欢迎光临 下书网 收藏本站(或按Ctrl+D键)
手机看小说:m.xiabook.com
背景:                     字号: 小号 中号 大号 加大    默认

《燕倾天下》第一百五十九章 过去华年如电掣(四)

天色渐渐黯沉,中国彩票:奉天殿的火光直冲云霄,映得人颜面赤红,那些玉器宝鼎,金珠珍玩,在众人黯然哀恸的目光中,渐渐化为飞灰。
奉天殿前的宽阔汉白玉广场上,人已跑得精光,只剩我们几人,或坐或立,看着皇朝里曾经最为宏伟华丽的大殿,渐渐焦黑,颓破,面目全非。
光景恍惚,世事无常,一至于斯。
没有人打扰我的哭泣,正如没有人试图阻止殿堂的永远死去。
我的泪洒在洁白的地面上,被瞬间蒸干,哧的一声,心上烫了一道小小的伤疤。
老头咳嗽了一声。
我缓缓抬头,明白他的意思。
沉思有顷,静了静心,轻轻拭拭眼角,决然站起,顺手将一直坐在地上的允炆拉了起来。
苦笑了一下,我想,我是激动太甚了,刘怀素生平不惧恶意,不畏死亡,不曾因任何打击磨砺而软弱退缩,然而我依旧有我不能触碰的死穴,我害怕亏欠,害怕愧疚,害怕背负难以偿还的情意,那是我永生因之软弱的伤口。
然而现在不是歉疚的时候,允炆的后半生,需要在这短短几个时辰里,为他安排妥当。
将匕首拣起,我亲手替允炆系到腰上,望着他眼睛,微微一笑。
“大哥,我不会杀你,永远不会,父亲的宠爱,如果需要用大哥的命来换取,我宁可不要。”
“何况,”我悠悠一笑,“那也算不得真正的爱。”
“现在,”我牵住他的手,“我们不需要为这个问题浪费时间,大哥,如果你还信任我,那么,请跟我来。”——
奉天殿侧,文华殿。
山庄诸人的目光,都落在殿中。
位于外朝协和门以东,与武英殿东西遥对的文华殿,曾作为太子视事之所,因东方属木,色为绿,表示生长,故太子使用文华殿屋顶覆绿色琉璃瓦。文华殿初为皇帝常御之便殿,先太祖常于早朝与午朝之余的时间,在文华殿与内阁共同切磋治国之道,商议政事。后因先太子曾深孚帝望,践祚之前,先摄事于文华殿。
除了我们,没有人知道,这座在洪武八年建造的宫殿,是外公“死亡”前的最后一个杰作,为了报答先太子闻得李善长欲对外公不利,而惫夜赶至伯府报信的恩德,外公在死遁前,交给了先太子一卷密道图纸。
并承诺他,在将来,若有人危及其一脉子孙性命之时,无论身在何地必千里来援,虽千万人吾往矣。
此时这座庄雅的宫殿,静静矗立于火光喧腾的夜色中,丝毫不为那翻卷王朝和天下格局的颠覆所动容,平静雍容,一如它的先主人。
懿文太子,朱标。
我那斜倚门扉,因着娘亲的死去,而呛咳不能成声的干爹。
我想起最后一眼,他颊上浮现的不祥的微红。
如这为火光染红的宫墙。
干爹英灵不远,是否偶有徘徊于当年视事之所?是否知道,他曾经读书,处理国事,接见重臣的宫殿,将再次沉默注视着,先主人曾经最为疼爱的女孩,和他最为珍爱的儿子,在他逝去多年后,于奉天殿前,金水桥侧,携着铁与火的风烟,预示着两方势力的更替,怆然相晤。
立于文华殿前,我的心为歉意的潮水淹没。
闭目,默祷。
干爹,对不起。
但请相信我,终我一生,我会保护他。
聪明正直乃为神,干爹,你当已成神,请护佑允炆,愿他这一生,不再为争夺杀戮,帝位责任所苦,自由地,成为他自己。
牵着允炆的衣袖,我环顾四周那几个神色仓皇茫然的官员,淡淡道:“报上你们的来历名字。”
那几人怔了怔,抬头看着我,本想说些什么,接触到我的目光却都闭了口,那红面虬髯的叶希贤当先上前一步,道:“监察御史,叶希贤。”
“翰林院编修,程济。”
“吴王府教授,杨应能。”
老王钺颤巍巍举袖抹了抹眼泪,道:“老奴是侍候陛下的少监王钺。”
“好,”我环视他们,道:“叶希贤,程济,杨应能,王钺,你们四人今天既然站在这里,想必都是忠于陛下的,但我接下来要做的是杀头的勾当,仅凭口头的忠心便相信你们,那会害了陛下,所以,我给你们两条路,一条,跟我和陛下走,抛却过往一切,从此不能再妄图寻回昔日身份,并以你们的性命起誓,永生保守秘密,永生忠于陛下,护佑陛下终身安全。如果做不到,那么你们可以选择另一条路。”
说到此处我顿了顿,仔细观察他们神情,他们都神色沉静,并没有急急接上我的话。
我心中满意,接道:“另一条路,就是将你们格杀当场,抱歉,既然你们今日出现在这里,又遇见了诚意伯,还想全身而退,那是不可能的事。”
说完我负手而立,道:“时间紧迫,容不得再三思量,各位,请自己抉择。”
四人对望一眼,俱道:“愿跟随陛下,永生护佑,生死不离。”
我睨他们一眼,“如此甚好,今日我要将陛下送出皇城,尔等即可跟随,不要思想着左右逢源,也不必挂念家中亲眷,我会安排人照应好她们,待风声过去,自会悄悄送出城与你等团聚。”
