欢迎光临 下书网 收藏本站(或按Ctrl+D键)
手机看小说:m.xiabook.com
背景:                     字号: 小号 中号 大号 加大    默认

《末日之门》第四章

新加坡海峡200O年2月6日
“这小子真有那么棒吗?”
李汉已经下到摩托艇上,浅沼又趴在船栏上追问了一句。
“你该自己打开监视器看看。”
李汉仰起头大声答道。刚才他们正在谈那位“汉斯”遥控ss一23弹道导弹的事。
“他肯定是个魔鬼!”
“比魔鬼还要魔鬼。”
“你打算怎么样他?”
“找到他,然后——”李汉作了个决斗的手势。
“跟他决斗?”
李汉点点头,“在电脑上。你来做公证人怎么样?”
“中校,还是把机会让给军阶低的人吧,你来当公证……”浅沼的后半句话被一声闷响盖过了——
沉雷似的爆音从海峡方向贴水面滚了过来。
李汉回身望去,隐约可见峡口处有火光。
“我得马上回舰上去。”
“怎么回事?”
“恐怕跟印度人交火了。”
摩托艇飞驰而去。猛烈的海风吹刮得李汉睁不开眼。他双手抓紧船栏,眯起眼睛向海峡那边眺望,只见一条条火链像出水蚊龙,在夜空中划出一道道眩目的弧线后,又呼啸着扎进水中。随即可见那一带海面上火光冲天,水柱腾空,接连不断的爆炸声追赶着涌浪向四处荡开……
是火箭深弹。李汉想,肯定跟印度人的潜艇干上了。
他猜得不错。上舰后,维雄告诉他,刚才一艘印度潜艇向我631号猎潜舰发射鱼雷,631号规避开后,鱼雷又碰上了我方一艘补给船。我猎潜舰当即发射两组火箭深弹,估计最低限度炸伤了印度潜艇。用探照灯搜索的结果,可以看到海面上有油渍漂浮。
如果潜艇受伤程度严重的话,用不了多久它会自动上浮的。
李汉向海面上望去,他希望能看到一只潜望镜什么的正在升起来,但是没有。他看到的是那艘倒霉的补给船正在徐徐下沉,燃烧的火光映红了好大一片海面和夜空。
这情景显然把中国特遣舰队的官兵们激怒了。李汉看到四五艘护卫舰和猎潜舰排开扇形搜索的阵势,拉网似的拼命追寻那条受伤的大鱼。一只接一只深水炸弹在海中炸开,巨大的水柱像间歇喷泉此起彼落。
这时,李汉所在的541舰接到旗舰命令,要他们立刻调过头去通知日本船队,马上离开交战海域。当541舰高速向右转弯,在黑沉沉的海面上划出一条漂亮的白色弧线时,雷达操纵员报告:右弦45度发现敌潜艇!
李汉偏过头去,正好看到弧线的里侧,有一只潜望镜样的东西从水下探了出来。
“看!它在那儿!”李汉指着那只潜望镜喊起来。
维雄点了点头,一面命令做好深弹攻击准备,一面把送话器贴近嘴边:
“海神,海蛇已经发现那条受伤的鱼,请示深弹攻击!”
