欢迎光临 下书网 收藏本站(或按Ctrl+D键)
手机看小说:m.xiabook.com
背景:                     字号: 小号 中号 大号 加大    默认

《胆小鬼07年1月号》第8节:八月初三的凶案(1)

56wen.com

  八月初三的凶案

  文/老家阁楼

  一

  贾一慈是一位很虔诚的佛教信徙,打小就从母亲处遗传了对"观音大士"的无限忠诚。假如他不去外地进药材,佛堂是他每天必到之处。

  三十年前他只有十八岁,那一年的二月十九,贾一慈永远不会忘记这个日子。这一天除了是观音大士的生日外,还是他母亲的忌日!那天他赶回家时已经是傍晚时分,他见到了母亲的最后一面。那天晚上,贾一慈整宵地坐在灵柩前,欲哭无泪,空洞的眼眶直盯着墙上的观音画像。

  贾一慈从此成了这世上的飘萍!他从没见过他的父亲,也从没有人告诉过他,天生敏感的他从母亲眼神里读出这是他不该提的问题!为了守孝,他决定不再回杭州当学徙的那家药店了,于是他将几年从牙缝里省下的积蓄及母亲留下的首饰再加上向同姓村里的叔辈借贷,把旧屋简单修葺一下,经营起了药材铺。

  当初变卖母亲首饰时,贾一慈只是卖一些他母亲从不曾佩戴过的,有一只他母亲戴了一辈子的手镯,贾一慈是连碰也不敢去碰它一下,它就一直静静地躺在香案上。


  由于多年学徙的勤奋,又或是由于他药铺的药比别人便宜一成,又或是他经常让穷苦急病的人赊药从不催还,又或是每到佛诞观音诞旱涝季节都设厂舍粥,广散寒衣,施药济人,再或是祖上虔诚拜观音所积功德,总之,贾一慈的药材铺一直红火至今,铺子也由原先的一间窄面到如今的五间连面远近知名的大药铺。贾一慈也就成了名震一方的大善人"贾员外"。

  虽说如今的贾一慈已是中年发达,功成名就,且娶一妻也是方圆百里闻名的大美人!但他却是积着一块大大的心病,那就是娶妻二十有三载,膝下犹虚,偌大家业后继无人!个中缘由却又不能道人,正正如一块鱼刺在梗!

  这些年,贾一慈行善积德,早晚诵读《金刚经》《小乘心经》,自家佛堂香火油灯长年不灭,每回外出进药材也必暗访名医,服药无数,终是白忙一场,丝毫不见起色!

  二

  且说这个晚上,八月初三二更时分,贾一慈带着三分酒气眯起一双醉眼向后院踱来。

  初秋的夜晚总是让微醺之人特别感到惬意,清亮如银的月色也是这季节才会有。

  贾一慈享受着这种难得一临的惬意踱到了院子中间,他并不急着进房,按往常他还要去一趟佛堂上一柱香的,但现在贾一慈只是叉开双脚敞开胸襟站在院子中央,仰着头,看着如钩的弯月,嘴里念念有词。

  二十几年来,事业上的一帆风顺,生活上的安逸,养成了贾一慈泰然处世的气质,虽然个子不高,微微发胖,但无形中却带着一股不怒自威,博世智能的气势。这些在贾一慈药材铺的王掌柜看来就是天生的贵气,自惭不如,即使贾一慈在他面前从未以东家自居过,反而以晚辈的身份,对他客气有加,信任如已!

  今晚贾一慈正是和王掌柜交杯把盏。

  方圆百里,大善人"贾员外"无人不知,无人不晓。但生性淡泊的贾一慈并不喜交友,更厌恶与官府交往。

  贾一慈最讨厌的就是官商一家亲了。他一向自认经营的是药材,而非那些一夜暴发的盐贩子,只有当官的病了有求于他,他是无求于官的!况且他一心向佛,虔诚向善,赤心可鉴!因此,他的朋友就自然只有这个年长他十岁的王掌柜了!

  贾一慈一辈子谨慎做人,光明磊落,并自立警句"事无不可对人言"!然而他却有一事不能启齿。此事虽对他人无害,却恐自伤!然对于王掌柜,贾一慈是无所保留的。

  贾一慈在那院子中央独自莫明其妙地呆了好一阵后,一步三晃地回了房来。贾一慈之妻贾白氏已会周公多时。贾一慈手脚不甚利索地宽了衣带摸索着掀帐钻进锦被。

  帐外摇曳的烛光映在贾白氏白里透红的粉脸上,贾白氏紧闭着双目,长长的睫毛轻轻蠕动,嘴角挂起一丝浅浅的笑意,许是梦到什么快意的事,不已,那一对柳叶眉还调皮地跳动了一下!

  贾一慈皱了皱眉头。

  贾白氏或许感觉身边有人,缓缓睁开眼,望了半晌贾一慈,好久才回过神来。

  贾白氏轻蔑地翻了一下眼皮,扁了扁嘴随即翻了个身,头朝里又睡了过去。

  贾一慈刹那间额头青筋猛烈抖了几下,很快又恢复了过来,他突然想起今晚睡前忘了去佛堂上香了,赶紧下了床披了衣往佛堂走去。

  贾白氏听得贾一慈的脚步远去后,复轻叹一声,本来沉沉的睡眠现在一下让贾一慈搅了去。

  贾白氏本也是生于殷实人家,十七岁那年受父母之命嫁与贾一慈。婚后见贾一慈个子虽不高,却也眉清目秀,再加上对她相敬如宾,从未对她提出非份之求,令她当初惶恐之心渐渐安定下来。

  日子一天天过去,贾白氏不再是十七岁的贾白氏,而贾一慈却依旧相敬如宾,这种刻意的客气越来越让贾白氏忍无可忍,于是,常常有意无意地,有事没事地,贾白氏发一些莫明其妙的火!

  贾一慈却是胸怀博大,任由贾白氏胡闹,从来不恼。

  贾白氏见贾一慈一付事不关已的样子更是两眼冒火,她不明白贾一慈的宽容,就像她不明白自己为何总爱莫明其妙就脾气暴燥一样!


www.znaed.com.cn
上一章 下一章 (可以用键盘方向键翻页)返回目录 写写书评 周德东作品集
周德东其他作品: 《胆小鬼07年1月号》《纸人》《罗布泊之咒》《奇门遁甲》《所有人都在撒谎》《九命猫》《三减一等于几》《门》中国彩票《冥婚》

秒速时时彩直播 7星彩票娱乐 赢波彩票登录 新疆35选7走势 乐趣在线娱乐官网
体彩十一选五开奖结果 吉林快3 广西桂11选5有多少期 11选五 jr时时彩软件破解版
2018白小姐一肖中特马 2018香港最快开奖结果 澳洲幸运10投注 四川快乐12 完美彩票
澳门皇冠体育彩票 广东快乐十分计划app 广西快乐双彩开奖公告 北京赛车公式 内蒙古快三一定牛推荐