欢迎光临 下书网 收藏本站(或按Ctrl+D键)
手机看小说:m.xiabook.com
背景:                     字号: 小号 中号 大号 加大    默认

《猎人之刃Ⅰ·千兽人》撤退带来的胜利

“你应该一直奔跑的!”尼克威里格责备道。
那个受了伤的矮人跌靠在一块大石头上,汗从前额及脸颊上流淌下来,他低头看了看撕裂了的腿部,满是痛苦的表情。
“我的膝盖伤到了,”屈德上气不接下气地解释着,“我不能继续跑了。你先跑吧,让我来和那些狗崽子周旋一阵子。”
尼克威里格点了点头,虽然不是完全赞同他的建议,但他决定考虑下他话语中的最后那部分。“如果你跑不了了,那我们应该共同停下来战斗!”他回答。
“呸!”屈德朝着他带着鼻音低吼道,“座狼会追上来。”
“那他们死定了,”尼克威里格粗声粗气充满自信地回答,这是屈德少有看到过的表情。
尼克威里格是个商人、皮匠,而并非战士,但此时此刻,他充分表现出了他的“矮人精神“。看到这种转变,即使是处在绝望的境地,屈德仍然忍不住想笑出来。当然,若情况倒转过来,是尼克受腿伤走不了的话,屈德同样地也不会抛弃同伴。
“我们需要安排一下战斗计划,”屈德说。
“点一堆火烧他们,”尼克提议道。一切安置停当后,一阵野兽的嚎叫声从远处传了过来,撕破了静寂的夜空。听到这回荡许久的叫声,两个矮人却找回了一些希望。
“它们并没有全部跟过来,”屈德分析。
“它们是分散开的。”尼克回答道。
一个时辰之后,嚎叫声越发接近了。屈德坐在火堆旁,结实魁梧的双臂交叉着,他的单刃尖斧就在身旁。感到双腿伤痛终于得到片刻缓解后,他摆出一副耐心等待的姿势。而他那轻击的双脚显现出不安,焦急地等待着撕杀第一只冲上来座狼。
不远处的石堆背后不时传来轻微的劈啪声,听到这响声屈德不由得后退了几步,咬了咬嘴唇,希望方才绑上的绳索能有足够的时间拉住那棵枯树。
等待中的第一对血红双瞳终于出现了,屈德长啸一声,抓住边上的一桶水向来犯者倾倒过去。
“想尝尝你**的臭肉么?”他向座狼骂道。
狼的巨大身躯飞扑过来,屈德踢翻了火堆边上的木头,闪耀着的火苗顿时向狼群扫去,暂时阻挡了他们的进攻。当然,这一冒险举动也给他自己带来剧烈的疼痛。当他用好的那条腿踢出去的时候,另外一条伤腿已然无法支撑,致使他滚倒向一边。
被绳索暂时拉住的干裂枯树随即倒了下来,如同两个矮人之前所策划好的,笔直地倒向火堆。在风力吹鼓下,顿时加大了火势。可怜的矮人感到一阵灼烧的刺痛,原来他的胡子也被烧着了,这是他事先没有预料到的。拍打着身上的火,屈德发出几声倔强的咆哮,并强迫自己保持住防御的姿势。
而对面,熊熊燃烧的大火扑向一小队已经冲过来的座狼。它们身上的毛发被大火烧着了,发出慌乱的吠叫,四处逃窜去。混乱中,后面赶上来的一些狼甚至给狂暴的同伴咬伤。
这时,倒下的枯树在屈德和狼群之间构成了一道火墙,挡住了进攻。仍有部分座狼已经跳跃过来,从四周渐渐包抄过来。
屈德紧握住战斧的手柄底端,奋力砍向飞扑上来的第一只座狼,直把它打回地面。转身后,他又迅速将手滑向斧子手柄顶部,抽回自己的腰间附近,因此第二只狼正好叉上了斧子的尖梢处。矮人没有放慢速度,飞舞着斧子将狼高举过头,并甩向地上。然后他立即收回斧子,砍向第三只进攻的座狼的头部,击碎了它的头盖骨,这只狼身前端由于巨大的冲击力被推到一块石头上,前肢疲软地摊开。
尼克站在屈德的身边,手里拿着剑。又有两只狼分别从两旁逼近,两个矮人背对背迎向敌人的进攻。
