欢迎光临 下书网 收藏本站(或按Ctrl+D键)
手机看小说:m.xiabook.com
背景:                     字号: 小号 中号 大号 加大    默认

《猎人之刃Ⅰ·千兽人》他们自以为看见了一切

“嗬,这桶酒原本是不是装在马桶里来着。”伊万发起牢骚。
他围着精灵们用来关押他们两个闯入者作为临时监牢的草地打转。精灵用了某种伊万不了解的魔法让草地周围的树挨紧,用一道坚实的树墙堵住了所有的缝隙。
伊万必然对此非常不高兴。派克则在场地的正中,舒服地枕着手臂躺在地上凝视星空。他脱掉了拖鞋,这个满足的矮人惬意地摇着脚趾。
“要不是他们拿走了我的斧头,我就能弄出一条路来,或者十条也成了。”伊万咆哮。
派克格格笑了,继续晃着脚趾。
“闭嘴。”伊万两手叉腰怒声说道,同时挑衅地盯住树墙。
不一会他眨巴了几下眼睛,难以置信地揉了揉眼,因为这时候有一棵树移到了一旁,留下一条明明白白除去的路。伊万停住了,等着精灵从裂口走进来,但一直没有捉到他们的人
将要进入的迹象。矮人四处乱蹦,刚冲裂口迈步就又停下回过身——他听见他兄弟在咯咯笑。
“是你干的。”伊万指明。
“嘻嘻嘻。”
“既然你办得到,为什么你还要在这里一坐就是两天呢?”
派克用手肘撑起身体,耸了耸肩。
“我们走!”
“呣,啊。”派克说。
伊万怀疑地盯住他,“为什麽不?”
派克一跃而起,绕圈蹦跳【矮人就是再跳身高也超不过五尺五,派克和伊万同学省省力吧,作矮子有啥不好…】把手按在唇上说“嘘!!!!!!!!!”
“你在嘘谁?”伊万问,他的表情从愤怒变成困惑。“你跟该死的树说话?”他意识到。
派克看着他耸耸肩。
“你的意思是该死的树会在我们走出去之后告诉该死的精灵?”
派克连忙不住点头。
“噢,那就让它们闭嘴。”
派克无助地耸耸肩。
“你能把它们弄开,能从那里走出去,却不能叫它们闭嘴?”
派克又一次耸耸肩。
伊万把一只靴子在地上重重一跺。“好啊,那就让它们告诉精灵!让精灵试试能不能抓到我!”
派克双手扶胯把头侧倒一边,表情很迷惑。
“行了,行了。”伊万挥手对他说,他不想听到任何一个字。
他当然没有武器。他当然没有护甲。他当然也没有概念从那里、该怎样他才能走出森林。他在重新被粗暴地抓到前当然也不大可能走出五十尺。
但是那对于盛怒的矮人来讲都是微不足道的。他就是向做点什么,任何事都行,在捉住他的人眼前竖起手指。那就是矮人的方式,毕竟伊万还没有脱离他那沉默种族的行为规则。比起无助地站在敌人面前,用头撞向你的敌人感觉更好,即使你带着罩面头盔,即使它上面装设了长钉。
伊万决绝地大步走出了树的裂口,进了森林
派克叹了口气去取回他的拖鞋。他听见草地外一阵喧闹时只是耸耸肩,接着又倒在草地上凝视星空。完全心满意足。
“我可不相信矮人能不用斧子徒手挪开一棵树。”茵娜温迪尔说。
他站在塔拉舍旁,二人在能俯瞰到草地的一根树枝观察两兄弟。
“他趋势拥有德鲁伊法术。”塔拉舍同意道,“但那怎么可能?”
茵娜温迪尔咯咯笑着。“或许矮人们现在更有觉悟了呗,尽管你考虑眼前的这个是否就是其中之一时很难相信他是。”
看着派克和他摇动的脚趾,塔拉舍发现反对她的最后一部分陈述。
两人默默地观看伊万风暴般地冲出草场,然后耐心地等待几分钟后挣扎的矮人被强迫地带到他兄弟身边——三个精灵把他拖回来了。
“这有可能会很危险。”茵娜温迪尔说。
“我们还不清楚它们的意图。”塔拉舍回答。
她一整天都在劝服他缓和对矮人的态度。她很是想帮他们一把,护送他们到月森林的边沿,让他们离去。
“那就测验他好了。”茵娜温迪尔说道,她的音调表明她刚刚灵光一闪有了主意。“如果他是德鲁伊,就像看上去一样,那就有一个方法证实。让派克·石肩到蒙特里的小树林接受审察。”
塔拉舍摩挲着自己的下巴,他思索这句话时脸上显现出了微笑。或许茵娜温迪尔想要打赌,这个念头的涌现并没有让塔拉舍惊讶。茵娜温迪尔总有远见能洞见昏暗僵局的出路。
他赞赏地地看着她,而她正瞧着空地,白皙的脸上升起一片忧心。她朝他点点头示意他跟上来,然后她跳下树枝走上空地。那边黄胡子石肩和三个精灵的对峙快要爆发了。
“别冲动,伊万石肩。”她说,五个人的注意力都转移到她身上。“你在这发脾气可不占理。”
“呸!”和预想一样,矮人喷着鼻息说道。“你要把我锁在这里面,精灵?你怎么知道我会愿意?”
