欢迎光临 下书网 收藏本站(或按Ctrl+D键)
手机看小说:m.xiabook.com
背景:                     字号: 小号 中号 大号 加大    默认

《最坏的死(真爱如血、南方吸血鬼8)》2

我们尽量安静的,不那么引人注意的清理收拾,因为还有一些没有散去的客人。
“既然提到约会,quinn发生了什么事?”他说着,我并没有放下手里的活儿。“自从你从rhodes回来,貌似就一直一刻不停的干活儿。”
“行,我告诉你吧,他在大爆炸中伤势严重。”quinn在e公司里主要负责主持这个超自然团体的特别活动:吸血鬼婚礼,狼人成年仪式,packleader的竞选,诸如此类。这就是为什么当fellowship进行肮脏勾当的时候,quinn一直待在吉萨金字塔里面。
fots人是反对吸血鬼的,但是他们不知道吸血鬼正是超自然世界里可见的公开的部分。没有人知道;或者说至少是很少几个人知道比如我,不过现在来看,越来越多的人会逐渐认识到这件事。我确信,fello115zw那样的变形人一样憎恶吸血鬼……如果他们知道吸血鬼的存在。离那个时刻的到来可能不远了。
“是啊,可我本以为……”
“我知道,我也以为quinn和我,是一起的,”我说,声音听起来很沉寂,很压抑,一想到我失踪的半虎人就让我有这样压抑的感觉。“我一直认为自己可以知道他的消息。但是一个字都没有。”
“你还有他妹妹的车吧?”franniequinn曾经把车借给了我,那是在rhodes灾难之后我需要车赶回家。
“没有了,在我和amelia都去工作的时候,它不见了。我在quinn手机的语音信箱里留言,告诉他它已经被取走了,但是他没有回我。”
“sookie,我很遗憾,”sam说。他可能意识到谈到这些比较不合时宜,但是他又能说什么?
“是吖,我也是,”我说,试图让自己的声音不那么沮丧。避免重新踏上这段精神里程,真的需要努力。我知道quinn没有为他的伤势责怪我。在我离开rhodes之前,我去医院看望了他,他的妹妹fran一直在照顾他,在那一刻fran也没有恨我,没有责怪,没有恨——但是为什么没有消息呢?
就像大地把吞噬了一样。我投降,努力的去想别的事情。在我忧心忡忡的时候,让自己忙碌是一剂良药。我们把店里的东西搬上了sam的卡车,停在了一个街区开外的地方。他专挑重的拿。sam虽然块头不大,但是真的很强壮,貌似所有的变形人都是这样。
到10点半的时候几乎快收拾完了。从别墅前的欢呼声中,我知道新娘们穿着蜜月旅行的衣服下了楼,扔了花束,出发了。portia和glen去旧金山,halleigh和andy去牙买加的什么度假胜地。我除了知道这件事以外,也帮不上什么忙。
sam告诉我可以走了。“我可以让da115zw在酒吧代班,我同意,这是个好主意。
然后我们开始分小费,我得到了300美元。真是个赚钱的晚上。我把钱塞到裤兜里。好大一团啊,因为都是零钱居多。很高兴我们是在bontemps而不是大城市,否则我还得担心,在我上车之前可能有人会有把我打晕。“晚安,sam,”我说,手伸进兜里找钥匙。我懒得带钱包。当我走下后院斜坡去人行道的时候,我下意识的摸了摸头发。因为我不让粉衣女把头发盘到头顶,所以她就把它弄的很蓬松,卷卷的,有点法拉·福西特的意思。我觉得好傻。
有很多的车经过,大多数都是参加婚礼正在离开的宾客。也有一些正常周六晚上的车流。有很长的车队停在路边,所以整个的交通行驶很缓慢。我之前非法停车了,其实在我们的小镇上这也没什么大不了。
我弯腰去开车门,听到身后有一个声音。我攥紧钥匙,握紧拳头,突然转身,用力飞踢。钥匙把我的拳头都咯了一道印儿,我身后的男人往人行道退了几步,一屁股坐在草坪的斜坡上。“我无意伤害你,”jonathan说。
当你嘴角流着血,被打倒在地的时候仍然保持着没有威胁又不失尊严,这真的很难。但是这个亚洲吸血鬼就做的到。
“你吓到我了,”我轻描淡写的说。
“看的出来,”他说,然后轻松的站了起来。他拿出手帕擦了擦嘴角。
我不打算道歉。对于那些半夜三更,在我独自一人的时候鬼鬼祟祟靠近我的人,被打也活该。但是我又转念一想,吸血鬼本来行动就很轻的。“对不起,我往最坏处想了,”我说,这也算是让步吧。“我本该认出你的。”
“不,也是太晚了,”jonathan说。“一个女人应该自卫。”
“谢谢你理解我,”我小心的说。我从背后看他,试图不把一切都写在脸上。自从我听了许多人的惊人想法以后,我习惯了这么做。我直直的望着jonathan。“你……为什么你会在这儿?”