受到挫败的狼群企图重新又包围了过来。尼克从腰带上抽出一把短剑,向其中一只的腹部飞掷过去。这个生物吠叫着匆忙退回到黑暗中。
它的同伴们也飞快跟着逃了回去。
“第一轮我们挺住了,”屈德说着,灼烧的枯树使火势更猛烈了,他不由往后避了避。
“看来这一小队狼崽子似乎不想再进攻了,”尼克说,“但恐怕会有更多敌人来追赶我们,那是毫无疑问的。”
他转身想扶着屈德离开这块刚战斗过的空地,但身高力大的屈德把他又拽了回来。
“除非我们先找到它们,”听了此话,尼克转向他的同伴,脸上露出不解的表情,“兽人才是那些座狼的主人,屈德解释道,”没有兽人,就不会有这些狼出现。“
尼克考虑了片刻,他向屈德受伤的腿看去,很明显这种情况对于逃避敌人的追杀是不利的。摆在他们面前的只有两个选择。然而,将屈德抛下断然是不可能的。
“我们去找那些兽人。”尼克说。
他的笑意摆在脸上,坚定而诚恳。屈德也是同样的。
两个矮人尽可能地马上行动起来,由原路返回。他们在黑暗的树丛和露出地面的嶙峋岩石中穿行,攀爬于凹凸不平的岩壁间——没有发现任何兽人的迹象。很多时候,一直是尼克背着屈德,两个矮人谁都没有抱怨。座狼的嚎叫声还在远处回荡,看上去转移路线是正确有效的。从声音上判断,那些生物至少有两次折回到刚刚战斗的地方去追杀他们。
一段时间之后,矮人们爬上一个高地,他们发现远处有燃着少量的营火,一个不算很大的宿营地,但至少看得到有一小撮敌人。
“他们犯了个错误,”屈德评论道,尼克完全同意他的看法。
为了想看得更清楚些,矮人们采取了更加迅速敏捷的移动方式。受到伤腿的限制,屈德只能单脚跳着前进。当一次次跌倒到石头上时,这个顽强的矮人用双手撑地而起,继续向前攀爬。又往下前进了一段路,他们和一头座狼遭遇了。这个生物露出牙齿,隆起后背,虎视眈眈地盯着他们。屈德抓起他的斧子,企图对准它的侧面攻击,而尼克已经飞快冲到那个野兽身边,在它准备嚎叫示警告之前快速解决了它。
东方天空开始渐渐变白,天际边闪现出第一道曙光。两个矮人爬上一个小土坡,藏在过树干和石块间的缝隙里,躲在上面往下看。有三个兽人正围坐在一堆篝火旁休息,附近还有几个在睡觉。兽人的身旁躺着一头受了伤的座狼,瞪着一双恶狠狠的眼睛,一面发出咕噜的不满声,一面用舌头舔着伤口。几个兽人正在不停地咒骂狼仔子们的无能,居然抓不到那些逃走的矮人。
尼克将一根手指放到他的嘴唇边,示意屈德呆在原地不要动。然后,他悄悄滑下到一边,确信那些傲慢而愚蠢的兽人们丝毫未发现有不速之客。
屈德对同伴的这一举动点头赞许。很快地,尼克已经匍匐着爬到了宿营地的边上,用刀迅速砍死两个熟睡的兽人。屈德看到那只狼警觉地把头扬起,知道时机到了。他聚集全力,从石头和树干的缝隙中闪身出来。
“你们不是要找我么,现在我来了!”他怒吼道。
听到呐喊声,那三个兽人和座狼吼叫着跳了起来。他们身边另外一个睡觉的兽人也惊醒过来,这个可怜的家伙还没来得及有所动作,已被早就埋伏在一旁的尼克一刀砍翻。
离得最近的一个兽人挥舞一把巨斧,向屈德砍了过来。从他熟练迅速的动作来看,绝对不是一个新手。但很明显,这不是一个善于思考的敌人,屈德边喊边把手里的石头向他扔去,兽人有些迟钝,飞来的石头正好砸中他的脸部。被打晕了的兽人向前蹒跚了几步,屈德舞动着战斧将他撂倒在一边。
还有两个兽人似乎更傻,向四周看了半天之后,才意识到还有另外一个矮人的存在。
“两对两,”尼克用含糊的兽人语向他们喊道。
“我们还有座狼!”其中的一个说。那头曾被矮人打伤了的狼似乎没有回应它的主人,它跳过营火,低吠叫着向黑暗深处逃去。