“我确定要是我们中的一个到你的家乡去,他会发现自己受到广泛欢迎。”讽刺的回答如是说。
“可能会。”伊万回敬道,说着冲派克喷鼻息,而后者只是咯咯笑。“即使以人类的标准来看卡德利也一向很温和的。”
“我说的是你们矮人的故乡。”活泼的茵娜温迪尔纠正。
“好吧。”伊万勉强同意,“但精灵去哪里做什么?”
“为什么一对矮人从树里走出来?”她回复道。
伊万想争论,但他意识到那样做是徒劳无益的。
“你自己的看法。”他让步了。
“矮人又是怎样把一棵树哄得让到一边的?”精灵看着派克说道。
“便宜货。”矮人指着胸口,咯咯笑着答道。
“嗯,那确实常见。”塔拉舍反讽地说。
“那可不是什么常事。”伊万说。
“请原谅我们的迷惑”茵娜温迪尔说,“我们不想一直困着你们,伊万·石肩,但你们闯进了我们的家园,而我们家园的安全是至关重要的。”
“我也同意你的根据,”矮人答道,“你可能会赞同我有比起坐在这里看星星更好的事情可做。这该死的东西连动也不动!”
“喔,不过它们在动。”茵娜温迪尔快活地说,心想她找到了两人之间一个共通性,一个消融坚冰的方法——如果它不破碎的话。
当派克蹦起来发出一声赞同的长声嘶叫时,她觉得希望更大了。
“那就算有些在动好了。”精灵辩解。
她走近伊万指向一颗尤其耀眼的星星,它悬挂在树冠的上方,贴近地平线。她才那样做了不久就发现伊万双手叉腰,不怎么信任地盯着她瞧。
“我想你误解我的意思了。”他冷冷地说。
“的确是。”精灵承认。
“我们从前也不是没跟精灵接触过。”伊万说道,“我们曾经同他们一道在希尔明斯特森林赶跑了兽人与地精。他们很喜欢我和我的兄弟!”
“我的好兄弟!”派克同意。
“也许我们也能成为那样呢。”茵娜温迪尔说,中国彩票:“说实话,我想会的。但是请耐心些。这件事太重要了,我们不能轻率地做决定。”
“嗯,那可不像精灵的作风。”伊万说着以接受安排的心情叹了口气。“一次carradoon有个精灵到集市买酒,她可是不紧不慢的在酒店从前到后又从后到前地来回转悠。最后不出意料她买下了她看到的第一瓶酒。”
“那个精灵在享受购物的经历,正如我们想要分享伊万·石肩和派克·石肩的经历。”茵娜温迪尔解释道。
“如果你们让我俩离开这蠢地方能知道更多。”
“也许吧,或许很快就行了。”
说完,茵娜温迪尔瞥了塔拉舍一眼,后者明显和她意见不统一。她狠戳了他的肋骨一胳膊肘。
“我们走着瞧吧。”这是他严肃的全部承诺。
第伯多夫·潘特踢得一块石子飞了十数尺高。
“布鲁诺希望你干得更好。”科迪欧·松饼头责难道,牧师刚刚完成把伤员护送回秘银厅的任务。
他们发现潘特和开膛手小队沿着守卫者之谷的北边高地扎营,战狂陪同主力部队到秘银厅后又出来布防。
那次见面可真是壮观了,科迪欧加上其他人拼命挥舞手臂以阻止潘特和他手下的疯狂冲锋。科迪欧最终说明白布鲁诺和剩下的人没什么危险,正从一条迂回的道路往秘银厅赶,还逐一访遍沿途的居住地——像一个称职的王经常做的。那时双方才都长出一口气放下心来。
“要是他真了解我,他就该知道我马上就会去找到他这傻瓜!”潘特吵道。
“他知道你是个忠诚的武士,只会做他吩咐的事!”科迪欧吼回他。
潘特一蹦蹦到一边,三步跨到另一块石子旁,用尽全力踢了一脚。尽管这一块大得多且还没从地上完全分离,它也分明被踢开了一段距离。而潘特则很妥当地演示了他脚上的新肿块。
“你还有两个营地要搭起来。”科迪欧坚决地说,“别再折断自己的脚趾或是派人往秘银厅跑。在这里扎个营,然后在瑟布林河的矿坑北边流域扎另一个。”