“我路过路易斯安那州,作为hamiltontharp的客人来参加婚礼,”他说。”我住在第五区,经过ericnorthman许可的。“
我不知道hamiltontharp是谁——大概是bellefleur家的朋友。但是我清楚的知道ericnorthman(事实上,我一度对他从头到脚都很了解,每一个部分)eric是第五区的治安官,路易斯安那州北部的一大片土地。我们曾以一种很复杂的方式被绑在一起,那是我最讨厌的日子。
“实际上我是要问你——为什么刚才要靠近我?”我等着他回答,要是仍然攥在手中。
“我只是好奇,”,jonathan说。他的手交叉在胸前。我越来越不喜欢他了。
“为什么?”
“我在fangtasia听说了一点关于eric给予很高评价的金发美女的事。eric那么挑剔,似乎不可能会有任何人类的女性引起他的兴趣。”
“那你又是怎么知道我今晚会在这儿的,出席婚礼?”
他眨了眨眼睛。他可能没有料到我会连珠炮似的发问。他本以为可以让我平静下来,说不定这一刻他试图魅惑我。但是这招儿在我身上行不通。“为eric工作的年轻女人,他的孩子pam,提到过这个。”他说。
骗子,骗子,一定是在说谎,我想。我已经很长一段时间没和pam说过话了,我们最后一次谈话也并非有关女孩之间的有关社交、工作之类的事情。自从她在rhodes受伤之后,她就一直在养病。她的恢复情况,eric的恢复情况,女王的恢复情况,这才是我们上次谈话的唯一主题。
“当然,”我说“晚安吧,我要走了。”我开车门,小心的滑进车里,眼睛盯着jonathan,做好了突然离开的准备。他静静的站在那儿像一尊雕像,在我开车离开之后他微微点头示意。在下一个红灯,我才扣紧了安全带。我可不想在他离我很近的时候让自己受到任何束缚。我锁上车门,环顾四周,没有吸血鬼出现。我觉得这事很蹊跷。说真的,我应该打电话给eric告诉他这件事情。
你知道最奇怪的部分是什么吗?那个有着金色长发的憔悴男一直站在jonathan的影子里。我们的视线甚至交叉过。他美丽的脸很难读懂。可我知道,他不想我意识到他的存在。虽然我没读他的想法——也读不出来,但我就是知道。
最最奇怪的是,jonathan根本不知道他在那儿。所有的吸血鬼都有很敏锐的嗅觉,jonathan却没有,这也太特别了。
脑海里还在翻来覆去的想这个奇怪的情景,此时我已经开过hummingbird路,上了穿过树林通向我家的车道。我住的这座房子是160多年前建造的,当然最原始的结果只有很少一部分留下来。在过去的几十年了,它n次被扩建,重新设计,换房顶。它曾是一个两间房的农舍,现在已经变的大多了,但仍保持着普通人家的风格。
今晚这座房子在应急灯的光束下显得很平静,ameliabroad115zwelia的车停在后面,于是我把车停在了它的旁边。我有把钥匙留在外面以防万一她已经上楼休息了。她没有锁上纱门,我进屋之后把它所好。我开了后门,又重新锁上。amelia和我,我们都极度重视安全措施,尤其是在晚上。
我有点惊讶,amelia正坐在厨房餐桌旁边,等着我。我们住在一起几周以后已经养成了习惯,一般这个时间amelia本该上楼休息了。她有自己的电视,手机,笔记本电脑在楼上,她还有一张图书卡,所以她有很多书可以读。而且,她有在巫术工作,这个我从来没有过问过。amelia是个女巫。