其中一个兽人企图也想沿着那条路逃跑。屈德没有让他得逞,他扬起战斧向逃跑的兽人猛扔了过去。闪着寒光的武器虽没有直接飞砍到他,正好插入他的两腿之间,将他绊倒在地。
第二个兽人眼见受伤的矮人已经没有了武器,中国彩票:怒吼着,挥舞着他的锯齿剑向屈德扑了过来。
尼克发现自己来不及赶到屈德身边,他先奔向那个被绊倒的兽人。正准备爬起身来的兽人被靠近的尼克又撞回到地面,一双沉重的靴子正踩在他身上。尼克挥剑兽人砍了过去,同时还抓起落在地上的兽人长矛给了敌人死命的一戳。由于刺杀过猛,尼克的双肩剧烈地抖动着,这一剑无疑已经从兽人的胸口一直扎入腹部。
他听到屈德哭喊着自己兄弟的名字,愤怒地吼叫着。转过身,尼克看到他的朋友似乎已经进入可怕的颠狂状态。
屈德的战斧滑在一边,他的双手紧紧夹住已被他打倒了的兽人,一次次地哭喊着死去兄弟的名字。兽人的头部已被打断,双臂也已经被拉得脱臼。
“我想你可以把它放下来了。”尼克干涩地说道,屈德又加上几个重击之下,兽人已经奄奄一息了。
屈德用一只手抓住那个被他打得垂死的兽人的颈部,将他提起,另外一只手向他的腹部狠命地撞击着。然后他将兽人的身子高高举起,在头顶上旋转。再一次喊叫自己兄弟的名字,屈德提起这个兽人往身后摔去,将他重重地扔倒在一块大岩石上。
“这里有好多补给品,”尼克忙不迭地在这个营地搜索起来。
“该死的兽人刺伤了我。”屈德说。
这时,尼克才注意到这个顽强的矮人身上又多了一处重伤,屈德的胸口被划裂了,鲜血正不断从伤口涌出……尼克向他的同伴跑去,但屈德摇了摇手,示意没事。
“你多搜集点补给,我们马上要上路了。”他说,“这点伤我自己能应付。”
两个矮人不久后就离开了此地,一路上屈德每走一步都在哼哼,他伤得的确不轻,但除此以外没有半点诉苦。
他流了很多的血,每一次滑倒在一块松散的石头上时,又带来新的伤痕,鲜血染红了一片。屈德仍然没有丝毫抱怨,也没有拖慢尼克的步伐。上一次的偷袭没有吓跑追踪者,夜风中隐隐约约可听到几声嚎叫,虽然听上去是相当遥远的。
翻越到一片山脊的顶峰时,他们发现远处有一处村落,几排房子,于是互相关切地望去。
“如果我们就这么去那里,会把兽人和座狼引到村里去。”屈德推断说。
“但若不继续往前,再换一条路线的话,我们定会慢下来,比预计的慢很多。”尼克答道,“就算最后赶到了,带给秘银厅的消息必定会太迟了。”
“你认为那些村民会懂得如何去迎敌么?”屈德回头望向村庄问。
“生活在荒山里的人不会一无是处的。”
这个假设似乎很简洁明了,于是屈德耸了耸肩膀,跟着尼克走下山去。
小村庄的外围有一排堆砌的如人高的石墙,这对矮人兄弟走近了瞧,却未发现有任何岗哨。他们叫住围墙旁的一男一女,想问问是否是守卫,可那两人像是刚好路过才发现矮人的到来。
“你们两个是从哪里来的?”女人喊道。
“我们快不行了……”尼克回答说,他扶着屈德向前了几步,请求说“有没有可以让我这个受伤的兄弟躺下休息的地方,我们可能还需要一些热的食物。”
似乎所有的力气都在连续赶路中用尽了,屈德那紧绷的神经终于放松,他的整个身体都疲软下来,瘫倒在地上。尼克尽可能地将他轻轻放倒在路边上。
这个村落两边都没有门,那一男一女直接翻过墙头朝他们跑过来。他们,尤其是那个女人很快开始检查起矮人的伤口来,同时又警觉地向两个不速之客的身后观望,看是否有敌人追来。
“你们是从秘银厅来的?”男人问。
“菲而霸”尼克回答说,“我们被袭时正在赶往浅水镇的路上。”
“浅水镇么?”女人接着说“离得很远那。”
“敌人追了我们很远。”
“是谁打伤你们的?兽人?”
