欢迎光临 下书网 收藏本站(或按Ctrl+D键)
手机看小说:m.xiabook.com
背景:                     字号: 小号 中号 大号 加大    默认

《末日之门》第十章

慕尼黑2OO0年1月13日
“他们发现了迈耶·文森特的尸体。”
一回到慕尼黑,中国彩票:塞勒尔就招赫尔曼·汉斯被警察杀死的整个这程讲给巴克听。
警察是在金融巨头沃尔夫冈寓所后的一块草坪里发现迈耶·文森特的。那个笨蛋海塞他们把坑挖得太浅了,结果被沃尔夫冈养的两条大狼狗把尸体刨了出来。
尽管脸孔让硫酸破坏得面目全非,给警察辨认死者的身分制造了起码五个小时的麻烦,但他们还是通过指纹鉴定,认出了迈耶·文森特。接着,他们又从一个喜欢用夜视镜渝窥别人**的老头那里,获知了海塞那辆运送尸体的小卡车的车牌号码。于是他们抓到了海塞。他们整晚上地揍他,用皮鞋踢断了他两根肋骨,天快亮时,他们知道了汉斯的名字和住址。汉斯却在警察到来前半小时离开了家。
他去了波恩。
巴克知道他为什么要去波恩,他最后的落脚点一定是那个伦多小镇。那里有他的相好赫尔穆特·维尔纳。有一段时间汉斯几乎为他发疯,因为他在与汉斯“同居”了几个月后,又喜欢上了另外一个小伙子。直到那个小伙子的一条腿不知被什么人打残以后,他才又回到汉斯身边来。他现在就住在伦多小镇上,从他房间的后窗望出去可以看到赫赫有名的阿登纳的故居。
但是,一次新纳粹主义分子的集会,断送了汉斯的性命。他本来已经登上了去伦多的郊区车。一群举着旗帜标语的青年男女正好从车下经过,于是汉斯改变了主意(巴克知道汉斯一直就对新纳粹主义有兴趣,甚至有好感)。
他尾随在这群新纳粹分子的后面,一直走到哥德斯堡山附近的德莱森旅馆。在那里,这些狂热的年轻人举着希特勒的画像,连喊带叫了整整一个小时,纪念他们五十五年前死去的元首,六十二年前在这家旅馆的一次下塌。这次下损改变了历史的形状:英国首相张伯伦与德国总理希特勒在这里就捷克斯洛伐克的命运进行了讨价还价,然后他们双双赶到慕尼黑,签署了大国牺牲小国利益的典范之作——
《慕尼黑协定》。这一协定使慕尼黑而不是波恩在全世界恶名昭著。当这些六十二年前他们的祖父才刚刚出生的年轻人,想来这里为元首也为慕尼黑洗刷恶名时,终于招来了大批的警察。这样,汉斯的生命也就走到了尽头:一个带防暴头盔的警察,隔着透明的防暴盾牌,认出了站在路旁观望的赫尔曼·汉斯。因为一大早,慕尼黑警察局就已把通缉汉斯的照片,通过传真机传到了波恩,每个警察手中都拿到了一张,但似乎只有这个警察记住了汉斯的模样。他离开警戒线,走到分局长跟前,把这一重大发现报告了自己的上司。
这就使得在集会的人群从与警察发生冲突到被健泪瓦斯驱散这段时间里,起码有五名警察的视线始终没有离开过赫尔曼·汉斯闪闪发亮的大脑门。最后,德莱森旅馆前终于人群散尽,一片狼藉,汉斯才余兴未尽地转身离去。
当他拐到旅馆的另一侧时,突然听到有人叫他的名字。
他在印有OREESCN字样的墙边站了下来。
他先看到的是几只黑洞洞对准他的枪口,然后看到了几张陌生的面孔。
他本能地把手伸向肋下,去摸那支从不离身的柯尔特牌手枪。
“汉斯,别干傻事,抵抗是没用的。”
对他喊话的是从一辆出租车后探出半个身子的分局长。
但是,从柯尔待枪管里射出的子弹要比声音跑得更快。分局长话音未落,汉斯射出的第一发子弹已经打在了他的左胸上。幸亏他在半分钟前套上了防弹背心,使自己得以捡回一条命,即便这样他还是被柯尔待子弹的强大冲击力打得—坛了起来。汉斯的射击动作纯熟得无可挑剔,但上帝留给他的时间显然是太少了,只来得及抠动一次扳机。剩下的击发动作留给了别人:
在汉斯的柯尔待响过一声之后,四支BXP9mm微型冲锋枪同时开了火,眨眼问就把汉斯的前胸打成一只蜂窝,顺便把德莱森旅馆的墙面也打得一片坑凹,残破不堪。事后据说旅馆方面光为修补墙面和换下打碎的玻璃就破费了五千马克。而波恩警察局对此不置一词,只对南非造的BXP9mm微型特种冲锋枪的威力赞不绝口。
“这群狗娘养的猪!”