“婚礼怎么样?”她问,不停的搅着茶,就好像要弄出一个小漩涡。
“他们结婚了。glen的吸血鬼客人们都很守规矩,老caroline夫人全程和蔼可亲的招呼每一个人。但是我不得不去代替一个伴娘。”
“哦,喔~快说说。”
我就把大致的过程说了一下,我们一起大笑了几次。我本想告诉amelia那个漂亮男人的事,但还是没说。
我能说什么呢?“他看着我”?不过我还是告诉了她关于来自内华达的jonathan。
“你觉得他到底想要什么?”amelia问。
“无法想象。”我耸肩。”你必须查明。尤其是你连他说他是谁的客人都不认识。”
“我会给eric打电话的——如果不是今晚,中国彩票:那就明晚打。”
“你没买bill正在建的数据库的副本真是可惜。我昨天在网上看到它的一则广告,在吸血鬼网站上。”这似乎是突然转变了一个话题,bill的数据库里放了许多全世界吸血鬼的照片和资料,里面有很多他只是听说过而已。但是必须是一个吸血鬼才能去买这个副本,他们有方法检验你到底是不是吸血鬼的。
“因为bill为这个副本定价500美元一张,而且假扮一个吸血鬼实在是太担风险,所以就……”我说。
amelia摆了摆手,说:“那也值啊.”
amelia比我有经验多了……至少在某些方面。她在新奥尔良长大,在那里渡过了大部分时光。现在她和我住一起,因为她犯了一个巨大的错误。在她由于缺乏经验而导致一次巫术失败之后,她必须离开新奥尔良。多亏她一出事就跑路了,因为katrina马上就追过来了。自台风以后,amelia的房客就住在她房子的顶层。amelia自己的房间是在底层,所以有些损伤。她没有要房客房租,因为他帮忙监督修房子。
amelia短期内不会回新奥尔良的原因来了:bob轻轻的溜进厨房说hello,使劲儿在我的大腿上蹭。
“hey,我的小乖兔兔,”我说,抱起这只黑白相间的长毛猫。“我亲爱的,你怎么样呀?我爱他!”
“我要吐了,”amelia说。但是我知道在我不在的时候,amelia也是这样的语气对bob发嗲的。
“有什么进展吗?”我说,头从bob的毛里面抬起。他今天下午刚洗了澡——从他蓬松的毛里我能判断出来。
“没有,”她说,她的声音有气无力的。“我今天给他施了一个小时的法,可是只给他变出一条蜥蜴的尾巴。只要能把他变回来,我愿意付出一切。”
bob其实是个人,一个男人。那种黑头发戴眼镜的书呆子型男人。虽然amelia一直强调,他还是有一些闪光点的,只是平时走在街上的时候不会显示出来而已。amelia真不该在那样一个时刻练习变身术——把bob变成一只猫,那时他们正在爱爱——那一定是冒险的爱。我从来不敢问她,她到底要干什么。很明显,绝对是相当异国风情的事情。
“有点事要和你说,”amelia突然说道,我警觉起来。她熬夜等我的真正原因即将揭晓。amelia是一个小广播,所以我能轻松的从她脑海中摘出她此时的想法。但我还是让她继续说,因为人们真的不喜欢当他们想要和你说什么的时候,话却被你抢了。“我爸爸明天要从shreveport过来,他想来bontemps看看我,”她急匆匆的说。“他和他的司机marley一起来。他想来吃晚饭。”
第二天是星期天。酒吧只在下午营业,但是不是我当班,我撇了一眼日程表。“那我就出去吧,”我说。“我可以去看看jb和tara.没什么大不了的。”