“兽人和几个巨人。”
“山丘巨人?我们已经很久都未见过有巨人出现了。”
“不是山丘巨人,蓝皮肤狗。看起来很强壮,凶狠,霜巨人。”
男人和女人都同时关注地盯着他看,眼睛睁得很大。这个地区的村民没有遭遇过霜巨人。在过去的几十年中,万幸的是老灰手还没将奥廖尔部落带到世界之脊的每个角落,霜巨人的烧杀劫掠还没到无穷无尽的地步。而在这里,任何与霜巨人,这北地最可怕的敌人联系到一起的战役都会成为民间的炉边传奇或恶梦,当然,除了那几个和龙有关的故事之外。
“我们得把他弄进村去,”那个女人说。“他需要一张床和一些吃的。我简直不能相信他还能撑到现在!”
“哬,这难看的家伙一时半会还死不了呢,“尼克说道,屈德疲惫地睁开双眼,慢慢靠近朋友的脸扬了下手,仿佛想要感激地去拍拍他。但当他凑得很近的时候,忽然将食指压在拇指下,弹了一下尼克的鼻子。尼克捂住鼻子朝后逃去,屈德重又躺了下去,闭上眼睛,他那顽固而苍白的脸上终于浮起了一丝笑意。
两个矮人来了之后,这个叫克里克希儿小村庄的人们开始进入警戒状态,并且重新恢复了很久前取消的岗哨。他们选出六十多名强壮的村民担当守卫,每八小时换一次岗哨。经过两天休整,尼克也加入了守卫的工作,支持他们,并开始帮助指导村民们搭建一些额外的防御工事。
屈德暂时什么都动不了,这个矮人整日整夜地躺着。几天之后,他终于能够醒过来吞咽一些克里克希儿村好心的村民们送来的食物。村子里有一个牧师,遗憾的是,这个可怜的牧师的祈祷神力和治愈能力很令人失望。他几乎把所有的本领都拿出来了,但功效似乎还无矮人自己睡觉恢复得快。
第五天的时候,屈德终于能起身,并开始走动。尼克很高兴再次又听到了他那沉闷的嗓音。
第十天末,似乎还未见到任何追踪者的足迹——巨人,兽人或座狼。屈德终于按捺不住了。
“我们要离开前往秘银厅了,”尼克在某个早晨向大伙说,听到这一离别的消息克里克希儿村的男女老少都有些不舍,“我们将请求冈达伦王派更多的士兵来这里防守。”
“你指的是布鲁诺王吧,”其中一个村民说道,“如果他和他的军队已经从冰风谷回来了。”
“是这样么?”