几乎在旗舰下达“可以攻击”命令的同时,一条火龙已经从541舰尾的发射器上腾空而起——维雄提前发出了攻击令,因为他看到那只潜望镜正在缩回水下。
火龙准确地咬住了那条受伤的大鱼。猛烈的爆炸声中,一面巨大的水墙在海面上竖了起来,水墙中拱起的是那条大鱼黑色的脊背……潜艇中弹了,随之而来的是起火,炸裂,翻覆,沉没。李汉静静地目睹了全过程,他似乎可以感觉到印度水兵在艇舱中惊怖的挣扎和喊叫,头一次领略到海战的惨烈和悲壮。
大海却很快就恢复了平静,仿佛什么都没有发生。541舰继续向日本船队驶去,一边行驶一边用灯语告知对方:
迅速离开这片海域“津轻丸”号上刚刚打出“遵命”二字,凄厉的警报声又拉响了。
这回是防空警报。
舰载雷达的荧光屏上显示出,有两个批次的飞行目标正越过新加坡上空朝这片海域飞来。
“是从维兰特上起飞的海鹞。”维雄告诉李汉。
隔着宽大的挡风玻璃,李汉看到前甲板上的防空导弹已经翘首指向夜空。
与此同时他听到了飞机的引擎声。
“来得这么快?”李汉问。
维雄扫了一眼雷达回波,说道:“这是我们的F一8。”
话音未落,十二架三组梯形编队的F一8III型战斗机已从541舰桥左上方呼啸而过。夜暗中看不到飞机本身,能看到的是左右两侧的翼灯和发动机尾喷管喷出的赤红色火焰。
“这下有好瞧的了。”维雄说。
“肯定比**广场的焰火壮观。”李汉说。
好像要印证他俩的话似的,一团火球在海峡上空爆绽开来,接着又是一团,很快又出现了第三团,火球在夜空中炸裂,分解,碎片横飞,流星四溅,确实如同怒放的礼花焰火。穿行在这些礼花焰火间的是一条条游动的火蛇,那是空一空导弹飞向目标时划出的弹迹。每一条弹迹的终点,将出现又一团新的火球……。
“看上去就像是一次盛典。”维雄说。
“残酷的盛典。”李汉说。
通讯参谋走上前来,递给维雄一份旗舰发来的急电:
“维兰特”号航母特混舰队已通过新加坡海峡正向我特遣舰队驶来命各舰速加入编队至南沙海域回防541及543两舰须掩护日船队撤离务使其不落入印军之手。
“他妈的,不跟印度人交一下手就往回撤?”维雄低声骂道。
“谁让你没有航母?
不过,回防这两个字里有名堂。”李汉提醒维雄。
“恩,看来是想撤到陆基飞机够得着的地方再干。这下咱俩都不必羡慕我哥了,肯定能赶上一场大仗!
“维雄兴奋地转过身去,对着通话器下令道:“各战位注意,我舰奉命掩护日本船队撤离。航向东北东45度,航速18节。”
李汉抬手看了下表,零点过九分。已是二月六日凌晨了。到明天的这个时候他才会知道,真正惨烈悲壮的海战现在还没有开始。
《解放军报》2月6日报道:
题:海空夜战扬威域外(记者郑智成发自西沙永兴岛)“昨日午夜至今日凌晨,我海军航空兵某夜航大队为我特遣舰队护航时,在新加坡海峡上空,与从印度海军‘维兰特’号航空母舰上起飞的海鹞式战斗机发生激烈空战。我夜航大队大队长叶文革少校首开纪录,一举击落击伤敌机各一架。今天上午,记者在刚刚喷涂了一实一虚两颗红星的飞机旁。采访了叶大队长。
“五号晚上十点一刻,我们从西沙机场起飞,去接替为我特遣舰队护航的SU—27飞行大队。在南沙群岛上空进行空中加油后,我收到了新加坡海峡发生海战的通报,便带领全大队加速赶往那里。
“ll时45分,我们在东经105一北纬1.14度海域跟SU一27编队完成了交接。当我目送着他们消失在夜空中后,仪表盘上的多普勒雷达突然显示出有两个批次共八架的敌机,正向我特遣舰队方向扑来。我当即命令全大队抛掉副油箱,迅速占位,做好接敌准备。
“ll时59分,雷达再次显示,敌方已向我发射多枚空一空导弹,我方在施放同样数目的红外诱导炸弹引开敌弹的同时,迅速进行战术机动,飞临敌机的顶空。这时,一架海鹞式战斗机正好出现在我的雷达下视下射范围内,我想都没想就按下了发射导弹的按钮,等我冲到前方再回过头来看时,那架海鹞已经凌空爆炸成一个巨大的火球。
“我没想到第一次击落敌机竟会如此轻易。当我还在琢磨这是不是错觉时,僚机突然在耳机里向我大声疾呼:051当心!正前方有敌机!