“请留在这儿,”她说,她的脸上写满了恳求。她没说为什么。但我可以轻松的读到这个原因。amelia和她的爸爸关系很僵;事实上,她用的是母亲的姓,broad115zwichael(amelia的爸爸)有很大的政治影响力,而且他很富有,不过我不知道katrina是怎么影响到他的收入的。carmichael曾经是个建造商,拥有很大的木场,可能katrina毁了他的生意。另一方面,这片地区需要木材,也需要重建。
“他几点来?”我问。
“5点。”
“司机和他在一个桌子上吃饭吗?”我还从没接待过雇工。我们厨房里只有一张桌子。当然我不打算让那个司机坐在后面的台阶上。
“哦,天哪,”她说。她根本就没想到这事儿。“我们拿marley(amelia老爸的司机)怎么办呢?””那是我正在问你的问题哦。”也许我的声音听起来太有耐心了。
“听着,”amelia说。“你不认识我老爸。你不知道他是怎样的一个人。”
我从amelia的脑海中得知,她对她爸的感情真的很复杂。很难从爱,恐惧,焦虑中挑出amelia的真实态度。我认识的富人不多,拥有全职司机的富人就更少了。
这次会面会很有意思的。
我跟amelia道了声晚安便上床睡觉了,虽然我有很多事情要想,但我的身体真的很累了,所以很快就睡着了。
星期天又是阳光明媚的一天。我想到了新婚夫妇们,安全的开始了他们的新生活,我还想到了老caroline夫人,她正享受着表亲们的陪伴(最小的也60多岁了)作为看门人和同伴。当portia和glen回来的时候,这些表亲就会回到他们自己更破旧点的家,很可能是带着些许安慰的。halleigh和andy将会搬到他们自己的小房子里。
关于jonathan和那个美丽的憔悴男,我还是有些疑惑。
我提醒自己给eric打电话,在他第二天夜里起来的时候。
我思索着bill那出人意料的话语。
几百万次的,我琢磨着quinn的沉默。
但是就在我太过胡思乱想之前,我突然想起了amelia.
amelia的很多特质,我渐渐的觉得有意思,甚至是喜欢了。她很直爽,热情,有天赋。她知道超自然世界的一切,包括我的情况。她认为我这奇怪的“天赋”很酷。我可以和她谈任何事。她从来不会有恶心害怕的反应。从另一方面看,amelia冲动固执,但是你必须接受别人本来的样子。我真的很高兴amelia和我住一起。
从实际的角度看,她还是个资深的厨师,她很小心的保持着我们各自的东西分开放,而且上帝都知道她有多整洁。amelia最擅长的就是搞清洁。她无聊的时候打扫,紧张的时候打扫,感到内疚的时候也打扫。我虽然在做家务上也不懒,但是amelia绝对是世界级的。她差点出车祸的那天,她还打扫了我起居室的家具和装饰品,所有东西。当她的房客打电话告诉她,她的屋顶需要换掉的时候,她去了ezrent,带回家一个机器用来给楼上楼下的木地板抛光。
当我9点起床的时候,amelia已经在全神贯注的打扫房间了因为她老爸的即将来访。到了10点45我要去教堂的时候,amelia在楼下客厅的浴室里忙碌,这个浴室我得承认,样子很过时。里面是黑白相间的八角形瓷砖还有一个巨大的爪子形老式浴缸;但是(多亏了我的哥哥,jason),里面有个比较现代的马桶。这个浴室是amelia使用的,因为楼上没有。我有一个小的自己用的浴室在我的卧室旁边,50年代的时候后装的。在我家,你能在一个房子里看到过去几十年的几大装修潮流。