“这是我们所听说的。”
尼克点点头,他的脸上流露出一丝对失去冈达伦的痛惜表情后,很快又恢复了他的镇定。
“对,现在是布鲁诺王,一个同样伟大的矮人首领。”
“我不能确定他是否能够答应派他的士兵来,我也不知道我们是否需要。”那个村民继续说道。
“那么,我们将如实告诉他这里发生的一切,由他自己来做这个决定,”屈德插嘴道,“毕竟,那是他作为一个国王应做的。”
走出克里克希儿村的时候,屈德和尼克的步伐更加坚定了,他们的背包中装满了村民们所赠的各种食物。好心的村民向他们详细描述了去到秘银厅的道路方向,因此矮人们确信不久就将找到行程的终点。他们打算去秘银厅告诉布鲁诺王这个消息,或者其他哪个长胡须的矮人国王,然后请求一只护卫队帮助他们通过幽暗地域上层的联结通道,返回他们在众箭要塞的家。
对于屈德来说,那还不是他最后的打算。这个顽强的矮人会想尽办法去召集一支勇士队伍,杀回去,为他的兄弟及其他死去的矮人同胞报仇雪恨。
首要的事是找出去往秘银厅的路。除了方向感问题,两个矮人发现那些弯曲缠绕的山道实在麻烦。往往在一条狭窄的石头通道里走了半天,才发现是走错了,然后他们不得不原路折回。
“见鬼,沿着这条河走又错了,”某个早上,屈德抱怨说,他们朝着东南方一直前进了许久,而秘银厅却应该在克里克希儿的西南方向。
“也许它会回掉头的。”尼克估计说。
“哼!”屈德带着鼻音回答道,向同伴挥了挥拳头。
屈德和尼克都明白,无论承认与否,肯定是迷路了。然而他们没有返回。这两个矮人沿着河流往下走了多日,前面又是一段艰难的攀登之路。费劲走了那么远再折回去似乎是愚蠢的。
于是他们继续沿着原路走。这条河出乎意料地向下坠落,汇入一个瀑布。屈德抱怨地嘟囔起来,他们只得从旁边的岩石攀爬而下。
“也许是该考虑换一条路线的时候了。”尼克建议说。
“呸!”倔性子的屈德回答,他的嘟囔声更响了。因为正当他挥着手向尼克做出一个轻视的姿势时,竟然不巧撞上一块平滑的岩石,不过这倒使他提早滑到了底下。
之后很长的一段时间内谁都没说话,他们爬上一个碎石滩,在一块突出地面的巨石上准备找地方安营。前面的路看上去很宽,有一个山谷,岔开道路分别朝着东、西方向。
“好大的山谷。“尼克说。
“那些商队肯定是从其中的一条道去到秘银厅的,”屈德枪着分析道,“一定是西边那条路!”
尼克站在同伴旁边点头表示赞同,两个矮人此时显得很高兴,似乎预见了第二天的行程将会变得容易起来。
当然,他们谁都不会想到所在的地方正是菲儿山隘的北部边缘,他们更不会想到这里曾是一个远古时代的战场,曾有成千上万真实而危险的生命在此地化为鬼魂并神秘地消失。
www.lzuoWeN.COM
上一章 下一章 (可以用键盘方向键翻页)返回目录 写写书评 R·A·萨尔瓦多作品集
R·A·萨尔瓦多其他作品: 《精灵血脉四部曲》《黑暗精灵三部曲》《猎人之刃Ⅱ·孤身卓尔》《猎人之刃Ⅰ·千兽人》《牧师五部曲3: 影夜假面》《冰风之谷三部曲2白银溪流》《牧师五部曲5: 浑沌诅咒》《牧師五部曲2: 荫林暗影》中国彩票《牧师五部曲4: 沦城要塞》

内蒙古快三开奖直播 辽宁35选7预测独胆 云南快乐十分官网 极速赛车直播 赌博默示录
云南十一选五软件 香港六合彩查询 福利彩票15选5 cp彩票 玖富彩票app下载
贵州11选五 宁夏11选5遗漏号码查询 江苏十一选五一定牛 湖北快3开奖直播 曾道人网址
河南11选5技巧 香港六合彩开奖 十一选五论坛 时时彩玩法对打赚差价 彩玩娱乐