我定睛一看,又有两架海鹞迎面朝我飞来。
它们的编队要比我们密集得多,相距不到一百公尺,眼看着就要和我迎头相撞,我急忙拉起机头,从敌机座舱盖上飞掠而过,随即又来了个滚转改平,想把危险性较小的剖面暴露给敌机。没想到这时另一架海鹞出现在我的侧后方,警告装置提醒显示,我机已被敌方多普勒雷达锁定,可以想象敌机驾驶员的大拇指已经搭在了手控系统操纵杆上,接下来只需轻轻一按,一枚‘麻雀’或是‘天空闪光’空一空导弹就会像离弦之箭射向我。这种时候再想用一般动作摆脱海鹞的锁定,可能性已经很小了,我别无选择,只好冒险做出只有米格一29才做出过的尾冲机动动作,试图使自己脱离险境。但是,连我都不大相信自己终于完成这个全世界大部分飞机都无法做出的高难度动作后,警告装置却继续显示,我机仍然还在敌机的锁定之中。
当时我简直绝望了,干脆把心一横,管它呢,再试试‘普加乔夫眼镜蛇’!想到这一点,我忽然冷静下来,不温不火地拉动驾驶杆,使机头一点点向上仰,迎角在不断增大,70度,80度,90度……从未有过的飞行感觉出现了:飞机的姿态已经与地面垂直,却仍然在保持向前平飞!
我继续拉杆,100度,lIO度,现在飞机已是用机尾朝前飞行了,这种动作带来的感觉真是妙不可言,使人在刹那间甚至能忘掉危险。直到空速表的指针开始急剧下降.我才用力均匀地向前推杆,让机头重新回到正常平飞状态。警告灯熄灭了,这就是说,我摆脱了海鹞的追击。
现在想想都觉得不可思议,过去从没有人在F一8上作出过这两个动作,就是飞机性能说明书上也没有这类提示。看来F一8的潜力,超出了飞机设计师的想象。
“说句笑话,它大概也超出了那个一直咬住我不放的印度飞行员的想象。当他眼睁睁看着我从必死无疑中摆脱出来后,肯定楞了一两秒钟。就是这一两秒钟,他想不到自己已进入了我的僚机发射导弹的最佳射程。当我改为平飞状态,回头望去时,刚好看见火光一闪,那架海鹞也变成了一个大火球。离它不远的另一架海鹞,见此情景也明显慌乱起来,企图用蛇形机动甩掉我们。我迅速转到它的左前方进行占位,待机头与它成45度夹角时,我发射了一枚红箭导弹,可惜只削去了它的垂直尾翼,当我从它的侧后方飞过时,垂尾的碎片险些击中我的座舱盖。
“这次空战,我方以损失一架,受伤一架的代价,取得了击落敌机三架,击伤一架的战果。”
路透社3月6日电:
题:我击落了中国的F一8战斗机(记者约翰·米勒采自印度“维兰特”号航空母舰的独家新闻)今日凌晨,“维兰特”号航空母舰率领的印度海军第二特混舰队,在新加坡海峡以东海面,与南下拦截日本船队的中国海军特遣舰队发生交火。从“维兰特”号航母上起飞的海鹞式飞机,与从西沙群岛飞来的中国海军航空兵F一8型战斗机展开了一场激烈空战。事后双方公布的伤亡数字截然不同。各自均宣称赢得了这场空战的胜利。
经特许后,记者乘一架云雀式直升机在“维兰特”号航母上着舰,对一位名叫拉坦·辛格的飞行员进行了独家采访。
记者:据你的长官曼诺哈尔·辛格上校说,你在这次空战中击落了一架中国空军的战斗机?
辛格:是的,一架F一8机。
记者:你驾驶的是海鹞式战斗机吗?
李格:海鹞—式,GR7型,有夜间攻击能力的那种。
记者:你认为海鹞比F一8性能更优越吗?
辛格:这很难说。开始我们有些瞧不起这种中国人自己制造的飞机。但在空战中,当它做出了一些令人难以置信的高难度动作后,你不得不对它另眼相看。我就亲眼看见一架F一8在短短几秒时间里,连续飞出了尾冲机动和“普加乔夫眼镜蛇”这样两个难度极高的动作,当时我简直怀疑自己是在跟米格一29和苏一27这种性能优越的战斗机作战。
记者:但你还是把它击落了?