“你真觉得它有那么脏?”我说,站在门廊那里。我对着amelia的臀部说话。她抬起头,用戴着胶皮手套的手把前额的头发别到后面。
“不是,也没有很脏,但是我想让它更棒。”
“我的房子就是个老房子,amelia。我不认为它会看起来很棒。”对于这个房子的房龄和外貌还有家具,我绝没有道歉之意。我已经尽力做到最好了,而且我喜欢它。
“这是一个很好的老房子,sookie,”amelia说。“但是我必须让自己忙碌。”
“好吧。”我说。“我要去教堂了。12点半回来。”
“去教堂之后你能去趟商店吗?在柜子上有购物单。”
我同意,很高兴有事做可以让自己离开的时间更长点。
今天早晨比起十月更像三月份(南方的三月)。我下车来到了卫理公会教堂,我抬起脸迎着轻轻的微风。空气中有一丝冬天的味道。教堂的窗户开着。当我们唱歌的时候,我们的和音飘到了草上,树上。但是在牧师布道的时候,我看到了叶子吹落。
诚实的说,我没有一直在听布道。有时候在教堂里的一小时,只是一个思考的时间,考虑我的生活将向哪个方向走。但是至少这些想法是在一个幻境中的。当你看到树叶飘零,你的这个幻境就突然变窄了。
今天我听了……(讲了些布道的事情,没有重点)
在我走出教堂的时候,我对牧师collins笑了一下。当他看着我的时候,总是他的表情总是显得有点困惑。
我跟maxinefortenberry和她老公ed打了招呼,在我到达停车场的时。maxine很胖,人也很难对付,而ed又这么害羞,安静的似乎是个透明人。他们的儿子,hoyt,是我哥哥jason最好的朋友。hoyt正站在他妈妈的后面。他穿着很帅气的西服,头发修剪的很整齐。有趣的信号。
“糖心儿,来给个拥抱!”maxine说,当然我这么做了。maxine是我奶奶的一个朋友,尽管她比我爸爸大不了几岁。我冲ed微微一笑,然后向hoyt挥了挥手。
“你看起来很帅,”我告诉他,然后他笑了。我从没见过hoyt这样笑过,然后我撇了一眼maxine,她正咧嘴笑呢。
“hoyt,他正在跟与你一起工作的holly约会呢,”maxine说。“她有个孩子,这事儿还需要考虑一下,但是hoyt他喜欢小孩儿。“
“我不知道耶,”我说。我最近对这些8卦真是有点out了。”那太好了,hoyt。holly是个好女孩。”
如果我有时间思考的话,我不确定自己会这么说,或许没思考是幸运的。holly还是有几个很大的优点的(对儿子cody的奉献;对朋友的忠诚;能干的雇员)。她已经离婚好几年了,所以hoyt不是个过渡品。我想知道holly有没有告诉hoyt她是个女巫。不,她没有,否则maxine不会喜笑颜开。
“我们和她约在sizzler吃午饭,”她说,指的是洲际公路边上的那家牛排店。“holly不常去教堂,但是我们会劝她带着cody和我们一起去。我们该走了,如果想准时到的话。”
“去吧,hoyt,”我说,当他走过来的时候我拍了拍他的胳膊。他回我一个高兴的表情。
所有人都结婚的结婚,恋爱的恋爱了。我为他们高兴。高兴,高兴,高兴。我努力让自己微笑,然后去了超市。我从钱包里把amelia的购物单拽了出来。是真长啊,但是我确信现在肯定还有什么要加上去。我用手机打给她,她已经想好了额外的三样需要买的东西,这样我在超市里有的逛了。
