧没到。

朋友打电话问我,你丫是不是把钱放在信封里还没有寄挂号信?

我说,是的。

朋友气愤不已,挂电话前,说,你就是傻×。

其实那天我已经放弃了报名参加英语演讲的想法。可是上天对我不薄,总是会在我绝望的时候给我带来一些希望,让我的人生看到曙光。当天晚上,东和几个兄弟跟我喝酒。他说,龙哥,咱至少试试吧,万一成功了呢?万一来了个北京市第一名呢?

第二天,别人都在午休的时候,我再次拨通了外面朋友的电话。

直到今天,我落笔的时候,依旧感动于那个时候老天的安排。一个努力的人,运气都不会差。更加感动于当时朋友对我的帮助。从那之后,我交的朋友都是正能量的人。因为朋友,决定一个人的高度。

从军校退学前,我的退学报告一直不被批准。那段时间我坚定不移,为自由碰得头破血流,一边和这里的领导周旋着,一边为以后铺路。我偷偷地溜出来去新东方面试英语老师,从学校到中关村,一路遥远,而且还堵车。为了不出意外,九点的面试我会在六点就起床,叠好被子翻院墙出门,打车,然后坐公交车回来。为了不让门岗发现,便装病躲麻烦。每次回来都饥肠辘辘,劳累不堪,还要聆听各种领导的“心灵鸡汤”,他们告诉我稳定生活的好处,而我只是微笑一言不发。更可怕的是,回到宿舍,还要被当成异类盯着看。

幸运的是,我面试成功,终于可以开始当老师了。

一次上课回学校,我花光了身上所有的钱,卡里还剩28块。坐公交回到学校,刚到门口,电话响了。

东知道我所有的故事,电话里问,你吃饭了没有?

我摸了摸口袋,说,吃了。

东说,你来小餐馆一下。

我走进那个小餐馆,打开门,东在里面等着我。桌子上放着一个猪蹄儿、一盘花生米、一碗泡面和几瓶啤酒。他说,知道你没吃,快!吃!

我拿起啤酒,边喝边哭。

我哭得稀里哗啦,他说,龙哥,都会过去的。

在那个军校山下的小餐馆,破烂不堪,经常桌子边上都是各种各样的菜渣子和酒瓶子。但至少,那个环境能让我们觉得温暖,能让我们看到希望。

第二天还有课,可我已经花光了所有的钱,连公交都坐不起了。北京的另一边,是一群要上课的孩子。东看出了我的难处,问我怎么了。

我把事情告诉了他。

他摸了摸比我还空的口袋,忽然问我,你卡里还有多少钱?

我不好意思地说,还有28块。

东说,太好了,我这里还有72块!我把卡里的钱打给你,你刚好能取出来一百。

那个时候的我们,谁都不愿意找父母要钱,哪怕鼻青脸肿,也要告诉父母,我很好,别担心。然后兄弟几个一起去解决问题,解决完了再放声大哭。

我拿着一百块,继续第二天打车过去,坐公交回来。身上还剩十块钱,晚上,我们两个买了两桶泡面,吃到眼睛湿润。

后来的我们,每次都会在喝多的时候重温这段时光,告诉自己,现在的苦,算个屁。

刚退学的时候,父母是反对的,尤其是他们两个在部队待了那么长时间,总感觉那是一条最稳定的路。可世界变得这么快,哪里还有这么多稳定,最大的不变想必就是变动本身。我离开家去北京打拼的时候,父亲说,你靠什么为生?我说,靠自己有一技之长。

然后拿着自己存的五千块钱出门。

那段日子我在北京租了一个小单间,浴室改的,不到十平方米,一个月1500,一交就是三个月的房租。刚交了钱,买了点生活用品后,我就疯了,因为几乎身无分文,更窘迫的是,竟然没有买被子的钱。那是最苦的日子,我吃了两周的泡面,不敢参加任何聚会。

最重要的是,朋友都不在身边。

没过几天,东周末请假外出来看我,手上拿着一些洗漱用具和一床自己没用的毛巾被。

我一直坚信一点,上天赐给我们难熬的日子,是为了让我们成为更好的人。人这辈子,会经历很多苦难,尤其是男人,打不垮自己的,都是为了让自己变得更强。

三年的打拼,我从一个默默无闻的人,变成了行业里的名师。每天上课前,都对着墙讲一遍。人家备五个小时的课,我备五十个小时。搞得后来很多学生坚决不相信我是90后。在有了一些经济基础后,我开始拍电影写书,这些日子,我赚了一些钱,至少能养活自己。三年后,我有了自己的住处,有了自己的车,有了好的生活。而东,在这三年凭借自己的努力,也分配回了北京。

只要有时间,我们都会聚在一起喝酒,每次喝酒,都会喝到半夜,讲讲过去的事情,再展望一下未来。

那天跟我们一起的女孩子听说东哥回来了,要求我一定请客吃大餐。我们吃了一千五百块,吃完饭送她回家,她刚下车,我看着东,异口同声地说,走,大排档。

我们都知道,彼此没吃饱,更知道,那些彼此经历的沧桑。

我们一起去哈尔滨游玩儿的时候,已经是各种“拖家带口”。我和双胞胎姐姐、发小儿、东的朋友、我的朋友乱七八糟一堆人。在车上,我们玩儿杀人游戏;看冰雕时,我们各种自拍;吃饭时,我们下最好的馆子;住宿时,我们定最舒适的阁楼。那次旅行,东先离开,临走那天,我们送他,所有人跟东的告别是再见,只有我的告别是——珍重。

随着我们长大,日子变得越来越好,离别变得越来越不那么痛苦,可我们独处的时间却变得少了很多。

现在的我们,在从满洲里到海拉尔的火车上,火车上就我们两个人。安静中,我写完了这篇文字。幸亏是过年,朋友们都没时间参与我们的旅行,才促使这次我们终于能安静地回忆过去。

昨天我们俩喝多了,讲了许多过去的事情。忽然明白,现在的生活,已经好了太多,那些过去的痛苦,都让我们更珍惜现在的日子。感谢那段时光,因为正是经历了那段时光才能让我们有今天的微笑。哪怕今后的日子变得再快,至少,那些让我们迷茫痛苦的日子会证明彼此的陪伴和友情。

第二天起床,东跟我说,上午的票我已经订好了。

我看他一眼,笑着说,哦,早餐我团了。

关于友情,就是即使很久不联系,但依旧会让两个人在第一时间在一起默契如故。

这次旅行的节奏很快,没有太多寒暄客套,毕竟彼此太了解对方。我们的感情就像这驰骋的火车,驶向远方,虽然经过坎坷,但风景越来越美,看到的越来越多。

人只有经历沧桑,才能见到曙光。

WWW.XIABOOK.COM
上一章 下一章 (可以用键盘方向键翻页)返回目录 写写书评 李尚龙作品集
李尚龙其他作品: 中国彩票《你所谓的稳定,不过是在浪费生命》

问道捕鱼 北京赛車pk10真假 天津老快乐十分走势图 时时彩怎样刷流水赚钱 江苏快3今天76推荐号码
13458 02679怎么下手 辽宁11选五开奖结果 耐克篮球 11选5任八最保本买法 怎样识破梭哈的底牌
分分彩最简单的玩法 玩时时彩月入100万大神 西甲直播表 江苏十一选5一定牛预测 西甲联赛
垒球棒球的主要区别 3d和值走势图 海南4加1 河北今日快三开奖结果 辽宁快乐12走势图官网