辛格:不,我击落的是另一架。当时我和纳文·帕坦尼亚上尉同时咬住了一架因前冲速度过大,跑到我们前面去了的F一8。它马上发现自己处境不利,竭力做出各种动作想要逃开。但这架F一8的飞行员显然不如那一个走运,也不如那个家伙技术高超。我们两人死死咬住他,从一万英尺高度急剧下降到四千英尺,又从四千英尺跃升到八千英尺,再改为半转筋斗加横滚,他都始终没能跳出我们的头盔式瞄准具,最后,在1.5海里的距离上,帕坦尼亚上尉发射了一枚“麻雀式”空一空导弹,导弹在离F一8很近的地方爆炸了,弹片击中了它的左机翼,翼根处很快就冒出一团火来,看来是打着了发动机。但飞机还在继续向前飞,帕坦尼亚上尉又发射了第二枚“麻雀”,这回没有击中。我急忙赶上前去,连续摁动HOTAS操控杆导弹发射扳机,两枚“天空闪光”空一空导弹飞了出去,那架F一8眨眼间变成了真正的“天空闪光”!
记者:飞行员阵亡了吗?
辛格:他跳了伞。后来落到什么地方就不知道了。
记者:这么说这架飞机是你和帕坦尼亚上尉共同击落的?
辛格;是的,他先把它击伤,我再把它击落的。
记者:可以带我去见见帕坦尼亚上尉吗?
辛格:恐怕不能了。
记者:为什么?
辛格:帕坦尼亚上尉阵亡了。
记者:可以谈谈经过吗?
辛格:不,现在不能。我很为他难过。
慕尼黑2000年2月6日
浜口直子半夜醒来,发现巴克不在身边,顿时睡意全消。她马上想到的就是薇拉。这个姨子!
她在心里恨恨骂着跳下床来,蹑手蹑脚地穿过走廊,摸到巴克打坐的“瑜枷一掸房”门边。
门虚掩着。与**的拍击声同时敲打她耳膜的,是男人粗重的喘息和女人发颤的**。
她贴着门缝向里望去,中国彩票:只见昏暗的灯光下,那婊子正骑在巴克身上前俯后仰地摇头摆臀。她的一头栗色长发随着这一连串疯狂的动作上下飘散,看上去像一匹奔跑时鬃毛飞扬的母马。
直子感到像被人用棒球棍在头上狠狠抡了一下,险些站立不稳。早在意料之中是一回事,真正面对时又是一回事。顷刻间她既被妒火和恨意或许还要加上瞬间激起的欲念淹没了,她不顾一切地踢开门闯了进去,原以为那两人会大惊失色地一分为二,尴尬地任她斥骂和苛责。谁知巴克脸上连丁点儿吃惊的表情都没有,微微也斜了她一眼,又示意已经停顿下来的藏拉继续下去。
再明显不过的蔑视。
直子忍无可忍了,扑上前去揪住薇拉飘扬的长发,一把将她从巴克身上拽了下来。
倒在地上的薇拉并不示弱,一记耳光狠狠回敬在直子的脸上。
巴克毫无表情地看看直子,又看看薇拉。
直子被彻底激怒了,她断定这种美人坯子根本不是自己的对手,便把柔道三段加空手道二段的功夫使了出来,想用一个背胯把薇拉摔飞出去,跌她个半死。谁知一连串的动作完成之后,跌个半死的却是直子自己。
直子歇斯底里地嚎叫着跑回卧室,从枕下拔出一支伯莱塔9mm手枪后又折了回来,当她正要把枪口对准薇拉时,却见那个长发披散的女人手中握着一支精巧的袖珍手枪,黑洞洞的枪口早已对准了她。
她发现这女人远比她想象的要厉害得多。她占不了这女人的上风,只好以骂代打:
“你这条母狗!你这条臭哄哄的俄罗斯母狗!”
薇拉冷笑一声,收回了手枪:
“你以为你是什么东西,你也不过是个日本婊子,下等的日本妓女!”
直子忽然回过头来冲巴克嚷道:
“你从什么地方弄来这个**,还让她回什么地万去,否则,我就离开你!”