我挣扎着上通向后门的台阶,胳膊里挎着重重的购物袋。amelia冲到车里去取其他的袋子。“你去哪儿了?”她问,好像刚才一直站在门边敲脚趾。
我看了一下手表。“我去了教堂然后去了超市,”自我防御的说道。
下午的剩余时光和往常没两样,即使是amelia正准备着她生命中的一次重要约会。
我做饭还可以,但是amelia在准备晚饭的过程中只让我打杂。我要给洋葱,土豆削皮。哦,是的,她还让我洗那些准备好的盘子。我总是想知道她会不会像睡美人里的仙女教母那样洗洗盘子,但是我把它们拿过来的时候,她只是哼了一声。
房子超级干净,尽管我试图让自己不要介意,我注意到amelia甚至把我卧室的地板也大概齐打扫了一遍。按规定,我们是不能走近各自的私人空间的。
“对不起我进了你的房间,”amelia突然说,我跳了起来——我,这个能心灵感应的人。amelia在我自己的游戏中击败了我。“就是那种疯狂的冲动啦。我当时在用吸尘器吸地板,然后我就想我也应该把你房间的地面吸一下。本还想再考虑一下,结果就已经吸完了。我把你的拖鞋放在床底下了。”
“好吧,”我说,尽量使自己听起来没什么不同。
“嘿,对不起啦。”
我点了点头,然后回去擦干盘子把它们放好。菜单,正如amelia决定的,有土豆白萝卜拌绿色沙拉,烤宽面条,热蒜蓉面包,还有蒸新鲜蔬菜。我对蒸蔬菜一无所知,但是我把所有的原材料都准备好了——南瓜,柿子椒,蘑菇,花椰菜。在下午的晚些时候,我被认为有能力扮好沙拉,然后我把桌子上铺上桌布,还放了一小束花,摆了餐具。是4套餐具。
我提出让marley先生跟我去起居室,我们可以在电视的茶几上吃饭,但是你也许会以为我是要给他洗脚,amelia很震惊。
“不,你得和我在一起,”她说。
“你要和你爸爸谈谈,”我说。“反正选个时间,我得离开这个房间。”
她深吸一口气,然后吐了出来。“行了,我是成年人,”她喃喃自语。
“被吓坏的小猫,”我说。
“你是没见过他。”
在4点15分amelia匆匆上楼准备。我正坐在起居室里读着从图书馆借来的说,这时我听到一辆车从满是碎石的车道上开过来。我瞥了眼壁炉架上面的时钟。现在是4点48分。我冲上楼梯,往窗外看。下午的时光行将结束,但是因为我们还没有变成冬令时,所以还是很容易可以看见前面停着一辆林肯车。一个留着修剪整齐的黑发,身着商务套装的男人从司机的位置出来。这一定是marley。他没有戴那种司机的帽子,多少有点让我失望。他打开后门,copleycarmichael走下车来。
amelia的爸爸不是很高,他有一头浓密的白发看起来就像一个很好的毛毯,稠密光滑,剪裁巧妙。他的皮肤被晒成了棕褐色,他的眉毛还是很黑的。不戴眼镜。没有嘴唇。恩~他确实有嘴唇,不过它们太薄了,所以显得他的嘴像个陷阱。
carmichael先生环视周围,就好像在做税额查定。
当我正看着我面前院子里的这个男人在完成他的调查时,我听到了amelia在我身后匆忙下楼。司机marley正看着这个房子,他通过窗子看到了我的脸。
“marley是新来的,”amelia说。“他刚刚跟在我爸的身边两年的时间。”
“你爸爸总是有一个司机?”