巴克一边狠狠地骂着,一边穿好上衣,要到汉斯的家去向自己的老朋友告别。
“不行,你不能去。”塞勒尔在门口拦住了巴克,“汉斯家的四周围都是便衣,他们在拿他的尸体做钓饵。”
是啊,两千万美元还没有着落,他们不会罢手的,巴克想。可我也不会。
“这群狗娘养的!这群猪!”塞勒尔走后,不知自己该做什么好的巴克在屋里转着圈地摔起东西来,一直摔到直子跟前,他才停住手。两眼像奔豚于荒原的狼一样闪着磷磷的绿光,一动不动地盯着直子,盯得她忍不住凄厉地尖叫起来:
“别这样看我!别用这样的眼神看我!”
巴克好像听不到直子的喊叫,继续盯着她。
直子全然没有了在古罗马斗兽场时的豪勇,恐惧地把身子向床角缩去。
巴克还是一动不动地瞪着眼睛,绿幽幽的瞳孔中开始蹿出火苗……突然,他伸出长满黑毛的双臂,将缩到床角的直子一把拽过来,拽到地毯上,不顾她的尖叫和反抗,发狂地撕开她的衣服,把扳开她的双腿,让自己像个悍匪一样闯进了她的身体。整整一个下午,巴克都没了命似地在于直子。干完一次歇一会儿,歇完了再接着干。他的脸色始终阴沉得可怕,连呼吸变得急促时这脸色也没有变。夕阳从窗外斜照进来时,地毯上到处都有精液在隐约反射昏黄的阳光。筋疲力竭的直子仰躺在一柬光线里,像个浸泡在琉璃色液体中的青蛙。
查谟2OO0年1月13日
不再是国防部作战厅参谋的拉奥中校只能搭乘便机赶赴前线报到。安东诺夫一30型军用运输机是在旭日初升时降落在查漠机场的。
大概是沙潘少将事先打过招呼的原因,陆军第32军军部对拉奥的到来还算客气。飞机刚刚停稳,一辆英吉普已在停机坪上等他。
一位中尉身板挺直地向拉奥中校敬礼:
“先生,普拉卡希将军要见您。”
吉普车载着拉奥绝尘而去,留下一群与他同机到来的中校少校们忿忿不平。
普拉卡希中将的临时军部设在一座帐篷里。两天前,本来已被选做临时军部的永久性建筑——查漠中学,被巴基斯坦人的飞机炸毁了。与查漠中学一起被炸倒的,还有军作战处长K·潘尼迦准将以下军官十四人,不算士兵。伤亡是惨重的,几乎所有的.前线部队都遭到了重创。
情况比在新德里所掌握的甚至想象的要糟糕得多。临战前的高涨士气基本上荡然无存,士兵们都在以一种怀疑的眼光望着他们的长官。空军和海军的情况或许要好一些,但是,陆军……将军摇了摇头。不过,我们的军官还是好样的。像哈尔巴克希少校,敌机轰炸时,弹片刮出了他的一只眼球,他竟然拒绝人们把他送往后方医院,非要在炸塌的瓦砾堆里翻找被压在下面的士兵,直到他自己被士兵们捆在担架上抬走为止。
拉奥很感动。可惜我不是记者,也不是作家,他想,否则我会把它写下来的。这个念头使他在决定自己命运的岔路口,朝一去不回的方向,迈出了关键的一步。
“说说德里的情况吧,塔帕尔总理,还有桑杜,他们还想打下去吗?”将军问道。
看来这个问题几天里一直在困扰着将军,拉奥想,这大概就是他派人接我来这里的原因。
“就我所知,决心是不会变了,只是某些部署要作相应调整。”拉奥回答。
“是啊,进攻令需要调整成反击令,而这反击令,却迟迟没有下达……”将军像是在自问自答。
昨天还是最高统帅部参谋的拉奥,当然知道这里的原因。但他不想告诉将军,一遇打击,印度人天性中的悲观情绪就开始在国防部上下蔓延,这种情绪笼罩的结果,当然就是兵家大忌:优柔寡断。他想,如果将军得知这一点,难保他在指挥部队时就不重视这种民族天性。
将军似乎从拉奥审慎的回答中意识到了什么,他不再沿着这个话题往前走。
“怎么样?中校,就留在军部吧。沙潘少将关照过,而我也是这个意思。”将军征询地问道。
“将军,我非常感谢您和沙潘少将。但如果您是在征求我的意见的话,我想请求您……”拉奥目光如炬地望着将军。
“年轻人,想说什么你只管说吧,只要我能满足你,我会尽我所能的。”
“让我去接替哈尔巴克希少校。”
“可他只是个营长。”
“那就让我当营长。”
“潘尼迦准将留下的工作也需要人来干。”
“您会再找到人的。”
“你是最合适的人选了。”
“哈尔巴克希少校的部队需要一个和他一样的指挥官。”
“这么说,你决心已定了?”