巴克一丝不挂,懒洋洋地倚在门边,似笑非笑地望看那两个怒目相向的女人。
吉尔吉特2OO0年2月6日
早上一睁眼,拉奥看到的是沙潘少将送他的那只护身符:手舞足蹈的梵天大神。他觉得这是个好兆头。果然,在他用早餐时,天空响起了马达声。他走出帐篷抬头望去,24架米一28“浩劫”式直升机已经飞临营地上空。几乎与这批直升机同时到达的,是从地面上连夜赶来的油罐车队。好极了,拉奥笑着朝“浩劫”机群的领队普拉沙德少校迎上去。
少校向拉奥中校行过礼后,把军长普拉卡希的手令交给了他。手令要求他迅速协调好新补充的“浩劫”与原有“雌鹿”、“噱头”的配置使用问题,在午夜前完成战斗准备。从一切迹象上看.将军写道,中**队明天将会有大举动。
这和他的预感一样。连日来,交战双方都在摸对手的底脾,已经摸得差不多了。补充进这一批“浩劫”后,拉奥觉得自己的底牌有了改变,自信在实力上已经压过了对手。剩下的,就要看各自的临场发挥了。
明天得给中国人来一次“浩劫”。拉奥想,这批家伙来得真是时候。
但,会出现意外吗?
面对梵天大神,拉奥低问了一句。意外总会有的,不过感到意外的应该是中国人,拉奥自语道,而不是印度人。说着他找出一根绿色尼龙绳把梵天大神系挂在了脖子上。
整整一天,他怀着愉快的心情完成了普拉卡希将军要他做的一切。
临入睡前,他在日记本上写了几行字。是写给莎伯楠的,他想等打完仗后再拿给她看:
“亲爱的,我知道你现在刚把我们的两个宝贝女儿哄睡着,陪伴你的只有我们的小拉奥。我看见你正跪在那尊三位一体的神像前为我祈祷。莎伯楠,亲爱的莎伯楠,为我祈祷吧,明天我将会有一场恶仗要打,为我向大神祈求胜利吧。等这一仗打完,我会得到一个礼拜的假期。那时,我会一分钟都不耽搁地飞回德里,飞到你和孩子们身边去!”
鲁昂2000年2月6日
午夜。圣巴斯蒂安·杜米埃红衣大主教被他的助手皮埃尔牧师唤醒了,要他去接一个梵蒂冈来的电话。
红衣大主教的长袍无声地拂过地毯。他走进书房,拿起了电话听筒。
是教廷的国务大臣马里奥·冈萨雷斯红衣大主教打来的电话,要他连夜赶到巴黎,尽可能乘最早一班飞机、火速赶到梵蒂冈来。
“越早越好。”国务大臣说。
“发生了很严重的事情吗?”杜米埃红衣大主教问。
“恐怕要发生。”
“今天原定要为流入法国的那些穷人移民做望弥撒的。”
“只能改日了。”
“大人,能告诉我为什么吗?”
“不能。来了你就会知道一切。”
“好吧,大人。我这就动身。”
放下电话,他闭目静思了一会儿,以便让自己从睡意中完全清醒过来。一定是出了或者要出什么大事,他想,否则国务大臣不会这么急迫。
“皮埃尔,请尽快把车备好,我们这就去巴黎。”红衣大主教吩咐道。
“是,大人。”一直守候在他身旁的皮埃尔牧师答应着向门外走去。
这时,墙上那只挂钟顶部的两扇小门打开了,一个滑稽的小老头从里面走出来,挥起铜锤,轻轻在钟上敲了三下。
三点了。红衣大主教长长地打了个哈欠。
WWW.1TDW.COM
上一章 下一章 (可以用键盘方向键翻页)返回目录 写写书评 乔良作品集
乔良其他作品: 中国彩票《末日之门》

重庆时时彩输死多少人 亿乐彩m.ylc718.com 快乐十分任三的规律 广西11选5推存 新火娱乐平台注册
快开彩票 腾讯分分彩的骗局 豪客彩 甘肃11选5开奖记录 十一选五开奖直播
江西时时彩开奖视频 快三线上平台 pk10独家走势图技巧 三分时时彩全天计划 福建龙博互联网被骗
一码三肖中特码 秒速赛车开奖记录 快乐双彩奖金公布 必发彩票手机app 上海快三开奖号