他们再次对望一眼,目中有凛惕之色,稍倾,程济苦笑道:“姑娘看来是个有手段的既然如此,在下亲眷,便拜托姑娘照拂。”说罢深深一揖。
我看他一眼,知道这人算是明白人,已经知道我扣留他们家眷的用意,亲人在我手,他们如何敢有二心,他不点明慨然接受,也是婉转表明忠心了。
微微一笑,我道:“放心。”
叶希贤也明白过来,他却有些犹疑,我斜睨他一眼,道:“叶御史有何意见?”
他想了想,道:“本官在下自然是愿意跟随陛下的,否则今日也不会拼死拦着,只是燕贼即将进城,大军压城,姑娘一介女流,势单力孤,就算身边有人相助,只怕也难护得那许多人周全”他看了老头一眼,犹豫道:“若是诚意伯开口承诺,在下还”
老头哈哈一笑,一拍他肩,道:“你小子错了,老爷子我承诺,未必及得她管用,你可知她是谁?”
几人齐齐将疑惑的目光看向我。
我瞪了老头一眼,无奈之下只得道:“我,燕王女,朱怀素。”
“璇玑郡主!”
几人齐齐惊呼,看向我的神色充满惊异。
我苦笑,心想这个什么古怪无聊称号,怎么连京城都知道了。
杨应能惊讶过后,立即充满疑惑的摇头,道:“不对,不对,怎会是你来救陛下?不对”
我心中冷笑,默然不语。
他喃喃道:“我听说燕王能夺天下,与你这个郡主颇有关系,听说你擅兵法长谋略,有女中诸葛之称,是燕王的智囊,曾献计燕王夺朵颜三卫,孤军驻守北平,以区区数千兵力力拒李景隆六十万大军,使李军终不能近北平一步,燕王不致有后顾之忧,夹河之战,燕军将灭,是你力挽狂澜反败为胜,若不是你,燕王只怕早已丧生此役就连那个号称百战百胜的铁血之军不死营,燕军的决胜之军,据说也是你一手亲训的嫡系,你这样的人,可以说是是朝廷兵败的罪魁祸首,是陛下最大的敌人,你你怎么会亲自来救陛下”
我望着他们惊疑不定的目光,再看看身侧一直安静被我牵着衣袖的允炆突然转开的脸,心中有如万蚁咬啮,然而面上却不能有丝毫软弱。
故作平静的一笑,我傲然道:“你说的都是真的,但我来救陛下,也是真的,至于原因为何,我想,我不需要向你解释。”
转首,看向允炆,我平静的道:“陛下相信我,就够了。”轻轻握了握允炆的手,我道:“陛下,你相信我,对么?”
他缓缓转过头来,望着我的眼睛,半晌,轻轻道:“是。”
我释然一笑,心中感慨万千,也只化作低声一语。
“大哥,谢谢你在这许多事之后,依然相信我。”
他深深看着我,良久道:“那年乌叶渡相会,你对我说的话,我至今记得。”
我默然。
那年,我说。
“大哥,自古皇家无情,高处不胜寒,你既坐了这个位置,便须得令自己坚若磐石,若想铁桶江山,你的心,便得比铁更硬,更冷。”
“你还要比敌人更狠,比奸臣更奸,比被伤害的人更懂得保护自己,比有深仇的人更懂得步步为营。”
“你万不可轻易心软,因为若你自己的心先软了,你要如何抵御奔杀而来的种种明枪暗箭?如何护卫住你羽翼包容下的江山?”
当日说时,我满怀惆怅,为短暂相聚后便远隔战火烽烟的别离。
想不到,这些话,他还记得。
允炆轻轻道:“怀素,我明白你的难处,我从未怪过你,因为我知道,你若不是真心为着我好,断不会说出那样的话。”
他绽出相见以来的第一个笑容,微微有点凄凉,更多的是沉湎而深重的怀想。
“有你那般为我打算过,我已不枉。”
“现在,”他半侧身,回望火色中的奉天正殿,火势越来越猛,映红了半边天穹,天穹下一代末路帝王神色难明心情幽微,清秀的眉宇间往事深藏如水,长风卷起火舌烈烈,呼啦一下扑过来,最前端的火星,燎着了他的发,瞬间卷起,他不避不让,伸出手指,捻碎枯发如飞灰,五指摊开,那飞灰便悠悠飘落火场中。
闭了闭目,再转头,他已是一脸平静神色。
“昨日种种譬如昨日死。”
“自此刻起,建文葬身火海,世间再无朱允炆其人,从此天涯飘零,四海羁旅,此生,允炆只愿作,无拘无束,清贫逍遥之人。”
wwW.Lzuowen.com http://www.znaed.com.cn/Ok.com
上一章 下一章 (可以用键盘方向键翻页)返回目录 写写书评 天下归元作品集
天下归元其他作品: 《千金笑》《帝凰(沧海长歌)》《女帝本色》《凤倾天阑》《燕倾天下》《帝凰》中国彩票《扶摇皇后》

新疆十一选五开奖结果 云南十一选五走势图表 曾道人两码中特 重庆快乐十分开奖官网 澳洲快乐8开奖走势
广东11选5计划软件 新疆25选7定位走势图 泰安金马娱乐会所 快乐十分2.3.5.8组合 广西快三预测
极速赛车公式 内蒙古十一选五开 历史记录 快乐十分杀号公式表 8g彩票神话
吉林11选5官网 重庆时时彩机器人出售 山东十一选五胆拖表 福彩3d 贵州快3预测号码推荐