“是的,将军。但这需要您的恩准。”
“年轻人,你知道你的这一选择将怠味着什么吗?”
“知道,我想过了。”
将军不再问什么了,缓缓站起身来,走到帐边的小窗前,默默地向外望去——不远处的空地上,一队士兵正在一个上尉的指挥下支起一顶白色帐篷,帐篷上的红十字表明,那里将是野战医院。在这座野战医院建起之前,伤兵们或躺或坐无声地倚靠在一起,居然听不到一个人呻吟。
“孩子,有你,还有他们,印度陆军看来并不那么让人绝望。”
将军依然没有回头,只是他的声音有些梗咽。
新罗西斯克30OO年1月13日
“撒哈拉王子”号游艇在傍晚时分开进了新罗西斯克港。三天前与巴克分手后,艾哈德马上与他在莫斯科的合作伙伴沟通了联系。杜达耶夫,那个前苏联莫斯科国家歌剧院的合唱队演员,现在的全俄最大地下军火商在电话那边沉默了一会儿,然后向他建议说,马上到新罗西斯克来,现在就来,我可以把一个关键人物介绍给你。
艾哈德于是放弃了去科西嘉岛与一个圣·洛朗手下的时装名模幽会的打算。他在向她作出解释时,用价值2万美元的钻石项链的许愿,摆脱了她哆声哆气的纠缠。
“撒哈拉王子”当夜便离开了墨西拿,ll号在雅典作短暂停留,加足了燃料和淡水后,又星夜兼程,12号下午通过博斯普鲁斯海峡,13日下午就已经看到了俄罗斯的海岸线。
在码头上迎接艾哈德的不是杜达耶夫本人。
“老板说他临时遇到了麻烦,不能从莫斯科赶来了,他让向您表示歉意。”
说这话的是个风情万种的女人,尽管她尽量不在装束上过分引人注目,但购自巴黎的高档化妆品也还是掩饰不住那张俏脸上的风尘色。眼眶下的暗影和细密的鱼尾纹背叛了她,向在这上面阅历很深的艾哈德暴露了她的真实身分。
“您下蹋的旅馆已经预订好了,叶卡捷琳娜女王饭店总统套房”那女人说着送上一个婿然的媚笑。
艾哈德摇摇头,很自然地弯过手臂揽住那女人的细腰,与此同时他做出了对她的第一个评价:质地很好。
“怎么,您对这安排不满意吗?”那女人睁大了一双美目。
“不,我很满意。但我不想上岸去佐,我更习惯晚上呆在我的“撒哈拉王子”上,它既安全又舒适。不过白天嘛,”他意昧深长地膘了那女人一眼,“我倒是愿意到岸上去转一转,特别是有您这样的美人陪着。对了,我忘了请教小姐的劳名。”
“薇拉,薇拉.玛特维耶娃。”
“薇拉?多动听的名字,像你一样美,不,你比你的名字还要美。”艾哈德是恭维女人的老手。
而薇拉·玛特维耶娃则是接受这种恭维的行家,她知道面前这个肥胖的男人不知用这句话恭维过多少女人,但她还是像初次听到似的显出一种受宠若惊的表情,这表情让人看上去顿生怜爱。
“那么先生,我们现在就可以进城去了?”薇拉问道。
“怎么?你没有兴趣先参观一下我的游艇?”艾哈德用典型的暴发户方式发出了邀请。让他惊奇的是,这回薇拉的脸上居然没有了受宠若惊的意思。
她很清楚这种时候跟他上艇会发生什么。不,她还不想这么快。她说:“如果您不介意的话,我想这回就先免了,库巴索夫上校还在城里等您。奥,不过它可真漂亮!简直就像伊丽莎白女王的那艘皇家游艇。我在朴茨茅斯港登上过它,那一次是查尔斯王太子为他的小王子过生日,可惜没见到戴安娜王妃。”
她说得跟真事一样。
艾哈德知道她在吹牛,因为那次晚宴他就在船上。但是敢用这种方式拒绝一个亿万富豪邀请的女人,本身就挺了不起。
“好吧,先进城。”艾哈德一副无可无不可的神情。