潘特嘟囔着吐了口口水,还是点点头,狂吼着让开膛手小队手忙脚乱干活去了。翌日,用来等待布鲁诺归来的石头堡垒作为简易行营就成型了,它正好伫立在守卫者之谷北边的一条山脉上。
第二天一早,两百名战士从秘银厅开拔,直指北方加入了开膛手小队;同时一百五十名战士走出秘银厅东门,满载建造第二道前方岗哨的物资补给,沿瑟布林河的北岸进军。
第伯多夫·潘特立即下令开膛手小队转入传令模式,到两个营地间的路径待命。
被勒令待在遥远的南边把潘特折磨的够呛,但他仍然履行了自己的职责,尽管他持续不断地派出侦察队到正北和东北搜索他挚爱的,外出的王。他最清晰的思想就是如果布鲁诺不会下令设立前沿阵地,除非他认为有这个必要。
这只会让等待更难熬。
“他真是个德鲁伊?”塔拉舍问。当族人报告派克的法术不是戏法,矮人确实拥有德鲁伊的法术时,他难以相信自己的耳朵。
他旁边的茵娜温迪尔就要憋不住笑了。她为这出人意料的访客们感到欣喜异常,而之前她已经和伊万相处了好一段时间了,这板着脸的暴躁矮人是她看到的矮人中的一个典型。过去的几天里她和伊万交换了好些奇闻轶事。尽管他还是一个囚犯,但显然伊万与茵娜温迪尔的交流让他的情绪好转了不少;他激发的矛盾也缓和了。
塔拉舍仍然认为她插手这件事傻透了。
“他虔敬地向梅丽凯祈祷。”一个观察者说,“毫无疑问那是他的魔法能量,多到不能为矮人的神祇伪造。”
“那没道理。”塔拉舍说。
“派克·石肩没可能的。”另一个说,“就我们所观察到的,他只是看上去有那种能力。他是个林地牧师,一个‘便宜货’,就像他自己说的。”
“他的法术有多大威力?”塔拉舍问,他对德鲁伊一向持敬重态度。
两个观察者面面相觑,他们的表情清楚地现实那是一个他们害怕被问及的问题。
“很难度量。”第一个说。“派克的魔法只是零星闪现。”
塔拉舍好奇地看着他。
“他好像只在需要时才施法。”另一个尝试解释,“大部分是minordweomers,尽管他总像是拥有一个强力的法术,强到只有等同于高阶牧师的高阶德鲁伊才能掌握。”
“看上去他得到了女神的宠幸。”第一个说,“好像梅丽凯或她的一个侍从对他有直接兴趣并正在眷顾他。”
塔拉舍稍等他消化掉这些信息,然后说:“你仍然没有回答我的问题。”
“他当然没有他的兄弟那么危险。”第一个答道,“对我们或者月森林都不是威胁。”
“你们肯定?”
“我们肯定。”第二个说。
“或许到了你们与矮人们谈谈的时间了。”茵娜温迪尔说。
塔拉舍又停顿了一会儿,思索着。“你觉得旭煖会载他们么?”他问。
“到蒙特里的树林吗?”
塔拉舍点点头。“我们看看梅丽凯的象征是否会亲切接见这个‘便宜货’矮人。”
wWw:xiaobook.com
上一章 下一章 (可以用键盘方向键翻页)返回目录 写写书评 R·A·萨尔瓦多作品集
R·A·萨尔瓦多其他作品: 《牧师五部曲5: 浑沌诅咒》《猎人之刃Ⅱ·孤身卓尔》《精灵血脉四部曲》《猎人之刃Ⅲ·双刃》《黑暗精灵三部曲》《牧师五部曲3: 影夜假面》《冰风之谷三部曲1碎魔晶》《牧師五部曲2: 荫林暗影》中国彩票《黑暗精灵三部曲3旅居》

浙江11选5征集 辽宁11选5 0 甘肃十一选五前三直遗漏数据 广西11选5专家 北京11选五 爱彩乐
时时彩稳赚 吉林11选5技巧 贵州十一选五 山东体育彩票 彩票开奖结果
湖北11选5遗漏数据查询 体育彩票江苏11选5 北京11选5走势图开奖结果 北京11选5过滤 黑龙江11选5走势图表
河南11选5开奖走势图 赚钱方法 重庆时时彩官网 双色球开奖结果 双色球投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