“是啊。marley也兼任保镖,”amelia随意的说,好像每个人的爸爸都有保镖。他们现在走上了满是碎石的人行道,甚至都不看一眼身边修剪整齐的冬青树。走上木台阶。穿过前廊。敲门。
我想起了所有曾经出现在我房子前的可怕生物:狼人,变形人,吸血鬼,甚至一两个魔鬼。为什么我要为这个男人担心?我挺直脊背,冷却焦虑的脑子,然后走到前门,在开门之前准备好我的微笑。
“请进,”我说,marley为carmichael先生打开纱门,他走了进来和他的女儿拥抱同时扫视了起居室。他和他的女儿一样是个小广播。
他正在想着他美丽的女儿amelia竟然住在这样一个破旧简陋的地方……和这样一个……是不是amelia和她已经有那种关系了……这个女孩儿肯定不怎么样……虽然没有在警局留有案底,但是她曾和一个吸血鬼约会,而且她还有个粗野的哥哥……
当然像copleycarmichael这样有钱有势的富人会对他女儿的室友进行调查。这个程序从未在我身上发生过,就像富人的很多事情我都没做过一样。
我深吸一口气。“我是sookiestackhouse,”我礼貌的说。“你一定是carmichael先生。这位是?”在和carmichael先生握手之后,我像marley伸出手。
有那么一刻,我想我应该把amelia的父亲抓起来。但是他在规定时间内恢复了。(貌似指想法)
司机绅士的和我握了手,好像他并不想捏碎我的骨头,然后他向amelia点头。“amelia小姐,”他说,amelia看起来有些生气,她似乎想要告诉他别称呼她小姐,但是那时她又重新考虑了。所有这些想法,前后碰撞着……这足以让我心烦意乱。
tyresemarley是一个肤色很淡的非洲裔美国人。他的肤色远非黑色;他的皮肤更像是老化的象牙的颜色。他的眼睛是淡褐色的。虽然他的头发是黑色的,但是是卷的而且还闪着红色的光。marley就是那种你总是想再看一眼的男人。
“我会把车开回镇上去加油,”他对他的老板说。“在您和amelia小姐在一起的时候。您什么时候要我回来?”
carmichael先生看了一下手表。“过几个小时吧。”
“你也可以留下来吃晚餐的,”我说,尽量用着中立的语调。我想让每个人都感到舒服。
“我有几个差事要跑,”tyresemarley说,没有任何音调变化。“谢谢你的邀请。一会儿见。”他走了。
好吧,我的民主企图宣告结束。
tyrese不知道我有多想出去到城镇里而不是待在家里。我让自己强撑着,开始应付社交需要。“需要酒吗,carmichael先生?或者其他的什么饮料?你呢,amelia?”
“叫我cope,”他说,并微笑着。超像一鲨鱼冲我咧嘴笑想要温暖我的心。“当然,随便一杯什么。你呢亲爱的?”
“给我杯白色的就成,”她说,然后在我去厨房时我听到她让她爸爸就坐。
我准备了红酒还有一些食物:饼干,热的briespread还有杏仁果酱加热胡椒粉,然后把它们放在托盘上。我们有一些可爱的小刀看起来和托盘很搭,amelia还准备了鸡尾酒纸巾。
cope的胃口很好,他很喜欢吃brie。他喝一了一小口红酒,上面有阿肯色州的标牌,然后礼貌的点头。还好,至少他没有吐出来。我很少喝红酒,也不是什么品酒的内行。事实上,我在任何方面都不是内行。但是我很享受这红酒,一小口一小口的抿着。
“amelia,告诉我在你等待你的房子重修的期间你都在干什么?”cope说,我觉得这是一个合理的开场白。
我本想告诉他,首先,她没有跟我鬼混日子,但是我又一想这可能有点太直接了。我努力的不让自己读他的想法,但是我发誓,只要有他和他女儿在同一个屋子里,就像听电视播报一样。
“我为当地的一家保险代理做些文件归档的工作。而且我还在merlotte酒吧做兼职,”amelia说。“我准备啤酒或者偶尔准备装鸡骨头的小篮子。”
“酒吧的工作有意思吗?”cope听起来并没有挖苦的意思,我觉得。但是,当然,我确定sam也被他调查了。
“还不赖,”她微笑着说。amelia克制了太多,所以我读了她的想法,她在绕着弯子说话。“我有很多小费。”
她爸爸点点头。“你呢,stackhouse小姐?”cope礼貌的问。
他知道我的所有事情除了现在我涂的指甲油颜色,而且我确定如果他能知道这个的话,他一定也会加进我的档案。“我在merlotte做全职,”我说,就好像他不知道似的。“我在那儿工作很多年了。”
“你的家在这里吗?”