身高足有两米的库巴索夫上校在叶卡捷琳娜女王饭店的总统套房单向艾哈德伸出了熊掌似的大手。
艾哈德小心翼翼地把自己的手伸给对方时,他发现只能平视到库巴索夫的肚脐眼略往上一点的地方。
在还没有进入正题之前,艾哈德牙因地扫视起周围的环境来,他在心里暗自庆幸,多亏没有答应住到岸上来。
与他的“王子”相比,这个“女王”为总统级人物预备的房间,简直就是个猪圈。不过既然是来谈生意,也就顾不了那么许多了。
听完艾哈德说明来意后,库巴索夫上校足足有五分钟没有吭声。看来杜达耶夫并没有把一切都告诉他,事情比他想的要严重得多。三枚核弹!这足够毁灭掉三个广岛。但是,三千万美元,这是以往仅靠倒卖AK一47型冲锋枪、萨格尔肩射对空导弹—类玩艺儿挣小钱的库巴索夫上校,想都没想过的天文数字。
他既害怕又动心。五分钟后,动心战胜了害怕。
“我可以试试,”库巴索夫上校说,“您要的货我手里就有,但是先生您知道,对这类货的看管和警戒严格到何种程度。”
“这我知道,”艾哈德接话,“我出的价里面包括了这些内容。”
“是啊是啊,先生您是个明白人,不过在我把货弄到手交给您,您在把款付给我之前,我拿什么去打通所有的关节呢?”库巴索夫上校憨厚的大眼睛里开始闪烁俄罗斯人的狡鲒。
艾哈德当然明白他的意思,回头向站在他身后的跟班丢过一个眼神,那人马上心领神会,随手打开一直带在身边的小提箱,取出两擦崭新的一百元美钞,放在库巴索夫的面前。
库巴索夫的瞳孔顿时放大了,但他马上又把视线从钱上挪开。
“不,先生,我要旧钞,”库巴索夫再次显示出熊的智慧。
看来这小子精于做小本买卖,艾哈德鄙夷地想。
“好吧,拿旧的给他。”
艾哈德的跟班收回新钱,又把两擦旧钞从桌上推给库巴索夫。
库巴索夫憨笑着,十分老练地把两捆钞票放进了他随身带来的提包中,然后,他面色庄重地告诉他的顾主:
虽然俄军已经控制了克里米亚半岛的局势,但新罗西斯克还是离乌克兰太近了,加之近日来乌克兰游击队活动得狠猖撅,他管辖的军火仓库已接到上面通知,要求他们尽快做好转移核弹的准备。据说,这是在美国人强烈呼吁后做出的决定,因为美国人对俄罗斯的部分核武器处在临战地域十分担心。
“看来这倒是个机会。”艾哈德慢悠悠地说。
“这是唯一的机会。”库巴索夫强调说。
“上校先生,我想最后问一句,您有把握吗?”艾哈德问。
“百分之五十,先生,我只能说,百分之五十的把握。”库巴索夫答。
“上校,我不喜欢把百分比这样的概念与把握连在——起使用。在我看来,如果成,就是百分之百;如果不成,就是百分之零。没有什么百分之五十,连百分之九十九都没有!”
在看到对方收起钱以后,艾哈德知道自己该以什么口气讲话了。
库巴索夫望着突然声色俱厉的艾哈德,一时有些不适应,“那么,那么,先生,我就按百分之百,为您努力吧。”
他变得磕磕巴巴起来。
“这就对了,上校先生,您是军人,您当然知道一句来自东方的军事格言——”艾哈德不往下说了,他看着库巴索夫。
库巴索夫涨红着脸,“您是说,军中无戏言?”
“看来您的确是个军人。”艾哈德站起身来,向总统套房的门外走去,走到门口,又回头问库巴索夫,“您看我的人什么时候来接货?”
库巴索夫略一思索,答道:“可以等我用电话通知您吗?”
艾哈德眨眨眼,“也好,到时候你就说三朵金蔷薇在某月某日某时准时开放,我就知道了。”
“您的船不用进港,最好停在公海上,我让我的运输艇把货给您送去,我亲自押送,你看怎么样?”
“OK!”