“哦,是的,我们一直都在这里生活,”我说。“或者说自从美国人来到这里,我们就一直在这儿。但是我们家的人口变少了。现在只有我和我的兄弟。”
“哥哥?还是弟弟?”
“是哥哥,”我说。“已经结婚了,最近结的。”
“那就是说,就快有小stackhouse们啦(指jason会有孩子),”他说,想让自己听起来觉得那是件好事。
我点头,就好像这种可能让我也很高兴似的。我不是很喜欢我哥哥的老婆,而且我认为他们的孩子完全有可能非常糟糕。事实上,已经有一个就快来了,如果crystal不会再次流产的话。我的哥哥是一个半豹人(被咬成的,不是生来就是),而他的妻子生来就是……真正的……半豹人。本来在hotshot的小型半豹人社区抚养小孩就很难,这个孩子再不是纯种的半豹人,那抚养起来就更难了。
“爸爸,我去再给你倒一点酒好吗?”amelia从椅子上弹起来,然后拿着还有一半酒的杯子去了厨房。很好,和amelia爸爸独处的时间来了。
“sookie,”cope说,“一直让我女儿住在这里,你真是太好了。”
“amelia付房租的,”我说。“有一半的生活用品由她来买。她通过这样付房租。”
“虽然如此,但我还是希望我可以给些东西来解决你的困难。”
“amelia给的房租已经足够了。毕竟,房子里有什么东西要换的,她也会付钱。”
他的表情突然变尖锐了,好像感觉到出大事儿了。他认为我有和amelia聊过要在后院放个游泳池吗?
“她在她楼上的卧室安了一个空调,”我说。“她还额外弄了跟电话线连在电脑上。我觉得她还在她的房间里放了小地毯和窗帘。”
“她住楼上?”
“是的,”我说,很惊讶他并不知道这些。或许有那么几件事情是他的智力网所网罗不到的。“我住在楼下,她住在楼上,我们共用厨房和起居室,虽然她在楼上也有电视。嘿,amelia!”我叫道。
“什么?”她的声音从厨房飘到客厅。
“你楼上还有电视吧?”
“是啊,我把它挂到电缆旁边去了。”
“就是确认一下。”
我冲cope微笑,又把皮球踢给他。他正在想要问我的几件事情,他正琢磨着如何直接让我说出最有价值的信息。一个名字从他思想的漩涡中浮出水面,而且我必须保持礼貌的回答。
“amelia在chloe的房子里的第一个房客——她是你的表姐,对吗?”cope说。
“hadley。是的。”我点头道,保持着面色镇定。“你认识她吗?”
“我认识她老公,”他笑着说。
www.lzuowen.com
上一章 下一章 (可以用键盘方向键翻页)返回目录 写写书评 莎莲·哈里斯作品集
莎莲·哈里斯其他作品: 《离开死亡(南方吸血鬼9)》《最坏的死(真爱如血、南方吸血鬼8)》《离开死亡(真爱如血、南方吸血鬼9)》《最坏的死(南方吸血鬼8)》《死在家庭(真爱如血、南方吸血鬼10)》《亡者俱乐部(真爱如血、南方吸血鬼3)》《绝对死亡(南方吸血鬼6)》《死亡就像门钉(南方吸血鬼5)》中国彩票《死亡降临世界(南方吸血鬼4)》

江西快三怎么玩 江苏快三一定牛走势图 四川怏乐12开奖走势图 江苏省快三开奖走势图 今日青海快三开奖详情
体彩排列三和值走势图 排列三和值尾走势图 华东15选5最新开奖号码 时时彩缩水在线重庆 上海快三精准预测号码
时时彩经验心得交流 浙江福彩快乐12走势图 中国福彩app官方下载 黑龙江时时时彩结果 重庆时时彩开奖结果
网球直播比分 南粤风采36选7广东彩网 全免费单机斗地主 大乐透开奖结果规则 青海十一选五今天开奖