在艾哈德眼里,这时的库巴索夫上校已经成了他穿着俄罗斯军服的另一位跟班,既然是跟班,在交待完要他去办的事情之后,主人也就与他没什么话好说了。艾哈德现在只有一个念头,那就是怎么把薇拉·玛特维耶娃带到“撒哈拉王子”号的床上去。
香港20O0年1月13日
每次都是这样。开始时她总有一个小小的拒绝动作,她下意识地把头歪到一边,但他却更快地在那边接住了她,她跑不了了,她束手就擒,但缺乏热度,不过这种状态不会很长,片刻之后,她就对这一吻有了反应,所不同的是,今天这一回,吻得如此之久,如此之深,床头柜上的那只小闹表的秒针,差不多跑了整整十圈。这期间身体的其他部位也在发生变化,温软,潮润,**的轮廓在渐渐显现,在二十根手指的探寻、抚摸、缠绕和揉搓中显现,衣物像多余的潮水不知不觉中都已退去,光滑的礁石露出水面,有着起伏诱人的曲线的礁石,比水更柔软的礁石,他的手像一阵和风从这礁石上轻拂而过,所到之处,感觉到的是微微的颤栗,一切都在无言中进行,好像在依照一个看不见的程序,只在那片神秘的三角区隔着丝质内裤隐约显现时,他的目光和指尖出现了刹那间的暴乱,但很快就被她脸上似有若无的微笑制止了,化解了,那双目紧闭的微笑平静如水,于是一叶扁舟压着成片的海藻无声地滑向深海;寂静,也许是太寂静了,他的注意力开始分散,他的眼前浮现出早上在机场与何达将军握别的情景,那种依然若失的情绪到现在还这么强烈,水变深了,船底的水草明显减少,船体在水面上更快地向前滑行,只有他能感觉到这种失落感并不仅仅来自一个方向,猎人在密林中追逐一只带箭伤的野兽,忽然间失去了目标时,也会有这种失落感,船的速度开始减慢,眼看着要停下来,她的眼睛微微睁了一下,他感觉到了,于是船又向前滑去,可那两个Hackel两个海客,会去了哪里,什么东西使他们几乎在同一时刻突然消失,不再出现,而船,再一次停下了,她的眼睛完全睁开,他忽然意识到自己已经离题太远,吻,是这种时候最好的掩饰,他吻她的眼睛,他用吻关上了那两扇窗户后,发现自己又回来了,这次回得很急,船的速度在明显加快,他听到了渐渐涌来的潮声,那是海的喘息,没多久,每一声喘息的间隔就明显缩短,涌浪更快地摇荡着船身,他开始出现晕眩,一股激流涌来,旋涡形成了,船头顺着旋流向下扎去,更深,更深,整个海和天空都在跟着他和她一起旋转,突然,从海底,从她的肺腔中传出一声怒喊,我要你,我要你,他伏在她耳边说,我就在这儿就在这儿,你全拿去,但她仍然在喊,我要你,她的全身绷得像一根拉紧的弓弦,越拉越紧、眼看着就会绷断,突然,箭射出去了,弓弦一下子松弛下来,渐渐恢复原状,她的声音低了下去,涨潮的喧哗骚动变成了退潮的哺哺低语,他依旧伏在她的耳边,那一声惊心动魄的怒喊到此刻还余音未消,但现在他听到的却是与刚才的一切毫不相干的话,毫不相干到他怀疑有一个女巫附身在她体内,借她的嘴在说这些话,那个红衣大主教戴上了皇冠,皇冠上却飘来一块乌云,这不知从何说起的话让人费解也让人扫兴,过了很长时间,所有的衣服都重新回到身上时,他才猛然想起他们在事情开始前刚刚看过电视,其中有一条新闻,是圣巴斯蒂安·社米埃红衣大主教非正式访问联合国总部,那个红衣大主教面色红润,笑容和善,看上去有一股子仙风道骨。
后来,他们坐在床边,背对背,谁都不看谁。
再后来,婵说,我要到澳门去几天。
干什么去?
不干什么,就是想去。
什么时候回来?
不知道,看情况吧。
看什么情况?
就是看情况。
从没这么别扭过。谁都不再说话。
婵走后,有人敲门。李汉开门一看,是嘉琪。
他的妻子。
www.shutxt.com
中国彩票 下一章 (可以用键盘方向键翻页)返回目录 写写书评 乔良作品集
乔良其他作品: 《末日之门》《超限战》

江苏11选5介绍 山西11选五开奖结果 时时彩9码平刷稳赚方案 广东十一选5开奖结果 广东11选5预测教学
七乐彩走势图近100期 排列五开奖 2011今期精选六肖中特 环球国际线上娱乐平台 四川快乐12开奖直播
湖南快乐十分官网 2018开彩票店什么条件 江苏快三开奖记录 11选五开奖结果 精准特码资料大全
内蒙古快3开奖结果 华东15选5预测杀号 重庆幸运农场开奖结果 双赢彩票平台真的假的 重庆五分彩